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大咖观点 | 李扬:货币政策“中性”实际含义是偏紧的
大咖观点 | 李扬:货币政策“中性”实际含义是偏紧的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

《财经》记者 张威/文 王东/编辑

“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的货币政策的调子是‘稳健’、‘中性’,‘稳健’已经说了很多年,加了个‘中性’是很特别的。”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今日在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时回答《财经》记者提问时做出如上回答。

李扬表示,虽然说中性可以解释为不偏不倚,但是它实际的含义是偏紧的。这样一种政策的格局也是基于对整个形势的判断,特别是金融形势的判断。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近期主持中央财经小组会议时强调,防控金融风险,要加快建立监管协调机制,加强宏观审慎监管,强化统筹协调能力,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风险。

3月5日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亦提及: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要高度警惕。

李扬认为,中央的判断就是现在金融风险越来越大、金融泡沫越来越大,所以在稳经济和防泡沫、防金融风险这个天平的两端,过去我们偏向于稳定、增长,有了增长一切都能解决了,现在到了如果风险不有效地解决、泡沫不有效地挤出,已经危及稳定了。“所以今年把防范风险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

货币政策的松紧一定程度上可以通过货币市场资金价格所有反映。在上周央行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后,受MPA考核、货币政策收紧预期和季末因素等影响,本周资金面持续紧张,资金利率快速上行。

3月23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连续第三个交易日全线上行。隔夜品种上涨0.63BP至2.6570%,7天期Shibor上涨1.60BP至2.8070%。1个月和3个月品种分别报4.447%和4.4396%,均创下近两年新高。

此外,自1月底、2月初中期借贷便利(MLF)和央行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上行10BP之后,3月16日央行逆回购和MLF中标利率再次上行10BP。

对于近两日的货币市场资金价格上涨,李扬表示,1、2月银行贷款增长很厉害,现在控制一下,从整个的过程来看,现在还不是到一个非常紧的程度;另外一个因素来自美联储,美国作为世界上经济体量最大的国家,美国的货币政策影响到美元的汇率、美元的利率,自然会对中国产生影响。一般来说它怎么动你也要相应跟着动,除非有非常强的理由和手段才能去逆着动,现在显然还没到那个时候,中国央行的举措应该说也是对它很自然的反应。

“从实体经济的情况来看,现在应当有所约束。在一次讨论经济形势的会议上,大多数专家觉得整个中国现在的经济形势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更主要的是采取一个措施刺激也罢、收缩也罢,都不太见效果,所以多数专家都主张不要乱动。可动可不动则不动,有什么突出问题解决一下。因为年初已经确定了指标,总量都有指标,就按照那样走,包括财政赤字等等。”李杨说。

对于中国的利率市场化问题,李扬认为,中国的利率市场化还在路上。推进利率市场化要解决三个问题。第一,利率,无论是它的风险结构还是它的期限结构,都必须由市场决定。中国长期储蓄大于投资,理论上说中国应该长期负利率才对,但是中国长期高利率,因为中国有管制,对资金的供应和需求是管制的,最大的管制是法定准备金利率,撤销一切管制,包括像这种法定准备金的手段。其实法定准备金的手段在国际金融界已经认定为行政手段,必须解放供应、解放需求,这个供求关系在市场上才能形成一个均衡的利率。

第二,要有基准利率,说基准利率的意思就是要它来决定整个利率水平,所谓基准,它和别的市场的利率要有一个非常平滑的联动关系,它动别的市场利率都能动,而且都能合理动。现在中国还没能达到这个目标,还是分割市场、分割利率。

第三,讲到利率市场化要回答一个问题,对利率的调控是不是市场手段?例如,中国宣布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从1.5%升到1.75%,这就是中国调控利率,大家就跟着这个东西算账,中国的利率调控实际上是一个会计的算账手段、再分配手段,从1.5%到1.75%这个过程没有用市场手段,央行调控利率的时候也要用市场化手段。

“这三个事要想做好,谈何容易,主要是体制机制的问题。”李扬总结。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