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深度调查 首家倒闭的北京大学生众筹餐厅被谁涮了?
深度调查 首家倒闭的北京大学生众筹餐厅被谁涮了?

记者/曹慧茹 蓝昱璇 石爱华

编辑/宋建华、倪家宁

“后会友期”第一家在六道口的餐厅已经关门

2月26日下午3点,北京五道口地铁站附近的一家拉面店内,聚集着成群的维权人。与此同时,他们所在的微信群里,200多维权人正在翘首等待。这些人的一个共同身份,是北京首家大学生众筹餐厅——“后会友期”的投资人。据中国农业大学官网介绍,“后会友期”创业团队2015年7月萌芽,由在校本科学生组成,该创业项目先后获学校“挑战杯”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创业部分唯一的一等奖、王老吉杯“校园创业精英赛”北京地区第三名、企巢杯“互联网+农业”大学生创业大赛第三名,曾入选“北京地区高校大学生优秀创业团队”。去年3月,该团队众筹200多万开办餐厅“后会友期”,一时成为新闻事件。如今,“后会友期”位于六道口的店面已关门,筹集200多万元投资的另一家店也没开起来,股东们质疑项目负责人财务造假,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创始人之一、农大大学生潘启农

感觉自己“特有面子”

北京联合大学学生王江(化名)是后会友期餐厅众筹方之一。在学院2016年的元旦晚会上,他第一次听说了这家餐厅。王江记得,活动现场有四、五百名同学,整个礼堂坐满了人。

后会友期餐厅运营团队作为赞助商,有10分钟上台宣讲时间。他们播放了一份详细的PPT,把餐厅的经营理念、运营模式、众筹设想、股东权益等内容一一介绍,甚至把餐厅菜品海报也进行展示。

“1000元也能开餐厅当老板”,众筹口号让王江动了心。晚会后,他立即加了项目的发起人之一潘启农的微信。

据后会友期餐厅运营团队的一位成员介绍,入股后每个人将拥有一张股东打折卡、享受线下活动免费或打折的优惠、优先参加餐厅举办的各种活动,餐厅中也会有股东的照片墙。

“以后带朋友去我入股的餐厅吃饭多好啊”,王江想象,那时肯定“特有面子”。

像王江这样的投资者有200多人,投资金额大多集中在5000元至1万元。

北京科技大学张菲菲(化名)也入了股,同时,她也是创业团队的一员。她把文化衫晒在自己的朋友圈,黑色的T恤,大红色的“友”字很亮眼。“把它当家一样经营,我们会尽心尽力打造出大学生自己的餐饮品牌。”

从食堂门口的大视频制作到校园网登陆界面的审批手续,以及搭建餐厅与学校官媒、自媒体的合作,张菲菲一个人几乎包办了众筹项目在自己学校的所有宣传活动。

每周末都要写总结,规划下周工作。比如,下面要约谈哪个投资人,哪个公众平台,哪家企业。上课时,也会有投资人或是潜在合作商发来消息。

与张菲菲同时,中国农业大学张涵(化名)从好友那里也了解到该项目。张涵和潘启农是同学院同一级学生,“学校官网、社会媒体多次报道过他创业的事,我信任。”

一无所知的股东

在投资“后会友期”餐厅前,北京工商大学大二学生李力(化名)已有两次创业经历。

他总结,以大学生为主要目标人群进行众筹,成功率很高:一来,他们手头有家里给的零用钱,没啥经济压力。二来,大学生投资理财方面知识不多,容易从众报名,“试试水”。

多位大学生股东表示,自己并不清楚餐厅是如何运转,又是如何盈利的。

“去年八月份,我已经提醒过魏公村店长,项目资金在个人手里不合理。建议他们应该设立公开账户来监督管理,但他们觉得这都不是事儿”。后会友期团队一位成员告诉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

股东不知情的还包括第三方公司的存在。多位股东证实,2016年7月20日,潘启农在股东不知情的情况下,与第三方公司签订了《委托经营协议》。

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得到的这份协议内容显示,甲方潘启农委托乙方北京昊晟时代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经营后会友期魏公村店,甲方将餐厅经营款项打到乙方指定账户,后期入资款也将打入该账户。双方约定,乙方公司接受甲方潘启农财务监督、按依法经营的监督。

包括李力在内的多位股东称,后会友期团队无人将此事告知股东,公司亦无公开声明。有股东质疑潘启农,“用大学生名义众开餐厅,实际上却早已把餐厅转手给了社会企业。”

