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购房贷款 公积金贷款 公积金劫贫济富背离初衷 制度僵化需改革
公积金劫贫济富背离初衷 制度僵化需改革

  据报道,在我国很多城市,"套取公积金"已成为半公开的地下产业,不仅街头"提取公积金"广告屡见不鲜,在百度搜索"提取公积金"关键词,也可以发现大量协助缴存人非法套取住房公积金的信息。

  按照相关规定,买房、租房、大修等原因都可以提取公积金,但是提取的各种标准却也很严格。如果不按照规定的用途,住房公积金是很难提出来的,所以才会有非法中介这个行当。

  一位自称可办理提取公积金业务的人说,过去可以通过虚假购房凭证套取公积金,但是在住房公积金中心与房管局、央行征信系统以及公民身份信息系统联网之后,这个办法就行不通了。另外,还可以通过假租房的方法套取公积金,但是公积金中心制定了一些限制措施,租房提取不能超过一定标准,所以这个办法也不可行了。

  不过,正常情况下提不出来的公积金,通过中介只要15天就能提出来。根据不同的提款金额交不同标准的手续费。比如提30万元以上,手续费就是10%;提10万元左右,手续费就是17%。

  对于大部分中低收入职工来说,他们没有足够的支付能力去购房建房,也没有足够的偿还能力申请贷款,只能把这笔钱存着,为别人提供贷款资金。另外,住房公积金的最高存款利息相当于三个月定期存款利率,不仅低于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更低于市面上的各种理财产品的收益率。由此可见,对于缴存人来讲,大量的沉淀资金如果无法取出,事实上根本跑不赢CPI,处于贬值状态。这是住房公积金屡屡被指"劫贫济富"的根源所在。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副院长杨红旭对此作出评论。

  公积金难取,找中介手续费又太高,为何我国公积金难以实现高收益?

  杨红旭:公积金跟社保一样,投资的路径比较窄,比如说只能发放公积金贷款,只能投资国债,现在慢慢开始放开投资股票类市场,但是比例很低,公积金最主要的是要保证安全,因为这个钱是职工交的,所以说是在控制风险的情况之下采取投资获取收益,这样的话自然是收益率比较低的。

  按照现有的规定,住房公积金的增值途径只有三种,其一是住房公积金的贷款赚取存贷差,其二是存在银行中做中长期的贷款,其三是投资国债。但杨红旭表示,这三种渠道都很难保证高收益水平。

  杨红旭:公积金贷款,比一般的商业贷款低,这是国家规定的,存银行的利息也比较低,买国债很安全但也利率颇低,这三个领域都是低风险低收益的领域,这就导致个人公积金的存款利率比较低。

  和房价对比,住房公积金的收益率很低。房价涨的太快,很多中低收入者存了公积金但是没办法支付首付,而缴存的住房公积金所能获得的贷款额度也不够买房,结果就是他们缴存的公积金往往被用于像收入相对更高的能够支付得起首付的人去贷款,这也被人称为“劫贫济富”。

  杨红旭:九十年代的时候我国要房改,所以我们借鉴新加坡的住房公积金制度来配合房改,但是新加坡的住房公积金除了住房之外包括其他的一些社会福利。之后就是用于单位建房满足职工需求,但十几年之后,我国的市场环境、住房情况都发生了大的变化,现在已经是不适合当时的条件了。

  当时的贫富差距比较小,公积金主要是用来为广大职工谋福利的,而现在贫富分配、收入差距都加大了,一些企事业单位除了缴纳一般的公积金,还会缴纳普通公积金,缴纳的额度比较高,买房子的次数也比较多,就能更多的利用公积金贷款等优惠条件,并且,部分人和部分企业可以通过公积金来避税。

  而另外一方面,低收入人群交的比例很小,而这种比例也很难拿出来买房子,不买房这笔公积金就没法用,所以造成现在的“劫贫济富”的现状。

  如何改变这种低存款的模式?能否采取补贴的办法?对这一问题,杨红旭指出,必须改革公积金制度。

  杨红旭:把对穷人的补贴更加明确化,对于富人和高收入群体不应该强迫他们去交公积金,他们也不应该利用这样公积金去优惠贷款,更不应该通过公积金的渠道避税来减少国家的税收损失。所以我认为公积金必须要改革,这个其实业界已经呼吁了很长时间了。

  公积金制度的发展似乎已经偏离了最初的预想,甚至走向了相反的方向。目前,公积金管理中心中有很多公民的基本信息还没有实现联网,一些非法的套取行为虽然能够通过实地考察、实地调档等方式予以遏制,但相应地,人力成本和时间成本都太高,更何况这种非法套取的方式缺乏明确的法律监管,如何打击这种行为?

  杨红旭:首先说该不该打击。公积金钱是职工个人的钱,不属于什么政府机关也不属于银行资金,现在只是说个人的资金委托公积金管理中心去管理。个人去提取这样的资金,虽说政策有要求有条件的限制,但是至少目前的公积金条例中并没有针对个人违规提取公积金有惩罚措施,一般是公积金管理中心或某些官员机构非法挪用公积金用于私人或部门的一些特殊利益时,会受到惩罚。因此,没有必要对个人这种违规的行为进行严厉的处罚。

  谈到公积金难取的问题时,杨红旭指出,是制度僵化的问题。

  杨红旭:制度规定是买房修房,租房的话,房租是要超过个人家庭工资收入的某个比例之后才能用作房租的提取,所以说制度已经僵化了。僵化之后需要我们去改革,使它更加灵活化。


undefined
公积金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