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这家互金行业的准独角兽,上至创始人下至普通员工,最近压力山大
这家互金行业的准独角兽,上至创始人下至普通员工,最近压力山大

作者:薛洪言,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

这段时间,一二线城市的高房价又火了,再次引发了人们对逃离北上广的争论,顺带着,有人提出了据说能获诺奖的三大难题,比如,为何学历不值钱但学区房却那么值钱?这个问题自然没那么深奥,只是段子,权当一乐,但背后的根源却也让人深思。但凡当压力超过承受力,人便容易灰心丧气,当这一现象带有普遍性时,又会从一个人的灰心变成一群人的黑色幽默,段子便出现了。

人是社会的基本细胞,群体性现象的背后往往有更为中观和宏观的原因。中观层面,便是人们工作的企业和行业也出现了问题,使得养家糊口的供给侧即收入来源出了问题,收入增长赶不上支出增长,压力或者焦虑便产生了。

本文,我们就从中观行业层面,以互联网金融行业为例,来谈谈行业普遍面临的“中产焦虑”,以及行业的焦虑如何传导成为每个从业者的焦虑,最后演化成整个社会的群体性焦虑现象。

故事里的人和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两个视角:他们怎么了?

企业及管理层的视角

甲公司是一家互联网金融企业,创业3年了,因为赶上了行业风口,三年来公司获得了飞快地发展,先后进行了A轮和B轮融资,已经成为市场和同行眼中的“准独角兽”。然而,在外部头戴光环,公司内部人士并未感觉如此乐观。

创始人王总最近有点烦。创业初期,为了获得免费流量,王总会每天花四个小时在论坛和微博上与用户互动,也很愿意就热点问题发声。慢慢地,王总成了业内的网红和意见领袖,事实上,创业的头几年,公司的近一半用户都是奔着王总的名头来的。虽然经常在外面侃侃而谈、信心满满,但王总自己也有苦恼,目前行业内的同质化竞争愈演愈烈,他一直苦恼于企业如何转型和突围,苦于没有好的方向。与此同时,近一两年来,整个创业团队的氛围也大不如前,各个部门老总之间争吵不断,大家相互抱怨,似乎每个人都不快乐,他有时很怀念刚刚创业的段简单、乐观和积极的日子,有时也会陷入迷茫中。

业务部门的张总最近比较烦,对外要与竞对打仗,现在产品同质化太厉害了,唯有市场宣传、用户补贴等全方位发力,才有好的结果,而财务部门却要压缩用户补贴费用,说是公司B轮融来的钱快花完了,要省着点。唉,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难啊。

人力部的李总也很郁闷,最近经常有骨干员工想离职,仔细询问原因,竟然是觉得看不到前景和出路,没有了干劲。可气的是,财务部的周总竟然还来找他暗示,能不能适当压缩员工费用,唉,他真的不知道人才是创业企业之本吗?

信科部的赵总对业务部门很有意见,经常不顾IT研发资源的现状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一会说同业产品有了这个新功能,一会又要上那个新功能,而且都很急,员工经常加班加点来满足他们的需求,关键事后看,这些新功能似乎并未带来业务的大幅增长,真是浪费资源。

财务部门的周总忙于压缩费用支出,几乎成了各个部门的公敌,没办法啊,公司虽然是业内的明星企业,但至今也没有盈利,眼看融资的钱花的差不多了,现在又是资本寒冬,肯定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啊,但各个部门大手大脚惯了,要压缩点费用简直太难了!

品牌部的吴总也很苦恼,……

所有人的苦恼最终都汇总到创始人王总这里,王总有时候也会很无力。本以为做了CEO就走上了人生巅峰,没想到烦心事这么多,早知如此,还不如做个普通的白领来的无忧无虑、健康自在!

