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关注两会十大金融热词
关注两会十大金融热词

2017年全国两会于上周落下帷幕,“防范金融风险”“统一监管”等热词频繁见诸于媒体报道。对于金融行业来说,两会传递出来的声音,无疑是未来一年金融行业的风向标。为此,北京晨报金融周刊特梳理出两会报道中金融行业的十大热词供您参考。

热词一:防范金融风险

随着经济增速下降、新旧产业转型,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比率上升、房地产市场泡沫显著提高、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互联网金融违约事件频发等金融风险也变得越来越普遍,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任务已被提上日程。

董大胜:建议提高银行不良贷款统计的准确性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董大胜认为,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是当前经济过程中一个重要问题。产生金融风险最大的一个来源就是银行不良贷款,处理好银行不良贷款对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意义重大。而处理好银行不良贷款,首先要保证不良贷款的真实性。

政府工作报告:筑牢金融风险“防火墙”

本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当前系统性风险总体可控,但对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以及互联网金融等四个领域的累积风险要高度警惕。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有序化解处置突出风险点,整顿规范金融秩序,筑牢金融风险“防火墙”。

热词二:统一监管

近年来,资产管理业务快速发展。银行理财产品,信托计划,证券公司等设立的各类资管产品,仅从名字上就让人觉得眼花缭乱,而且不同的产品之间多层嵌套,层层加杠杆,金融交叉领域的风险不断积累。

邓智毅:支持资管监管标准统一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银监会信托部主任邓智毅表示:“资管监管标准的统一,可以消除监管套利,还能避免不公平竞争。”他认为,统一资产管理类业务的监管标准,有利于严防金融风险,维护市场秩序。不过他同时表示,短期这可能使信托出现资产荒与资金来源收窄的双重“挤压”,但长期仍是机遇。建议监管适当设置缓冲期。

赖小民:统一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尺度标准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赖小民称,由于缺乏对资产证券化业务的统一规范,导致不同类型机构在开展同类基础的证券化业务时,面临着不同的规范,从而使得资产证券化市场成为一个因发行人不同、基础资产不同而受不同制度规范的市场。这种对同类业务存在多种不同监管政策的监管状态,不利于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健康发展,也更易引发道德风险。

热词三:一行三会

2015年股灾发生后,金融监管改革进入广大投资者的视线。业界当时认为,中国当下的分业监管已严重滞后于金融发展的现实需求,分业监管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此后,关于“一行三会”将合并的研究及报道,就一直是此起彼伏。

迟福林:建议组建国家金融监管总局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在其提交的《关于加快推进监管变革的建议》中提出,应适应经济转型升级调整优化重点领域市场监管权力结构。在《建议》中他提到,以稳定资本市场、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为重点,提案建议整合银监会、保监会和证监会的职能,尽快组建国家金融监管总局,形成“统一领导、分级负责、条块结合”的金融监管新体制。

吴晓灵:金融监管体制的改革不是简单的“三会合一”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认为,金融监管体制的改革不是简单的“三会合一”,而是金融体制改革要能够形成一个有效的货币政策调控体系,以应对纷繁复杂的国内外形势,而流动性的最终提供者是央行,央行既担负着货币的制定和实施的责任,又承担着金融稳定的职责,在金融风险感染、传染的情况时有发生,要强化央行稳定金融市场的职能。

热词四:险资规范化投资

2016年可以称作是“险资举牌年”,从万科到南玻,再到中国建筑和格力电器,险资所到之处引发市场震动。面对险资在股市“快进快出”的投机行为以及举牌乱象背后的杠杆收购,监管层措辞严厉,出台了一系列针对性措施。

陈文辉:合规险资仍可举牌,正在探索险资投资PPP

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对于“险资今年还能举牌吗”这一问题表示,“我们从来没说险资不能举牌!只要它合规,举牌是正常的市场行为。而举牌了,也并不表示就是一个收购行为。从个人来看,我主张险资主要做财务投资者,尤其反对它与其控股大股东达成一致行动人,拿着保险资金去干那些不好的或者是股东自身有考量的事情。”保监会此前也表示,要避免保险公司成为大股东的提款机。此外,陈文辉还表示,保险资金投资PPP项目是险资支持实体经济的方式之一,关键是要把地方企业交易结构设计好。

热词五:债转股

自2011年四季度以来,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双升”态势已持续整整四年,逾期、欠息贷款及关注类贷款也快速增加,不良资产攀升的大环境下,处置不良资产成为银行业工作的一大重点。而债转股作为去杠杆的重要方式之一,逐渐成为热议焦点。

王兆星:并非只有不良资产才可以债转股

中国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称,债转股还需要一系列配套的法律文件出台,但原则上并没有限制,并非只有不良资产才可以债转股。即使是同一家企业,有的资产属于不良,有的资产并没有问题,需要银行进行筛选和打包。他解释称,此轮债转股是市场化运作,没有规模要求、没有指标要求、没有进度要求。王兆星还提及,对于零售小微企业的不良贷款将考虑批量处置,因为都是小额、分散的,如果逐笔申报,整个手续和流程会比较麻烦。银监会正在积极与财税部门沟通,未来可以给商业银行更多自主权。

闫冰竹:债转股要控制规模和比例 不能盲目拼速度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闫冰竹建议,要合理控制商业银行债转股的规模和比例,充分考虑商业银行承受能力,不盲目追求债转股的规模与速度。为推动市场化债转股有序进行,闫冰竹建议,首先要进一步细化筛选标准,多措并举防止逃废债。其次,要相关部门、行业协会在现有方案基础上,将债转股对象的筛选标准进一步具体化。再次,要加强信息沟通,降低信息不对称。同时,要提高恶意逃废债行为的执法和惩罚力度。

热词六:IPO

IPO相关的政策改革历来都是两会的一个关注点,同时也是百姓关注的一个热词,今年也不例外。近两年,IPO发行速度,注册制改革,退市标准的建设以及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建设等,都成为资本市场聚焦的改革热点。

证监会:IPO发行速度不变 退市标准正在完善

刘士余于2月初的监管会上就表态要用2~3年的时间解决IPO堰塞湖的问题。3月,刘士余在媒体公开表示,通过与市场的沟通,他们认为资本市场的自我修复比预期要好,具备了适时、适度加大IPO力度的条件。在尊重市场机制、市场规律,顺应市场需求的前提下,证监会通过去年实践证明,IPO提速的做法也被市场所接受。就媒体“IPO会一直保持目前的节奏”一事向刘士余提问时,他则用“我感觉你猜的差不多”予以证实。本版撰文 王爽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