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贷款防骗 交行亿元车贷诈骗:银行成行长夫妻提款机
交行亿元车贷诈骗:银行成行长夫妻提款机

  几年时间内,一家在吉林省吉林市当地都名不见经传的汽车经销商“信东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东公司”),通过“能为外地购车人代办本地交通银行[0.00% 资金 研报]汽车贷款”的噱头,将生意做的红红火火;然而当底牌揭开时,信东公司“神通广大”的秘密简单的令人瞠目结舌,而信东公司实际操控人与交通银行吉林分行(以下简称“交行吉林分行”)涉事支行行长的夫妻关系,又令这一骗局蒙上了“内外勾结”的疑云。

  中国网财经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神通广大”、能为外地购车人办理本地汽车贷款的信东公司,甚至连最基本的汽车贷款经营许可证都没有。而就是这样一家无资质的汽车经销商,在从2006年至2010年的短短四、五年时间里,却能够通过虚构本地居民购车材料的方式,从交通银行吉林分行骗出贷款近亿元。信东公司转手将这近亿元钱款以“汽车贷款”的名义,发放给辽宁、江西、内蒙及吉林省其它地市的300余名购车人,并每月向这300余人收取“月供”,累计收款数千万元——这笔钱除少部分用于交通银行贷款还款外,大部分被信东公司截留。

  事件举报人、原吉林省公主岭市政法委副书记常贵在发给中国网财经中心的举报信中指出:骗贷事件是交行吉林分行部分高层管理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与信东公司内外合谋“共同操盘”完成。交行吉林分行则坚决否认“合谋”说,部分交行工作人员私下向涉事的外地购车者表示“银行也是被骗了”。

  中国网财经记者在几赴辽宁省、吉林省等地实地调查后发现,交行吉林分行在上述多笔贷款的审核、放贷过程中“乌龙不断”,疑点重重;而交行吉林分行是否存在与企业恶意串通的行为,也成了这一案件争论的焦点。

  移花接木的大富翁游戏

  在这一事件多位当事人的描述中,信东公司实际操控人刘凯平可称是个高明的资金“掮客”,据举报人提供的多次庭审记录,记者大致勾勒出了刘凯平的操作手法。

  从2006年开始,没有汽车贷款经营许可证的信东公司开始涉足汽车贷款业务,这次“转型”由刘凯平一手完成:刘凯平以为吉林市以外户籍的客户购买大客车提供贷款为饵,与多名外地户籍购车人签订分期还款的购车合同;随后,她再找来部分吉林市本地户籍居民充当虚构的购车贷款人,通过抵押车辆的方式,与银行签订贷款合同。刘凯平在完成这一移花接木的资金游戏的同时,还不忘将购车发票进行涂改伪造,抬高购车价款,以从交行吉林分行获得更多贷款。

  在这一过程中,所有往来的资金由刘凯平一手掌握:一方面,刘凯平要求外地户籍的实际购车人将“月供”打入自己的个人账户;另一方面,刘凯平将充当“贷款工具”的本地户籍贷款人的交行账户牢牢掌握在手中。在“两边收钱”后,刘凯平再挪用手中的资金偿付银行部分贷款,其余部分则由自己截留。

  据统计,从2006年至2010年,信东公司共从交行吉林分行骗贷322笔、总额近亿元;累计诈骗实际购车人数千万元,受害的实际购车人多达300余人,遍布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天津、江西、内蒙古各省市区。

  前述举报人、原吉林省公主岭市政法委副书记常贵的女儿常天畅是其中一名受害人。

  2006年12月,常天畅经他人介绍向信东公司分期付款购车。次年2月常天畅从刘凯平指定的汽车生产厂提回了两辆金旅客车用以经营长途客运业务,该型汽车税后41万元,两辆共82万元。从2006年12月到2008年5月期间,常天畅分期向刘凯平付购车款20笔,总计81.04万元。购车款即将付清之际,常天畅向刘凯平提出了对账要求。

