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存管不是终极阀门,网贷投资人的钱究竟靠什么防守?
存管不是终极阀门,网贷投资人的钱究竟靠什么防守?

824网贷行业合规大限即至,资金存管与标的额度等高门槛必然加速行业洗牌,甚至引发行业“血案”。6月1日,上海金融办出台《上海P2P监管征求意见稿》,其中具有风向标意义的关于存管“属地银行”的硬指标,更让行业顿感缰绳越勒越紧。

史上最严苛的金融整顿风暴从何而来

这轮网贷行业监管风暴有着必然的政策逻辑与宏观背景,这一切都是金融行业“空转套利”、“脱实向虚”闯的祸,自2016年以来,遍及银行、证券、保险三大金融领域,伴随着人事调整、政策重组以及金融反腐,国家加速给实体经济“去杠杆”。

今年四月份,国家首次从顶层将金融安全定性为关系社会经济发展全局的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种种迹象表明,中国金融业正经历着二十一世纪以来最严厉的金融秩序整顿。

据网贷之家数据,截止今年5月底,历史累计平台数5896家,历史累计成交额超过45000亿元,过去五个月累计成交额破万亿大关。网贷规模和增长速度与金融安全正向相关,自然成为这次金融整顿的重点领域。

“资金存管”目前是网贷治理关键,作为投资者手中理想的“资金安全阀门”,这项合规标配将大部分违规平台拒之门外以彻底完成行业的门户清理。

尽管资金存管制度受到行业拥护,但资金存管现状依然不容乐观。援引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5月24日,行业还有超过90%的平台没有“嫁出去”。另据媒体统计,A股上市公司控股的网贷平台有33家,目前有16家还未上线存管系统,不仅仅中小户嫁不出去,大户亦有难度,大限将至,没有被银行“娶走”的平台只能“卷铺盖回家”,资金存管成了网贷平台的生命线。不过投资者应该擦亮眼睛,全面客观评估资金存管。

“存管”,是监管层与银行的博弈

投资人存在严重误区,认为资金存管可以一劳永逸,确保投资人资金终极安全。

早在3年前,监管层提出《P2P十大原则》,第五条明确规定:贷款人和投资人的资金要进行第三方托管,不能以存管代替托管。后来监管层与银行几经博弈,“托管”的概念被悄然修改为“存管”,一字之差,暗藏玄机。简而言之,两者都可以实现平台资金与投资者资金有效隔离,切断平台自融可能,但是托管不仅仅要确保投资者资金本体安全,还要监测资金去向和项目真实性,资金存管只是确保资金本体安全,不负责资金去哪儿了、干了什么,因此存管并不保证投资人资金的终极安全。

对于银行而言,考虑到网贷的复杂性、资金监管的综合成本与业务规模,尽管存管大大减轻了银行风险,但是银行依然以国资背景、上市系、5000万元注册资本等高门槛表示了对网贷资金监管的无甚兴趣。网贷之家数据显示,在《存管指引》发布之前,被银行接纳完成直接存管系统上线的正常平台比例仅为4.94%。

不过《存管指引》发布后3个月,这个比例猛增到两倍,以城商行为主力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银行抢平台的现象。刚刚成立数月的新网银行甚至表示,不同于其他银行将资金存管业务视为补充性业务,新网银行视其为战略性业务。

银行陡然改变态度是源于《存管指引》中的“免责”条款,银行无须对出借人做任何形式的保证和担保。在免责条款下,不菲的管理费与海量的用户数据让银行嗅到了商机,尤其是在直销银行的大趋势下,这些送上门来的、有着天然互联网属性的客户数据将成为银行未来最可持续的资产。

在《存管指引》政策的驱动下,平台资金存管业务开展得如火如荼,可表面的繁荣之下潜伏着泡沫,行业大量充斥着“伪存管”与虚假宣传之风。

识破“伪存管”,找到真金子

投资者必须注意的是,目前市场上主要存在三种伪存管:一是平台与电子银行部达成开户协议,对外宣称已获得银行存管资质;二是平台以个人名义向银行存入一笔资金,取得存款凭证,对外宣称完成了银行存管;第三种即是“双轨制”。

