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次贷危机中一战成名 科恩的白宫生涯将如何展开?|人物
次贷危机中一战成名 科恩的白宫生涯将如何展开?|人物

“努力工作、不耻下问、敢于冒险,我认为这是脱颖而出的三大法宝。但如果一定要我选一个,那就一定是敢于冒险。”

这句话是高盛前“二把手”、现任白宫经济顾问加里·D.科恩(Gary D. Cohn,下称“利思”)8年前在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毕业演讲中的一句寄语。而“敢于冒险”其实也是科恩职业生涯的写照,同时也成就了现在的他。

当年,科恩是大家眼中迟钝、有阅读障碍(dyslexic)的“大块头”,身高超过一米九、体重接近200斤,毕业后没有工作更没有面试机会,最后为了应付家人的催促,只得进入家乡的美国钢铁公司做销售,但他内心对金融市场的渴望始终炙热。机缘巧合下,他利用和一位纽交所交易员同坐出租车的短短45分钟时间,说服对方给予了自己面试的机会,之后开始了期权交易生涯。不久后他又跳槽到高盛,还在华尔街投行纷纷崩溃时大赚了一笔。如今,他更是进入白宫,开始了从政生涯,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之为“我手下的天才之一”。

“比起高盛‘一把手’劳尔德·C.贝兰克梵(Lloyd C. Blankfein),我们交易圈都认为,科恩的交易能力超强,高于贝兰克梵,也是因为高盛能将一些好的传统‘制度化’(institutionalized),才使得科恩当年能逆势而上,先于华尔街所有投行做出做空次贷市场的决策,令高盛避免了天灾。如今可能是觉得贝兰克梵令自己没有上升空间,所以科恩转而投身政坛,大家都在期待他将在特朗普的‘高盛帮’中做些什么。”华尔街大行曾与科恩相熟的资深交易员Michael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误闯”华尔街

1982年,美国深陷经济萧条之中。也就是那一年,科恩从美利坚大学毕业,美国失业率高达9.35%,1983年更是迅速飙升至10.8%。在这种黑暗时代下毕业的科恩几乎不知道未来能够做些什么。

“在毕业时,我没有找到工作、没有面试机会、没有任何对于未来的规划,但也丝毫不担心。我有的只是满腔热情、对于金融市场的浓厚兴趣,我深深爱上了它。”科恩在演讲时说道。

毕业后,科恩在家无所事事地狂欢了一阵子,直到有一天早上,他父亲对还躺在床上的科恩严肃地说道:“你打算未来做什么?”

“你现在已经看到了啊 (躺在床上睡觉)。”科恩略不正经地答道。当然,最后因为架不住家人的压力,科恩还是先去找了一份工作,他在家乡克利夫兰的美国钢铁公司(United States Steel)找了一份销售窗框和家庭铝制品的工作。

一年感恩节前后,科恩终于找到了一个进入金融市场的机会,当然一切看起来都是机缘巧合。

他在一周的周一到周四疯狂工作,说服了老板让自己在周五休假,去公司位于纽约州长岛的办公室出了一趟差。

科恩那天去了一次梦寐以求的华尔街。当时,他拜访了纽约商品交易所,参观了那里的交易员们节奏紧张地买卖金银、铜、铝。在旁观了几个小时之后,科恩抓住机会进入交易大厅,试图说服人家给他一份工作。然而,在大厅边缘徘徊了整整四个小时后,他意识到这事不会发生了。然后他沮丧地按了电梯,自己该去机场赶回克利夫兰了。

就在这时,科恩无意中听到交易员急匆匆跑下楼,对同事大喊“我得走了,我得跑着去机场了。我已经迟到了,到了机场我再给你打电话”。

科恩在发表演讲时回忆道:“我当时就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于是,科恩那时立马问那个人:“我刚听到你要去拉瓜迪亚机场,我们可以一起搭出租车去吗?”那个交易员也答应了。

科恩意识到,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科恩对自己说:“我有45分钟,在周五下午的路上说服这个人,让他相信我值得雇用,我需要一份工作。”

这个交易员问了科恩一些金融市场的知识,用科恩自己的话说,“他几乎‘拷问’了我有关金融市场方方面面的知识。”最为关键的是,当他们快到机场的时候,这名交易员问他是否知道期权,这时科恩“敢于冒险”的特质显现了出来,“我无所不知(everything)。”他答道。

