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控股公司效益一般 天龙集团3名董事反对为其贷款担保
控股公司效益一般 天龙集团3名董事反对为其贷款担保

编者按

【 最近,天龙集团(300063,SZ)为控股子公司松源林产4200万元银行贷款提供担保的议案,被3名董事投了反对票——有一位董事认为,“该笔贷款的使用效率太低,不具合理性。”有一位董事认为,“公司应将融资资源用于更符合公司发展战略的业务板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后发现,其实3张反对票背后折射的正是天龙集团近年的转型之路:从主营油墨,到大量收购林产化工资产,再到进军数字营销行业。】

每经记者 陈鹏丽 吴泽鹏 每经编辑 张海妮

5月中旬,天龙集团(300063,SZ)发布了一则为控股子公司广西金秀松源林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源林产)银行贷款提供担保的公告。由于生产经营需要,松源林产拟向金秀县农村合作联社申请将以前年度的3400万元额度的授信延期,并新增800万元额度的授信,共计4200万元额度的3年期可循环授信,单笔贷款期限不超过1年。天龙集团拟与松源林产另一股东共同为这笔4200万元的1年期银行贷款提供担保,承担全额连带保证责任直至松源林产归还贷款本金和利息。

对于这项银行贷款担保议案,公司3名董事投了反对票,反对理由是公司林产化工业务发展不及互联网营销,贷款担保不合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后发现,松源林产是天龙集团上市后利用超募资金收购的控股子公司,但松源林产在收购当时净利润就处于亏损状态,收购后松源林产的业绩并没有出现预期的爆发,反而连续3年未完成承诺业绩。

3名董事反对贷款担保

天龙集团位于肇庆市高要金渡工业园内,与其隔江相对的,是更具名气的历史文化之都端州,在唐初,那里以出产文房四宝之一的端砚而闻名。作为国内最大的水性油墨企业,天龙集团在当地更是明星企业。

5月中旬,天龙集团公告称,公司拟与参股子公司松源林产另一股东云南森源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源化工)根据各自股权比例共同为松源林产一笔4200万元的1年期银行贷款提供担保。据了解,天龙集团于2013年4月以1800万元超募资金收购松原林产60%股权,此次担保是为了满足子公司生产经营所需流动资金。松源林产主要生产销售歧化松香树脂系列产品。

截至2016年12月31日,松源林产的资产总额为1.17亿元,负债总额为7328.76万元,资产负债率为62.81%。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95亿元,净利润仅为222.34万元。

然而,这则4200万元1年期的贷款担保议案却在董事会会议上遭到3名董事的反对。

董事邸倩认为,2016年新媒体事业部实现净利润19871.15万元,占公司总利润的139.31%。而林化事业部2016年度净利润为亏损923.91万元,其中松源林产实现净利润223.34万元,但上市公司仅持有其60%的股权,2016年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仅为133万元。从财务数据上反映,其对上市公司业绩贡献不大,该笔贷款的使用效率太低,不具合理性。

董事王娜投反对票的理由则是,公司2014年就确立了向互联网营销业务转型的战略方向。2017~2018年,公司的互联网营销业务仍保持着高速增长,并将为公司带来利润的大幅提升,融资需求也将随之上升。“公司应将融资资源用于更符合公司发展战略的业务板块。”

投反对票的还有独立董事谢新洲。他认为,天龙集团现有的林化业务受市场饱和及经济环境影响,不具有成长性预期。无论从战略定位还是从资产收益率角度考虑,上市公司占用其担保额度为松源林产4200万元的贷款提供担保的决定并无合理理由和必要性。“作为独立董事,有义务敦促公司管理层将资源向优质资产倾斜,从而保证公司业务的良性发展,维护股东的合法权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邸倩、王娜和谢新洲均由煜唐联创方面提名,而煜唐联创为上市公司子公司。2014年确定互联网营销的转型方向后,2015年天龙集团以13亿元的价格收购煜唐联创100%股权,根据收购时签署的协议,邸倩、王娜和李玉平进入天龙集团董事会,成为非独立董事成员。谢新洲则是由煜唐联创总经理程宇提名的。

3名代表煜唐联创方的董事均投了反对票,这是否意味着公司高层对公司发展方向存在分歧?5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天龙集团尝试采访,但未能得到答复。

