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美联储加息预期再升温
美联储加息预期再升温

突然之间,美联储似乎不再满足今年加息3次的预期步伐。

3月21日,克利夫兰联储主席Loretta Mester表示,如果美国经济继续改善,美联储今年加息次数在三次以上。她甚至呼吁美联储开始收缩规模高达4.5万亿美元的庞大资产负债表。

与此同时,另一位长期持鸽派立场的联储高官——芝加哥联储主席Charles Evans也认为,若美国经济发展趋势比预期更加强劲,今年可能加息4次。

他们的这番表态,正被太平洋彼岸的中国众多金融机构密切关注着,甚至成为中国金融机构评估中国央行货币政策未来收紧力度、以及资金流动性吃紧状况的重要依据。

“一旦今年美联储有意加息4次,可以预见的是,中国央行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维持中美之间利差不缩水的可能性很大。”一家国内大型银行宏观经济研究员表示。

商业银行进行内部压力测试

在摩根大通分析师Nikolaos Panigirtzoglou看来,目前中国资金流动性正处于外汇占款逐月减少、以及央行借公开市场操作收紧货币政策的共振时期。

具体而言,由于美联储加息导致中国资本流出压力骤增,过去一段时间外汇占款逐月减少,基础货币投放量相应缩水。

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2月份央行口径外汇占款环比下降581.19亿元,至216756.41亿元,出现连续第16个月的下滑。

“尽管2月中国外汇占款降幅创下去年5月以来的最小降幅,但资本市场依然担心中美利差持续收窄将导致更多资金流出,未来一段时间外汇占款缩水状况不容乐观。”他分析说,这意味着投放流动性调节资金面宽紧程度的重要职责,正迅速转向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去年8月份以来,央行先后重启14天、28天逆回购操作,今年以来连续2次提高逆回购及MLF利率,一方面向市场投放流动性,另一方面通过调高资金拆借市场利率缓解中美利差收窄压力,将美联储加息对中国资本市场的负面冲击影响降至最低。

尤其在3月15日美联储加息后的8小时内,中国央行迅速通过公开利率招标方式,开展逆回购与MLF操作向市场投放3830亿元资金同时,还将7天、14天和28天期逆回购中标利率分别上调10个基点。

“但这依然不足以改变众多金融机构对国内资金流动性趋紧的预判。”一家国有大型银行债券交易员向记者透露,目前国内不少银行都在内部进行“压力测试”——若美联储今年加息4次,央行要实现达到维持中美利差不缩水、遏制资本流出的目标,很可能逆回购及MLF利率再调高30-40个基点(甚至不排除加息),加之央行还得适度收紧货币投放量推动去杠杆防风险进程,未来一段时间资金面趋紧状况将不可避免。

在他看来,近期短期资金市场拆借利率有所上涨,已经反映出银行等金融机构在这种流动性趋紧预期下的惜贷情绪。

“一方面银行内部害怕在拆借利率有上涨趋势下,过多拆出资金,于是纷纷持币观望,另一方面去年四季度央行适度收紧货币投放力度引起了债市动荡,也令部分银行心有余悸,基于规避债券质押持有险的考量,不得不进一步压缩资金拆出额度。”这位国有大型银行债券交易员指出,但这无疑将导致国内资金流动性持续趋紧,今年下半年资金面趋紧状况将达到一个高峰期。

多位银行债券交易员向记者透露,目前他们已经调整交易策略,只向大型金融机构拆出资金,对部分小型农商行与此前杠杆投资偏高的券商机构尽可能降低资金拆出额度。“毕竟,此前金融机构的高杠杆投资非常多,随着货币流动性持续收紧,与其稍有不慎踩雷,不如远离是非之地。”他们向记者表示。

基于稳汇率的货币政策松紧抉择

其实,美联储鹰派加息对中国资本流动性吃紧的另一个影响力,体现在中国央行基于稳定人民币汇率的考量,必须适度收紧资金流动性。

Nikolaos Panigirtzoglou指出,在美联储加息步伐的压力下,中国央行要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通常有两种操作方式,一是调整人民币所挂钩一篮子货币的权重占比,但这种做法往往令国际投资机构认为人民币汇率定价机制频繁变化,反而会带来人民币汇率更大幅度波动;二是收紧货币政策,包括调高资金拆借市场利率或直接加息作为应对。

“若美联储今年4次加息,人民币汇率调整压力必然骤增,中国央行很可能被迫调高资金拆借利率30-40个基点同时,可能还得加息,才能扭转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贬值预期。”瑞士盛宝银行商品策略主管Ole Hanson直言。

在他看来,中国央行之所以需要加大货币政策收紧力度,一个深层次原因就是对冲人民币资产吸引力下滑压力。

多位国际金融机构经济学家坦言,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正向美联储自身加息步伐不断靠拢。尤其在3月美联储加息后,全球各大金融机构纷纷将美联储今年3-4次加息次数计入全球各类资产的估值模型,由此全球所有类型资产的重估,其中包括人民币资产。上述国有大型银行债券交易员指出,现在部分银行已经开始研究最坏情况的避险交易策略,所谓最坏情况,即两种不利因素的叠加效应出现,一是全球资产重估令人民币资产吸引力下滑,引发新资本流出压力与流动性持续吃紧,二是央行收紧货币政策进一步加剧流动性的紧张格局,甚至可能出现新一轮债市动荡导致金融机构不愿拆出资金,令整个流动性更加捉襟见肘。

但是,这个观点也遭到不少金融业内人士的反驳。

在他们看来,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不能只看美元加息对非美货币资产估值的拉低效应,更要从一个国家宏观经济发展趋势判断其未来收益率波动状况,当前中国经济增速依然跑赢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加之宏观经济正在企稳反弹,令人民币资产有机会获得较高回报。

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CPPIB)总裁兼CEO马勤(Mark Machin)强调,随着中国经济好转与资本市场逐步开放,CPPIB将大幅增持中国资产。

在他看来,目前CPPIB对中国资产的投资仅仅占到投资组合的4%, 这个比例显然偏低, 未来CPPIB将长期大幅提高在中国市场的投资。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