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当下是投资优质煤企的好时机
当下是投资优质煤企的好时机

 

主持路演的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表示,山西省政府牵头组织煤炭企业进京路演推介,源于山西省煤炭企业渴望与投资者进行良好沟通,政府出面牵头有利于整合各方资源。

  随着煤炭“黄金十年”的结束,煤炭行业的发展困境逐步凸显。2015年煤炭市场供需严重失衡,全行业陷入产能过剩阶段。煤炭工业持续下行,煤炭大省山西的几大煤炭企业均处境困难。

  投资界“雾里看煤”,

  煤企资金链紧张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山西省省长李小鹏曾公开表示,山西省属五大煤炭集团的负债率在2015年达到了81.79%,负债率高;企业效益下滑,全省整个煤炭行业2015年亏损94.25亿元,同比增亏减利108.2亿元。

  此次主持路演的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表示,山西省政府牵头组织煤炭企业进京路演推介,主要基于两点考虑。一是,煤炭产业对山西太过重要。“近年来,山西省一直致力于产业转型升级,但过程艰难。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煤炭仍然是山西最重要的产业,也是山西人安身立命的根本,现在这个‘根本’遇到了困难,作为政府不可能置之不管。”二是,山西省煤炭企业渴望与投资者进行良好沟通,政府出面牵头有利于整合各方资源。

  王一新称,目前投资界对煤炭的态度有三种:第一类态度是“既然看不清你,就远离你。既然我不懂你,我爱你不容易”,抽贷压贷,减少规模,上收权限,煤炭企业发债一概不买;第二类态度,照顾到国家有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照顾到地方政府的面子,兼顾企业过去的交情,不压贷也不新增额度;第三类态度,只有少数投资者认识到,当下正是进入优质煤炭企业的重大机会。

  “一时间,唱衰煤炭的声音仿佛成了主流,煤炭行业有点被逼到悬崖的感觉。”王一新直言,煤炭企业因此面临量价齐跌、销售下滑的趋势。

  “希望通过今天的推介会,能够拨开投资界看待中国煤炭产业头顶上的重重迷雾。”王一新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不是说要把煤炭捧上天,像花一样,也不要把煤炭妖魔化,彻底地踩在脚下。希望投资者能够客观理性、积极健康地看待煤炭产业,做出客观理性的投资。”

  “挺优质煤企,

  对于僵尸企业绝不护短”

  推介会上,9家山西煤炭企业分别展示了自身发展状况和未来前景。据多家煤炭集团负责人介绍,企业正在加快转型发展步伐,涉足的产业领域非常广泛,涵盖金融、房地产、机械制造、清洁能源、发电、食品、旅游等多个领域。

  同煤集团董事长张有喜在会上介绍,将融资建设以“高碳产业、低碳技术、循环经济、吃干榨尽”为显著特点的循环经济园区。比如,已经投资389亿元,建成的塔山循环经济园区,2015年产值达到189亿元,实现利润21亿元,每工效率43.7吨,处于世界先进水平。集团还要再打造类似塔山这样的东金潘、白家沟、朔州和大同装备制造四大循环经济园区,成为同煤第三大效益支撑和利润增长点。

  阳煤集团董事长翟红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现在该集团在煤炭之外涉及的领域也很广,煤炭销售收入占集团总收入的比重还不足一半。

  “这些煤炭企业,煤炭可能只占销售额的三分之一,其他很多是新兴产业。”王一新补充道,“今天跟大家沟通一下,大家就心里可能就更加踏实。”

  “去产能既是贯彻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需要,也是山西煤炭产业尽快扭亏脱困,实现转型升级的现实需要。”山西省煤炭厅副厅长胡万升表示,2016年,山西将退出2000万吨落后产能,计划在2020年前退出1亿吨以上,未来煤炭产量控制在10亿吨以内。矿井数量由1079座,减少到900座左右。

