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红岭创投数载沉浮路 清盘网贷还不是结局
红岭创投数载沉浮路 清盘网贷还不是结局

DoNews7月28日消息(记者 翟继茹)27日早,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红岭社区宣布将在2020年前清算网贷业务。一时间,“时代的落幕”、“大标终结”、“网贷何去何从”等标题占据媒体版面。

另一边,在红岭创投社区中,力挺周世平的声音不绝于耳。“祝福老周,祝福红岭,但愿红岭清盘后,依然能够追随老周的投资之路,而不是旅游之路”。“清盘可惜了,如果我有钱我把红岭买下来,继续做……”

2009年3月,红岭创投正式上线运营,是中国最早一批进入网贷领域的企业。截至2017年7月,红岭创投上线8年内注册用户超过169万,累计交易金额超2625亿元,为投资人带来已赚收益超63亿元,企业上交税金近亿元,创造近千人就业机会。在业内,周世平被称为“南方网贷教父”,他与红岭创投在华南和全国市场的地位,不容小觑。

创业头五年 模式独特野蛮生长

40岁再创业的周世平在创办红岭投资之前是一名股票操盘手。没有显赫的背景,从成立第一天起也被打上了“草根”的印记。

成立后的红岭,在业界首先提出了“本金垫付”的模式,投资者只要缴纳180元年费成为VIP会员,就可以享受即使出现坏账也可以收回由红岭创投垫付的本金。这在当时可谓是行业的创新之举,相当于对违约交易进行了保险。

不出所料,本金垫付的创举吸引了大量客户和交易量,更从情感上赢得了诸多投资者的信赖,甚至尊敬。

因为红岭创投起先专注个人对个人的融资业务,随着客户量的迅猛增加,这也让周世平见识了各色奇葩借款事件中赤裸裸暴露出来的人性善恶的两面。此后一篇颇为有名的帖子《红岭恩仇录》将这些故事集结成文。

彼时的周世平从这些事件中也清楚的看到,对企业来讲,没有良好的风控,走个人对个人业务,不如走为小微企业融资的P2B模式更安全。

当时,在大数据技术发展还未像如今水平时,许多P2P公司就已经打出了通过大数据分析获得有效用户行为模型的“幌子”。但周世平是唯一个在当时承认自己做不好P2P风控的人,他曾经说,“除了阿里那种特殊的生态环境,我并未见到哪家公司是真正依靠大数据做好了风控的。”随即,红岭创投在成立一年后进行了第一次转型。

2013年,红岭创投实现了22.24亿元的交易额。三年P2B为主的模式,业绩不错,也让红岭创投熟悉了传统银行的风控模式,最起码知道人家是如何做的了。

在一篇总结创业头五年的经验的自述中,周世平写到,“过去的红岭创投,最大的问题是很难吸引专业人才加盟,网站投标成本偏高,借款成本居高不下,很难找到优质项目,必然会产生大量逾期,平台垫付成本高。这一阶段是08年初创到13年五年的时间,野蛮生长阶段,我们尝试过多次转型,希望探索一条更适合自身发展的路。”

从这段话中,很明显看到周世平了然红岭创投当时的问题,并积极寻求再一次改变。

“言大单 必红岭”VS巨额坏账

2014年3月,红岭创投正式进入大单模式,成为业内“言大单,必红岭”的典型平台。这一时期,红岭创投以投资资产标的金额大,年化收益率高,又成为有别于其它重要P2P平台的一大特色。

其实,在2013年底,周世平就开始在银行“挖墙脚”,成功将原深发展总行行长助理张宇挖到红岭任总裁。张宇上任后,大刀阔斧的改革,采用银行模式的风控管理系统,在各大中城市设立分公司,招揽专业人才并利用资源优势寻找优质项目……

在红岭利用大单模式快速推进的时候,坏账的“噩梦”也悄然开始。关于大单模式第一次激烈的争议是在2014年8月,当时一笔广州金山联纸业的亿元坏账创下P2P史上最高坏账记录。但是,当时周世平承诺红岭创投将进行兑付,不仅让红岭躲过一劫,更收获了一批自称“红粉”的忠实客户。

