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在澳洲挖煤、在加拿大做钾肥、在委内瑞拉开发金矿兖矿如何在海外当上大老板
在澳洲挖煤、在加拿大做钾肥、在委内瑞拉开发金矿兖矿如何在海外当上大老板

1月24日,兖州煤业发布公告称,兖州煤业澳大利亚有限公司拟以23.5亿美元收购力拓矿业集团澳大利亚附属公司持有的联合煤炭工业有限公司100%股权。

2月12日,工商银行与兖矿签署协议,向兖矿提供46亿美元信贷支持兖矿国际化。

2月21日,兖矿集团与委内瑞拉签署《关于组建合资公司合理开发委内瑞拉黄金矿业的路线图》。

实际上,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兖矿就开始国际化,至今20多年过去了,我们来看看中国的煤老大如何用全球的资源赚兖矿的钱。

为什么兖矿海外首战就能在澳大利亚捡漏?

这座矿山每年赢利1亿澳元,当初兖矿3200万澳元拿下了

兖矿毗邻东南亚最大的煤炭消费市场日本、韩国。上世纪80年代末,兖矿年产量3500万吨,1/3出口到日韩。日本对煤炭质量要求苛刻,对日煤炭出口积淀了兖矿煤在国际上的商誉,也触发了兖矿走出去的意识。

后来,出口煤利润变薄几近无利可图,兖矿煤炭出口逐渐缩减为零。

占有多少资源,决定了资源型企业的发展空间。兖州煤业董事会秘书靳庆彬认为,兖矿本部资源日渐势微,不能支撑企业发展壮大,走出去是唯一选择。兖矿握有的综采放顶煤技术领先世界三到五年,这使兖矿走出去具备技术优势。

2004年,兖矿选择在澳大利亚南田煤矿落脚。选择澳大利亚,是因为这里资源丰富,经济发达,法律健全。

“南田矿因自然发火,九易其主而不愈。”靳庆彬说,这座发火的矿在矿主手里就像烫手的山芋,急于低价出手。结果,兖矿以3200万澳元的捡漏价拿下海外第一单。

2006年9月,南田矿恢复生产,2009年收回全部投资改名为澳思达矿,每年贡献200万吨原煤,效益近1亿澳元。

兖矿收购澳思达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兖矿成为中国第一家走出去全资开发海外煤炭资源的企业,在澳洲历史上第一个采用综采放顶煤生产工艺,也是中国煤炭行业首次向海外输出人才、技术、资金。

兖矿由此还构建了一个海外业务开发和资本运作新平台。2008年后,兖矿密切关注投资收购澳大利亚优质资产的机会,先后考察调研了20余个境外项目,至2013年底,兖矿在澳大利亚拥有9座生产运营煤矿、6个在建及资源勘探项目;控制煤炭资源量53亿吨,可采储量14亿吨,年设计产能4665万吨;持有纽卡斯尔港27%股权、威金斯岛煤炭码头5.6%股权,拥有港口配额3000万吨。

加拿大当地居民踊跃参加“兖矿钾肥项目说明会

加拿大公司钾矿项目钻探现场

不光是在澳大利亚,2011年兖矿拿下加拿大一座85.76亿吨的优质钾矿资源;2017年与委内瑞拉签署了组建合资公司,全面开发委内瑞拉三个区块的黄金矿产。

为什么李希勇说,到南美挣不到钱,就不要去别的地方了

南美成为兖矿战略新区,主打开发黄金矿

1999年,兖矿铁运处在参与委内瑞拉铁路项目建设时,发现委内瑞拉的索萨•门得斯金矿40多年受水患困扰,陷入和澳大利亚南田煤矿类似的窘境。兖矿随即与山东黄金集团成立股份公司,协助委内瑞拉处理这座金矿的水患,历时3年3个月恢复生产。

在做这个项目时,他们发现委内瑞拉黄金矿品位非常高,遂向国家开发银行汇报并得到支持,同时也获得双方政府支持。2017年2月,兖矿集团总经理李伟代表兖矿集团与委内瑞拉生态矿业发展部签署了组建合资公司开发委内瑞拉黄金矿业的文件。