记者尝试与王娜,天龙集团独董蓝海林、夏明会取得联系,但最终未能获得任何回应。

松源林产连续3年业绩失诺

2013年,天龙集团从森源化工手中接过松源林产60%股权时,松源林产就处于亏损状态。当时,由于看好汽车市场,而汽车是合成橡胶的消耗大户,天龙集团介入合成橡胶的上游——歧化松香。

天龙集团当时主要看中了松源林产的生产能力。松源林产拥有年产2.5万吨脂松香生产线、2万吨歧化松香、8000吨歧化松香钾皂生产线各一条,天龙集团认为,其生产的歧化松香产品质量稳定、成本低,具有很强的市场竞争力。歧化松香生产线预计2013年6月就可以全面投产。在天龙集团看来,松源林产摆脱亏损迎来业绩暴涨指日可待。

当时的收购可行性分析报告显示,2013~2016年,预计松源林产将分别实现主营业务收入9625万元、12000万元、14437.5万元和15000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01.9万元、404.55万元、609.42万元和601.85万元。松源林产投资回收期为3.25年。森源化工承诺,2013~2015年,松源林产将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00万元、400万元和600万元。

然而,松源林产的表现并不如天龙集团此前预期。2013年,松源林产实现营业收入9830.81万元,净利润为-279.6万元,与承诺业绩相差479.6万元;2014年、2015年,松源林产分别实现营收17326.6万元、14275.5万元,净利润则分别仅为15万元、-43万元。也就是说,松源林产连续3年未完成承诺业绩。记者留意到,天龙集团在年报中对松源林产未能实现业绩承诺的解释是行业景气度低。

2016年,松源林产的净利润也仅有222.3万元,与收购当时公司的预测相去甚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松香行业具有“资金需求量大及季节性强”的特点,对现金的需求量高。

近几年松香行业低迷,记者尝试就松源林产的产能利用率、公司运转及松香行业现状等问题联系松源林产方面,但公司相关负责人凌鑫表示,需要通过上市公司天龙集团方能接受记者采访。

5月27日,记者前往天龙集团肇庆总部欲就相关问题采访上市公司,但无果。随后,5月31日天龙集团董秘徐永全回复记者称,公司停牌期间不能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待复牌后方能预约采访。为确保天龙集团知悉采访问题,记者5月31日向天龙集团发去采访函邮件,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原因解析

天龙集团董事反对子公司贷款担保背后:林产化工板块表现不佳

天龙集团(300063,SZ)为控股子公司松源林产4200万元银行贷款提供担保的议案,被3名董事投了反对票。这一切背后其实是上市公司林产化工板块整体表现不佳——大部分林产化工子公司在收购完成后始终无法完成业绩承诺,2014年天龙集团利用超募资金投资的所有林产化工项目全部无法达到预期效益,2015年7家林产化工子公司全线亏损。2016年林产化工事业部仍然未能达到盈利状态。公司2016年年报显示,2家林产化工子公司已被注销。

超亿超募资金投林产化工

同许许多多的化工厂一样,以油墨发家的天龙集团单落在肇庆市高要区金渡工业园的一角,四周不毗邻其他工厂,也没有公交车能直达,天龙集团门口倒有一班“广州-白土”往返的大巴临时停车点。不过,作为当地的明星企业,天龙集团的具体位置,几乎每个出租车司机都知道。

1993年,当时还是工人的冯毅带着7位合伙人在肇庆梅庵附近一间废弃的小仓库里办起了作坊式的油墨厂。18年后,当年的油墨厂变成了年产值几十亿元的大公司,并成功登陆创业板,成为高要区首家A股上市公司。如今,位于金渡工业园的天龙集团占地面积约5.6万平方米,天龙油墨事业部在全国拥有8大生产基地,水性油墨产品年销售量过万吨。

天龙集团上市时原拟募集资金1.65亿元,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4.66亿元,其中超募资金3.01亿元。有了这笔超募资金,天龙集团开始思考更多的发展方向。

