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美国次贷危机十周年再反思:黑天鹅已变为灰犀牛
美国次贷危机十周年再反思:黑天鹅已变为灰犀牛

IMF表示,债务水平高企限制了投资和消费,不利于经济增长。IMF还警告称,私营部门债务水平高企增加了金融危机出现的可能性,而金融危机通常伴随更加深入、持久的经济放缓。

投资低迷也是金融危机留下的另一个后遗症。世行数据显示,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发达经济体投资大幅下降,尽管2014年至2016年有所回升,但增速远低于金融危机之前水平。在全球贸易和跨境投资下降以及私营部门债务负担上升等因素影响下,新兴经济体投资增速从2010年开始也逐步放缓。

IMF去年10月份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指出,随着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回升,短期内全球金融稳定风险有所下降。但由于全球经济长期处于低增长、低通胀、低利率环境,全球金融稳定面临的中期风险正在上升。

报告指出,低利率环境使得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盈利和偿付能力受到威胁,发达经济体仍需要应对金融危机留下来的银行系统不良贷款高企等遗留问题,同时许多新兴经济体企业杠杆率大幅增加,金融脆弱性加剧。

IMF还指出,金融危机之后,全球金融市场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对银行的监管在危机后得到了增强,但保险公司、养老金和资产管理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在金融系统中的重要性稳步上升,为金融稳定和监管带来新的挑战。

狩猎新的灰犀牛

美国房地产泡沫集中爆发以及在此之前的诸多泡沫破裂;飓风卡特里娜和桑迪以及其他自然灾害后的毁灭性余波;颠覆了传统媒体的现实数码技术……在事前均出现过明显的迹象,但为什么领导者和决策者不能在局面失去控制之前解除危机?在当下的世界中,还有哪些明显的、高概率的危机事件?

渥克认为,2007年至2008年的金融风暴完全是众多灰犀牛汇聚的结果,有很多警示信号表明6年间积累起来的金融泡沫即将破裂,许多人也看到了这些信号。

2004年,联邦调查局的一份报告就提醒人们提防抵押欺诈的大规模爆发;2008年,时任法国财政部长的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在G7峰会上提醒人们注意,一场金融海啸即将到来。圣路易联邦银行总裁威廉·普尔和路易斯安那州的议员理查德·贝克均预言房利美和房地美将出现大问题。

在渥克看来,错误的思想动机和对个人利益的误判会极大地助长人们抗拒行动的天性,例如银行家们明明已经了解次贷危机的风险,却仍然不肯从这种充满风险的投资中收手。

不可持续的国家债务、经济增长乏力,劳动力市场的巨大变革等因素极大的增加了相关国家遭受新一轮经济危机的可能性。日益加剧的收入分配不平等问题将会进一步导致社会和政治动荡不安,零星的骚乱、政权的更迭和经济发展的停滞。

与渥克立场相仿的还有很多人,各种预警的声音不断出现,令人联想起次贷危机前警报声不断被忽视的情形。比如,2008年1月,世界经济论坛照例询问了1000名首席执行官来列举他们眼中近期极有可能发生的风险。

当年的风险报告指出,预期的房地产市场衰退、流动性资金紧缩和居高不下的油价都实实在在地发生着,推高了经济崩溃的风险性。但这份报告却未能引起集结在达沃斯论坛的经济领袖们的重视,他们并没有真正接受自己的预测。

专家观点

✪ 澳大利亚创新金融研究院院长郭生祥

就目前而言,郭生祥认为,当前必须警惕货币和债务问题酿生新的危机。金融危机虽然被联手抑制了,但是问题根源却被货币和债务掩盖了。

当前,货币量化宽松、证券债券抵押信贷等各种手段暂时掩盖了货币和资产泡沫化风险。整个世界经济被“温水煮青蛙”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一定要当心相应的社会危机、自然生态危机导致恶性经济危机,长期不温不火的经济也会招致社会和生态危机。

✪ 日本爱知大学国际中国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博

李博认为,不良债权、热钱,以及美国房地产和银行交易缺乏限制仍对全球金融系统构成威胁,引发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的风险因素在各国以不同形式存在。各国政府应加强管控以减少经济风险。

