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世界报》:“僵尸”企业依然困扰中国经济
《世界报》:“僵尸”企业依然困扰中国经济

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3月19日表示,今年要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充分运用市场化、法制化手段化解过剩产能,降低资产负债率,加大减税降费。(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欧洲时报九天编译报道】尽管中国政府想尽办法维系部分债台高筑的国企,但是在产业转型成为必然趋势的形势下,如何在顺应市场秩序和避免国企倒闭间寻找平衡点成为关键。中国存在不少无力偿还债务、却被国家无限注入贷款维持运转的所谓“僵尸企业”,令经济发展受到困扰。国企债台高筑,大大加重了国家的债务负担,中国政府将去产能和减债务列为今年的当务之急。

本周《世界报》在报道这个问题的时候,特别以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例。集团由国家原三大骨干特殊钢企业——大连特钢、抚顺特钢、北满特钢在2003年重组而成,以生产经营高质量高档次、高附加值特殊钢为主营业务。过去一年,东北特钢连续十次债务违约,欠债约合95亿欧元。经过数月谈判,公司于2016年10月10日宣布破产。但是对于一家雇用2万名员工的国企,又地处经济困难省份,政府不会轻易让它倒下。

减少工业产能过剩

法媒指出,中国的经济过去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国企生产效率低下的弊病。每当企业遭遇困境,无息贷款和来自省一级的补助都会及时发放。然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使得计划经济体系的局限性逐渐显现。往日工业化的发动机,现在变成了拖累。日本野村证券的研究表明,中国的国企享受银行发行贷款总量的40%,却只提供了总生产力的10%。

穆迪的调查显示,中国国企债务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15%,而国家债务总量是国内生产总值的280%。法媒认为,中国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些企业所带来的风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的人大开幕式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减少工业产能过剩和缩减债务将是政府2017年的首要任务。但是煤炭和钢铁产业的裁员计划在实施环节还将遭遇诸多阻力,地方政府和企业担心高失业率难免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

企业债台高筑

法媒的报道指出,辽宁省由国家主导的经济模式明显滞后,2016年中国整体经济发展速度为6.7%,辽宁却是唯一经济衰退的省份,下降了2.5%。此前,特钢趁着钢铁行情大好、银行信贷宽松开始大肆投资。到了2012年,尽管金属价格有所下降,公司还是花费巨资在大连修建了新的集团总部。

2016年3月24日,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杨华被发现在居所上吊死亡。四天后,特钢首次出现债务违约,从那之后公司累计共40多亿人民币债务。尽管这样,抚顺工厂的员工仍然对未来感到乐观,他们认为自己的分厂效益良好,2015年没有亏损,2016年随着钢铁价格回升业绩不会差。一位工厂干部接受采访时表示,2017年底之前鞍山钢铁集团一定会接盘特钢。鞍钢为世界第七大钢材生产商,是中央直属企业,而特钢只是省一级的国企。

《世界报》记者随后联系了这两家企业,他们均拒绝对收购事宜进行评论。然而法媒的评论指出,合并收购无法解决产能过剩问题,报纸援引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殷醒民的观点指出,如果遵循市场的力量,是不会出现产能过剩的,过度的补贴从来都不是好事。这些国企改革非常困难,有些问题可能需要10到20年时间才能够解决,要等到新的产业发展起来。

路透社曾引述中国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副司长辛仁周在《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僵尸企业已经成为中国经济运行中不得不割除的“肿瘤”,需要综合运用市场机制、经济手段和法律手段对僵尸企业进行处置。

个别工厂“被放假”近一年

中国铝业公司准备把生产线转到内蒙古包头。该企业一名34岁的员工接受采访时说,他在这里已经工作了10年,最好的时候每月赚4000元,现在只有2000元,无力供养3岁的儿子和无业的妻子。他所在的部门原来有100多人,目前只剩下8个,以前的同事现在“被放假”近一年,在最终确认裁员前每月只能领到1000元。

两公里外的另一家水泥工厂的员工似乎稍微乐观一些。尽管这家国企拖欠了他们两个月的工资,但是随着水泥价格的提升,他们认为工厂能挺过去。53岁的王先生告诉《世界报》记者,工厂是个国企,有大批退休员工要养,尽管已经关闭了一些分支机构,开支还是太大,不过工厂刚接到一个水坝大工程,会挺过去的。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