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购房贷款 看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破冰
看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破冰

  看着80亩养殖基地,天门市皂市镇湖田村的张东平内心充满喜悦。

  作为我省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的首批受益者,张东平也许并不知道,他以土地经营权作抵押获得的10万元贷款,不仅突破了现行法律规定的耕地承包权不能作为抵押的底线,也惊醒了农村土地这个庞大的“沉睡资本”。

  土地流转不断加速,渴望更多资本进入农村

  天门,国家商品粮、优质棉、优质油生产基地,武汉城市经济圈内重要的农产品生产加工基地。

  伴随城市化进程的脚步,天门土地流转也在不断加速。市经管局局长王先文介绍,天门有耕地148万亩,目前已实现经营权流转的有37万亩,占耕地面积25%。

  规模化经营随之而来,农村出现了不少“大户”。在天门,种养殖面积上百亩的人已不是少数,在拖市镇甚至出现了短期租赁经营上千亩土地的经营大户。

  这是一个相互促进的过程,土地流转既是城市化发展的需求所致,反过来又刺激了城市化的加速推进。

  市委书记别必雄认为,从农业大县走向城市化,首先必须跨过土地流转这道坎。

  障碍来自农村资金要素紧缺。数据显示,到去年底,天门贷款余额46.5亿元,投向农村的只有7.5亿元,仅占16.3%。

  张东平原有土地38亩,近年通过多种途径又获得了40多亩土地经营权,甲鱼养殖面积达到80亩,到了生产季节,购买甲鱼苗需要30万元,购买饲料又得60万元。

  很显然,对张东平来说,农村原有的最高限额5万元的小额信贷,无疑杯水车薪。而要获得金融机构更多的贷款支持,他就需要有足够的抵押资产。

  张东平最值钱的资产也就是那80亩土地的经营权。但现行法律明确规定耕地承包权不能用来抵押。

  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破冰,期待激活农村“沉睡资本”

  张东平面临的困境,并非他个人所独有。《物权法》规定,耕地等集体所有的土地所有权不许抵押。长期以来,在广大农村,无论是耕地,还是宅基地及其上的房屋,这些农民最大的资本,均不能作为贷款抵押。

  百万亿农村资本,就这样在法律红线划定的圈子里“沉睡”。

  年初,央行和银监会发出通知:“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开办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政策的出台,为土地资源变身资本撕开了一条缝隙。

  在天门,经过半年酝酿和反复斟酌,《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行办法》呱呱落地。

  人们对这个新生事物充满了期待,希望通过金融创新激活农村“沉睡资本”,助推土地流转。

  争议与疑虑中,试行能走多远

  争议与疑虑,与改革如影相随。

  试点一开始就遇到很多“麻烦”。

  其一,经营权抵押,首先必须到县级以上部门登记,但是目前没有一个部门愿意在权限范围内接受这项业务。如今,张东平申请的10万元贷款,也仅仅只是在镇经管站进行了登记,经营权证还在他的手里。

  其二,没有一个权威机构对土地经营权作出评估。

  困难还远不止这些。如,农业保险业务尚未全面开展,自然灾害和市场因素将给银行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办理贷款的手续复杂,银行为了最大限度降低风险,设立了复杂的手续,农民要以耕地抵押贷款困难很多;土地流转市场尚未形成,银行处置抵押土地困难等等。

  省社科院农村经济研究所所长邹进泰认为,这种以农村土地经营权作为抵押贷款的方式,目前还存在较大的社会风险和法律障碍。“土地产权为集体所有,本身没有私有化,是农民最后一道生存的保障,一旦发生贷款风险,金融机构对抵押的土地经营权进行处置,农民将会失去土地和未来社会保障。此外,在抵押实践中过低的土地评估价值,对农民而言也是新的不公平。”

  专家认为,当务之急是在农民和农村企业抵押贷款的准入制度和经营监管上做文章,预防和减少农地经营权抵押贷款的社会风险,唯有如此,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才能真正起到推动经济发展的作用。


undefined
购房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