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购房贷款 房贷技巧 茅于轼谈楼市:民间资本无处可去 只能流向房地产
茅于轼谈楼市:民间资本无处可去 只能流向房地产

  “国家允许的投资渠道太窄,民间资本无处可去之下只能买房,于是房子被炒成了奢侈品。要去楼市泡沫,首先要让百姓的钱有买房以外的其他去处。”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专访时,如此分析中国房价居高不下的原因。

  尽管这样,他仍对中国楼市的未来充满信心。“中国房地产业的前景还是光明的,因为城镇化还没完成。下一步,无论是政府还是开发商,都应更加关注迁徙进城的农民们,他们是楼市的后继支持力量。”

  中国房地产报:2014年上半年已经过去,房地产市场的表现较去年乏力许多。而房地产恰是整个中国经济的“晴雨表”。你觉得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经济的总体状况会如何?

  茅于轼:我觉得中国经济还是有可为的,但前提是要调结构,现在的结构是不合理的,而结构不合理的根源是价格不合理。

  价格不合理的表现是“两高两低”——“两高”是土地价格和资本价格高,这两项高房价没法不高;“两低”是环境价格和资源价格低,破坏环境和滥用资源需要承担的成本和付出的代价太低廉,让人肆无忌惮。这样继续畸形地发展下去,中国经济迟早会有危险。但如果矫正了这“两高两低”,10~20年内,中国还是会有比较显著的经济增长机会。

  中国房地产报:对于房地产行业而言,它应如何平稳健康地继续发展?

  茅于轼:我个人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前景还是光明的。在三四线城市人口置业需求饱和、一二线城市刚需人群受经济能力限制无法释放的现在,开发企业应该关注想进城的农民们。在开发设计和价格制定上考虑他们的需求,贴近他们的实际,让他们真正能买得起、住得长这很重要。

  中国房地产报:我知道你是楼市泡沫论的支持者。在你看来,有哪些因素在不断吹大泡泡?

  茅于轼:中国楼市的泡沫之所以越吹越大,我认为主要应归咎于国民经济不自由。直白地说就是人民的投资渠道太窄、赚钱机会太少。电力、石油等资源产业由国企垄断,银行等金融机构又不允许民间资本参与,那百姓手里的钱怎么用?只能买房!所以我认为,要戳破泡沫,不让它继续无休止地膨胀,就应该适当拓宽一些投资渠道,放低一些民间资本的准入条件。不能让房地产市场成为热钱的唯一流入口。

  中国房地产报:对于中国住宅空置率太高问题,你曾说要救市只能寄希望于农民工进城。但也有业内人士持相反意见,他们认为未必有那么多农民工愿意进城,因为一是负担不了城里的房价,二是骤然提高的生活成本会让他们无以为继。对此,你怎么看?

  茅于轼:我不认为那些观点和我的是相反的,因为我也承认他们提出的问题——城市的房租和房价的确太高,连城镇人口去负担都很吃力,更不用说是农民工了。但这也正是我要说的因为房子租售价贵,才让它们租不出去也卖不出去。房子空置着就是死物,这是极大的浪费。但很多空置房的业主不以为意,因为他们根本不在乎那一点租金,甚至把售价抬得很高,觉得自己的房子要越炒才越升值。于是就造成了“房租/售价高—不好出手—空置—不愿降价—继续空置”的恶性循环。所以我建议国家应学习发达国家的成熟经济体系,引入空置税。这不仅能有效地抑制房租房价,而且对炒房者也具有一定威慑作用。

  中国房地产报:现在多地在酝酿着或者已经行动起来取消限购政策,你觉得目前是否真的到了限购解禁的时候?

  茅于轼:我认为限购从一开始就完全没必要!什么时候需要限购?只有市场失灵的时候,才要用限购调节。现在的市场我认为比较平稳,限购在这种时候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地方纷纷明里暗里取消限购,就是限购已经不符合现在各地的市场实情了,一味地“一刀切”硬性限购,就是用扭曲去调整扭曲,得到的结果只能更扭曲。

undefined
房贷技巧 更多

快速申请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