普通员工的视角

小李已经30岁了,在一家互联网金融企业甲上班,是个小团队的负责人。目前,小李与谈了3年的女朋友正式步入谈婚论嫁的阶段,只不过苦于无力买房,准丈母娘那里迟迟不松口。于是,小李把结婚的希望寄托在了升职加薪上,不放过任何一个空闲的时间为自己充电。

工作上,他积极表现,努力做好每一项工作,经常加班到很晚。空余时间,他在得到APP上订阅了几个付费专栏,还不时地去听听知乎LIVE,以求拓展自己的知识结构;他置顶了很多行业相关的公众号,实时关注行业热点新闻资讯;他加了很多微信群,里面有很多行业大牛,他时常在群里发言,想着可以拓展自己的人脉资源。周末,他一般会去听几场精心挑选的行业论坛,不过经常失望地发现大佬们只是忙着在推荐自己的企业或产品。他的背包里随时会准备一本书,一般都是根据“新年必读图书清单”上的推荐买的,以便利用上下班地铁上的空余时间。

虽然日子过得无比充实,但小李常常会感到莫名地焦虑。看着自己所在企业每天为竞争、为转型、为投资人的下一轮资金而发愁,又听闻公司正在筹划裁员和降薪方案,小李不知道自己的努力还能不能换来升职加薪,而迟到的升职加薪还能不能让自己赶上节节攀升的房价。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他有时候也会想点哲学问题,比如人生的意义、生活的目的,但很快就被现实的问题打败,一向积极向上的他竟然第一次有了逃离北上广的想法。

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是的,他们都怎么了?又是为了什么?

对于甲公司,焦虑的根源不外乎就是增长,可持续的增长。

做了几年的创业企业CEO,王总对罗振宇的一段话深有感触,罗胖说“以前认为挣钱最重要,后面发现增长比挣钱重要;当你以为增长最重要的时候,后面发现增长的速度才是最重要的;当你在追求增长速度的时候,你又会发现超过市场预期的增长速度才重要。创业的本质是要增长,要预期中的增长,要超过预期的增长。无论你跑在哪里,跑得多快,后面都有一条狗,在穷追不舍。这哪里是在创业,这分明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逃亡。”

拿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来讲,支付、理财和借贷三个主要的业务线,甲公司的重心在理财和借贷,准确地讲是理财和消费金融。在王总看来,理财和消费金融都有广阔的空间,但他不再确定这个空间与自己还有多大的关系。

为了吸引投资人,公司已经支付了比行业平均水平稍高的利息,而为了覆盖资金成本,公司需要对接大量的优质高息资产。是的,要够安全,且利息还要够高。2015年之前,经常还能接到几个房地产企业和地方融资平台的大单,足够卖几个月的,但现在这些“好”项目都被传统金融机构以更低的利率抢走了。做供应链金融吧,作为一家创新企业,实在是没有资源,所以,在B端获取可持续优质资产的希望越来越小了,从2016年开始,公司便把宝压在了消费金融上面。

作为一家创业企业,公司并没有海量的用户,也没有丰富的大数据,所以不得不与各种各样的小场景方合作,然后派驻大量的驻店员工线下获客。在这些场景中,业务员与潜在用户的有效接触时间往往不超过10分钟,10分钟内用户拿不到贷款额度就会失去耐心,没办法,只好把信用风险防控后置,专心在这10分钟内做好欺诈风险风控。可气的是,不停地有竞对出来,说他们可以3分钟甚至1分钟就放款,搞得合作多年的场景方都想弃我们而去。凭我的经验,真的怀疑这些1分钟放款的企业到底有没有做风控,不过没办法,只能逼着风控部门进一步提高审批效率,当然,效率和精准度是互斥的,但市场竞争激烈,没有办法,不良率高一点,只能靠高息去弥补了。

不过,在一两个极端事件曝光后,高息这种模式开始受到舆论的关注,被冠上了高利贷的帽子。唉,媒体这帮人,哪里懂得我们的难处。不妨来算笔账,P2P资金成本10%,不良率10%,再加上庞大的人力费用,利息不高一点企业哪有生存的空间呢?

真正让王总深感忧虑的还是巨头们的虎视眈眈。之前,巨头们不掌握这些三四线蓝领工人的数据,做不了这块业务,才让创业企业有了“可乘之机”。可随着大量的创业企业布局次级客户市场,中国市场中的次级用户也渐渐有了信贷数据。假以时日,真担心这些数据被巨头获取后,开发出一个大数据风控模型,把这些用户抢过去。巨头的优势就一个,利率低,届时,我们这些高息的创业企业该何去何从?

每每想到这里,王总都头疼不已。不过,王总也想到了应对之策,那便是金融科技。唯有先于巨头一步完成对这部分次级用户的大数据风控评估,才能借助新的业务模式降低对人力的依赖、降低不良率,从而慢慢把贷款利率降下来,获得可持续竞争力。只不过,大数据这玩意,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何况巨头们在加速布局,不知道留给这些企业的时间窗口还有多久?一年?半年?

