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金融 | 现金贷“滑铁卢”之后
金融 | 现金贷“滑铁卢”之后

从去年岁末开始,被视为互联网金融领域下一个投资风口的现金贷,遭遇了严厉监管的“滑铁卢”之后,将何去何从?

文│本刊记者 贺佳雯

“‘现金贷’业务经营情况暂不方便透露,我们正在积极配合监管排查。”某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相关负责人在回复《中国经济信息》记者采访时说。

距离4月10日“现金贷”首次被银监会点名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这段时间里,一些平台直接砍掉了现金贷业务,一些消费金融企业尽管经过长时间筹备,耗费大量财力物力,准备推出现金贷产品,现在也紧急暂停……

从去年岁末开始,被视为互联网金融领域下一个投资风口的现金贷,遭遇了严厉监管的“滑铁卢”之后,将何去何从?

为何如此火?

简单来说,现金贷就是小额现金贷款业务,一般指7-30天,1000元以下的个人短期信用贷款,具有借款方便快捷,时间短,范围广,借款人年纪轻等特点。一位现金贷资深从业人士对《中国经济信息》记者说,过去常由“寄卖行”来满足这种应急现金借贷的需求,比如民工抵押手机获得一两千现金,事后再加钱赎回手机。而现金贷APP无需抵押和线下获客,相比传统业态,效率已大大提高。在国外,现金贷因为在发薪水的日子还贷,所以也被称为“发薪贷”,也多以年轻化消费群体为主。

随着移动支付的大面积覆盖与普及,借贷类项目在2013年开始了爆发式野蛮增长,随借随还类、短期、超短期现金贷开始在中国发力。查阅公开资料不难发现,从最上游的投资机构来看,现金贷是2014到2015年间金融赛道的VC热门投资主题之一。据智投云的统计数据显示,借贷类的投融资事件在2015年达到了顶峰。

另一方面,上述人士透露,由于2016年底网贷监管规则出台,许多P2P平台无法绕过企业借款200万元的限制,因此绕道拓展现金贷业务。

2016年2月,“现金卡”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3月,用钱宝拿到C轮4.66亿元融资;4月,明特量化完成1亿元B轮融资。现金贷成了业内公认的科技金融(Fintech)的新“风口”。短短三个月内,资本急速向这个细分的信贷市场涌入,融资金额则像“滚雪球”似的越来越大,创新工场、华创、晨兴等多家一线风投机构的身影都出现其中。

现金贷为何如此火?由于征信不完善等原因,真正能享受信贷服务的仅占中国人口的15%,除去工薪阶层之外,学生、农民、蓝领这几类长期无法获得传统金融机构信用服务的“零征信”人群,对贷款的缺口相当巨大。

而“现金贷”恰好能缓解燃眉之急,它的特点就是小额、短期、无抵押、不用说明资金用途、快速到账、灵活的借款与还款方式等。这些特点恰到好处地满足“短时间解决小额现金周转问题”的要求。

好景不长,现金贷很快被监管层“泼了一瓢冷水”。

4月10日,银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首次把“现金贷”纳入整治范围,并提出严格执行最高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

4月17日和18日,京深沪均下发“现金贷”排查方案。19日,广州互金协会要求会员单位自查自纠。短短数天内,北上广深四大互联网金融重镇,均已开始对“现金贷”业务展开行动。

“分类处置,立即叫停,存量业务逐步压降至零,及时移送公安机关”是监管行动中出现的关键词。

银监会认为,现金贷最大的罪状是利率畸高。据公开资料统计,市面上78家比较知名的现金贷平台,平均利率158%,有47家平台的年化利率超过100%,高于最高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上限为36%的规定。

更有不少企业会从借贷本金中先行扣除利息、手续费、管理费等不同名目的“砍头息”,使得借款人实收金额少于合同约定金额,变相提高借款利率。

高息现金贷平台的战略转向

目前现金贷平台常见的风险包括信用风险、骗贷风险、经营风险、政策风险等等,这导致现金贷平台坏账率居高不下。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在接受《中国经济信息》记者采访时指出,国内的现金贷参与者面对的通常是,被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抛弃的用户,信用卡贷款的贷坏账率在现金贷很难实现。

此前有媒体报道,目前国内现金贷平台的坏账率在30%左右,有一些做得还不错的平台应该也在15%左右,美国现金贷业务的坏账率在20%左右,而国内小额现金贷坏账率最高能到50%。毫无疑问,多数平台的现金贷用户违约率很高。

“现在,现金贷行业乱象的确比较严重,但并不能完全否认现金贷的价值。这一业务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关键在于要做到合规运营。”一位银监会人士对《中国经济信息》记者说。他还透露,“现金贷新政”的这一个多月以来,不少高息现金贷平台正在筹备战略转向。

“站在借款人的角度,低息永远是现金贷类产品的核心竞争力,这一点,现金贷平台在发展过程中始终要有清醒的认识。”薛洪言分析道:“认识不到这一点,便不能及时转变业务策略,业务模式迟迟不能摆脱高息的掣肘,习惯于粗放式增长,而极难进行精细化转型,以至于当行业大洗牌来临时(如此次的监管整顿),就失去了继续博弈的资格。”

而关于高息现金贷平台的战略转向,薛洪言给出的建议是,起步阶段需要寻找细分场景,迅速做大份额;但是到了快速发展期,则需抵制高息诱惑、转换发展引擎,依赖科技驱动;最后需要构建生态,平稳转型进入可持续增长阶段。

可以预见的是,战略转型将是现金贷平台面临的巨大挑战。对于被迫转型的现金贷平台来说,除了从高息问题开始转变策略之外,还需要从降低成本、产品细节、运营模式、技术能力等多方面进行调整。

6月3日,清华大学教授廖理在清华五道口金融论坛上发表演讲指出:“现金贷在国内是有市场的,的确改善了一部分人的福利,但是它也同时带来了恶意催收、过度消费的问题。”在他看来,一个好的监管政策应该引导金融产品改善设计,对于现金贷等类似的产品,要理性对待其机遇和风险。

“当然,不管是监管部门还是网贷平台,都不应该寄希望于通过不定期整顿来彻底杜绝问题‘现金贷’。而引导网贷平台追求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内核和风险控制理念,这才是问题‘现金贷’由“恶”向“善”,转型为互联网消费金融的关键。”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