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网贷管理办法出台一周年盘点——监管趋严并非“狼来了”,而是合规平台的发展机遇
网贷管理办法出台一周年盘点——监管趋严并非“狼来了”,而是合规平台的发展机遇

《办法》的发布并不是“狼来了”,而是为行业可持续发展注入的强心剂,让那些真正坚守“初心”的平台获得了最大的发展机遇。

作者:由曦、戴显天,央观智库研究员

正文

去年的今天,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会同工信部、公安部、网信办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这是继15年7月央行等十部委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之后,当局在互金领域扔的一颗重磅炸弹,也是迄今为止,P2P网贷领域最为重要的监管法规之一。

自从去年8月《办法》发布以来,整个行业发生了巨变,“有人欢喜,有人愁”,有的平台因为不符合规定艰难转型,有的平台因为难以承受合规带来的压力退出市场,有的平台因为心存侥幸而误入歧途,有的平台却因为一直以来的“坚守初心”而因祸得福。

在网贷行业发展的前期,因为中国信用体系不完善而诞生的各种担保模式,为了拓展资产来源而被“拉入坑”的各种金融资产,为了快速冲量而开启的“大单”模式,为了获取高额利差而“模仿”的“资金池”模式,为了规避监管而创设的拆标销售,等等,虽然为整个行业的快速发展做了巨大的“贡献”,但是却让整个行业偏离了“初心”,让一直坚守“初心”的平台陷入困境、彷徨与迷茫,更为行业的发展积累了巨大的金融风险。所幸,监管当局及时推出了各种监管文件,规范行业发展,去年8月推出的《办法》便是其中的主角,与一些市场声音不同的是,《办法》的发布并不是“狼来了”,而是为行业可持续发展注入的强心剂,让那些真正坚守“初心”的平台获得了最大的发展机遇。

一、《办法》的主要内容回顾

《办法》全文总共八章47条内容,阐明了其所依据的法律法规与文件,定义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的定义,规定了备案管理、业务规则、风险管理、出借人与借款人保护、信息披露、监督管理、法律责任等内容,其中有几下几点是比较重要的:

一是继续明确了网贷机构信息中介的定位。《办法》定义P2P网贷机构为依法设立,专门从事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活动的金融信息中介公司,以互联网为主要渠道,为借贷双方提供信息搜集、信息公布、资信评估、信息交互、借贷撮合等服务。

二是需要向有关部门进行备案登记。一个是需要向工商登记注册地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备案登记,另一个是按照通信主管部门的相关规定申请相应的电信业务经营许可,两者缺一不可。

三是注重信息审核与信息披露。《办法》规定平台需要对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资格条件、信息的真实性、融资项目的真实性、合法性进行必要审核,与借贷相关的必要信息、平台经营信息与合规信息在网站上发布,并且还要定时向有关监管按要求报送相关信息。

四是划定平台的业务禁区。平台不得自融,不得归集出借人的资金(资金池),不得向出借人提供担保或者承诺保本保息(平台担保),禁止开展线下业务,禁止项目拆标(大拆小、长拆短),禁止发行或代销金融产品(发售理财产品、代销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基金、保险或信托产品等金融产品),禁止金融资产销售或转让(开展类资产证券化业务或实现以打包资产、证券化资产、信托资产、基金份额等形式的债权转让行为),禁止以投资为目的的融资(禁止向借款用途为投资股票、场外配资、期货合约、结构化产品及其他衍生品等高风险的融资提供信息中介服务),禁止股权众筹等。

五是坚持小额分散。《办法》规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自然人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

六是资金隔离与资金银行存管。《办法》规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实行自身资金与出借人和借款人资金的隔离管理,并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资金存管机构。

二、办法发布后,有人欢喜有人愁

《办法》发布后,鉴于当时国内纷繁众多的P2P模式(具体可参考央行观察之前大发布的一篇文章《一文带你读懂中国的P2P模式》),混乱的行业环境,当时国内外众多媒体、专家、行业人士纷纷担忧P2P行业发展前景,甚至有人直呼网贷行业绝大多数平台“药丸”,但其实并没有那么悲观,事实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很多一开始就坚守网贷行业“初心”的平台却获得了难得的发展机遇。

那么哪些模式的平台受到了冲击,哪些又合规发展了呢?笔者做了一个归纳总结:

首先,采取大单模式的平台首当其冲。P2P自国外诞生之初即是以小额分散的方式出现的,但是在国内却出现了单笔贷款动辄贷款几千万甚至上亿的大单模式。这些平台往往以大型企业固定资产贷款、生产贷款、房产抵押贷贷款、大型工程贷款、以及购买金额较大的豪车贷款等等为主。究其原因,大单模式的最大好处,即是可以成本较低地快速获取资产,是一种有效做大平台交易金额的手段。与此同时,小额贷款资产获取成本高,费时费力,除非利率很高,否则往往很难盈利,因此有很多平台都开启了大单进行冲量。

最典型的大单模式平台即是P2P行业龙头红岭创投,自2014年3月红岭创投发布了其第一个亿元融资大标进军大额融资业务以来,其交易量实现了爆发式增长,截至2017年7月,红岭创投的累计成交额已经达到2700亿元。这家企业在过去的一两年中月成交额时常高居行业前两名,一度超越陆金所(陆金服)高居行业第一,可见大单模式的威力。但监管的推进,使得这一模式提前终结了。

事实上,即使监管层不禁止大单模式,这种模式也难以为继。大单模式存在的问题是显而易见,即风险很难进行分散,如果平台进行担保,那么平台有可能会被一笔大的贷款违约拖垮,如果平台不进行担保,则大量的投资者聚集起来闹事,也是非常吃不消的。因此,大单模式虽然量大、快速,但对于规模不大的平台而言也有致命问题。

同样以红岭创投为例,与高成交金额相伴随的是,各种大金额的贷款违约事件也经常见诸媒体。例如,2014年8月,红岭创投就被爆出了广州纸业4家公司1亿元坏账的消息;2015年2月,红岭创投再次曝出森海园林7000万元坏账;2017年3月东北知名乳企辉山乳业资金流断裂,红岭创投被爆5000万元债权到期无法归还,等等。今年7月27日,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更是直接在论坛留言宣称,红岭创投将于2020年底之前将现有产品清盘退出,不再做网贷业务,过渡期约3年。由此,事后我们也可以看到,这种模式本身就存在问题,监管当局当初禁止也是非常有先见之明的。

其次,线下网点面临调整。许多P2P平台为了快速获取线下资产或者获得投资客户,纷纷开设线下网点,从轻资产模式走向重资产模式,例如宜信、微贷网、人人聚财、金银猫等。其中《办法》强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在互联网、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电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场所只能进行信用信息采集、核实、贷后跟踪、抵质押管理等风险管理必要经营环节,《办法》明确要求:不得自行或委托、授权第三方在互联网、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电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场所进行宣传或推介融资项目,即通过线下为资产寻求资金的方式被禁止。

第三,以金融资产转让、销售或发行金融产品为主的平台也要面临转型。在国内的P2P模式中,有不少平台是以转让或者销售金融资产为主要业务,或者一些P2P网贷平台为了拓展业务,增加了代销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基金、保险或信托产品等金融产品的服务,俨然是一家产品丰富的线上金融产品超市。其典型的平台前者如有利网(小额贷款公司资产)、金银猫(银行承兑汇票、商业承兑汇票)、开鑫贷(小贷公司、银行、金融资产交易所、担保公司)、华融道(融资租赁收益权)等,后者主要是早期的陆金所、玖富、聚宝匯等等。

最后是银行存管成为行业标配,大部分平台都需要逐步推进。在P2P网贷行业发展的早期,许多平台并没有将自有资金与客户资金进行分离,单独开户存管,或者即使存管了,也是和第三方支付进行,或者即使开户了,也不是一人一户。本次《办法》的出台,意味着这几种情况皆不被允许,只有银行存管,并且每人单独开户才是合规的。

通过以上总结,我们可以得知,《办法》的发布意味着行业内大多数平台将要进行合规调整,但是对于不同的平台而言,调整的难度并不相同。对于有的平台而言,由于业务原先就很符合监管方向,因此调整起来十分容易,有的平台则几乎等同于面临灭顶之灾,此时调整的难度就非常之大。例如上线银行存管、隔断线上线下关系、综合性平台调整平台销售种类、放弃担保等等是比较容易的,对于那些业务比较集中于大额资产、专注于金融资产转让或销售的平台而言,调整则意味着从头再来,其困难可想而知。