拉美公司总经理杜廷礼陪同拉美客人在东滩矿下井

拉美公司总经理杜廷礼认为,委内瑞拉黄金项目资源储量可观,参与黄金开发有利于兖矿转型发展。中国实施“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对黄金储备及消费需求巨大,黄金产业在今后相当长时期不会没落、萧条。而委内瑞拉黄金资源勘探程度低,开采选冶技术落后,当前估值相对较低,有利于公司以较低成本实现合作开发。

事实上,兖矿与委内瑞拉很深。2004年,兖矿铁运处完成了委内瑞拉铁路项目。当时油价走低,影响到委内瑞拉的经济,这个项目尾款一直未清,铁运处撤回施工队伍,只留有四五个人催收尾款,2014年,尾款接收完毕。

此时,项目留守处负责人杜廷礼邀请时任兖矿董事长张新文前去视察,他对张新文说:“董事长,船到码头车到站了……”意思很明显,他该回来了。谁知张新文回答说:“船到码头,再掉头回来,车到站再启动。”

2014年3月,兖矿召开专题会议,形成在南美发展的会议纪要,随即成立拉美公司。

杜廷礼开着调回头的船,开始招兵买马。至今,已有70多人上了这条船,成立委内瑞拉、秘鲁、厄瓜多尔三个公司,以及在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成立了两个合资公司。为配合海外战略,兖矿在上海自贸区设立兖矿海外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并实现当年设立当年盈利。

杜廷礼说,黄金项目具有很高可行性,一是项目受到中委双方高层关注;二是国家开发银行对这个项目非常支持;三是兖矿在委内瑞拉塑造了良好的品牌。黄金矿业和煤炭矿业同属采掘业,兖矿在生产组织、开采技术、装备工艺、地质勘探等领域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2016年8月,兖矿董事长李希勇去南美考察时,一眼相中这里,提出了要把南美建成“兖矿战略新区”的构想。李希勇说,与发达国家比,我们各方面优势不突出,能展现我们优势的,是如今经济停滞倒退的南美、南亚等地区。“如果在南美挣不到钱,就不要去别的地方了。”李希勇说。

兖矿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李希勇(中)在兖煤澳洲公司视察

兖矿拉美战略新区规划日渐清晰:一是以黄金矿为主导有色金属开发;二是以燃料油、矿石、木材等大宗货物为主的国际贸易;三是地质风险勘探;四是铁路建设以及房建项目。

杜廷礼说,将拉美市场定位为海外发展的战略新区,根本目的在于长远发展,通过充分运用中委基金、中拉产能基金等,进一步完善国际拓展平台,有效推动兖矿实现新跨越。

什么兖矿大家庭出了这么多“洋劳模”?

中国企业海外运作要学会属地化管理

兖矿走出去,并且能扎根生长,重要的一条是“属地化”管理和文化交融。

兖矿集团董事、兖州煤业澳洲执行董事张宝才说,兖煤澳洲公司在这里多年经营,从中认识到,在文化背景、法律法规、运行机制等方面存在显著差异的跨国运作中,实施属地化管理很有必要。

刚到澳大利亚时,兖州煤业派出17名管理技术人员,其余1900余名员工全部从当地聘用。2009年完成菲利克斯公司股权交割后,兖煤澳洲公司坚持实施本土化管理,保持其主要业务不变,保留和用好原有管理团队和生产经营骨干,销售渠道,严格参照国际市场价格签订煤炭销售合同,维护主要客户关系。到现在为止,中方管理人员只剩下6人。

这种属地化管理得到澳大利亚人的认同。2013年初,保罗•斯特林格被任命兖煤澳洲公司雅若碧煤矿总经理时,雅若碧煤矿出现了兖州煤业接手以来的第一次亏损。保罗凝聚人心、稳定队伍,优化洗选工艺,抓管理控成本,当年扭亏为盈。保罗现已提升为兖煤澳洲公司昆士兰/西澳大利亚州区域总经理,负责管理4座矿井生产运营。

保罗加入兖煤澳洲的初衷,是想帮助这家在澳大利亚创业的中国公司建立好的管理模式。而兖煤澳洲公司环保、审批和社区关系总经理马克•雅各布加盟兖煤澳洲,则是为了“服务公司利益最大化”。