正值当时油墨上游原材料价格出现异动,2010年水性油墨的主要原材料松香的市场价格涨了一倍多。而天龙集团上市当时的目标是争取五年内成为全球销量最大的水性油墨制造商。在原材料成本上涨压力下,同时为了扭转净利润下滑局面,天龙集团上市后立刻决定以450万元超募资金获得贵港中加树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加树脂)60%股权。

2011年8月,天龙集团使用2000万元超募资金收购云南林缘林产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林缘林化)100%股权;紧接着天龙集团再使用480万元超募资金收购天亿林产100%股权,随后追加投资500万元。

2012年,天龙集团继续加大林产化工业务的拓展布局,产品线囊括松香、松节油、松香树脂、松香深加工产品、歧化松香钾皂等。

2012年11月,天龙集团以4750万元超募资金与德庆荣鹏林化科技有限公司合资设立广东天龙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龙精细化工),公司持股95%。

2013年,天龙集团使用超募资金3000万元收购云南美森源林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森源林产)60%股权,使用超募资金1800万元收购松源林产60%股权。

3年间,天龙集团共使用近1.3亿元超募资金投资布局林产化工业务。除超募资金外,2013年12月,天龙集团还决定以自有资金对天龙精细化工增资3800万元,投资松节油深加工项目。2014年,为了完善林产化工业务布局,公司以960万元获得三惠(福建)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三惠)60%的股权。

林产化工表现不及预期

然而,天龙集团始料未及的却是林产化工板块惨淡的业绩表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天亿林产自2012年收购完成后至2016年一直亏损,天龙集团也在2016年宣布注销天亿林产,同时被注销的还有中加树脂。

此外,公司当时收购美森源林产60%股权时,股权转让方森源化工承诺,美森源林产2013~2015年将实现不低于1000万元、1100万元和1200万元的净利润,但实际上,美森源仅分别实现153.1万元、56.2万元及-280.4万元的净利润,远不及业绩承诺。

2013年7月,公司决定将林缘林化40%股权转让给云南森源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源化工),并约定共同对林缘林化增资1700万元,森源化工承诺林缘林化2013年股权转让及增资完成之日起至2013年12月31日净利润不低于100万元,2014年度、2015年度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00万元、400万元。此后,林缘林化正式更名为云南天龙林产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天龙)。云南天龙也只完成了首期业绩承诺,2014年、2015年,云南天龙分别实现净利润113.7万元、-21.4万元,与承诺相差186.3万元、421.4万元。

福建三惠自2014年被收购后,至今尚无一年能够完成业绩承诺。股权转让方陈建华承诺,2014年福建三惠实现净利润不低于100万元,但实际业绩仅为-18.07万元;2015年福建三惠需要达到的净利润为300万元,然而实际业绩为-222.7万元。2016年福建三惠股东承诺净利润为300万元,但当期只实现了19.52万元净利润。

天龙精细化工成立后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直到2016年才得以扭亏为盈。2016年天龙精细化工实现营业收入1.85亿元,净利润仅为141.02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4年国内松香由于受到国际石油价格影响大跌,天龙集团2014年年报显示,利用超募资金投资的林化项目全部未达预期。

2015年,情况也未好转,公司旗下7家林化子公司全线亏损。

2016年,公司林产化工事业部整体还在亏损。根据2016年年报,除了2家被注销的林化子公司亏损外,云南天龙的净利润仍为亏损,美森源营业利润处于亏损状态。

5家子公司欠上市公司1.2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松香是个重资本、低收益的行业。天龙集团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年末,母公司“期末其他应收款金额前五名情况”显示,天龙精细化工、云南天龙、福建三惠、天亿林产和松源林产5家林产化工子公司合计欠上市公司1.2亿元,款项性质为“资金往来”。

其中,天龙精细化工期末余额为6140.4万元,账龄为1年内,占母公司其他应收款总额的50.48%;云南天龙期末余额为2746.2万元,账龄在3年以内;福建三惠期末余额为1341.9万元,账龄为3年内;天亿林产期末余额为1011.87万元,账龄为3年以内及3年以上;松源林产期末余额为757.8万元,账龄为183天以内。

天龙集团2016年年报显示,林化产业的低迷也使得上市公司存货增加,截至2016年年末,公司存货余额为2.48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6.72%,较期初增长31.2%。公司在年报中解释称,主要是因为报告期林化子公司增加产品库存所致。

