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分众传媒回归A股“套利”悲喜剧 接盘侠泪奔
分众传媒回归A股“套利”悲喜剧 接盘侠泪奔

240位投资顾问已告知分众传媒(002027)后市如何操作

江南春早,虽然油菜花已经盛开,但今年江南的春天却寒冷多雨,恰如江南春的分众传媒(002027,买入)(002027,SZ)。在股价连跌的背景下,参与分众传媒回归增发的大股东套利成功喜笑颜开,而“接盘侠”却哭不出来。

2月14日,分众传媒迎来了一宗3.6亿股的大宗交易。实际上,早在2016年底,分众传媒从纳斯达克回归A股的不少股东就已经开启了套利的狂欢之旅。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调查显示,这些获利者包括江南春自己投资的公司。

中小投资者成“接盘侠”

彭博数据显示,在美国交易的中概股市盈率中位数为16倍,而对标在沪深交易所上市公司的市盈率中位数则高达57倍。境内外资本市场的巨大差异令中概股看到了套利空间,他们寄希望于通过回归A股推升股价,其中就包括了分众传媒。2016年4月18日,“七喜控股”正式变更为“分众传媒”,这意味着中概股分众传媒借壳上市已经全部完成。对“壳”买卖者以及分众传媒的股东来说,飞涨的股价、飙升的市值,都将带来财富的暴增。

值得注意的是,借壳上市刚完成还不足一个月,原七喜控股的大股东易贤华就开始减持套现。根据Choice数据显示,2016年5月13日以及6月8日,易贤华分别在大宗交易市场减持380万股和103万股,套现金额合计为1.42亿元。

中概股完成私有化回归A股后,真正获益的往往是原股东和参与私有化的新股东,而中小投资者则成为了“接盘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2016年4月七喜控股定向增发前夕,一份基金产品介绍显示,该基金为契约型基金,产品的规模为5亿元;100万元认购、每10万元递增;产品期限为:15+5个月(预计存续期为15个月,可选择延期终止,但延期不得超过5个月),该基金的投资方向为:不少于80%的金额投资于七喜控股的定向增发,剩余部分投资于其他定增资管计划。基金的退出方式为:解禁退出以及退出标的资管计划。

公开报道显示,江南春是该基金的基金管理人的天使投资人。

投资圈一资深人士对记者表示,分众传媒在回归前融资时,该基金曾经给予其非常重要的帮助,为分众传媒引入了诸多100万元投资门槛的高净值个人投资者。但显而易见,在分众传媒借壳上市之后,也将遭遇减持压力。

事实印证了上述人士所说的话,2016年12月29日,分众传媒迎来了第一批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的解禁,解禁数量高达30.36亿股,占分众传媒股份总数的34.75%,按当时的市价算,该批解禁股市值为412.40亿元,而这些机构的持股成本只有5元多/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上述限售股大规模解禁后,分众传媒就开始频频现身大宗交易平台。其中,分别在2017年1月9日、2月14日、2月15日以及3月1日成交3000万股、3.36亿股、1870万股以及360.06万股,成交金额分别为4.20亿元、41.77亿元、2.33亿元以及4007.49万元,合计成交金额48.70亿元。成交价格区间在11元~14元之间。

不仅如此,约1个月后的4月17日,分众传媒还将有约5.05亿股限售股解禁(持股成本是9.9元/股),占总股本的5.78%,对应的市值为59.24亿元。

在大量大宗交易发生的同时,分众传媒的股价也不断承压。截至3月17日收盘,分众传媒的股价为11.73元,相较于2016年12月底约14元左右的股价,公司的跌幅已达到15.31%。

对此,分众传媒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可能受解禁压力影响,分众股价近期出现一些波动,这属于正常的市场行为。分众并不太关注股价的短期波动,而更看重公司的经营和业绩。

“接盘侠”泪奔

温莎资本首席策略师李荦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通常情况下,股东减持的主要原因有,股东对公司未来预期不好、原来持有股票的资金到期以及股东对资金有需要。减持只要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且综合考虑了对市场的影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分众这次减持规模的绝对数确实太大,而2月14日的大宗交易显然是减持行为,虽然基本都是机构接盘,但股价上也明显受到了巨大的影响,短期来看这个影响因素还没有结束,仍然需要进一步观察。”

解禁后的减持无疑给分众传媒的原股东带来了财富的增长,但也使买入的中小股东成了接盘侠,同时,解禁带来的股价下跌也给部分股东带来了影响。对分众传媒第七大股东上海筝菁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上海筝菁,持股2.18%)来说,大量减持导致的股价下跌,使得其质押给金融机构的分众传媒股票已部分处于爆仓状态。而糟糕的是,爆仓之后,上海筝菁担保方同时也是大股东的沣沅弘(北京)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沣沅弘),似乎并不想承担担保责任。

日前,据《投资时报》报道,上海筝菁股票质押事件共涉及约20亿元、四条通道十余家机构。不完全名单显示,这些机构分别为厦门国际信托、华宝信托、民生证券、新华信托、浦发银行(600000,买入)厦门分行、厦门象屿金象控股集团、吉林九台农商行、上海融好等。目前已有质权方通道正式向沣沅弘方面提交股权质押违约通知。沣沅弘方面迄今已向个别质权方提供解决方案,即通过先行垫资3000万元至3500万元表达诚意,并寻求在未来三个月内解决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相关的监管规定,持股5%以上的股东质押上市公司股票的,必须及时、准确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这也是公众获知质押信息的来源。但是,对于持股5%以下的股东质押,则无需披露。当小股东质押的股份跌破平仓线时,危机就已经上演,但市场却一无所知,而由此导致的隐患也常常发生。事实上,类似上海筝菁出质分众传媒股票爆仓事件只是A股市场股权质押大势的一个缩影。

进入2017年以来,股权质押之风愈演愈烈。根据同花顺(300033,买入)iFind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2月,两市公告的股权质押交易就超过千宗,同比去年增幅五成以上。

李荦表示,公司扩张太快导致资金链条融资出问题,一旦抵押品出问题,就很麻烦。近期,关于减持方面的监管措施已经在《证券法》的修订中提及,监管机构未来也会出台政策或法规文件加强市场监管,但具体内容尚需等待最终版本。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