  胡万升介绍,今年前6个月,山西煤炭产量同比减少6821万吨,煤炭企业库存比年初减少775万吨,降幅均在15%左右,市场供求关系出现积极变化。

  “煤炭是可以清洁利用的能源,去产能不等于去煤炭。”胡万升称,山西省将继续实施一系列改革措施,减轻煤炭企业负担,降低企业成本。“将对国企办社会职能彻底分离,到2020年全部分离医疗、教育、市政、消防社区管理等办社会职能,对供水、供电、供气和物业管理及厂办大集体全部剥离改革到位。”

  他介绍,做好煤炭主业的同时,注重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山西省将计划推进同煤集团60万吨煤制烯烃、焦煤集团60万吨焦炉煤气制烯烃、潞安集团180万吨煤制油等高端项目,以图释放新的增长动能。

  “山西的煤炭企业经过这轮市场洗礼和供给侧改革,将大幅提升市场竞争力和盈利能力。”王一新介绍说,目前山西省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具体的措施包括:山西各级政府清理、规范各种涉煤收费,减轻煤炭企业负担;正在推进的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将在2020年完成,将大幅降低企业的成本;大型煤企淘汰、出清僵尸企业,完成后将大幅降低煤炭企业成本,提高效益;产业转型升级步伐明显加快,煤炭清洁利用和以煤为基础的科技创新型项目纷纷上马,传统煤炭业务占比下降。

  中国银监会山西监管局局长张安顺在会上表示,山西省属七大煤炭集团资信状况良好,到目前为止从未发生一笔不良贷款。

  “希望优质煤企的存量贷款能得到正常接续,发行的债券能得到积极的认购。”王一新说,“山西政府力挺的是山西优质煤炭企业,对于僵尸企业绝不护短,绝不会忽悠大家去追加投资。”

  债券融资为山西企业融资的“主渠道”

  “2015年,山西省社会融资总量达4499亿元,同比多增258亿元。融资成本较低的债券融资,成为山西企业融资的‘主渠道’。”山西省政府金融办主任郭保民表示。

  郭保民介绍,今年1—6月,山西省实现各类融资2139亿元,其中,直接融资达1438亿元,占社会融资总量的67.25%。其中,煤炭行业贷款余额达4715亿元。上半年,煤炭企业通过债券市场融资461.7亿元。

  “在当前煤炭价格下行,煤炭产业面临严峻形势下,山西省的七大国有煤炭集团,基本保持了存量融资的按时接续,至今没有发生一笔不良贷款,也没有一笔违约债券。”郭保民说。

  “山西的煤炭企业就不应该困难。”某煤炭企业总会计师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一个是资源的问题,一个是企业都是大企业。“煤炭企业的财务困境跟金融机构的特点也是有关系的。资本具有逐利性,煤炭好的时候他们都找煤炭贷款,贷款又不用,就在账上放着,他们拿利息。煤炭不好的时候他们望风而逃,就是货币的避险性。反映到文学表示就是:金融就是贪婪和恐惧。”他表示。

  “当期创造的现金流,低于到期负债,并不是企业没有可持续发展能力,也并不是企业没有利润。”该总会计师表示,一方面是银行的避险心理,另一方面企业项目审批的过程中周期比较长,拿不上核准文件,形成了短贷长投的问题。因此,在市场行情不好的时候,形成了短期的财务困境。

  “(煤炭企业的财务困境)可以说是普遍问题。”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兼政策研究部主任张宏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指出,2012年下半年以来,整个煤炭行业进入一个下行的周期,如今已近4年。价格下行的幅度从860元左右降至最低350~360元,企业盈利水平、经营效益和质量确实下降很快。金融机构为减少风险,对于企业贷款的成本和额度及支持能力都有下降,是正常现象。

  “企业普遍反映的融资难、融资贵、断贷、惜贷等问题是存在的,也不能回避。”张宏说,“企业经济效益下降给正常的发债带来了难度。过去煤炭企业发债是很容易的,社会上对于煤炭的债还是比较看好的。但是最近几年经济下行,特别是去年,在银行的贷款难度增加以后,企业发债也困难了。特别是挂了牌以后卖不出去,有这种现象。”

  “煤炭企业保证现金流,维持经营运行,就需要金融和投资人的支持。山西省政府举办专题路演体现了对企业的支持,也是实事求是向社会反映煤炭企业实际的经营状况。”张宏表示。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