《存管指引》明确指出,平台应该指定唯一一家商业银行作为资金存管机构,此规定明确否定了行业流行的银行+第三方支付的联合存管模式。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止2017年5月25日,行业有43家平台采用的是“双轨制”,即存在联合存管与银行存管两个版本。

相对于银行存管,联合存管的产品线更丰富、资金站岗时间更短、收益率更高,但双轨制本质上是多头存管,架空了银行存管,暗留了自融空间,是典型的伪存管。

上海监管征求意见稿逼得30家平台改嫁

2017年2月22日,银监会发布《网络借贷资金存管指引》提高了行业竞争门槛,但整体上让行业看到了未来,资金存管制度实行分账管理,可以有效隔离平台与客户资金,大大降低了平台自融、卷款跑路、监守自盗的概率,可以大幅提高投资人对行业的信心。

也有业内人认为,网贷行业存在道德风险、流动性风险、政策风险和信用风险,银行资金存管可以基本消灭道德风险和流动性风险,大大降低政策风险和信用风险。

行业门槛还在进一步抬升。据石投金融的公开信息,该公司4月与本地城商行上海银行签订了资金存管协议,双方抽调专业团队正在进行系统对接和调试,拟在6月底正式上线上海银行存管系统,在这之前,石投金融考虑过与徽商银行合作银行存管业务,不过徽商银行在上海目前尚无运营网点。

事实证明,石投金融的调整是正确的和幸运的,暗合了行业走势。就在6月1日,上海金融办出台了《上海P2P监管征求意见稿》,其中有“属地银行”的明确规定,要求存管银行必须在上海有实体网点,并给了6个月过渡期。

据网贷之家统计,目前上海有61家网贷平台与银行签订了存管协议,其中选择江西银行、新网银行、徽商银行、广东华兴银行为存管银行的上海平台总计有30家,可这前四大存管银行目前在上海均没有设置实体网点,这意味着平台要重新选择属地银行。

石投金融董事长宋梅表示,上海新规整体上有利于行业合规发展,不容忽视的是P2P存管主力是城商行与互联网银行,城商行网点较少,仅靠属地银行的力量,很难让平台在整改期内完成银行存管,此举可能进一步抬高平台的合规成本。

存管不是终极阀门,信息披露立法才是“定海神针”

存管制度愈来愈严苛,可存管模式的短板以及伪存管的大量存在,还是暴露了资金存管在网贷合规发展过程中的天然盲点,在现存的监管体系之下,网贷资金的真实流向依然成谜,投资者资金安全的最后一道阀门是松动的。

只有回归到行业“信息中介”与信息对称的本质,建立透明化的信息披露制度,追踪到资金究竟去了哪儿、干了什么,才能根除平台自融隐患,加速行业自清,维护金融安全。

半个月前,银监会在官网上挂出《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的通知》,提出年内立法46项,计划中涉及网贷行业的立法主要有四部,其中最为业内看重的是《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信息披露指引》(以下简称《披露指引》)。

尽管上述两个文件对网贷信息披露制度的建设有基础性贡献,相对于8月24日银监会发布的《暂行办法》中对信息披露的框架性要求, 以及10月2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信披标准》行业性指导文件属性 ,《披露指引》作为立法文件,有操作细则,有法律强制性。

早在两年前,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撰文表示,P2P监管目标是保护投资者利益,其核心手段在于信息披露,信息披露的核心在于透明化,透明化应该聚焦三个方面:资金透明、业务透明、平台透明。

《披露指引》将大大提高网贷行业的透明度,促进监管回到行业本源问题,是网贷行业合规进程中最具分量的制度建设,对于挽回和提升投资人对行业的信心至为关键。

——上海交大策略与危机管理研究所研究员 陈千里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