“太好了,”这位交易员回答,“我希望你周一能回到这里,我来安排你参加面试。我是交易期权的,这是一个全新的市场,我还不知道怎么做交易。我需要一个理解它的人来帮我,告诉我该怎么做。”

“没问题,我是你的人了。”科恩这样回答道。自然,科恩要为自己的冒险买单。就在当天晚上从机场回家的路上,科恩直接先去了离机场最近的书店,买了一本名为《Options as a Strategic Investment》的关于期权的书。就是这个有着严重阅读障碍的人,在那个周末把复杂的期权书反反复复读了四遍。

之后,科恩在周一回到纽约,顺利通过面试,得到了在交易所的工作。一年以后,科恩开始自己交易白银。

1990年,他跳槽到高盛收购的J. Aron部门,跟着带他的贝兰克梵一路晋升,1994年成为合伙人。2006年,时任CEO Hank Paulson成为美国财政部部长,贝兰克梵接任CEO,选择科恩作为自己的副手。 科恩和身为高盛全球董事长兼CEO的贝兰克梵有很多相似之处:野心勃勃、敢于冒险。

穿越“次贷危机”

“在交易圈中,科恩名声的树立主要是因为次贷危机,可谓是一战成名。当大家都在一股脑地加仓住房抵押贷款(MBS)、债务担保凭证(CDO)的时候,他敢于做出提前做空的决定,这是非常不容易的。”Michael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可以想象,当那些聪明又有权力的金融大鳄都在做同一件事的时候,你就很难做出相反的决定。在金融圈,一旦逆流而上,有可能损失数十亿。如果这时依然能坚持逆流而上,那么这种人一定极度勇敢和自信。他们就是高盛的两个交易员——MichaelSwenson和JoshBirnbaum,当时他们分别是40岁和35岁。当然,他们极度另类的做空建议能够被采纳,需要一个同样敢于冒险的上司——科恩。

当时,整个华尔街都在忘我、贪婪地加仓MBS,而这两个可谓比谁都贪婪的交易员坚决地选择掉头。2006年早期,高盛和其他华尔街投行一样,账上躺着庞大的MBS、CDO等次贷相关证券的敞口。

在低利率政策的影响下,美国放贷机构仍然不断放宽放贷标准,次贷市场异常繁荣。虽然房价持续上涨,但次贷客户的违约风险非常高。银行为了避险,将这些次级住房抵押贷款打包卖给SPV,用来转移风险。SPV把这些次贷进行打包捆绑形成资产池,并以此为基础发放RMBS(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并将RMBS分层为优先级(Senior)、中间级(Mezzanine)和股权级(Equity)。

购买优先级的投资者承担的风险和相应收益均较低。由于中间级RMBS风险较高,为了获取更大的收益,SPV又进行了新一轮的证券化,发展出新的衍生产品:CDO。不过此时的CDO除了次贷,还包括其他债券组合。例如公司债或其他资产支持债券。银行其实也投资了大量的RMBS和CDO。

在高盛CFO的建议以及科恩的同意下,两位交易员开始做空,主要是通过买入CDS(信用违约互换)。这相当于买了一个保险,高盛需要付出一笔权利金,一旦资产出现违约,他们就能够得到大量赔偿金。

由于当时市场还没有感知到次贷市场的潜在风险,因此CDS还很便宜。但如果高盛要充分对冲次贷敞口,这并不容易,因为敞口太大了,需要花很多时间,也需要更多钱来买CDS。这对于科恩而言并不简单,因为即使CDS当时还很便宜,但要完全对冲风险敞口,仍然意味着要花费巨额,而当时这些次贷产品的价格还没开始下挫,这就意味着高盛的账目上将会出现亏损。

在2006年12月的一场会议上,科恩、贝兰克梵以及时任投资总监DavidViniar专门签字批准了大规模做空抵押贷款市场的指令。

2007年开始,次贷市场就真正地摇摇欲坠了。但事实上,高盛在做空抵押贷款市场的同时,账户上还躺着数十亿与之相关的证券。它们在短期内无法出手。也就是说,高盛在做空抵押贷款证券的同时,也相当于在做多这类资产。

此时,科恩等一众高管认为,即使是对冲也并不明智,即使部分做空头寸已经开始带来巨大回报,但科恩领头的高管们决定抛售抵押贷款证券的持仓。但在市场交投清淡的时候卖出就意味着亏损。但科恩坚称,不管卖价多少,必须清仓,高盛不能持有这类证券。