三、大家各显身手,最后殊途同归

《办法》发布后,开始了一年漫长的整改期。期间,各种平台纷纷各显身手,采取了花样繁多的调整方式,有的顺利的完成了合规之路,有的心存侥幸,却误入歧途,还有的因为难以承受合规成本与转型成本,干脆停业退出,但也有一些平台原地踏步,没有做出丝毫改变。有意思的是,那些老老实实整改的平台现在安然无恙,甚至高速发展,那些心存侥幸,企图采取金融创新来规避监管的平台,却误入歧途,最后被打回原形。最典型的便是P2P网贷与金交所的合作,从大规模兴起到被叫停,不到一年。此外,采用信用保证保险的平台,却因为保监会出台《信用保证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要求保险公司整改,而变得扑朔迷离,P2P平台采用此种模式的也将被迫要求整改。

回顾这一年来,网贷行业的采取过的调整方式非常之多,但笔者发现虽然方式众多,最后却殊途同归。笔者认为有以下几种路径:第一,最糟糕的自然是停业退出;第二是分拆与集团化,将P2P业务单独分拆,母公司升级为金融控股集团;第三是与金交所合作,但是后来又被禁止,做无用功;第四是,采用购买信用保证保险,却被保监会出台政策整改;第五是,采用第三方支付与银行联合存管,却被叫停,瞎搞一场;第六是,老老实实按照要求整改或者业务转型,一点事也没有。

先来讲,停业退出。据网贷之家统计,自2015年12月28日《办法》的《征求意见稿》下发以来,主动停业的平台达到了高峰,《办法》下发当月,主动停业的平台达到最高峰,该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更是超过了200家。具体来看,除了上个月闹得沸沸扬扬的红岭创投3年内退出P2P网贷业务之外,之前为了赶上P2P网贷风口的众多上市公司也开始甩卖旗下的P2P资产或者股权。例如上市公司高鸿股份、天源迪科、佳士科技、瓷爵士都纷纷挂出了P2P资产或者平台的出售信息,之前高调更名为匹凸匹的上市公司,在16年8月份直接宣布,将持有的控股子公司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深圳)有限公司100%股权进行转让,转让价格为人民币1亿元。

然后是分拆与集团化。有许多平台同时开展了很多业务,在《办法》正式出台之后,为了能开展P2P业务之时,还能经营其他业务,不至于半途而废,很多公司都进行了分拆,组建金融控股集团。典型的代表即是陆金所拆分陆金服,积木盒子成立品钛集团,开鑫贷升级为开鑫金服,宜人贷与宜信惠民的业务划分等等。

第三是与金交所合作,徒劳无功。在P2P网贷与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历史中,互金平台与金交所的合作早就存在了。许多平台为了快速拓展资产端,早早的就打起了地方金交所的主意,而地方金交所为了拓展投资者与外地客户群,也在寻找潜在合作伙伴,因此两者一拍即合。《办法》开始征求之时到正式下发,有许多平台为了规避大额资产的限制,纷纷将大额业务搬到金交所,通过设立SPV进行拆分后,再拿到平台上出售,从而实现每个单独拆分的资产包不超过200人。甚至也有部分大型平台直接入股或者转型为金交所,从而获得交易大额标的的资格。据金融监管研究院研究员许继璋、颜颖介绍,在今年7月15日清整办规定的检查大限到来之前,有超过40家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和金交中心都有和互联网平台进行合作。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2016年底招财宝10亿元侨兴债事件的爆发,引起社会一阵哗然,互金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模式变得引人注目。后续,很多人研究发现,不仅招财宝,京东金融、苏宁金融、陆金所、开鑫贷、顺手付(现更名顺丰金融)、乐视金融、腾讯理财通、百度理财、网易理财、万达财富等平台的很多产品背后均有金交所的身影,这进一步引起了各方的担忧。由此,清理整顿金交所势在必行。

其实清理整顿地方金交所早在2011年11月就已经开始,但是中间沉寂了一段时间,是2016年底的招财宝侨兴债事件,再次将其送上风口浪尖之后,于2017年1月9日,召开了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级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会议决定,开展一次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活动,通过半年时间集中整治规范,基本解决地方各类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和风险隐患。2017年7月6日,央行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通知》(简称“64号文”),要求互联网平台于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如此,我们可以看到,那些曾经寄希望于金交所来规避大额资产业务的平台,此时基本上已经完全泡汤了。

