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重拾次贷危机|特纳:量化宽松是民粹主义崛起的一大因素
重拾次贷危机|特纳:量化宽松是民粹主义崛起的一大因素

阿代尔·特纳勋爵 视觉中国 资料图

所谓量化宽松,主要是指中央银行在实行零利率或近似零利率政策后,通过购买国债等中长期债券,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资金的干预方式,也被简化地形容为印钞或“放水”。

各国央行对金融危机的回应饱受质疑,众多业内人士与学者认为量化宽松政策加剧了资产价格泡沫和不平等,并加剧了这些年来愈演愈烈的民粹主义浪潮。这其中就包括彼时在英国临危受命担任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Financial Services Authority)主席的阿代尔·特纳勋爵(Adair Lord Turner)。

2008年,雷曼兄弟宣布亏损,没有机构愿意收购雷曼兄弟,9月15日,雷曼兄弟宣布破产。9月16日美联储宣布救助美国国际集团(AIG),9月20日,阿代尔·特纳就任英国最高监管机构—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主席一职,负责英国的“救市”工作,他的前任则因拒绝让英国巴克莱银行救助雷曼兄弟引发的市场震荡而辞职。

2009年以后,特纳在全球金融改革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参与建设了巴塞尔III资本监管标准,设计了针对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s)的特殊监管框架,在约束影子银行的风险方面也取得了进步。2013年3月,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废除。同年,特纳加入知名投资家索罗斯的新经济思维研究所(Institute for New Economic Thinking ,INET)担任高级研究员。

“我们没有用到所有有效的手段,金融危机之后我们仅仅依靠宽松的货币政策来维持经济增长,这一举措加剧了不平等的状况。宽松的货币政策毫无疑问地让富人更富,因为资产价格会不断提升,这也是民粹主义崛起的重要原因之一。”特纳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如是说道。

民粹主义的上一次在全球风起云涌发生在二战前的德国和意大利,最终造成了二战悲剧。而近年来兴起的民粹主义浪潮分布更为广泛,在英国、美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都出现了民粹主义倾向,至于这一次民粹主义的最终影响如何,目前尚未可知。

政府受制于周期、无能为力,还是可以先发制人、避免严重不平等产生的危机?特纳认为,各国央行和政府还没有穷尽所有有效的手段,此时应该更多地采用财政政策。然而,另一重要问题仍然悬而未决,发达国家经济增长近乎停滞的根源仍然有待挖掘。特纳指出,不得不承认资本主义在现阶段正处于严重的困境中,一时之间难以找到新的增长模式,我们仍将长期处于“平庸期”中。

危机应对过于倚重货币政策

澎湃新闻:你如何看待这两年西方世界中民粹主义的崛起?这与金融危机带来的衰退是否有一定联系?

特纳:我认为民粹主义的崛起与金融危机后糟糕的经济状况有部分联系。金融危机爆发的根源在于太多的债务,金融危机发生后,债务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虽然我们的宏观调控工具可以避免出现像1929年那样的灾难,我们的经济状况依旧很糟糕。

美国2009年的GDP增速只有2%,英国也是几乎没有增长,2007年之后我们没有变好,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腊甚至变得更差,这是资本主义遭受的一个重大的挫折。虽然资本主义市场有起起伏伏,但是现在已经十年过去了,我们没有变得更富有,首要原因在于,在更长的时间段里,长达二三十年来,不平等状况变得愈发严峻,经济增长的成果主要受益了1%的富人,把这两个现实放在一起,发达国家的普通工人没有比20多年前更富有,但他们看到股市走高,富人变得更富,移民越来愈多,中国在贸易中的突出表现等等。

现在可以看到两种民粹主义,一个受到了挫折,一个获得了成功,后者表现在英国脱欧成功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法国大选是民粹主义的一个受挫,但是也要注意到勒庞得到了30%左右的支持率,也就是说有三分之一的法国人支持极端右翼政党,虽然他们没有在总统选举中获胜,也体现了法国社会的一个现状。

我认为更糟糕的是,我们没有用到所有有效的手段,金融危机之后的财政刺激政策只推行了一段时间,就转为了财政紧缩政策,我们仅仅依靠宽松的货币政策来维持经济增长,这一举措加剧了不平等的状况,因为宽松的货币政策毫无疑问地让富人更富,因为资产价格会不断提升,这也是民粹主义崛起的重要原因之一。

遏制信贷泡沫对中国经济来说很有必要

澎湃新闻:如何看待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

特纳:金融危机后,中国在2009-2010年间扩大了投融资,我认为这个政策是很有必要的,可以很快地抵消经济下行带来的消极影响,但是在长期来看这也造成了很多问题。信贷不断增长,债务状况呈现出很多复杂的形式,例如影子银行、信托贷款等。

澎湃新闻:中国开始进入金融强监管阶段,如何看待中国的金融安全这一政策?

特纳:过去两年来,有几个月也能看到人民银行和银监会指出局面有些失控,必须要预算硬约束,但是会让经济增长减慢,政府对此又会有担忧,于是新的借贷又开始了,回过头来看,能看到6个月的宽松,6个月的紧缩。不过,我认为这半年的紧缩政策是很有持续性的,相较于之前的政策,持续的时间应该会更长,因为现在的状况更严重了。现在还没看到经济严重的下行,但是鉴于金融的紧缩政策,接下来观察,中国政府是让经济持续下行还是又恢复宽松的政策将很有趣。

我认为中国政府有可能将经济增长维持在一个可持续的水平上,速度会降低,也许有一年的经济增长可能只有4%-5%,为了处置金融系统中的坏账,可能会有银行要资产重组,限制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让经济重回平衡。这也很有可能会拖延到下一年,让信贷周期多持续一年,但是多拖延一年,要控制住局面就会更艰难,所以制定一个计划来遏制信贷泡沫是很有必要的。

澎湃新闻:如何看待债务驱动型的经济增长?经济增长的理想模式是什么?

特纳:世界对这个现在还没有明确的答案,2007年前发达国家的经济确实是被信贷驱动的,中国也是这样,我们似乎只有不断创造信贷,才能刺激经济增长,但这让我们的社会更加脆弱,一个不可解决的悖论就在于现在还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只是把信贷由一个地方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这个很根本的问题仍然有待解决,所以我们仍旧需要探索新的增长方式。从2007年7月到2008年12月,美国经济进入严重衰退,美联储连降10次息,把联邦基金利率从5.25%降到了0-0.25%(零利率),同时美国进入量化宽松时期,随后欧日央行也相继跟上。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