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区域性煤荒多地蔓延,“煤超疯”幻觉来了?
区域性煤荒多地蔓延,“煤超疯”幻觉来了?

近日,宁夏七家大型发电企业联合向自治区经信委提交报告“诉苦”。报告称由于煤价上涨、电量大幅下滑,“各发电企业经营举步维艰、困难重重”,希望政府能尽快协调神华宁煤方面降低煤价。

联合“诉苦”的这七家电企包括华能、大唐、华电、国电四大电所属的宁夏分公司,以及中铝、京能、申能在宁夏的发电企业。

报告中称,2016年以来,神华宁煤集团区内煤炭合同价由200元/吨先后多次涨价至目前的320元/吨(均为出矿价),并且带动了区内周边市场煤无序大幅度涨价,发电企业和其它涉煤涉电行业的生产成本急剧升高。目前区内火电度电成本高达0.27元/千瓦时,超过了区内标杆电价水平,火电企业已经处于全面亏损状态。

去年以来煤炭价格持续上涨,成为电企业绩下滑的主因。由于煤炭行业开展去产能和276个工作日限产政策,煤炭价格去年9月开始上演一波疯狂上涨的火爆行情。春节过后,煤矿安全检查不断升级,被责令停产的煤矿增多,这让煤炭市场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煤价更是超预期上涨。

因此七家电企希望自治区政府考虑煤价大幅上涨对各火电企业经营的巨大影响,建议协调宁煤尽快降低煤价至260元/吨以内。

而在昨日,神华宁煤集团运销公司则这些向相关火电企业发送了一封霸气的“温馨提示”。提示中称,2017年二季度的合同价格将维持一季度的价格水平,即4500大卡对应320元/吨。如果相关发电企业未在3月29日前签订合同,从4月1日起将无资源安排供应。

除了宁夏,近期南方最重要的产煤省份——贵州省亦出现了煤炭偏紧的情况。据了解,为保障省内电力供应,贵州省于近日起禁止电煤、中煤等多个品种出省销售,而禁令结束时间则未确定。2016年11月,贵州省曾执行电煤“封关”政策,即禁止煤炭出省销售。但今年3月初,贵州省一度停止电煤“封关”,完成电煤任务的煤矿或商贸公司中煤被允许“通关”。“通关”以后,云南大量持有资金的中间商涌入贵州购煤,煤价上涨导致贵州煤炭供应再度紧张。

不仅是云南,四川、重庆也需要从贵州进煤。一方面,自去年起,各地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推进煤炭去产能工作。但相比山西、陕西、内蒙古等地一边淘汰落后产能一边有先进产能进入,西南地区升级改造、新建矿井的数量则较有限。另一方面,西南地区的经济增长速度较快,对于煤炭等大宗商品的需求较大,但是煤炭运入西南地区的成本较高,只有当煤价处于高位时,才有部分陕西、内蒙古的煤炭进入该地区。这些因素造成了区域性的煤炭紧缺。因此,有关部门制定煤炭行业调控政策时也需要考虑到区域的特点。

但是,除却少数地区,今年全国煤炭供应还是略微宽松的。业界普遍认为,随着大部分煤矿将在4月左右恢复生产,且水电开始出力,4月、5月份煤价预计将小幅回落。

月下旬至3月中旬,国家监管部门对晋北、陕北、蒙东等地的煤矿开展了安全、环保等方面的集中检查,而这些都是沿海地区煤炭的主要供应地,因此推动了近期下水煤价格大幅上涨。从近一周港口煤价来看,前期虚涨的部分已开始回调。不过,目前电厂库存偏低,缺少压价的话语权。4月正式进入煤炭消费淡季后,煤价仍有一定的支撑,不具备大跌的可能性,价格趋稳或小幅下跌的可能性较大。

需要关注的是,煤炭社会库存具有蓄水池作用,能够应对短期的刺激性因素。从2月至3月这一波煤价上涨来看,与2015年前相比,目前产地、港口、电厂的煤炭库存普遍不高,一旦出现影响短期供应的事件,煤价就闻风而动。近期煤价走高也反映出各环节煤炭库存不多的现实,因此再出现偶发因素,煤价很容易受到刺激上升。加上近期业内不断传出晋北、陕北和内蒙古监管部门加大煤矿整治力度,贵州省为保供应限制煤炭出省等消息,令市场不禁猜测:难道煤荒再次来袭,煤价将继续走强?或致人们产生“煤超疯”又要来了的“幻觉”。(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微信公众平台)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