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个人消费贷款 义乌“地下银行”真正房贷主是谁
义乌“地下银行”真正房贷主是谁

  一方面是银行本身存贷的强烈需求,另一方面是民间资金充沛无处释放,在两者的交集之中,多名银行从业者将地上和地下的资金操控于一掌,导致银行贷款风险陡增,甚至民企破产。最近金华义乌的企业主爆料,他们的企业被高利贷拖垮,而当地个别银行高层参与非法借贷。

  2009年末对于吴跃庆来说是苦涩的,他的公司——耀庆纸业还没有宣布破产,但在吴跃庆看来已经名存实亡。到目前为止,吴跃庆已欠下1400万的建行贷款和2000余万的高利贷。令人惊讶的是,这位深陷高利贷泥潭的老板,在他的企业“咽气”之时,却将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名行长拉下了“水”。

  12月28日,经建行义乌分行办公室主任赵贤飞证实,他们已经接到吴跃庆的举报,成立了调查组,正在调查当中情况,情况基本属实,这件事还挺吓人的。中国建设银行义乌分行县前街支行行长季孝章已被暂时停职接受调查。

  “如果说不牵扯到他(季孝章)里面的高利息的话,我的工厂做得好好的。”吴跃庆言辞中带着一丝悔恨。

  厄运的开始

  2007年4月份,吴跃庆通过义乌大陈镇的朱姓朋友介绍认识了建行义乌市县前街支行行长季孝章。

  2007年6月份,吴跃庆旗下开了四年的耀庆纸业工厂出现了资金紧缺的状况,想贷款两三百万。此前,吴跃庆在其他银行有过贷款。后来有人介绍说,去季孝章可以更方便,贷款金额更高。

  “他说,两三百万就不要贷,他说要么就去弄套房子来,给你工厂包装一下。”季孝章所谓的“包装”,就是让吴跃庆的企业买下房产去进行抵押贷款。

  由于吴跃庆没有多余的钱买房产,当时建设银行县前街支行行长季孝章找来一名高利贷者杨某,介绍吴跃庆以月息6分的高息向其借款800万元,购入位于义乌国际商贸城附近的店面房,然后把店面房做抵押向季所在银行申请贷款。两个月后,吴跃庆从建行获得了一笔2000万元的承兑授信,此后,吴跃庆通过贴现获得了1000万元的资金,其余1000万为保证金,由于归还高利贷借款,吴跃庆真正拿到的钱所剩无几。

  吴跃庆也曾纠结,“我说,我的工厂怎么办,(购房)增加了负担,还不如不要买,他后来说,再过几个月可以增你一笔钱,他说没关系的,可以增上来的”。

  “利滚利”致无法回头

  由此开始,事情渐渐不在吴跃庆的掌控之中。第一笔银行授信到期之后,季孝章又出面借来1000万元还这笔贷款,月息同样是6﹪。此后吴跃庆再次得到建行的贷款,但这笔贷款仅仅是是在吴跃庆的账户里稍作停留,又被季孝章授意转走。

  “每次都是这样,我这边要用钱了,他老早给你提好,但全是高利息,都是6分、8分、9分,最高的一笔有1毛2”。吴跃庆回忆说,每次借款都是季孝章拿着本票过来,过两天连本带利拿走。借条都由吴跃庆手写,上面没有注明实际利息。“我就跟在他(季孝章)后面,其实就是写收条”。

  这样的操作从2007年6月一直持续到2008年12月,吴跃庆通过建设银行县前街支行行长季孝章先后从十几个人那里借过资金,再与银行贷款之间互相拆借。陈老板是十几个借贷者中最后的几个参与者。

  “你和老吴之间怎么认识的?”

  “他(季孝章)介绍的。”

  “季行长介绍你们做什么业务?”

  “借钱”

  “老季的介绍贷出去多少钱?”