第四,信用保证保险在招财宝侨兴债事件,以及保监会清理整顿保险业乱象的大背景下,因保监会对信用保证保险进行规范整顿而被迫调整。2017年6月19日,中国保监会官网发文对《信用保证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文简称“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该《办法》以“负面清单”形式规定信保业务的经营范围和市场行为:一是禁止保险公司为部分融资行为提供信保产品和服务,如类资产证券化业务或债权转让行为;二是禁止保险公司承保违反保险原理、超过国家规定贷款利率上限等信保业务;三是禁止保险公司与不符合互联网金融相关规定的网贷平台合作以及超额承保网贷平台信保业务。此外,该办法还规定了与网贷平台贷款限额类似的保额限定,“汽车抵押类或房屋抵押类贷款保证保险业务,单户投保人为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自留责任余额超过500万元,单户投保人为自然人的自留责任余额超过100万元;其他信保业务,单户投保人为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自留责任余额超过100万元,单户投保人为自然人的自留责任余额超过20万元”。

根据网贷之家的不完全统计,截止今年5月10日至少有27家平台开展了此类保险,其中包括陆金服、招财宝、小赢理财、玖富、微贷网、红岭创投、投哪网、凤凰金融等知名大平台。因此这等于说,为原本寄希望信用保证保险来继续担保模式的平台而言,给了一记当头棒喝,未来将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

第五是,采用第三方支付与银行联合存管的平台被及时纠正。由于银行费用高昂,态度冷漠,早年P2P平台并不愿意和银行合作,因此早年的P2P存管主要是和第三方支付公司合作进行的。2015年年中,在辉煌的时候,光汇付天下一家存管的P2P平台就高达600多家。然而,《办法》的出台,让这种模式走到了尽头。与此相伴随的是,市场上一度兴起,第三方支付和银行联合存管的模式。但是这一模式很快就被银监会叫停了,只认定银行存管为唯一合规的模式,这让当时采用此模式的平台无疾而终。

我们可以看到,上述的诸多方式,除了分拆与集团化,多数为歧途,一阵折腾之后,最后大家又回到了原点,殊途同归。只有老老实按照要求整改,才是最安全的做法。但是完全合规说起来容易,具体做起来难,尤其是具体落地并不容易。那么我们就顺便来简单谈谈完全合规的调整方式该如何落地,笔者总结为:其一纯信息中介;其二是银行存管;其三是小额分散,且个人对个人;其四是严格审核借贷双方信息,且有效的信息披露;其五是投资端完全线上化;其六是有效的信息保护和安全维护等等。

这里所罗列的几点都非常好理解,限于篇幅问题,简单的不多展开了,我们主要阐述一下第三点的具体落地方式。在大单模式、金交所、资产拆分相继被禁后,由于需要满足“20万、100万,100万、500万”这两个限额标准,市场上真正可以供P2P平台进入的资产类型可能只有个人小额现金贷、汽车抵押贷款、网商贷款(淘宝、天猫、京东的网商)、消费金融(3C、家装、医美、教育培训、旅游、婚庆等)、三农贷款、小微企业与个体户的经营贷款等等这几类。至于满足金额限制、不拆分,但是不满足金融资产转让、销售的票据收益权、融资租赁收益权、小贷资产、典当、应收账款等等形式的小额资产转让形式的净值标,究竟能不能做还不得而知(目前广东出台的限制净值标对此类业务是一个重大打击),至少目前还有不少平台在进行。撇开后几类,毫无疑问的是前述的几类小额个人现金贷、汽车抵押贷款、网商贷款、消费金融、三农贷款、小微企业与个体户的经营贷款肯定是满足所有监管要求的,也是符合P2P自身“初心”与定位的。

由此看来,转型的目标已经十分明确,资产端具体可以落地的种类可以从以上几类中寻找,然而实际做起来并非那么容易。以上几类小额信贷领域,几乎每一类都有机构进入,不仅有P2P网贷参与,也有BATJ四巨头、正牌的消费金融、上市公司进入,在涉农贷款、小微企业与个体户的经营贷款则有大量的农商行、农信社、村镇银行与小贷公司进入,对优质资产的争夺十分激烈。最难的是,做小微信贷必须要有自己的核心风控技术才有可能获得竞争优势,而这种技术短时内是难以获取的。