天龙集团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的存货金额从2016年年底的2.48亿元增加至2.57亿元。

5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就上述问题及未来公司对林化业务的发展规划等问题前往天龙集团寻求答案,但由于董秘正在出差,公司行政部相关工作人员转告董秘办意见称,“停牌期间不接受任何采访。”

5月31日,天龙集团董秘徐永全向记者确认,因停牌期间,有规定不能接受记者采访,待复牌后方能向公司预约采访。为保障公司知悉采访问题,记者将详细采访函发给天龙集团,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天龙集团的任何回应。

跨界成绩

天龙集团大举“触网”后业绩红火 只遗憾“初恋”标的连负承诺

每经记者 吴泽鹏 陈鹏丽 广州摄影报道 每经编辑 文 多

拿下广州橙果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橙果),是油墨大佬天龙集团进军数字营销行业的第一步。

2014年7月,天龙集团(300063,SZ)发布收购公告,称为积极介入互联网新兴产业,拟收购广州橙果60%股权。确立了向互联网营销业务转型的战略方向后,2015年,天龙集团公司先后收购煜唐联创、北京智创,参股北京优力。后又于2016年全资收购北京优力。

据公司2016年年报,天龙集团表示,互联网营销业务业已成为公司主要业务种类和收入来源,成为公司发展的新引擎。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上述4家天龙集团收购的公司中,煜唐联创、北京智创去年均实现业绩预测,北京优力去年业绩与预测收益相差也不过6%。

唯有广州橙果,作为天龙集团的跨界首个并购项目,目前未能收获业绩承诺上的捷报。据当年的收购意向公告,广州橙果原股东承诺,收购后,广州橙果2014年~2016年扣非净利润达到1300万元、1755万元、2369万元。事实是,这3年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313万元、150.57万元、362.89万元,虽然都在盈利,但对比可见后两年业绩与承诺的差距。

收购橙果介入互联网营销行业

“油墨大王”天龙集团现在或许要叫互联网营销大王了。

去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天龙集团互联网营销业务实现了快速增长,2016年度互联网营销营业收入近43.43亿元,占公司整体营业收入的82.10%,净利润为1.99亿元,占公司总利润的139.60%。此外,从天龙集团上市(2010年)以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普通股股东(2013、2014年)的净利润来看(2010~2016年依次为2571.73万元、1903.70万元、1428.53万元、1440.41万元、155.26万元、4655.67万元、1.42亿元),在2015年前,天龙集团净利润连续下滑,但在2015年后开始明显上升。

目前的成绩要追溯到2014年,天龙集团终于迈出脚步,宣布介入互联网营销行业。

当时,天龙集团公告称,进入数字营销行业能够增加传统产业的利润来源,并且能够帮助传统企业在新兴产业合理布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广州橙果成立于2010年7月5日,截至2014年6月30日注册资本500万元,其中王文娟持有67.5%股权,张曦持有32.5%股权。此外,天龙集团当时公告称,广州橙果成立4年来,主要为客户提供全网全程的数字营销服务,有员工40人,主要服务于广汽集团等国内大型汽车制造厂商。

据当时公告,广州橙果2011年~2013年的年度销售收入分别为448.92万元、579.85万元、1523.07万元,净利润分别为-0.58万元、3.47万元、593.24万元。2014年上半年,这两项数据分别为712.62万元、224.1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收购时,广州橙果的业绩在当时几乎全部来自前五大客户。据收购时的审计报告披露,广州橙果2013年前五名客户为广州橙果贡献了营业收入1505.15万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98.83%。

2014年上半年,情况依旧如此。当时,广州橙果对前5家客户共实现712.62万元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为100%。

对比可见,2013年以前,广州橙果营收在500万元上下浮动,收支基本平衡。2013年,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广州橙果均实现了大幅增长。2014年7月,天龙集团将广州橙果作为进军互联网数字营销行业的首个目标。

收购次年开始利润大减

天龙集团将广州橙果纳入囊中,以期后者能够增加天龙集团在传统产业外带来新的利润来源,根据当年收购承诺,广州橙果2014年~2016年扣非净利润应分别达到1300万元、1755万元、2369万元。

