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购车贷款 专家呼吁扩大使用范围 唤醒沉睡的公积金
专家呼吁扩大使用范围 唤醒沉睡的公积金

  近日,继宁波、南京等多个城市下调公积金贷款额度后,乌鲁木齐又正式下调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额度,从50万元调整至40万元,同时为优先保证缴存职工在疆购买自住住房的资金使用,暂停“疆外购房贷款”和“商业性住房贷款置换住房公积金贷款”。

  近年来,多个城市纷纷下调公积金贷款额度,再加上使用范围狭窄,有“劫贫济富”的嫌疑。更有专家直言不讳,许多人的公积金只能长期闲置在账户里,几乎演变为养老金,等待老了退休后提取。为此,有专家呼吁,住房公积金制度应尽快改革,扩大使用范围。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专门提到“建立公开规范的住房公积金制度,改进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监管机制”。公积金的提取和使用将来会不会更方便?除了买房,公积金还能做些什么?改革值得我们期待。

  现状 多个城市下调公积金贷款额度

  2013年1月以来,昆山、东莞、金华等城市先后下调住房公积金贷款额度。

  2013年8月,宁波北仑区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发布,从8月24日起,北仑区个人住房公积金最高贷款额度由原来每户80万元调整为每户60万元。

  2013年11月,乌鲁木齐市正式调整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使用政策,11月15日起,公积金最高贷款额度从50万元调整至40万元。同时为优先保证缴存职工在疆内购买自住住房的资金使用,暂停“疆外购房贷款”和“商业性住房贷款置换住房公积金贷款”。

  2013年11月,惠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发出通告,从11月1日起,调低二套房公积金贷款最高额度10万元,单人申贷最高不超过20万元,夫妻共同申贷最高不超过40万元。

  2013年11月,宁波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象山分中心网站挂出通知,从11月2日起,该县个人住房公积金最高贷款额度下调至40万元。这也是不到4个月内象山第二次下调公积金贷款限额。

  2013年11月,温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通知,自2014年1月1日起,温州市区(鹿城、龙湾、瓯海)暂停执行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最高申请附加30万元额度政策,这意味着夫妻双方买房,最高可贷公积金额度将从现在的110万元降至原来的80万元。

  破题 有重大疾病可提取公积金救急

  事实上,已有一些城市出台办法,允许患有重大疾病的职工或其直系亲属提取公积金救急。不久前,青海省出台《关于住房公积金使用管理若干问题的意见》,按照这个意见,职工因患特种病、慢性病等重大疾病造成家庭生活严重困难的,凭职工医疗保险主管部门出具的医疗证明,可以提取本人住房公积金账户内的存储余额。

  青海省并非第一个实施此办法的城市。几年前,四川省宜宾市、湖南省湘潭市也开展了职工患重大疾病提取住房公积金的业务。据初步调查,现在海南、广西、青海、苏州、兰州等地都是允许大病享受公积金的。

  记者在各地采访后发现,因重大疾病提取公积金的额度基本为住院费用的个人承担部分,即医疗费用实际发生额减去医保报销部分后的差额。成都市还规定个人所负担医疗费用不包括大病医疗互助补充保险支付金额。另外,天津要求,如果职工负有个人住房公积金(组合)贷款债务,在贷款结清前,职工及配偶不能办理该提取业务。宜宾市也要求,因重大疾病提取住房公积金者,需要无宜宾市住房公积金贷款。

  在疾病的种类上,天津包含了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各种癌性病变、主动脉手术等23种疾病类型。宜宾最初对疾病种类的设置与社保一样,后来增设了一条“一次性医疗费用超过2.5万元以上的”。

  呼吁 允许与住房相关支出均可使用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汪丽娜认为,越是买不起房的中低收入家庭,越难以提取住房公积金,公积金只能长期闲置在账户里,等老了退休后提取,公积金几乎变成养老金,有“劫贫济富”的嫌疑。

  公积金的设计初衷是改善中低收入者住房条件,具有互助资金的性质,但在现实中,往往只有买房才能提取,对于那些无力购房者而言,公积金只能停留在账面。公积金躺在账户里,年利率只有0.35%,远低于银行定期存款利率。利率畸低,意味着公积金“躺着缩水”,当它变成养老金时,人们提出来的钱相比存进去的钱已大幅贬值,无数人的利益因此受到损害。

  住房公积金是一种社会福利,本就具有社会保障的性质,应将之与整个社会保障体系结合起来。在这方面,其他国家的做法可资借鉴,比如新加坡的中央公积金制度,就是集多种社会保障于一体的福利制度,住房公积金与其他社会保障之间具有共通性,民众不管是购房还是治病,不管养老还是子女教育,都可以支取和使用自己账户里的公积金。

  汪丽娜认为,公积金制度亟待改革,公积金的使用范围应该扩大,允许与住房相关的支出都可使用。此外,公积金的存款利率也应该进行调整,适当提高公积金的使用率。

  反思

  “公积金熬成养老金”改革需要顶层设计

  尽管相关制度规定,公积金可以用于租房、大修、翻建等,但手续繁杂、条件苛刻。很多人为了提取公积金使出浑身解数,甚至还催生出公积金代取的地下产业,并要收取不菲的代办费和手续费。

  住房公积金制度问题多多,化解起来也不是想象的那样简单,因为相关制度设计本身存在一定合理性,贸然改变有可能顾此失彼。比如公积金存款利率低,实际上与公积金贷款的低利率是一种对应。众所周知,买房时,公积金贷款与商业贷款,利息相差不少,公积金贷款和存款双双实行低利率,正体现了互助性。如果公积金存款利率提高,那么贷款利率自然也要提高,公积金制度就失去了意义。

  我国《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明确规定:“住房公积金应当用于职工购买、建造、翻建、大修自住住房,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作他用。”有人提出,如果日常消费、买车甚至买奢侈品都可以用公积金,那么同样也使公积金制度失去意义。而且,如果取消公积金提取门槛,也等于承认了那些非法中介开展的公积金套现业务的正当性。化解公积金制度中的一些问题,恐怕不能仅靠修改《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更多的还是“功夫在诗外”,需要顶层设计,深化改革。

  面临着住房困难的部分群众往往也会面临生活各方面的困难,这显然不能只靠公积金的那点钱来接济,而且这部分群众本身也没有多少公积金,关键还是政府要把社会保障这张网编织得更密,让社会政策真正“托住底”。这些问题显然不是仅靠修补住房公积金管理制度所能解决的,它是种种社会问题的缩影,我们更期待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全面推进改革所给出的答案。


undefined
购车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