  “720万。”

  陈老板就这样借给季孝章一共720万,结果“不但没有拿到约定的高额利息,连本金也不见了。”

  据悉,截止目前,吴跃庆已欠下1400万建行贷款和2000余万的高利贷。吴跃庆用于银行抵押的房子,其中部分已被法院拍卖。

  “我感觉,在季孝章周围,有一群这样的高利贷主,等着季孝章介绍类似吴跃庆这样的企业上门,最后把企业拖垮。”吴跃庆这样告诉记者。

  地上地下资金迷局

  这样的高利贷在义乌盛行多年。在这个民间财富之都,企业主之间互相拆借资金并偿付一些利息十分常见。“亿万富姐”吴英的资金也大都来自于义乌,近年来爆出的多起非法集资案都与此特性有关。但与常见的高利贷借贷不同的是,吴跃庆的部分贷款来自于正规金融机构。其间,为了能向银行进行贷款,还曾发生过一连串不同寻常的操作。

  吴跃庆告诉记者,他交给银行的发票里面只有两张是真的,其他都是拿其他公司的发票复印的,发票的编号一查就能查出来是假的。

  但这样的操作依然通行无阻。2008年初,吴跃庆公司在建行里开银行承兑汇票的保证金帐户有两次被法院查封,即使这样,担任建设银行县前街支行行长的季孝章还是在后来的时间里为吴跃庆分四次共进行承兑授信1200万元。

  利滚利象一个可怕的无底深渊,高额利息使得吴跃庆已经无法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营,他打算破产。但这样一个破产要求却被季孝章制止。“季孝章说你没钱,反正我给你要嘛。”

  更让吴跃庆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直到他2009年11月上门向建行说明情况,提及尚有逾期半年的贷款一事,银行的相关人员才拿出一大堆催款通知书让吴跃庆补签。

  记者了解到,像季孝章所在支行进行一般的贷款,流程需要经过贷前调查等层层审核,贷后管理也应由上级单位建行义乌分行负责,如果出现逾期半年不予书面催缴的情况属实,则显然“不合常理”。

  吴跃庆说,类似于他这样的受害者,人数在义乌绝不会少。

  “官方回答”

  记者电话采访了这起事件的关键人物,季孝章。

  “那些高利贷者和担保人都不是你找来的?”

  “那都是他自己找的。”

  季孝章认为,整件事情前因后果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唯一的关联是,以前他的办公室很热闹,人多,大家都很熟。

  对于吴跃庆所说的,他通过季行长所认识的借钱给他的十多个人里面,季行长只承认自己认识陈永敢和江永明两个人。

  最后,这位“呼风唤雨”的行长季孝章,以不在义乌、身体不好等理由拒绝与记者进行正面交流。

  行长如此大的“动静”,而建行高层态度显得比较“理性”。

  “我们也问了他(季孝章),他全部否认了。企业又不相信我们,不肯提供书面证据,我们也不好下结论。”建设银行义乌分行办公室负责人对记者说。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自2009年12月中旬开始,建设银行义乌分行就成立了以监察部为主、信贷部门参与的调查小组调查此事,并派分行的部门中层前往支行协助工作。

  而对于季孝章本人,则采取了暂时调到建设银行义乌分行,并要求他将产生的逾期贷款自行追回。

  “这些举报内容如果属实,那也是他(季孝章)本人的问题,和银行无关,我们有一整套严格的工作流程。”上述建行义乌分行的办公室负责人强调。

  义乌当地银监部门的负责人徐佶介绍说,该机构早在2008年5月就下发文件,强调“银行工作人员不得为高利贷‘牵线搭桥’,若有发现则责成银行自行查处”。

  “此前银行业内也发现过类似的案例,但金额远没有这么大。”徐佶说,她依然对此事是否属实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存疑。

  据义乌当地一名国有银行的从业人员认为,在此前发现过的类似案件中,银行职员卷入地下金融,可能存在个人的利益动机,比如本人参与了放高利贷的行为并从中获利。同时也不排除由于银行本身存贷款的考核指标压力。

  所有证据,似乎指向了不止一名银行工作人员成为企业主、高利贷和银行三者之间资金拆借的纽带,利用银行从业身份,频繁地将地上和地下的资金操控于一掌。工厂主吴跃庆从商20年之后,不得不再从头开始,重新成为他人的打工者。目前,被举报者季孝章已被暂时停职并调离原有岗位。在这个看似个体事件的背后,义乌当地的民间资金丰沛再次得到了印证。09年9月,建行义乌支行一举升格为分行,工商银行和农业银行的义乌支行也属于级别“高配”,前者的升格申请也已获批。然而一个个彤红的存贷指标背后,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undefined
个人消费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