根据当时收购的可行性分析,经测算,收购广州橙果3年的经济效益情况如下:年均主营业务收入4172.5万元,年均主营业务成本1288万元,年均税后净利润1807万元,项目投资利润率18.08%。

2014年,广州橙果未负所托。

天龙集团2014年年度报告称,2014年9月23日,随着收购工作的落定,宣告天龙集团正式进军互联网营销。广州橙果也如预期一般,展现了良好的发展势头,2014年实现营业收入2545.06万元,实现净利润1313.24万元,超额完成了承诺利润。

据当年年报,天龙集团实现营业收入9.05亿元,同比增加37.9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155.26万元,同比下降89.22%,主要系营业成本上升、财务费用增加所致。天龙集团称,当年公司油墨化工行业盈利稳定,但林产化工行业部分子公司出现亏损,年内纳入合并报表范围的广州橙果成为公司重要净利润来源之一。

但广州橙果对天龙集团业绩贡献的良好势头仅支撑了一年。天龙集团年报披露,广州橙果2015年度实现净利润150.57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在2015年半年报中,天龙集团还强调,报告期内,新纳入报表合并范围的互联网营销领域的子公司展现了较好的盈利能力。

2016年,广州橙果营业收入为2176.6万元,净利润为362.89万元,连续第二年未能回到收购前水平。

根据收购协议,2015年、2016年,广州橙果连续两年未能实现业绩承诺,天龙集团将不需支付剩余的股权转让款,这笔款项被天龙集团确认为营业外收入。

连续两年上千万利润未获确认

对于2015年及2016年的低迷成绩,天龙集团在年报中分析未达预测的原因,分别是业务影响及业绩下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事实上,2015、2016年广州橙果也曾几近达成承诺业绩,不过最终,因公司与会计师对会计估计确认的不同理解而进行了调整。

2015年,天龙集团发布业绩快报时,预计2015年度净利润为6641.12万元,但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后,调整为4655.67万元,在修正说明中,天龙集团表示,会计师对广州橙果的营业收入采取谨慎性原则予以确认,对其中1795.47万元营业收入不予确认,从而调减净利润1629.98万元。

2016年的情况如出一辙。

2016年,天龙集团预计净利润为13000万~16900万元,预计业绩变动区间为3900万元,变动区间较大,原因为广州橙果预测2016年度完成净利润2100万元,其中1500万元利润对应的项目于2016年年底前已完工,正在跟客户核对完工情况,相关完工依据正在确认。

最终,天龙集团所称广州橙果于2016年年底前已完工的1500万元利润未能进入天龙集团2016年年报当中。

5月27日~6月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三次联系广州橙果,并实地走访递交采访函,但截至截稿,并未收到回复。

记者也就广州橙果上述问题前往广东肇庆天龙集团总部,但未能获得对话的机会。5月31日,天龙集团董秘徐永全明确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公司正在停牌期间,有规定不能接受媒体采访,待复牌后方能向公司董秘办预约采访。记者随后向天龙集团发去详细采访函,但最终也未收到回复。

主业一角

IPO募投项目屡缩水 天龙集团2015年前业绩一度连下滑

每经记者 吴泽鹏 陈鹏丽 每经编辑 文 多

一则为子公司提供银行贷款担保的公告,牵出了天龙集团(300063,SZ)在林化行业的投资挫败,其上市募集资金中,将近1.3亿元投入林产化工,但投资未及预期,部分子公司被注销。

在此背景之下,天龙集团意欲继续向林业子公司提供银行贷款担保,遭遇了来自煜唐联创方面的董事反对,董事认为公司应将融资资源用于更符合公司发展战略的互联网营销业务板块。

事实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不仅投资的林化行业多数败北,凭借“国内最大的水性油墨生产企业”身份登陆资本市场的天龙集团,上市当年便将其拟投资在水墨生产基地项目上的募集资金削减近半。此外,两个投资金额合计达到5000万元的承诺投资项目,在投入近560万元后也以不再实施告终。

主业相关募投项目有消有减

天龙集团在当年的上市招股书中宣传称,水性油墨是以水作为溶剂,代替了甲苯、乙酸乙酯、异丙醇、丁酮为主的有机溶剂,具有环保节能特点,在行业内被称为“最优秀、最具有发展前途的印刷油墨”。