王总现在感觉,每一秒都是宝贵的,想加速布局金融科技,不过财务部门却经常扯后腿,说什么没钱没钱。想当初,那些风投都抢着来投资,好多我也是看着老关系的份上才给了他们一些份额,没想到现在竟然端起了架子。而整个团队目前大不如前的氛围,也让他对“背水一战”的决心能有多大的成功概率深感忧虑。他意识到,企业的转型不仅仅在业务层面,在内部机制体制和企业文化层面,也有很多坑要填,只是,他要与时间赛跑……

对于小李来说,对公司和行业发展前景的不乐观才是其焦虑的根源

就拿买房这件事来讲,自从毕业以来,小李就看着房价一直涨、涨、涨。但当初的他,从未觉得买房会成为自己中产生活的最大拦路虎。毕业的时候,企业刚刚创立,自己是第一批员工,拿到了一些股份,虽然不多,但互联网金融是典型的朝阳产业,这些股份未来肯定很值钱。后来,企业连续已经进行了两轮融资,估值已经算准独角兽了。小李相信,公司有朝一日上市后,自己的这些股份至少能值两百万,无论房子怎么涨,付个首付总够了。

和当初预期的一样,工作这几年房子一直在涨,猛涨,而小李最近对公司的发展前景和自己的职业前景却不再那么乐观。

因为一些害群之马的影响,整个行业开始受到严格的监管,不受拘束、野蛮生长的阶段成为了过去,公司再也不能天马行空地进行业务创新。恰逢此时,在传统主业遭遇转型瓶颈的巨头们开始加速布局互联网金融行业,传统的巨无霸商业银行也加快了互联网化转型,巨头的进入加剧了行业竞争,更重要的是以更实惠的价格、更便捷的场景抢走了小李所在公司辛苦经营多年的用户。

小李知道,作为估值驱动的创业企业,保持营收的增长是第一重要的,而恰恰作为一个老员工,他越来越看不清企业保持高速增长的希望。最近一段时间,公司内部几个部门的关系很僵,大家都想努力把自己部门的工作做好,但其他部门总是做不到百分百地配合,好像中有张无形的网,束缚住了大家的手脚。小李知道公司出了问题,但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小李一度动过心思,换个行业重新来过,为了这个还惹得人事部老总不快,但实在舍不得那些原始股权,他决定先不管这些,抓紧时间充电,升职加薪才是硬道理。

小李开始了繁忙的充电过程,繁忙虽然可以让他忘记焦虑和烦恼,但他也清楚,他是站在了甲企业或者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的船上,自己跑得再快都没用,终究还是这艘船要飞速向前才成。

虽然购房的绝望一直在内心深处折磨着他,但事实上,他更担心的,还是脚下这艘船。他知道,只要船还在顺利前行,他的生活终究便还有希望。

出路在哪里?

说道出路,也是个有意思的事。

为了出路,企业甲们开始不遗余力地加快金融科技的布局,结果自身的金融科技水平与巨头的差距越来越大,反倒催生了数据热潮,数据是越来越贵了。听说,很多一直捣鼓数据的小公司,十几年来都半死不活,这两年倒做得风生水起了。不过,有时候,王总也会很释然,大不了从头再来,只是辜负了自己的几年心血和一帮和自己打拼的兄弟。

话说回来,有什么办法呢?行业过了巅峰期之后,上千家的企业,注定大多数到最后都会变成炮灰。

为了出路,小李们不浪费任何一块时间来学习、充电,结果并未解决自身的焦虑,反倒催生了一个产业,“知识付费”,听说连微信公号也要推出付费阅读功能了。不过,有时候小李也会很释然,自己终究在成长,在试着像蜗牛一样自己长出一副自己可以保护自己的外壳。另外,不就是一个房子吗?人民日报不是曾撰文,“失去奋斗,房产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我虽然没有房子,但我有奋斗精神啊。

什么?你说小李是不是充电充傻了,怎么这么阿Q呢?那你来说说,小李还能怎么想?

最后的最后,还是想说点阳光的事情。那就是,你所有的经历与付出,都不会白费,上帝给你关上了这个门,也许因为他知道,你真正的出路是在另一个出口。所以,很多时候,你并不需要有一个十分明确的目标来激励自己前行,因为未来本就是不确定的,如果是对的,做就是了;注定要经历的事情,经历就好了。

作者微信公号:洪言微语(ID:hongyanweiyu)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