2012年加入兖煤澳洲前,马克已经在澳洲房地产行业工作了10多年,是有名的土地开发审批专家。兖煤澳洲收购格罗斯特公司并上市后,他接触到澳洲采矿行业,认为兖煤澳洲是一家有长远战略眼光的公司。

马克·雅各布荣获第七届感动兖矿人物

莫拉本煤矿一期2010年投产,但额定年产能一直限制在800万吨。二期项目审批涉及部分土地易权,几年谈判始终未果。马克主动拜访拥有土地优先购买权的第三方,频繁接触下,对方终于签署转让购买协议。为此,马克和他的团队前前后后向政府提交了10稿申请批复报告。

“一期额定年产能增加到900万吨,一期资源回收量也增加3000万吨,按现在的市场价格,那就是增加12亿美金的收入,这要感谢马克和他的团队!”莫拉本矿矿商务经理里斯•马吉特说。

属地化和融合,在拉美公司表现更为突出和明显。

杜廷礼在2015年提出“1+1+1”团队建设模式,即兖矿在册员工、属地外籍员工、外聘中方员工各占三分之一。一年多下来,兖矿在册员工占到总员工的三分之一多一点。为此,他们开发、建设了中文、西班牙语对照的公司网站,设计了融合中国传统文化和浓郁南美文化的形象标识系统,得到属地员工的认同与喜爱。“外籍员工和外聘中方员工以对当地的熟悉与了解、以对兖矿文化的认同,越来越发挥着更为积极和重要的作用。”杜廷礼说。

兖矿在国际化中学了哪两个干货?

80多次谈判博弈澳洲政府,兖矿学会了在外国当老板

卞金奎是兖矿拉美公司副总经理,曾供职于兖州煤业秘书处13年之久,对兖矿国际化十分熟悉。参与南美开发两年后,卞金奎对国际化认识更为深刻。

他认为,与国际接轨,不仅仅是拿点资产,赚点小钱,而是跳出来培育、吸收先进的国际化运营理念和模式,以外部力量倒逼,打破内部禁锢的思维和机制。“走出去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走回来,让先进的理念、管理、技术以及属地国际化人才为我所用。”卞金奎说。

技术资本化是兖矿在海外学到的一招。

2011年8月,兖州煤业与世界最大的私营上市煤炭生产销售企业美国博地公司达成技术合作协议,在澳大利亚北贡亚拉煤矿商业化应用综采放顶煤技术。这次技术资本输出,兖州煤业不仅收取设备使用租赁费和技术应用培训费用,而且对采用综放技术而增加的煤炭产量,按吨煤提取技术使用费。

兖煤澳大利亚公司莫拉本煤矿露天矿采场,主采设备利勃海尔996挖掘机和主运设备小松830e自卸卡车在暴雨来临前争分夺秒抢运矿石。

“这是中国煤炭企业首次以技术为资本参与境外煤炭资源开发,以专利技术为媒介,有偿使用,可获取经济效益,技术入股可提升产能规模,获得广泛认可,从而获得新的收购机会。”张宝才说,这对加快公司核心技术资本化进程和中国煤炭生产技术国际化、商业化推广具有重大意义。关键是提升了我们的认识,开拓了我们的思维。

学会在外国当老板,是兖矿又一重大收获。

普力马煤矿专供西澳大利亚州电厂用煤,最初,兖矿与当地政府签署到2030年的长期合同,合同煤价较低。在与澳洲政府打交道过程中,兖矿逐渐认识到这座煤矿对当地的重要性,遂与当地政府谈判。经近10个月80多次谈判,最终促使澳洲政府支持普力马煤矿上调煤炭合同价格8.75澳元/吨,合同期内增收50亿元人民币,这使普力马煤矿实现了由亏损大户向盈利矿井的转变。

2016年,兖矿总经理李伟考察南美市场,提出拉美公司要承担起并发挥好区域发展领导者责任和作用。随即,拉美公司引出了金通橡胶、东华建设、地矿公司等兖矿企业参与开发。

靳庆彬认为,企业走出去,最大的问题是国际化人才不足,也缺乏实战经验。“收购并不代表什么,真正的意义在于把收购来的经营好。”他说。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