贷款 贷款攻略 购房贷款 房贷技巧 细数松绑限购之后的银行房贷之痛
细数松绑限购之后的银行房贷之痛

即使三季度各银行加大核销力度后,全行业不良率仍将上行到1.1%左右,如果该预测成立,房贷新政也无法改变银行基本面的恶化之势。

9月30日,在各地相继松绑限购政策以后,市场迎来了久违的房贷新政,它以放松贷款为主基调,并辅以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和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两大工具,但流动性释放的预期能否抵御负债成本和不良资产上升对银行估值的负面作用,值得细究。

资金和额度之忧

增加房贷的前提是增加资金来源,且不说MBS和REITs远水救不了近火,即使有充足的存款,也不足以让银行有动力去不遗余力地增加房贷供应。因为房贷新政短期来看更多是改善住房需求和消费需求的积极之举,并非银行增加房贷供应和下调房贷利率的动力之源。

同样在三季度,管理层还推出了存款偏离度监管指标,意在抑制商业银行月末、季末冲时点的行为,防止存款在某些时点的异动,存款偏离度的管理遏制了银行存款规模的非理性竞争,虽然有望夯实日均存款的稳健增长,但却会造成时点上存款增长放缓,对一些存款来源捉襟见肘的银行而言并非好消息。

而贷存比考核指标的存在还会影响贷款的不正常增加,因此,指望房贷新政短时间内刺激房贷大幅增加不太现实。另外,75%贷存比严格的监管上限,如未松动,将使得中小型银行更愿意发放企业贷款,此类贷款容易通过非正式的证券化活动转为银行的同业资产和信托受益权投资,从而变相降低贷存比在信贷投放严格管控的前提下,2014年已过去三季度,那些有能力、有意愿发放更多房贷的大型银行到哪去寻找更多的贷款额度。加之,目前对国企债务的隐性政府担保促使银行更愿意向国企发放贷款,进而使得住房贷款或中小企业贷款的额度空间被挤出。

息差和不良之忧

房贷新政不能改变银行的基本面,三季度及未来银行业基本面应回归银行层面本身,包括存款偏离度及日均存款指标对三季度末以及四季度各月存款规模的影响;不良资产继续上行的压力以及由此带来的拨备增加对净利润的负面影响;手续费增速回落对下半年业绩增长的压力等。

上半年,16家A股上市银行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10.6%,根据当前的经济形势分析,预计第三季度、前三个季度及2014年全年的净利润增速基本在10%上下摆动。未来随着息差的逐渐缓慢收窄,银行业净利润增速仍有进一步下行的可能。

目前看来,三季度息差表现整体相对平稳,全行业贷存利差收窄幅度有限,主要是因为互联网金融没有像2013年那样对银行负债端施以更大压力,以及部分银行因风险而主动调整贷款结构。但一些监管因素的隐性影响不容忽视,127号和8号文的影响将继续体现在非信贷生息资产规模增长上,尤其是应收款项类投资等非标资产将继续小幅回落。

除了非标资产增加的受限外,短期理财产品全面调整为月度均匀到期的平稳节奏,使得银行业负债成本也将缓慢上升;而贷款端受到经济疲弱和银行风险偏好降低的影响,定价将小幅下降,四季度及2014年息差有可能进一步小幅收窄。

而不良资产恶化形势未改,继续上行趋势仍在延续,成为困扰银行业的核心难题。拨备不良警报不停,银行危情不除。

根据平安证券跟踪的区域资产质量情况看,三季度不良资产增速呈上升趋势,区域性风险继续蔓延。部分资产质量问题已从小企业传导到大型甚至超大型企业。存量资产质量问题将影响三季度银行的资产质量,并由此增加银行加提拨备的压力。预计三季度各银行核销的力度有进一步加大的可能,核销后全行业不良率将上行到1.1%左右。

近期房地产贷款政策的调整以及地方债打破中央刚性兑付,可能会缓和投资者对长期资产质量的担忧,引导正面预期,但房贷放松新政只能为银行股估值提供支撑,中国银行业的价值重估取决于企业不良贷款和盈利改善情况,而这需要基本面因素的改变和进一步的货币政策放松。

undefined
房贷技巧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