北京丁丁律师事务所律师林小健认为,餐厅经营管理权的移转,关系到股东的切身利益,这一行为损害了股东的知情权。

林小健表示,若这个钱给了第三方,那么第三方要把钱的去处解释清楚。若用于商业行为,有赚有赔很正常。若是这笔钱不是用于商业,而是因为个人的挪用或侵占,就属犯罪。

中国农业大学官网介绍,“后会友期”创业团队致力于社群众筹经营研究。旗下“后会友期”餐厅是北京首家以大学生为主体、通过股权众筹成立的创业实体。

根据2014年12月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股权众筹融资,是指创新创业者或小微企业通过股权众筹融资中介机构互联网平台公开募集股本的活动。由于其具有“公开、小额、大众”的特征,涉及社会公众利益和国家金融安全,必须依法监管。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梅慎实指出,目前国家尚未出台关于股权众筹的具体配套规定。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上述众筹餐厅活动不能算是股权众筹,而只是一种募集资金的行为。

梅慎实表示,该公司作为一个年轻的初创企业,组织机构不健全,运作不规范,没有完善的内部风险控制制度,对于股本金的管理无相应的监督机制,极易处于一个相对危险的境地。

因拖欠水电费、房租,餐厅被物业公司关闭

推广宣传的“套路”

李力起初也是团队负责推广的成员。很快,他发现,众筹路演“套路深”,线上线下都有细致的运作模式。

“线上路演”,是将餐厅的商业计划书搬到微信群里。附图片,结合PPT介绍项目。每个微信群里大概100多人,成员大多是通过“人际传播”吸引来的高校大学生。

路演时,团队里有2、3位成员要扮成“托儿”,表示出感兴趣的样子不断提问。比如,问怎么赢利,怎么分红。一来二回,就会有大学生被吸引。此后,团队成员再将这些感兴趣的人约出来进行线下面聊,说服他们入股。

李力说,后会友期团队众筹大多采用线上路演的方式,“考虑到人力成本和场地费用,还是在微信群里宣传成本更低”。

“其实团队成员也并不清楚公司具体的章程和架构。”李力告诉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有投资人提出质疑时,就要赶快“打马虎眼儿”,将对方的注意力引到别处。

据中国农业大学官方网站报道,2016年11月,由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能源与动力工程专业2013级学生潘启农等发起的“后会友期”大学生创业团队获融友天下控股集团1000万元天使轮风险投资,创办的“后会友期”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估值超过5000万元。该创业项目先后获学校“挑战杯”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创业部分唯一的一等奖、王老吉杯“校园创业精英赛”北京地区第三名、企巢杯“互联网+农业”大学生创业大赛第三名,并入选“北京地区高校大学生优秀创业团队”。

后会友期团队多位成员表示,他们曾听说过团队获得该笔投资,至于落实情况并不清楚。

潘启农回复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称,“那就是报道不实呗。融友实际给了300万,后来,餐厅委托给第三方北京昊晟时代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经营后,就把钱转到对方账户上了。”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两家公司在北京的注册地址互为邻居。潘启农称,北京昊晟时代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是融友天下控股集团市场部部长。

有股东质疑,两家公司实为一家,1000万元天使投资只是宣传噱头。

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多次通过电话、短信联系昊晟公司总经理核实,均未获得回应。

1月18日凌晨1点58分,粉丝量达50989的“后会友期”餐厅微博账号发了一条介绍海鲜清洗方法的动态。此后,该账号不再更新。

“他保研绝不可能”

包括李力在内的多位股东指出,潘启农曾在朋友圈晒出一张保送北大经济学硕士的截图。图中虽没出现他的姓名,但潘启农在回复朋友圈评论时称,“谢谢大家”。此外,后会友期团队在推广时曾宣称,“团队有人因创业成果突出,被保送北大”。

“他保研是绝不可能的”,和潘启农同住两年的室友张帆(化名)很笃定,“他高考是广东省前6000名,但现在连四级都没过”。张帆说,潘启农大二下学期开始搬去校外住,自从创业后很少来上课。“他是那种在考场上十几分钟就交卷的人,考试挂科,学分修不满”。

另一位室友说他单纯。有一次,潘启农独自逛大街,在手机贩子的忽悠下买了个廉价苹果手机,“他回来还特意给我们看,结果我们发现这手机居然是安卓系统,当场笑了半天”。

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查询北京大学官网、致电该校教务处,发现2016年该校保研学生名单中并无潘启农。

