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中国将进一步放宽外商投资准入
中国将进一步放宽外商投资准入

据新华社电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25日在海南博鳌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并发表题为《携手推进经济全球化 共同开创亚洲和世界美好未来》的主旨演讲。来自50个国家和地区的1700多位政界、工商界代表和智库学者参加开幕式。

张高丽在演讲中说,今年1月,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发表重要演讲,对经济全球化问题进行了深刻阐述,为应对当前世界经济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推动人类社会走向繁荣和进步指明了方向。亚洲国家积极参与经济全球化,实现自身跨越式发展,创造了亚洲奇迹;推动世界经济增长,提供了亚洲机遇;走出一条亚洲特色的现代化道路,积累了亚洲经验。要牢牢把握世界大势,顺应时代潮流,总结亚洲经验,弘扬亚洲智慧,携手推动经济全球化与自由贸易,共同打造亚洲和人类命运共同体。

张高丽强调,要共同坚持和平发展,树立和践行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共同维护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要大力促进创新发展,按照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重要共识,向创新要动力、向改革要活力,建设创新型世界经济。要携手引领开放发展,推动建设利益共享的价值链和利益融合的大市场,构建面向全球的经济合作和自由贸易网络。要积极践行共享发展,推动经济全球化更具包容性、普惠性,促进全球范围平衡发展。要努力推动公正发展,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为全球经济增长提供有力保障。

张高丽表示,今年将召开党的十九大,也是中国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我们将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全面做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各项工作,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

张高丽指出,中国坚定不移实施对外开放战略。我们将进一步放宽外商投资准入,在资质许可、标准制定、政府采购、享受《中国制造2025》政策等方面对内外资企业一视同仁,全面实施清单管理制度,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让中国市场更加透明、更加规范、更有吸引力。中国愿同包括亚洲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国一道努力,为人类和平与发展事业作出新贡献。今年5月,中国将在北京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共商合作大计,共建合作平台,共享合作成果,让“一带一路”建设更好造福各国人民。

开幕式上,马达加斯加总统埃里、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总统克里斯琴、尼泊尔总理普拉昌达、阿富汗议会长老院主席穆斯利姆亚尔、缅甸副总统吴敏瑞先后致辞。

周小川、梁振英出席开幕式。

博鳌论坛嘉宾参与讨论“直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

全球化过程中只有赢家没有输家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特派记者 孙磊 博鳌报道

过去几十年间,全球化让世界经济得到持续增长。然而近年来“逆全球化”思潮上升,一些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死灰复燃,如何应对这种变局?昨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正式开幕,在下午“直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为主题的全体大会上,众多嘉宾参与了讨论。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全球化有自身经济逻辑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全球化有其自身经济上的逻辑。自由贸易可以提升效率、降低成本,保护主义拉高了成本,是不经济的。美国实施的制造业回归战略和贸易保护主义,把经济发展资源投入到自己不具有比较优势的制造业,而不是投入到具有竞争优势的高科技服务业,这是人为对资源配置的扭曲,这违反了经济学基本理论和发展规律。至于美国征收边境税,则会拉高进口成本,也不利于依赖进口原料和部件的出口产业发展。

新加坡荣誉国务咨政吴作栋:全球化不可能被阻止

新加坡荣誉国务咨政吴作栋表示,全球化带来的经济利益非常清晰,实际上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都是全球化受益者。不同的是,所谓“输家”只不过受益慢一点,相对来说有一些滞后。

吴作栋说,作为领导人,必须处理好全球化给本国人民带来的影响,应当有效管理全球化的负面因素。现在很多人把注意力放在全球化的消极面上,想逆全球化、去全球化,但全球化与互联网等技术创新一样,对部分产业和人群都会产生冲击,但都是不可能被阻止的。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表示,全球化愿景与共识,是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力量。无论喜不喜欢,支不支持,全球化就在那里,这是一个事实。全球化是趋势,没有人可以改变。亚投行的成立就是推动形成全球化愿景与共识的重要行动。亚投行成员国拥有共同愿景,即促进连通性,提升基础设施水平,铺起一条共享发展成果的路。经济全球化没有输家,尽管受益的程度不同,但政府可以通过宏观政策进行调整。

专家论剑:

重紧缩与促增长能两全吗?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

特派记者 孙磊 博鳌报道

昨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紧缩与增长:两难,两全?”分论坛上,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表示,对于近期中国加强资本外流控制的趋势,应首先区分“资本外流”和“资本外逃”两个不同概念。

鼓励正常性资本输出

遏制恐慌性资本外逃

贾康说,随着中国综合实力的提升,实力雄厚的民营企业从商品输出,到劳务输出,如今已发展成为资本输出、技术输出。在2016年,民营企业海外投资上升,境内投资却下滑。因此,中国提出一系列政策调整,如坚定不移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进一步尊重企业家精神,保护产权,纠正侵犯企业产权的冤假错案等等,以应对资本外逃背后民营企业的不安全感,鼓励正常发展的资本输出,遏制恐慌性资本外逃。

贾康还表示,中国目前的M2(广义货币供应量)虽然持续走高,但分析时应考虑到中国金融架构的差异性。中国整体金融架构以间接金融为主,与以直接金融为主的美国架构不同,M2的计算存在很大重复。另一方面,从整体货币供应量来看,我们不仅要看供应规模,也要看流通速度,中国近年来的货币流通速度是相对较低的,这也是M2走高的原因之一。综合其他指标来看,中国的公共负债率始终控制在40%以下,赤字率也始终没有突破3%,因此不存在系统性风险。

美国应对银行

减少监管加强执法

美国前商务部长Carlos Gutierrez在论坛上表示,美国确实存在金融创新过度的问题。美国经济存在的问题之一,是始终在纠正过去的问题,而未充分考虑未来。如今,美国银行面临巨大压力,发放贷款的意愿降低,除非企业规模足够大,或是投资级公司,否则银行很难发放贷款。过去几年中,美国初创企业的数量虽没有下降,但也没有增长,企业界被各类规章管制压得喘不过气。他表示,对银行的严管或许已经达到了极限,希望特朗普总统能适当放松监管,加强执法。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