四、行业现状,合规平台因祸得福,高速发展

时间回到当下的8月,在《办法》出台一周年之时,由于合规难度较大,还有许许多多平台没有完成,市场预计将会本次合规整顿将会延期收官。目前,许多网贷平台还在继续寻找出路,进行业务转型,而银行存管与信息披露也远远不足。

业务转型方面,主要的转型方式还是退出大单模式、退出金交所合作,转型为小额信贷类的P2P,但也有非常多的平台干脆放弃理财端,专注于资产端,或者转型为投行、金控公司,或者干脆申请牌照进入网络小贷。具体案例,例如红岭创投就转型为金融控股集团,布局创新性投行、产业基金、私募股权基金、风险投资基金、资管公司、信托公司等等领域。进入网络小贷方面,由于相比消费金融公司牌照的高门槛,小贷公司的牌照申请较为容易,同样没有地域限制,且适合做消费金融与现金贷,也比较容易规避贷款限额的问题。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有20多家P2P平台申请到了网络小贷,著名的人人贷、积木盒子、微贷网与开鑫金服等都申请了网络小贷牌照。

银行存管方面,2017年2月,银监会印发《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简称《指引》),厘清银行在资金存管业务中的责任和义务,之后,网贷平台开展银行资金存管的进程显著加快。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7月23日,共有585家正常运营平台宣布与银行签订直接存管协议(含已完成资金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的平台),约占同期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量的27.67%,其中有325家正常运营平台与银行完成直接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含上线存管系统但未发存管标的平台),占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量的15.37%。目前市场上仍旧有近2000多家平台正常运营,已经完成存管的平台还十分稀少。

此外,为了避免再次误入歧途,我们有必要顺带提一下什么是较为严格的银行存管模式。不妨以以人人贷和民生银行的存管模式为例,在《指引》下发时,人人贷其与中国民生银行合作的资金存管系统已上线运营一年。在该资金存管模式下,银行的存管、划付、核算及监督作用得到凸显,在交易流程的各环节中对资金流向进行跟踪。具体看,首先由银行开设专户用于存放人人贷用户交易资金,实现用户资金与平台运营资金的隔离,用户的资金自交易之初就在银行体系内运转;其次,由银行为每一位用户设立独立的银行存管子账户,进行独立管理;再次,在所有涉及资金流转例如充值、投资、提现等环节,用户操作时都需要跳转至银行页面进行密码验证,确保根据用户真实意愿进行交易。

信息披露方面,没有相应的统计数据,但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协会成员共400多家,最新发布的5月份协会成员报送数据的平台仅为210家,占协会成员的一半左右(部分见表1)。可见,信息披露做的好的平台目前仍旧不多。

表1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17年5月份数据报送情况

当然,也有非常可喜的数据,例如贷款限额方面,据网贷之家研究成交规模居于网贷行业前列的1044家平台的测试样本数据显示,单个借款标超过20万元、单个借款标超过100万元的平台数量占比自从去年8月几乎呈现一个单边下降的走势,2017年7月单个借款标超过20万元、单个借款标超过100万元的平台占比数值分别下降至64.5%和17.32%,相比去年8月的占比数值分别下降了25.83个百分点和25.65个百分点,可见越来越多的平台正在满足监管要求。进一步,从限额以内的贷款占比,我们也可以推测出许多平台的业务正在转向小额分散的现金贷、消费金融、网商贷、小微、三农贷款等等。

再来看看行业交易数据,尽管行业面临调整,让许多网贷平台十分痛苦,但是行业依旧保持了快速的发展。根据网贷之家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8月P2P网贷行业单月成交量为1910.30亿元,贷款余额为6803.32亿元,正常营业平台数量2335家;今年7月,月成交量与贷款余额分别变为2536.76亿元与10897.08亿元,正常营业平台数量2090家。平台数量还在持续下降,但成家量和贷款余额却保持了持续较快增长,去年8月到今年7月这11个月中,月成交量同比上涨32.79%,贷款余额同比增长60.17%。那么在整个行业面临痛苦的整改期,是谁获得了高速的发展,是谁又遭遇了打击呢,我们不妨看几个代表性平台的变化情况。

