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购房贷款 中富公司借了2.63亿王福金办公室被查封
中富公司借了2.63亿王福金办公室被查封

  北国深秋,寒风凛冽。南方城市温州的老板“跑路潮”硝烟未散,因煤炭而闻名的北方城市鄂尔多斯又传出地产老板欠债自杀的消息。这一南一北两大经济重镇的老板缘何率先栽了跟头?

  温州老板“跑路潮”是由民间高息借贷引发,晨报记者在当地调查了解到,鄂尔多斯地产老板王福金自杀也与民间借贷有关。他的死是一个开端,还是一个转折?明天的鄂尔多斯,会不会是第二个温州?

  晨报记者在鄂尔多斯当地采访了解到,尽管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王福金是因逼债而死,但其公司确实向数百名民间借贷人借了2亿多元钱,每月光利息就要支付700多万元,但公司的房产销售却陷入停滞,还款压力巨大。他的死,也成为鄂尔多斯房地产进入冬天的缩影。

  [现场探访]

  中富公司借了2.63亿王福金办公室被查封

  鄂尔多斯市区鄂托克西街鑫通中央大厦B座16层,是中富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以下简称中富公司)办公所在地。

  记者前日在此看到,办公室已经聚集了一群人,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捏着一张以上的借款单,上面盖有财务专用章,借款人一栏盖有王福金的印。他们都是来找中富公司要账的。

  王福金是中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占有该公司30%的股份,是第二大股东。9月24日,王福金被人发现在办公室旁的男厕所内上吊自杀。此后,中富公司大股东郝小军被传卷款外逃,而且无法联系。两个消息一出,大量债权人随即找上门来。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中富公司以“3分利”的月息,向370多个个人或单位借款,债务高达2.63亿元,每月光支付的利息就高达789万元。

  鑫通中央大厦B座16层的男厕所,共分为两个区域:进入第一道门,是洗手池和大梳妆镜。从旁边第二道门进去,有2处厕格、3个小便池。那里就是王福金的自杀地。

  记者通过采访中富公司员工,大致还原了当天的事发经过:9月24日下午5点左右,一名工作人员进入厕所后,抬头看到靠窗厕格上的天花板顶部有个缺口,里面的暖气管还垂下来一段绳子,厕格门从里面反锁。这名工作人员好奇,扒着隔板向上一跃,发现王福金脖子紧紧勒在绳圈内,双手双脚下垂,唤之不应,于是赶紧报警。

  接到报警后,民警及救护车迅速赶到,医护人员小心翼翼救下身材高大魁梧的王福金,进行现场急救。遗憾的是,已经无力回天。

  当晚7点,这间男厕所即锁门停止使用。次日,男厕所的第一道门被警方贴上了封条。与它一起被贴上封条的,还有相邻不远的一间1602办公室大门,据说那里曾是王福金办公室,里面还保存着大量中富公司相关材料。

  如今,男厕所大门上的封条不知被谁撕开,门敞开着,厕所恢复使用。而那间办公室大门仍旧贴着封条。

  [死因调查]

  王福金曾任法院院长,死因仍是谜

  王福金是二股东,即便公司资不抵债,他只承担相应责任、部分债务。王福金究竟因何自杀?

  债权人否认逼债

  在鑫通大厦内的多名债权人对逼债一说坚决否认,他们的理由是,从没见过或者听说过谁是王福金,他也从没亲自出面向他们借钱。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向晨报记者证实,最早是在9月28日傍晚才知道了王福金死讯,有些人国庆节长假后才听闻,为此才赶紧找上门来。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是通过家里亲戚介绍,将钱借给中富公司。

  刘女士回忆说,她的舅舅叫王留宝,今年72岁,中富公司成立时,王福金聘用了他。王留宝退休前是名银行职员。刘女士称,她和女儿及亲戚是在王留宝介绍下,将钱借给了中富公司,总计328万元。