然而,作为“最具发展前途印刷油墨”行业大佬的天龙集团,在成功上市后,也积极谋求其他盈利点,其在水墨主业方面的投入也被大幅削减。

招股书显示,天龙集团称,上市募集资金9000万元用于水墨生产基地建设项目,2500万元用于北京市天虹油墨厂房扩建项目,3000万元用于销售与服务网络扩建项目,2000万元用于水性油墨工程技术研发中心项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上述4个承诺项目中,水墨生产基地项目投资被削减近半,销售与服务网络扩建及研发中心项目最终不再实施。

2010年3月底,天龙集团正式登陆资本市场,上市募集资金总额近4.9亿元,扣除各项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净额约4.6亿元(按2014年公司公告数据)。

2010年底,天龙集团发布了《关于变更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实施地点和方式的议案》,称根据公司经营情况变化的需要,决定变更原水墨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原拟投资9000万元)实施地点和方式,因此带来项目投资总额减少4000万元。

另外两个变更项目的命运则不仅仅是被削减投资这么简单。

2014年9月,天龙集团公告宣布,不再实施募投项目“水性油墨工程技术研发中心项目”和“销售与服务网络扩建项目”,项目结余募集资金(含利息)约5118.36万元,拟用于永久性补充流动资金。

记者注意到,截至项目不再实施,天龙集团对前述两个不再实施的项目共投入556.5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上述3个募投项目的变更,天龙集团均表示对主业开展不会有影响。

天龙集团表示,“水墨生产基地项目”只涉及投资项目实施地点及实施方式,设计产能、投产规模,主要产品品种规模及其技术、工艺和目标市场等各方面未发生重大改变;“水性油墨工程技术研发中心项目”虽不再实施,但项目所涉工作并不因本项目终止而停止;“销售与服务网络扩建项目”不再实施,则是在不影响业务开展和客户服务的前提下,“减少分公司的设立能节约部分固定费用的支出”。

募投项目收益此前未达预期

虽然天龙集团强调,募投项目的变更,不会对包括公司油墨主业技术、销售造成影响,而对设计产能不会造成重大改变,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实际上,随着变更后的募投项目达到可使用状态,这些项目并未给天龙集团带来如招股书中所预计的收益。

以“水墨生产基地项目”为例,该项目调整后总投资金额为5000万元,该项目于2012年8月31日达到可使用状态。根据招股书及可行性研究报告,该项目预计新增水性油墨18000吨,实现年均销售收入(含税)2.826亿元,年均利润总额为3591.14万元。

但据天龙集团每年的募集资金年度存放与使用专项报告显示,2012年,该项目进入试运行阶段,因此未达到预期收益;2013年,报告期内实现效益762.08万元;2014年,报告期内实现效益204.36万元;两年实现累计收益不足1000万元,情况与招股书所预计存在差距。而在2015年后,因天龙集团新发起了募集资金项目,因此未披露IPO募集项目收益情况。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北京市天虹油墨厂房扩建项目”,该项目随后被变更为设立新的全资子公司成都天龙油墨有限公司,并建设“成都天龙厂区新建项目”。天龙集团当时称,项目达产后,预计每年新增水性油墨4000吨、无苯无酮环保型溶剂油墨2000吨。预计实现年均销售收入1.068亿元,年均利润总额为1614.82万元。

项目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为2013年6月1日,在2014年的募集资金年度存放与使用专项报告中,天龙集团披露该项目当年实现效益为亏损123万元,成都天龙公司当年的净利润数据也是如此。2015年开始,天龙集团未披露项目收益,但披露了子公司成都天龙盈利情况。2015年、2016年,成都天龙分别实现净利润亏损57.2万元、66.1万元,同样还未达预计。

与此同时,天龙集团上市(2010年)以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普通股股东(2013、2014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571.73万元、1903.70万元、1428.53万元、1440.41万元、155.26万元、4655.67万元、1.42亿元。对比可见,在2015年收购北京煜唐联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前,天龙集团净利润一度连续下滑,2014年跌至155.26万元的历史低谷。

记者梳理还发现,天龙集团2014~2016年收到业绩承诺补偿款分别为795.86万元、1733.17万元、3067.46万元,分别占当期上市公司净利润的512.6%、37.2%、21.6%。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