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网贷"羊毛党"渐成明日黄花 月入5万元已寥寥无几
网贷"羊毛党"渐成明日黄花 月入5万元已寥寥无几

网贷“羊毛党”调查:“羊毛党”渐成明日黄花,月入5万元已寥寥无几,有调查显示,有13.64%的投资人在“薅羊毛”时踩雷。

“羊毛党”生存状态

不过,目前很多平台出台规定开始清理“羊毛党”,并且今年以来各大平台纷纷降息,资产项目一标难求,众多高返平台又相继出现逾期或提现困难,在P2P行业“寄生”了多年的“羊毛党”日子不再好过。一些有名的“羊头”已经“金盆洗手”,另寻他途,“羊毛客”也不断减少。有调查显示,13.64%的投资人在“薅羊毛”时曾因项目逾期、平台跑路而踩雷。

一位资深“羊毛党”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我身边月收入最高的羊毛党大概月入5万元,能有这样收入的人也是少数。“以前,薅羊毛情况好的时候,一年买辆宝马绝不是问题,现在只能买单车了。”这是羊毛群里十分流行的一句话,也是“羊毛党”目前的生存状态缩影。

近15%投资人“薅羊毛”时踩雷“羊毛党”默认风险自担

“羊毛党”从最初的个体化发展到现在,变成有组织、有分工的职业群体。“羊毛党”中的领头人为“羊头”,主要为群内“羊毛党”提供各种平台的福利信息,甚至组织“羊毛党”们与平台谈判,以获得更多的优惠。散客“羊毛党”常常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游走于各个“羊毛群”,有羊毛就“薅”一把,主要靠注册返现、邀请奖励和渠道返利赚些小钱。

“行业发展初期,行业套利现象严重,也引发了许多用户抱着薅羊毛的心态进入此领域。”拍拍贷CEO张俊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但是,随着监管从严,网贷平台加速退出,“羊毛党”以前很少踩雷,而现在踩雷却变成了家常便饭。据网贷之家报告显示,大约三成的投资人有过踩雷经历,预计其中有超过一半是因为“薅羊毛”而踩雷。“有调查显示,13.64%的投资人在薅P2P羊毛时曾因项目逾期、平台跑路而踩雷。”网贷天眼研究员李欣竹对本报记者表示。

“部分平台确实通过羊毛群进行刷单的行为,但也有很大一部分居心不良平台则是利用高额返现吸引投资人,目的是为了进行诈骗,冲在最前面的羊头自然难免踩雷。”投之家COO邓伟表示,“对羊毛党来说,需要刷单的平台往往是新平台或者是背景较弱的平台,所以羊毛党也面临正常投资人数倍的风险。”

盈利空间越来越窄“羊毛党”不断退场

虽然“薅羊毛”风险很大,但“薅”来的收入也相当客观,但随着监管从严已开始严重下滑。

“前几年羊头最高投资本金是2000万元,收入肯定也是千万元级别的。有的羊毛党甚至从VIP投资人转化为部分平台的股东,但现在雷太多,没人敢拿那么多钱出来投了。”一位资深“羊毛党”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我身边月收入最高的羊毛党大概月入5万元,能有这样收入的人也是少数。这本来就是灰色地带,具体赚多少没几个人会说实话。”

据该羊毛党介绍,早期被薅羊毛的P2P平台和“羊毛党”合作存在多种模式。其中一种是以“团”的形式存在,“羊毛党”抱团同时将一大笔资金注入一个平台。收益方面,平台则会和“团长”进行协商,除页面展示的利率外,还会有额外的返点。但是这种形式对平台来说风险太高,后来逐步被淘汰。

紫马财行CEO唐学庆坦言,“监管力度加强使绝大多数平台的收益率以及网络投放、市场推广等费用都已经回落至理性区间,因此活跃在网贷平台上的大量羊毛党再无高额利润可榨取,现已加速退场至其他新兴的流量高地。”

除了“羊毛党”自愿退出以外,很多平台通过政策遏制也使得“羊毛党”生存空间受限。很多平台认为,“羊毛党”不利于行业的长期发展,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会成为平台发展的负担。“目前平台在技术层面主要通过风控、大数据分析、IP监测,运营则通过提高活动门槛、红包和投资额、投资期限挂钩、现金红包奖励转换为物质奖励等多种手段进行防治”,一位不愿具名的平台负责人表示。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