  “每个月3分息,也就是说,每借1万元给中富公司,每个月会拿到300元利息。”包括刘女士在内的不少人,都是听了亲戚的介绍后,纷纷打款到中富公司。

  生前一直比较抑郁

  在入职中富公司前,王富金在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过10多年,后担任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人民法院院长和杭锦旗人民法院院长,2007年退休后从商。

  有司法系统知情人说,王福金人品不错,朋友不算少,“讲原则,正直,办事尤其谨慎”。还有人说,他性情开朗,“纯粹的性情中人,说话声音特别响亮,中气十足。”

  还有人猜测,会不会是在集资过程中,王福金曾向老同事求助,老同事也鼎力相助;当公司资金遭遇困难时,王福金遭遇对方催讨借款,但无法立即兑现,为此自尊心很强的他,选择踏上了轻生之路?不过,这点至今无人可以证实。

  记者从当地司法系统人士处了解到一个细节:王福金在家庭生活中有矛盾,一直比较抑郁。

  这些论断都没有得到中富公司以及王福金家人的回应。不过,晨报记者了解到,王福金离世后,他的妻子及其他家人,经常会到他的办公地来看看。就在记者此次到达鑫通大厦后不久,王福金的妻子现身,她面容憔悴,望了望丈夫曾工作的办公室大门上的封条,没有说话,默默地走了。

  [资金困局]

  中富开发小区资金链断裂

  中富公司资金变得紧张,源于其开发的“富兴家园”小区。该小区于2008年开始开发,总造价近2亿元,根据工程进度,中富公司支付了1.37亿元左右,剩余工程款一部分在竣工结算后支付,还有一部分将作为工程保证金,在验收后满一年再行支付。

  在向民间借贷了2.63亿元后,小区销售却陷入瓶颈,又遇到房地产调控,银行迟迟不办按揭贷款。晨报记者了解到的一个数据显示,目前购房者尚有约1.5亿元等待银行办理按揭贷款,这就意味着,在房地产政策调控的这段时间内,一旦银行贷款无法最终落实,中富公司就无法及时回笼资金。

  而就在这个时候,王福金突然自杀,有债权人上门要账时发现,作为中富公司的大股东郝小军并未出现在公司,拨打手机后他一直关机,怎么也联系不到他。

  就上述情况,晨报记者曾向中富公司工作人员求证,对方面露难色,表示现在不能向外发布相关讯息。记者在现场听到有债权人议论,警方正在追查郝小军的下落,还有人称“正在追捕”。

  律师回应:大股东并未外逃,是在外地治病

  在鑫通中央大厦内,晨报记者还见到一位戴眼镜的男子,他是郝小军的律师,他不厌其烦地向每个债权人解释说,郝小军被追捕的消息属于谣传,他在外地治病,暂时还没办法回来。

  这名律师虽然未透露姓名,但他称,当时是在病床上见到了郝小军,并接受了他的委托。他张开右手比了一个“5”,“国庆假期,我们有5个律师介入了债务的处理。 ”不过,当不少人追问郝小军身患何病,究竟身在何方时,他没有进一步说明。

  “不存在资不抵债的情况,我们也走访调查过,中富公司的资产是4.19亿元。 ”律师劝慰债权人说,目前政府相关部门也在采取措施积极处理,相信债务很快就能清偿。

  [解决方案]

  公司欲以房抵债,债主不想要

  王福金自杀的男厕所旁,摆有一处可移动的白板,上面有一份通知,向中富公司的债权人提出了债务解决方案。通知中,中富公司首次以书面形式公开承认:“我公司目前现金严重不足,以及短期内无法解决现金不足之现状。”

  中富公司给出了两大解决方案:方案一是用固定资产抵债。这个方案列举了可供抵偿的资产及折抵价格。其中,有32套底层商铺可供选择,每平方米价格为18000元,中富公司以每平方米16000元抵偿。其他的物业包括公寓房、车库等,都按照市面价格打折后进行抵偿。