表2给出的平台皆是去年8月或者今年7月排名靠前的大平台。从表2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那些以房产抵押贷款、大额企业贷款为主的大单模式平台如红岭创投、第一房贷、搜易贷都发展缓慢,或者甚至退出了市场,成功转型家装贷款的链家理财/链链金融,则出现了成交额大幅下滑的情况。而以多元化著称的陆金所、开鑫贷则因为拆分,平台的成交量也出现大幅下滑,当然这可能不是P2P自身交易量下降了,而是其他业务不再纳入统计造成的。与这几类平台截然不同的是,专注于小额现金贷、消费金融、网商贷的拍拍贷、人人贷、宜人贷平台则获得了超高速的发展。

因此我们可以推测,从去年到今年,在诸多网贷平台面临上述提及的转型、退出痛苦之时,专注于小微信贷、合规方面做的较好的平台反而获得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他们不仅没有受到监管的影响,反而是这次监管合规的最大受益者。

由此,我们可以再一次看到,尽管转型的方向较为明确,但是转型之路并不是那么好走,尤其是在很多业务已经有平台深耕很多年的情况下,新来者很难再分一杯羹。而市场在位者凭借着多年来积累的客户、数据、经验,先发优势会更加明明显。案例中的红岭创投与第一房贷干脆选择了退出P2P领域,顺利转型的链家理财/链链金融则也是得益于母公司链家在房产中介领域的龙头地位。一般的平台,尤其是创业型平台并没有那么好的资源可以依托。

为此,我们不妨引用人人贷联合创始人张适时在今年夏季达沃斯所说的一段话来看接下来行业谁能脱颖而出:如何能成为未来网贷行业的领跑者,企业需要具备三大核心竞争力:第一是风控能力。与传统银行信用卡业务持续追踪消费行为的风险管理不同,一般性个人信贷考验的是快速风险判断的能力,在分钟量级甚至更短时间里对用户信用风险产生直接的判断。第二是规模效应。个人小额信贷所需的技术研发投入、数据分析等核心成本需要用户规模的支撑,较低的边际成本与行业集中度的提升决定了规模效应将越来越显著。第三是先发优势。一般性个人信贷的借款周期在两到三年之间,风险释放周期至少为一年。这就要求机构长期积累、分析大量数据,在技术与业务方面不断迭代升级。只有具备了这些核心竞争力,才能在行业的下半场决胜局中占据优势。

而事实上风控能力需要时间打磨,规模效应需要时间积累,先发优势更需要早点进入,因此这三大核心竞争力是相互强化的,后来者想要在新领域快速积累是非常困难的。进而,再一次我们可以看到,即使知道转型的明确目标,平台转型也十分困难。

五、展望未来,行业分化,龙头效应显现

宏观来看,本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传递了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大核心信号。而之前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互联网金融的表述是“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和“扎紧制度笼子,整顿规范金融秩序”。所以我们看到监管限制大标、限制金交所、禁止股市配资、禁止首付贷等,充分反映出国家抑制虚拟经济泡沫、服务实体经济的决心。

最后还是想从根源上谈一谈网贷行业真正的社会价值。

网贷行业发展的原生动力,是通过互联网技术,释放广大的小微人群的真实资金需求以及大众的投资需求。这是传统金融机构不屑于、也无法满足的需求。但恰恰是对这一需求的专注,不仅确保将网贷业务引入实体经济的毛细血管,同时也防止大机构通过网贷获得多余的杠杆从而引发额外的系统性风险。

人人贷曾分享过自己的用户构成,平台约半数的借款来自于小微企业主等自雇人士,同时还有部分白领工薪借款人将借款用于自身参股的小生意或支持亲属的小微企业经营,整体超过七成借款直接流入了中国实体经济。互联网本身就代表着平等、开放,也代表着边际成本的无限可能,服务小微不仅是本质使然,也是其真正的优势和行业价值。

当下,网贷行业已经进入决胜局,可以预计未来行业必将更加合规,预计市场还将保持高速增长,但是增量将会由行业龙头分享,届时市场必将分化,龙头效应显现。那么哪些平台会胜出,哪些平台又会退出市场,或者沉沦?

通过上述的回顾与分析,我们大致可以推测,那些专注于个人小微信贷领域,且早早的深耕该领域的平台必将凭借先发优势,积累的风控能力,形成的规模优势从市场中脱颖而出。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