2月26日,潘启农回复称,“从没听说此事,团队也从没有人被保送北大”。至于股东团队在宣传时曾多次提及此事,他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制作的大学生创业故事访谈视频中,潘启农身着一件缀着碎花儿的黑色短袖,神情轻松,声调高昂,总能迅速接住主持人抛来的问题。

潘启农说,众筹伊始,曾有多位资深创投人对这一项目提出质疑。“一群没经验的大学生,还想筹到几百万?不可能的,做出来也会很快倒闭。”

他不甘心,“我认为现在这个年纪在于增加阅历,年轻人有勇气多尝试。还有一少部分30、40岁的股东有经验可以帮忙。”潘启农说,自己以前见陌生人就脸红,“但是尧哥告诉我,创业就是不要脸,把面子踩在脚下让自己变得再高点。”

“尧哥”是潘启农崇拜的人,也是创业之初核心团队里唯一一位社会人士。市场部成员王丰(化名)回忆,比他们大10多岁的尧哥就像高高在上的“领头者”。有次他推广成绩不好,尧哥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脸很臭”。潘启农站在一旁,用“再继续加油就好”这类的话鼓励王丰。王丰说,开会时,也主要是尧哥在给大家布置任务,其他人大多默默听着。

“这不是我理想的团队,不想待了,感觉我们这些大学生受社会人士摆布。”没多久,王丰就离开了团队。

“6月份,有次周末,生意竟然还比较冷清。这么少的客流量还在赚钱?”北京林业大学一位学生记得,当时有学生股东还义务在餐厅工作当服务员。

众筹期间的推广宣传

迟迟未开的餐厅

2016年3月14日,赶着“白色情人节”的风头,“北京首家大学生众筹餐厅”在海淀区六道口艺海大厦开业。餐厅打出“学院路上的饭局被我们承包了”宣传口号,其消费者以附近十余所高校大学生为主。

第一家餐厅开业3天后,团队即开始众筹第二家餐厅——后会友期魏公村店。团队曾发给股东的一份公开声明称,魏公村店共筹得款项330万元。据一位股东统计,近30所高校学生,外加多名社会人士参与了此次众筹。

与成功相伴生的,是防不胜防的失败。从去年9月起,股东刘丽丽(化名)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她曾询问潘启农,原定于7月开业的第二家餐厅“为何迟迟不见影踪”。潘启农说,“正在选址装修,下个月就开”。之后,她在微信群里向团队其他成员询问,也得到类似回应。

根据股东与后会友期签定的合同:若半年内魏公村餐厅没有成功营业,众筹资金必须退给投资人。随后,越来越多的股东不停催促团队负责人潘启农,甚至有股东要求,尽快提供撤资退股方案。否则,他们将采取相关法律措施。

焦急的,也包括已经毕业工作两年的赵明(化名)。他发现,又一个月过去了,股东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结果。

2016年11月2日,后会友期团队召开股东大会,宣布成立监事会,由监事会成员负责监管项目进度。据监事会成员透露,不管是资金流向还是决议决定,监事会都没有任何实权,后会友期公司甚至没有相应的法务和财务。

同时,股东们收到通知,餐厅将于一个月后试运营。令股东失望的是,开业当天,餐厅仅装修了一半:地砖没铺全,门牌没有,服务员是家政公司请来的“临时工”。

试营业结束后,后会友期团队称,有股东对餐厅运营提出了建设性意见,现需要对餐厅进行菜品等调整。此后,“第二家店何时开业”又成了一个迷。

2月11日,潘启农在微信群回应称,所有的资金以及相关权利已经为第三方昊晟公司所有,自己手上无资金。

这给了股东们当头一棒,他们在群里不停发消息追问、质疑,甚至有人说脏话宣泄愤怒。赵明闷头想了一晚上,决定约潘启农见面谈判。

2月26日下午3点,出了五道口地铁站,街上大多是年轻的面庞。300米外,海淀东升派出所,潘启农和赵明约了在这里见了面。“还是去附近餐馆聊吧。”

临近的拉面店里,聚集着十几位维权者。同时,他们所在的维权微信群里,200多位股东也在翘首等待消息。

“投了一万块,我在北京一年只能存下5万块,我被你骗了。”赵明语气急躁,他把当初签下的薄薄合同用力按在桌上。

“你没有去向昊晟要钱吗?我看见你的游戏账号又登陆了!”一位股东直盯着潘启农,大声问。

这个23岁的男生摩挲着头发,眼皮耷拉,脸色懊丧。“我敢保证,只是登陆了,我没玩。”潘启农提高了声调。

潘启农说,现在只有警方的调查结果,没其他办法了。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