  不过,很多债权人发愁,即便拿到房子等,不太可能自用、自住。他们说,想卖,但眼下的行情根本卖不出去。

  中富给出的第二方案是还钱。根据这一方案,债权人要与中富公司签订一份还款协议,约定中富公司在6个月内归还借款本息,同时抵偿债务后剩余的财产提供担保。根据约定,中富公司争取在6个月内协调银行发放按揭贷款,或者申请流动资金贷款,贷款到位后,根据贷款比例规模,清偿借款人本息。但在为期6个月的期限内,中富公司只能以“1分5”的比例承担利息,如果届时不能偿还,中富公司再以抵押财产清偿。“不在乎多少钱的利息了,能把现在的本金全部拿回来了就不错了。”一些债权人手捏借款单和身份证,悄悄议论着,达成共识,签字。

  角落的沙发里,一名老汉默默坐着,望着大家插不上话,点头,又摇头,他还在犹豫,是不是签字。他今年82岁,只认识自己的名字,写起来却非常费力。他叫冯生奎,农民,10几年来靠捡废品,辛苦积攒了10万元,8月下旬,在亲戚的劝说下,将钱全部借给了中富公司。至今他还没有拿到一分钱利息。对于这笔钱何时能拿回来,他深感忧虑,“今后将要度日如年。”

  鄂尔多斯

  鄂尔多斯(汉语意为“众多的宫殿”)市位于内蒙古自治区西南部,毗邻晋陕宁三省区。全市辖七旗一区,总面积8.7万平方公里,总人口194.07万。

  鄂尔多斯自然资源富集,拥有各类矿藏50多种,其中煤炭已探明储量1676亿吨,天然气探明储量8000多亿立方米,羊绒制品产量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一。

  2010年鄂尔多斯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643亿元,固定资产投资1898亿元,城乡居民收入分别达到25205元和8756元。

  房产开发和销售“冰火两重天” 斥资60亿打造的豪华新城因少人居住近似空城

  鄂尔多斯人均拥有住房3-4套

  晨报特派记者 李晓明 赵磊 鄂尔多斯报道

  一个地产老板之死仅仅揭开了鄂尔多斯房地产危机的冰山一角。

  晨报记者在鄂尔多斯采访所见,到处都是建成或者在建的大楼以及满大街的楼市广告。然而,与房产开发的火爆相比,房产销售却仿佛进入冬天,基本无人问津。

  花费60亿元巨资打造的康巴什新区成为鄂尔多斯房产泡沫的最佳标本。在这里,高楼鳞次栉比,街道宽阔空广,成片的住宅区却人烟稀少,被部分媒体冠以中国“鬼城”之名。

  “鄂尔多斯房产已狂奔了5年,按照目前的建设进度,再过2年,鄂尔多斯人均至少拥有10套住房。 ”一名当地房产老板告诉记者,房产市场严重供大于求,销售陷入停滞状态。

  入夜后小区有三成亮灯率已算多的

  站在鄂尔多斯康巴什新区的中心广场上,四周是造型各异的博物馆、图书馆、歌剧院以及各类政府机关大楼,气势恢宏,很有国际大都市的气派。然而,放眼四周,却很少见到行人,偌大的一个广场上,只有一队旅行团游客在广场雕像前合影。宽阔的大街上只是偶尔活动着一两个身穿橘黄色衣服的清洁工人。于是,这里又仿佛置身一个魔幻城市。“平时也只有政府工作人员出来走走,到了周末几乎没什么人。”清洁工人王师傅告诉记者,这里的特点就是人少楼多,大街上除了过往车辆外,行人很少。“几年前各个政府机关搬过来后,公务员都在这边上班,才增添了一点人气。不过大多数人也都住在东胜区,一到周末回家后,这里又冷清了。”

