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购房贷款 鄂尔多斯房产停滞:曾经家家放贷 如今户户讨债
鄂尔多斯房产停滞:曾经家家放贷 如今户户讨债

  “曾经,鄂尔多斯家家放贷;如今,鄂尔多斯户户讨债。”人来了又去,这里热闹与冷清交加。难以回避的是,房地产停滞、豪车甩卖,无不是鄂尔多斯资金断裂困境的缩影。至今,人均数套房的闲置、民间借贷的垮塌加上煤炭市场的重创等种种难题还摆在鄂尔多斯人的眼前。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崩盘”产生的“综合征”形形色色,改变了鄂尔多斯人的生活和心态。

  一推再推不收房

  “收了房,就要交很多税费”

  鄂尔多斯市民王阿姨的失眠如今已好了很多。去年,在得知钱要不回来时,王阿姨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不过,现在她知道宽慰自己了:“就当这50万没挣。况且借钱的朋友也说了,眼下是没钱,不过要房就给抵房、要车给抵车。”王阿姨不再期待利息,只盼着把本金拿回来就好。“其实房和车我们都不缺,就是想要现金。”让王阿姨犹豫抵房的一个关键原因是,“现在抵债的房子还没完工,甚至是没开建的期房,风险更大。”

  这几天,王阿姨两年前在东胜区中心买的一套三居室通知收房了,不过,她却一推再推。“收了房,就要交很多税费,好几万呢,现在钱紧,拖到年后再说吧。”无论是自己的新房还是抵债房,王阿姨说房价一直都还维持着8月份左右的价格,虽然有价无市,但开发商也想以房子抵债,一直扛着价格不降。

  新房死扛不降

  “房租一泻千里,腰斩也不太好租”

  受民间借贷崩盘的影响,彦先生工作多年的开发企业倒闭了,正在寻找新东家。“老板本来是煤老板,进入房地产市场完全没有经验,别人欠他的,他再欠了工程款,没赚到钱,就解散了我们,回去干老本行了。”

  家住东胜区的董璇告诉记者,目前鄂尔多斯楼市主要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年初停工一直未复工;另外就是今年始终没有开工过。记者获悉,在鄂尔多斯有个别楼盘因为错综复杂的债务关系变成烂尾楼,还有一些项目正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据董璇介绍,几个月前,铁西区一项目以3800元/平方米的优惠价推出了两栋楼,半天内就被抢购一空。

  统计显示,鄂尔多斯铁西区一带的楼盘价格区间在4000元/平方米至6400元/平方米,董璇所说的优惠房源比本地域均价便宜了近2000元。不过,从那一次至今,该项目再未推出优惠活动,“或许上次促销已经帮开发商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刻。”董璇说。

  与楼市死扛不降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鄂尔多斯的租房市场。前两年,鄂尔多斯东胜区核心区的普通两居室年租金能达到5万元左右,相当于北京西南三环两居室的租金水平。经济萧条后,鄂尔多斯的房租一泻千里,甚至出现“腰斩”。王阿姨出租的车库的价格已经从2万跌到1万元,也不太好租。

  要债得讲学问

  “不能逼得太紧,逼死了什么都没了!”

  “曾经,鄂尔多斯家家放贷;如今,鄂尔多斯户户讨债。”这样一句俗语正在当地流传。

  在讨债的队伍中,武玲属于讨债老手。“很多人是去了打非办报案,但还有很多人没走那个路径,因为是很好的朋友,未来还要相处。”在武玲看来,要债也有学问,不能把欠债人逼得太紧,“逼死了什么都没了!”还要常常聚会,在诉说自己艰难处境的同时,也要站在对方的立场上理解对方。就这样,虽然放出去的大头没有要到,但每个月2万元的回款,也能帮助武玲抵平银行的贷款。

  几年前,有稳定工作的武玲夫妻同样没能禁得住赚钱的诱惑,抵押了家里的两套房子,把从银行贷出来的钱,再借给朋友张强(化名),赚取中间的利差。“刚断利息的那几个月,差点倒腾不来钱,银行都要起诉了。张强现在每月一要回来点钱就先还给我们一些,当然也有个别月没要到的情况,我们也只能表示理解。总比完全没了强。”

  开始网购便宜货了

  “出行的人少了,机票最低能打1.5折”

  高利贷时代褪去,鄂尔多斯人没有了利息花,大手大脚的习惯也明显收敛。为此,喜欢疯狂购物的小娟摇身一变,转而成为网购代购员。

  “在单位,四五十岁的女同事很多都不会在网上买东西,但只要你买回来,她们就觉得既便宜还质量好,就很愿意让身边人代购。现在一次性最多能帮50位同事在网上买裤子,赚8元、10元的辛苦费,大家也认可,自己帮助人还有收益,挺不错的。”回忆当初,娟子告诉记者,她以前也是买不低于600元一条的裤子穿,现在穿100元一条也没什么不好。

  因为网购,出行的人少了,机票优惠的幅度也随之增大。记者注意到,在携程、去哪儿网等旅游网站订票,未来10天的往返机票最低能达到1.5折,而原来从北京到鄂尔多斯的往返航班很少有打折的,高峰期时甚至都抢不到飞机票。

  而随着鄂尔多斯网购人群的增多,快递业也迅速在鄂尔多斯发展起来。此前,因为进入鄂尔多斯的件多而鲜少有发出件,一批快递公司停掉了直达鄂尔多斯的业务。最近,包括顺丰在内的大型民营快递公司已于11月1日重启了往返鄂尔多斯快件的业务。

  市场发现

  有人到鄂尔多斯来打听煤价了

  “煤价比8月份上浮了10元到15元”

  “目前煤价算是稳中小升,比8月份时还上浮了10元到15元。”从事运煤行业的张斌(微博)告诉记者。

  在张斌看来,煤炭行业应该算度过了最难的时候。“从年初到7月,煤价一路下跌,最低价达到了420元/吨。当时很多煤炭中间商赔了钱。大企业也纷纷裁员,缩减甚至取消出差人员的差旅费报销,甚至把行政人员都拉到现场去卖煤,行业惨淡得可怕。”张斌回忆说,当时秦皇岛三大港口的存煤量最高达到了960万吨,而其最大容量也不过才980万吨。“那时,拉煤车进去没地卸煤,港口一艘来拉煤的船都没有。”

  到了8月份,煤炭行业有了转机。标志性事件是,有船到秦皇岛港口拉煤往南方运了,也有人直接到鄂尔多斯来打听煤价了。随着需求的恢复,本月以来,秦皇岛三大港口的存煤量又回到了600万吨上下的正常库存水平。

  不过,让张斌担心的是,今年进口煤质量高,南方则多利用雨水发电,也导致了鄂尔多斯煤炭需求下降,“我们期待着煤电价格并轨方案的出台,这对行业发展是个利好消息。”


undefined
购房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