2007年7月,与次贷相关的证券化产品已经彻底崩溃,美林和贝尔斯登都已经跌落神坛,高盛的盈利却持续扩大。

在2007年7月25日科恩发给贝兰克梵和和DavidViniar的一封邮件里,也就是高盛开始大幅减记其抵押贷款证券持仓价值之后,记录了这笔押注结出的硕果:自从开始做空抵押贷款证券并减记3.22亿同类资产之后,高盛已赚到3.73亿美元利润。

2007年,高盛季度营收创了新高,当然Swenson和Birnbaum这两位的勇气并没有被辜负,他们也获得了500万~1500万美元不等的奖金。这从侧面也体现了科恩的“务实主义战胜自我”的理念,当他意识到高盛买的东西一文不值的时候,就果断地将其抛弃。

白宫“高盛帮”如何发力?

尽管在高盛的表现可圈可点,但已然是“二把手”的科恩在高盛的上升空间似乎受到了限制。

贝兰克梵是高盛董事长和CEO,他在2015年9月于公司网站上公开透露,自己患有一种淋巴癌,他形容这种疾病“很容易治愈”。当时61岁的贝兰克梵在此后的几个月中接收化疗期间,仍然执掌公司。

其实,分析人士和投资者长期以来一直在考虑,在贝兰克梵身边,谁是潜在的继任者?

如果贝兰克梵卸任,最符合逻辑的继任人选就是他长期以来的副手科恩。从2006年以来,科恩就一直担任该公司总裁,他比贝兰克梵年轻六岁,曾被比作查尔斯王子 ——作为继任者,等待良久却一直无法登基。地位仅次于科恩的是整整一代更年轻的高盛高管。但如今看来,科恩“上位”仍遥遥无期。

就在看似无出头之日的时候,敢于冒险的科恩实现了人生中的又一大飞跃。特朗普正式提名科恩为白宫首席经济顾问。现年56岁的科恩并未参与特朗普的竞选运动,他直到特朗普于去年11月份当选以后才逐渐开始接近和了解后者,但现在已经成为了特朗普政府内部最有势力的高官之一,这种青云直上的势头令保守派难以释怀。

今年4月,外媒证实,科恩正在大力排挤某些强硬的右派顾问,倡导推行更加温和的、商业友好的经济政策,这反映了白宫内部的暗斗。据一名与科恩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透露,在提到身为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的科恩时,特朗普将其称为“我手下的天才之一”。

多名华尔街人士和白宫官员都透露,与特朗普的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相比,科恩已经占得了上风。

班农曾是右翼网站Breitbart News的负责人,他拥护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但这种政策已经遭到了温和派共和党人以及许多大公司的反对。科恩是特朗普政府与企业高管之间的关键联系人,有白宫消息人士透露他将在一些“美国优先”政策问题上为特朗普起到“带头冲锋”的作用,如税收改革、基础设施建设和去监管化等。

“科恩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是很宝贵的资产,他将在取消不必要的监管措施、刺激经济增长和改革税法等方面给政府带来巨大的帮助。”亿万富翁对冲基金经理人、特朗普的早期支持者之一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说道,他是通过华尔街的圈子与科恩结识的。

一直以来,各界对于高盛与政府或美联储之间的“旋转门”颇有微词,不仅美联储中有众多来自高盛的官员,如今特朗普的白宫更是被称为“高盛帮”。科恩是继鲁宾(Robert Rubin)和弗里德曼(Stephen Friedman)之后,第三位“出身”高盛高管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除了科恩,现任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也曾为高盛高管,现任总统首席战略专家和高级顾问班农都曾为高盛银行家。

“话虽这么说,但舍高盛其谁?”一名资深华尔街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并不是说高盛的人才总是最好的,但是高盛比其他任何机构更能使得其人才‘制度化’,逐渐地他们不论对于私营还是公共部门都变得不可或缺。其实这也是为什么当时做空次贷市场的冒险建议能被高盛上层批准,而其他投行却都无动于衷。的原因所在”

眼下,特朗普“百日新政”看上去并无实质性的进展,“通俄门”、“弹劾门”等丑闻进一步打击了其信用,经济刺激政策看似遥遥无期。不过,仍有众多机构认为,较为复杂的减税、去监管、基建投资等事项将在今年下半年进一步明确,而以科恩等人为主的“高盛帮”也有望发挥更大的作用。

让我们拭目以待。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