  记者在广场四周的各个大楼溜达了一圈,果然都大门紧闭,人迹寥寥,再往远处,则是成片的住宅小区。记者发现,除了最近的康景苑、金信翰林苑这两个小区一些房间的阳台上挂了衣物,显示有居民居住外,其他小区很少有人员活动。附近居民告诉记者,入住率较高的两个小区是最早建成的,一些较新的小区入住率很低,基本上都空置。

  到了晚上,街上几乎不见行人。站在高处放眼望去,整个城市尽管路灯璀璨,但是局部却陷入黑暗之中。尤其是附近一些住宅小区,亮灯率不足30%,再远处的小区,基本处于全黑状态。那些富丽堂皇的住宅区,成了永不开灯的建筑物。

  售楼处无人问津,运河北岸却规划造千座高楼

  这个只用了5年时间就建成的康巴什新区,目标是打造成为鄂市新的政治、文化、金融中心,现在仍在继续着它的建设步伐。

  在新区乃至整个鄂市,“打造百万人口康巴什新区”的标语随处可见。

  记者了解到,在严重缺水的情况下,鄂市政府投入上亿元巨资开凿运河,并建成亚洲最大的景观喷泉。政府还计划在运河北岸建设1000座100米以上的高楼,形成康巴什CBD,目前规划在建的则有100座高楼。今年率先落成的该CBD大型城市综合体项目由鄂尔多斯最大的建筑商兴泰集团开发,包含6座甲级写字楼,及一个总面积超过30万平方米的大型购物中心。

  同时鄂尔多斯市政府将以3000多元/平方米的低价,为公务员体系提供257万平方米的限价商品房,这一庞大的公务员小区也已开工在建。

  除了政府行动外,新区民间房产开发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到处可见建成或者在建的成片住宅楼以及别墅群,仅记者目光所见,就有四五个小区还处于建设状态。

  但即便建成了这么多的房子,康巴什仍似一座空城。记者走访了几个楼盘,发现售楼处基本无人问津。拨打广告牌上的售楼热线,竟然无人接听。

  房价是6年前的6倍,新建别墅单价超2万

  不仅仅是康巴什,整个鄂市都淹没在一片房产开发的火热浪潮中。街头随处可见在建的大楼和住宅区。开发火热的背后,是鄂尔多斯近年来一路飙升的房价。“从2006年开始,这里的房价已经狂奔了5年。”当地一名姓石的房产老板(本人不肯透露名字)向记者介绍,在2006年之前,当地房地产市场还算平稳,“仿佛一夜之间,房产就开始火爆,大家都发疯了似地去抢房,凌晨一两点就去排队等拿号,而且好多人都是一口气买好几套,好像不要钱一样。”让他印象深刻的是,那时候房产商卖房,根本就不需要设置售楼处,开盘就被抢光。

  抢房潮随之带来的是房价直线飙升。“从2005年到现在,这里的房子6年间翻了差不多6倍。”据其介绍,2005年,鄂尔多斯的居民住宅均价仅为每平方米1000元左右,2006年就涨到1800元,2007年更是升至3000元。2008年楼市有个短暂的下行,但2009年以后,鄂尔多斯楼市再度复兴,现在康巴什新区房屋均价已经超过6000元,东胜区则在8000元左右。一些新开的别墅楼盘,售价甚至高达2万元以上。

  记者走访了鄂尔多斯的多个楼盘,也证实了这一点。位于鄂托克街上的国悦城,是2012年底才能交房的期房,售价已经超过了每平方米1万元,而其附近的老小区怡景家园,2007年还只有3000元每平方米,但现在已经超过8000多元了,涨幅快到3倍。这还只是普通楼盘,像伊泰华府世家、星河湾等几个高端楼盘均超过2.2万元每平方米。

  离谱的市场供需关系,没人看得懂的鄂市房产

  300平米的公寓房这里称“小户型”

