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分论坛|资本流动:管,还是不管?
分论坛|资本流动:管,还是不管?

南海网专题:博鳌@你,南海网全媒体直击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

文章摘要

2017年3月24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举行“资本流动:管,还是不管?”分论坛。

在全球经济前景不明、信心脆弱、流动性充裕甚至泛滥的大背景下,跨境资本的大进大出似已成为常态,并成为新兴市场金融和经济动荡的重要诱因。如何有效应对跨境资本流动,成为决策者和学术界关注的焦点。

2017年3月24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举行“资本流动:管,还是不管?”分论坛。东西方顶级金融大拿共同探讨了资本流动话题,支招各国货币政策,探讨利率、汇率与资本流动关系。

主持人:

金融时报首席记者Henny SENDER

讨论嘉宾:

巴基斯坦前总理Shaukat AZIZ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Nicholas LARDY

惠誉全球主权评级总裁James McCormack

Aditya Birla Group高级总裁、首席经济学家Ajit RANADE

野村证券前会长氏家纯一

美联储扇动蝴蝶翅膀

上周(3月16日)“超级央行”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日本央行随后宣布维持负利率不变,利率前值为-0.1%。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Nicholas LARDY看来,美联储的非常规货币政策虽然广受争议,但也找不到更优的政策办法。Nicholas LARDY表示,非常规货币政策支持经济增长的时候,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负面效应就是它带来了一些资产泡沫以及波动性,所以左右权衡,你到底想要左还是想要右,一方面又想要有更多的增长,另外一方面,又不想要太多的波动性。美国美联储实际上还是做得挺好的,引导了美国经济,实现了可持续的复苏,确实股价资产增长比较高,但是波动性并没有那么高,还是比较不错的。”

对于世界各国经常争议的联储政策“外溢性”,巴基斯坦前总理Shaukat AZIZ表示,美联储的主要职责是负责美国经济的增长,为美国经济服务,包括FMC,公开市场操作等等,不能要求其还要照顾到其他国家,跳出美国,让“美国为全世界负责”的想法本身不可靠。

Nicholas LARDY对这个问题还进行了补充,他讲到,美国“过去几周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几年前大家都觉得美国的利率会进一步的上升,因为考虑到美国的税收、赤字这些问题。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证据已经非常清晰了。那就是美国直到2018年之前不可能大幅度减税的。共和党人没有办法推进他们许诺的改革”,所以2018年整年不会通过减税的法案。而美国的利息变化幅度,直到几周前,比人们预测要小,对中国的影响也就更小。

而对日本的负利率政策,野村证券前会长氏家纯一表示,日本央行的非常规货币政策成功提高了就业率,和工业生产率,日本央行成功实现了它的目标,即2%的通胀率,且不断的给市场提供流动性。

氏家纯一还表示,目前的日元兑美元的汇率是一个合理的汇率。因为“日元是自由浮动的汇率的货币,没有任何的限制措施。如果看一下过去四到五年,日元对于美元的汇率还是相当稳定的。”

不过惠誉全球主权评级总裁James McCormack表示担忧,因为新兴市场国家对利率变化的抵御能力更弱。他表示,各国非常规货币政策是成功的,但量化宽松持续得可能太久了一点,特别是在美国,它退出的时间应该更早一点。而且,“跟2013年5月美国推出量化宽松政策之时相比,新兴市场国家对利率变化的抵御能力更弱,负债水平进一步上升,虽然增长更好了一些。”

谈中国跨境资本流动

对于中国外汇储备的问题,Nicholas LARDY表示,中国暂时的外储消耗,只是在对外直接投资中的自然消耗,这是一个非常健康的现象,当然这也取决于投资项目的质量。Nicholas LARDY补充道,过去中国的外储积累也是经历一段过程额,那时候人民币被严重股低估,而现在这些得到了纠正,对中国和对于全球经济来说都是有益的。

而提到外储消耗,离不开的一个话题便是跨境资本流动管制。Aditya Birla Group高级总裁、首席经济学家Ajit RANADE认为,“这种资本的管制,从历史上来说还是有一定的效用”。

氏家纯一也表示,过去两到三年,中国的资本外流都是健康的,因为“中国国内的企业,包括一些私营企业,越来越多地做境外投资,中国企业界国内投资已经很多了,对于国外资产投资不够,所以他们在过去几年增强海外投资,实际上是一个恢复平衡的过程。而且中国政府也在鼓励企业走出去,投资境外的资产。这是一个健康的走向。如果这个过程太快,政府会采取一些措施,收紧资本外流,收紧效果已经非常好了。”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