✪ 爱尔兰中国研究院院长王黎明

王黎明表示,次贷危机的遗留问题至今仍未根本解决,仍存在爆发新的金融危机的可能。当前世界经济增长缓慢,使得全球金融市场可能面临相对长期的低通胀、低利率环境。一些国家的政局问题、收入增长和分配矛盾问题促使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倾向抬头。

这样的环境阻碍了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不利于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的修复,弱化了金融稳定的基础,使得发达经济体面临周期性和结构性调整挑战,新兴市场面临脆弱性加剧的挑战。

✪ 西班牙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大学应用经济学教授哈维尔·本塞

此外,对于目前全球金融业风险的担忧尤为明显。教授认为,美国次贷危机的教训在于,过度金融化导致实体经济失血,投机生意却大行其道,这损害了全球经济;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又让经济雪上加霜。

目前,金融系统的根本性问题仍然存在:“如果现有模式没有改变,我们仍然被金融资本的利益和逻辑所支配,经济将很难获得长久复苏,更可能产生新的泡沫。”哈维尔·本塞强调,金融体系必须从根本上进行改变,以服务于生产经济和社会整体利益。

✪ 德国天际资本公司总裁郑骢

郑骢说,全球金融业面临着一些新的风险因素。从经济方面看,可能产生风险的包括意大利银行业重整、希腊债务问题的新挑战、印度废除大额纸钞事件的后续影响、一些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等。从政治风险上看,除了英国“脱欧”问题以外,今年的法国大选和德国大选也值得密切关注。

✪ 瑞银财富英国投资部主管余修远

余修远表示,次贷危机暴露出的市场监管不力和市场参与者过度依赖杠杆的问题仍未得到根本解决。此外,金融体系也出现一些新问题,比如欧元区政府体制改革不够,而央行的能力已经接近极限。

值得一提的是,次贷危机十年已过,目前的状况却似乎和2007年危机前有着惊人的相似。

在美国,虚拟经济指数不断走高、乐观情绪持续高涨、信贷正面临收紧、而金融危机后的监管收紧也可能被放松。

更值得注意的是,和美联储持续加息引爆次贷危机相似,当下美联储正显露出加快收紧货币政策的倾向,预计今年加息3次,还可能于年内启动缩减资产负债表的计划。而美国巨额的政府债务依然是美国经济的一个潜在风险点。

最新数据显示,美国政府债务总额已达19.9万亿美元。很多机构预计,未来几年内美国财政赤字还将进一步上升。目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正在酝酿大规模的减税和财政刺激计划,美联储也在加速步入升息通道,预计这些因素均将进一步加重美国的债务负担。

✪巴西联邦经济委员会经济学家若泽·帕格努萨特

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已经十分关注各种风险的潜在影响。他表示,全球经济缓慢平稳复苏,但仍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世界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需要加强合作、共同应对风险挑战。在次贷危机爆发至今的近10年时间里,不少国家都对自己的金融经济政策做出了调整,国际经济格局也发生了变化。

✪ 巴西圣保罗FAAP大学经济学教授路易斯·马沙杜

教授说,目前看来,再发生一场类似危机的可能性或许不大,但一些可能对全球经济发展构成挑战的因素仍值得密切关注,比如欧洲债务危机并未彻底克服、英国“脱欧”以及美国政治风险等,尤其是美国新任总统的政策构想可能引发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因此,全球发展中国家应合力应对新风险。

另一方面,重大危机发生之前的种种端倪其实都是一次次绝佳的机遇。躲避灰犀牛侵扰的方法包括,直面危机,化危机为机遇;也可以是避免或者减少损失的措施,就像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激励措施那样,可以使危机不再继续恶化。但未雨绸缪显然远胜于亡羊补牢。

本文出自经济参考报。内容仅供广大读者参考,不代表Formax金融圈企业官方观点。

未雨绸缪,有备无患。这是面对风险的预防措施,投资选择合规平台,这是避开风险的合理决策,选择Formax金融圈,让盈利更安心!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