  基本只卖一手房

  记者调查发现,与上海、北京相比,当地房地产市场还有自己的特色,基本上只卖一手房,二手房市场极少。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鄂市二手房成交面积仅有17万余平方米,在当地找不到一家二手房中介公司。二手房市场缺位,当地房产的租赁价格却远远高于国内其他城市。一套一百平方米的房子年租金在3.5万元左右,年收益甚至达到5.7%,远高于银行存款。尽管如此,当地很多业主对租金的那点收益却毫不在意,大多选择空置等待升值。

  与住宅相比,鄂尔多斯人更热衷于投资商铺,其核心区域的商铺价格与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相仿,且一铺难求。商铺的租金水平甚至超过北京很多核心商业区域,一般租金均价可达到7至10元/平方米/天。

  楼盘开发青睐大户型

  另外,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项目紧凑的房型设计不同,这里的房子青睐大户型,三房是最常见的。尤其是新开发的别墅等高档房产,将房型做到了极致。每个别墅的车库至少可以停两部车,最小的户型也超过600平方米,稍大一点的,则超过1000平方米。

  在当地,最受富人欢迎的就是大户型的房子。

  今年一个名为华府世家的项目开盘,均价高达2.3万元/平方米,据售楼小姐介绍,该项目推出的主力户型是 580平方米到1000平方米的平层大宅。其中580平方米的户型只有3个房间。小户型则非常稀少,而且是特指300平方米的公寓。

  今年开工面积1626万平米

  如此疯狂的开发浪潮之下,鄂尔多斯究竟造了多少房子?每个人又有多少房子?

  根据资料显示,仅仅2010年,鄂尔多斯房地产开发实际施工面积2696万平方米,同比增长45.1%;完成投资365.7亿元,同比增长129.13%。全市新开工面积1626万平方米,同比增长27.23%。2010年,全市商品房销售面积达1009.4万平方米,同比增长40.1%。

  今年,鄂尔多斯房地产计划新开工面积达1300万平方米,施工总量达2300万平方米,完成投资450亿元,计划销售商品住宅面积达1200万平方米。尽管今年第一季度受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影响,鄂尔多斯商品房成交量有所下降,但总销售面积仍达到98.22万平方米。

  两年后商品房总量人均10套

  鄂尔多斯的城区人口仅65万,这意味着平均到每个市民,仅仅在去年到今年第一季度,每人平均购买了近17平方米的住房。而这仅仅是不到一年半时间的人均购买量,再算上建成或者在建的房产存量,数字相当惊人。而在前两年的抢房潮中,鄂尔多斯市区居民差不多已经人均拥有3-4套房,“鄂尔多斯人均住房拥有量应该排在全国首位,按照目前的建设速度,再过两年市场上的商品房总套数,人均将至少达到10套。”那位石姓房地产老板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表述,“没有人能看得懂鄂尔多斯。这是所有来到鄂尔多斯的人对鄂尔多斯房地产市场的评价”。

  谁会是下一个王福金

  只是谁也未想到,形势在今年急转直下。“现在卖不动了。”这是记者在当地采访时,几乎所有房产开发商的共同叹息。

  导致房产滞销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国家的宏观调控,主要是政府的限贷政策。据当地银行介绍,目前当地购房首套房首付30%,二套房60%,二套以上不给贷款。

  而房地产调控还在升级,从限贷政策到“一房一价”的限价政策,此前还有传闻称,要在今年8月底实行限购,但至今没有公布,这让开发商暂时松了一口气,因为鄂尔多斯人均房产三四套,三口之家甚至拥有六七套房产,如限购则掐到了命门。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鄂尔多斯还随处可见耗资数亿、数十亿打造的豪华新城和高档小区。“鄂尔多斯的房产已经严重供过于求,楼市进入滞销状态,房产商的资金链开始紧张,还贷压力巨大。”

  房产商的资金链一旦发生断裂,不少房产商将面临破产境地,或许将再次出现王福金第二。


undefined
购房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