  出乎常天畅的意料是,在刘凯平提供的交行吉林分行汽车贷款《还款付息计划表》上的还款人显示的竟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名为谭宝林、杨良刚的两个陌生人,贷款金额则是共计89.4万元。当常天畅质问原因时,刘凯平反称81.04万元并非常天畅支付的购车款,而是谭宝林、杨良刚偿还的交行吉林分行贷款。

  据四平市经侦大队侦查的数据的数据显示,截止2008年6月,常天畅实际购买的两辆车仅向交行吉林分行偿还了59.6万元贷款;而在此期间,刘凯平从常天畅处收到还款81.04万元、从交行吉林分行处收到贷款89.4万元;仅在这一起案例中,刘凯平就从中“截留”110.84万元。

  交行吉林分行:脆弱的防线

  该案多位受害人认为,如果没有交行吉林分行的一路绿灯,信东公司及刘凯平的骗贷行径将无法成功,数年来三百多笔的贷款发放过程实在有太多的瑕疵与纰漏,绝非寻常的工作疏忽可以解释,而这也是常贵坚持举报交行违规的原因。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银行个贷部工作人员介绍,在一般情况下,银行发放贷款需要由贷款申请人先提出贷款申请,接着银行个贷部对贷款申请人的各项资料进行核实,以考察是否有贷款资格。如银行认为贷款申请人具备贷款资格,向内部审贷会提交申请,审贷会批准后再释放贷款。

  然而,在这起骗贷案中,现已查明的在交行吉林分行存档抵押的42位购车贷款人均为虚假主体,他们虽然有吉林市户籍,但没有购买过任何客车。此外,他们大多无固定职业,不具备偿还贷款本息的能力。更关键的是,这些“贷款人”从未填写过贷款申请表。

  常贵告诉记者,在得知女儿常天畅的车辆陷入纠纷后,他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杨良刚”、“谭宝林”这两个出现在前述《还款付息计划表》上的贷款人,其中杨良刚是一位无业人员,收入微薄;而谭宝林因刑事案件正在监狱服刑,此前是一名环保工人。

  在吉林调查时,中国网财经记者见到了出狱不久的谭宝林,这位瘦瘦黑黑、40多岁的男人告诉记者:“当时有个朋友推荐说让我填个表,说信东公司在招客车乘务员。我在几份空白合同上签了字,还交了身份证复印件,接着朋友就让我回去等通知。后来没多久我犯事坐牢了,没想到一出来又收到法庭的传票。”

  直到收到法院的传票,谭宝林才发现自己当年签字的合同是《个人汽车消费贷款合同》、《交通银行贷款抵押合同》——刚刚从监狱出来、重获自由,身上突然又背上了几十万的逾期贷款。

  据谭宝林的表述,交行在贷款审核、发放过程中的诸多漏洞暴露无遗:无固定职业人员如何通过银行的贷款审核?银行内部的空白贷款合同是怎么到汽车经销商手中?仅凭申请人的身份证复印件是否就能在银行开户、获得太平洋[-0.59% 资金 研报]卡(用于还款)?开户后,存折、太平洋卡为何不交由贷款人,而是给了经销商?在贷款多次逾期未还后,交行是否曾向虚假贷款人发出过催贷通知?

  除此之外,在信东公司涂改、伪造发票套取超额贷款的过程中,交行吉林分行也难逃干系。

  以常天畅一案为例,按照交行总行“新车贷款不得超过新车价款50%”的规定,常天畅的每辆车最多仅能贷出17.5万元,但信东公司实际贷出了44.7万元,是规定最高额的255%。

  而这种情况在上述300多笔贷款中相当普遍:沈阳捷建旅游汽车公司经营多年的5台北方奔驰及1台苏州金龙,在以复制粘贴的简单涂改手法伪造发票后,从交行吉林分行贷出了230万元,而市场上这6台车的新车总价仅为200万元左右。


undefined
贷款防骗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