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个人消费贷款 2013刀尖上的民间信贷
2013刀尖上的民间信贷

  从2011 年开始,曾经风光无限的民间借贷盛宴急速走入尾声,曲终人散后是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甚至是频频发生的崩盘风险。如脱缰野马般奔腾而来的信贷狂潮,在实体经济低迷、银根缩紧的环境下,如锁链一般将温州、鄂尔多斯(600295,股吧)、神木这三个名字,一个接一个地拖入公众视野。

  2010 年有关温州“产业空心化”和“资金热钱化”的预警就陆续出现,当时根据温州市人行的一次民间借贷问卷调查显示,温州民间借贷规模约为800 亿元,其中企业民间借款160 亿元、个人民间借款470 亿元、融资中介借贷170 亿元,全城有89% 的家庭(或个人)和56.67% 企业都参与了这场刀尖之舞。因此资金断裂后的全面崩盘,亦可以预见。2011 年4 月以后,工厂倒闭、企业家外逃一度成了温州每日都在发生的“新闻”。引发全国性争论和扩日持久、至今仍在申诉的“吴英案”更是让民间信贷、司法公正等问题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随后是经历“九月风暴”、似乎是一夜崩盘的鄂尔多斯。超乎想象的民间资本规模曾将鄂尔多斯一度铸就成了一座传奇之城,让无数人一夜暴富;又让它如“中国式的迪拜”神话一样轰然倒塌,让有些人在暴富后走上绝路。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一度风光无限的神木, 原本是贫穷的黄土高原小城,因地下有着储量超过500 亿吨的侏罗纪煤炭,在过去十年间得到了金钱的“眷顾”,昂首阔步的迈入了中国“百强县”之列,GDP 超千亿元。但与2009 年提出全民免费医疗时引发的热切关注截然不同,2012 年年底以来,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集资人跑路自杀、“房姐”被举报等一系列与民间集资崩盘相关的事件,让这里的很多人惶惶终日、讨债无门。

  本来象征着财富的金钱流动,最终与人们希求富裕的愿望背道而驰。

  如何认识刀尖上的民间信贷成因, 如何面对失控的民间信贷潮,如何规范和疏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市场,如何加快推动金融体制改革,天则经济研究所特别提供本刊《鄂尔多斯民间金融危机案例分析报告》,或许会给人们带来深刻的启示和思考。

  鄂尔多斯民间金融的现状

  1、 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规模在300-2000 亿之间

  鄂尔多斯市位于内蒙古自治区西南部,是内蒙古第三大城市, 第二大经济中心,GDP 居全自治区第一,人均GDP 超过香港位居全国第一,是中国煤炭产量最大的城市,天然气产量占全国的六分之一。鄂尔多斯资源丰富,素有"羊""煤""土""气"的美称,鄂尔多斯羊绒制品产量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一,世界的四分之一;已探明煤炭储量1496 亿多吨,约占全国总储量的1/6 ;已探明天然气储量约1880 亿立方米,占全国三分之一;已探明稀土高岭土储量占全国二分之一。2010 年鄂尔多斯国民生产总值达到2643 亿元,人均GDP 为20800 美元,财政总收入538.2 亿元,城镇化率达到70%,综合经济实力进入全国地级市前20 位。2010年,鄂尔多斯的煤炭产量4.49 亿吨,煤炭行业增加值807.79 亿元。

资料图

  资料图

  根据鄂尔多斯金融办副主任赵光荣的估算,如果按照融资总量的20% 计算,鄂尔多斯地区民间借贷规模约是300 多亿元,而内蒙古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余光军则认为,民间借贷规模约700 亿元。按照担保公司的估计,在不重复统计的情况下,鄂尔多斯有"地下钱庄"1000 多个,借贷规模在2000 亿左右


undefined
个人消费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