此后,据报道称还有一位警方人员卧底记者与周世平经常保持联系,目的就是想看明白和监控红岭创投模式的安全性。

因为在采取大单模式的同时,“保本保息”还在继续进行,所以两年间,红岭创投平台的借款成交额急速膨胀。2015年,红岭累计成交量突破1000亿元,全年成交量高达905亿元, “双11”成交量达到29.34亿元创造P2P单日成交纪录。

另一方面,周世平也在当年的红岭创投论坛上主动曝光红岭约有5亿元坏账,坏账率接近3%。

昨天,周世平宣布将于2020年前放弃网贷业务后,他接受采访时说,从2015年下半年起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可见,当时的周世平已经看到了大单模式的弊病和危机。

另外一个信号是,2015年红岭创投希望通过三元达借壳上市的计划在最后时刻被证监会叫停。随后,周世平通过股票质押成为三元达第一大股东,虽然他极力将红岭和三元达分开,表示买入三元达为个人行为,但跟他一起进入三元达董事会的唐珺和胡玉芳都是红岭背景。

当时公告表明终止重组的原因称,“由于本次重组交易标的的相关产业和监管政策尚不明朗,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大单”、“合规”两个关键词应该是彼时周世平脑海中最常浮现的。

壮士断腕:大单衰落 合规进程艰难

去年8月24日,银监会正式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其中,《办法》规定,同一借款人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20万元,同一个企业组织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100万元,同一借款人在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上限为100万元,同一个企业组织在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上限为500万元。

作为P2P行业的老大哥,以大单、提供担保著称的红岭创投受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冲击。作为政府的第一个约谈对象,红岭创投表示在2017年3月底后不再发大额标的。

随后,开启红岭创投大单时代的张宇宣布辞职,财务出身的项旭接任总裁一职。此时,给红岭雪上加霜的是内部管理混乱问题逐渐暴露出来。

2016年12月,周世平也在《红岭老周的年终总结》一帖中,指出红岭创投零售业务出现重大事件,资产清查后预估损失可能超过五千万元,已报案请公安部门介入调查。今年5月份,周世平又自曝接到十几份举报信息,涉及高管、中层管理人员及基层员工,查有实证,但没有一个人主动认错,周世平强调将清理队伍。

红岭创投在大单转型的道路上并不成功,去年,红岭创投净亏损1.83个亿;据相关媒体报道,自今年1月以来,红岭创投无论是实际成交额还是整体占比,其净值标规模均未有缩减的迹象,且在今年4、5月,其净值标占比一度超过了97%。

7月,红岭创投公布称,目前放款中共形成两笔不良贷款,其一是辉山乳业关联公司担保本金5000万元,逾期利息143.75万元。其二是大连机床股权质押本金1.5亿贷款,逾期利息784万元。彭博社还爆料称,周世平自掏腰包垫付了数百万的逾期标的,但这样的做法在如今的资本市场中被一些专业投资人指责“不守规则”。

终于,周世平再也按捺不住,在27日一早就宣布将放弃网贷业务,预计2020年12月31日之前清理完不良资产、处理完现有到期产品。周世平给红岭创投和投资者留了3年的时间,他坦言,“网贷不是我们擅长的,也不是我们看好的,这块业务最终会被老周清理出去,只是时间而已。”

红岭创投作为平台,自成立以来,投资人通过它盈利60多亿,而自身坏账成本也达8亿余元。放弃网贷业务,确实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同时也代表着另一个时代正在拉开序幕。

其实,周世平最初将公司取名红岭创投时,原意是走“网络借贷+创业投资”的双轨模式。对于未来红岭创投将何去何从,周世平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说,清盘网贷业务不是红岭创投的全部。

据了解,红岭创投旗下公司深圳市前海可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已获基金协会的“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资质,登记证号:P1017504,已发行可信影视基金和安赐-可信并购1号投资基金这两只基金。此外,红岭创投还拥有三元达,周世平称三元达会在红岭转型中起到整体布局的作用,红岭控股上市,也在长远计划中。没有了大单、更合规的红岭创投或许会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支持周世平的投资者们在红岭社区留言说,“红岭清盘,我们何处何从?老周,带我们再走十年!”(完)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