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看美国农业保险发展的特点及对我国的启示
看美国农业保险发展的特点及对我国的启示

农业保险是一种帮助农民管理风险的市场化手段,属于世界贸易组织鼓励的绿箱政策,近些年越来越受到各国政府的重视。美国有全球最大、最成熟的农业保险市场,农业保险发展历史悠久,具有完善的管理和实施体系。美国于2014年2月修订出台的《2014年农业法案》(以下简称“新法案”)进一步强化了农业保险的重要地位。

一、现行农业保险体系

当前,美国农业保险的管理体制和实施机制可以概括为“政府主导、商业运营、服务配套”的“三位一体”模式。

1政府主导

美国农业保险是由政府主导的,其管理机构是风险管理局(RMA)和联邦农作物保险公司(FCIC)。FCIC成立于1938年,当时的职责是管理和经营全国农作物保险,目前负责向商业保险公司提供再保险保障。RMA成立于1996年,FCIC的大部分职责转由RMA负责。

2商业运营

美国农业保险的直接业务全部由19家实力强、信誉好的商业保险公司经营。这些公司都是经过RMA审核批准的,主要经营政府推行并给予补贴的农作物保险业务,同时开发保险新产品并将其上报RMA以期经批准后获得补贴。对于商业保险公司的风险分担,美国建立了以政府再保险为主体、私营再保险公司为补充的保障体系。

3服务配套

在美国,有一些机构与农作物保险密切关联,对农作物保险制度的建立或农作物保险运作发挥积极作用。一类是为保险公司或从事保险工作的个人提供服务的组织,如全国农作物保险服务中心,担负着统计、培训教育以及与RMA的联系协调等工作。另一类是代表投保农户利益的,反映他们的诉求、介绍农业保险政策,帮助其选择适当的保险产品等,如全国农场局联合会(AFBF)、州立大学的农业推广中心等。

二、特点与趋势

1农业保险在农业政策框架中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1938年颁布的《联邦农作物保险法》实际是美国当时的农业法案《农业调整法》的第五部分,对开展农业保险的目的、性质、开展办法、经办机构等做了明确规定,为政府开展农业保险业务提供了法律依据。此后,农业保险成为农业法案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和保障农户收益的主要手段,几乎在每一个农业法案中都会独立成章。

尤其是,2014年农业法案取消直接支付、反周期支付等财政补贴计划,农业保险在美国国内农业支持政策中的重要性更加凸显。在2014年农业法案中,农业保险的预算支出将在未来10年增加57.2亿美元,是2014年法案12项内容中预算增加最多的一项。从总量看,美国政府未来10年用于农业保险的预算额为898.3亿美元,仅次于第一大支出项目“营养计划”。

2收入保险在农业保险中占据主导地位

美国的农业保险种类繁多,目前可供选择的险种有20余个,覆盖124种农作物和牲畜。在此基础上,2014年农业法案又增加了补充保障选择计划(SCO)和针对陆地棉的叠加收入保护计划(STAX)。

这些险种大致可以分为以产量为基础的险种和以收入或收益为基础的险种。由于风险保障的覆盖范围从自然风险扩展到市场风险,以收入或收益为基础的保险产品受到普遍认可,近年来在农业保险业务中的比重逐步提高。

3政府大幅提高保费补贴规模

美国国会在1980年对《联邦农作物保险法》所做的修订中首次对农作物保险进行保费补贴,为参与FCIC农作物保险和再保险的商业保险公司提供管理费和保费补贴。

此后,美国多次提高补贴比例,投保农户可获得的保费补贴比例依险种不同从38%~100%不等,目前平均补贴比例保持在60%左右,商业保险公司获得的补贴比例为其所收保费的18.5%。

2014年农业法案对新增的SCO和STAX两个险种分别给予了65%和80%的补贴比例,均高于当前平均补贴水平。同时,为了吸引更多人从事农业生产,政府将给创业期的农牧场主增加10%的保费补贴。

4农业保险与其他政策紧密配合

在2014年法案中,农业保险与其他支持政策之间配合得更为紧密,主要体现在:一是《2014年农业法案》规定在农业保险中有资格购买补充保障选择险(SCO)的人才能参加商品计划(Commodity)中的价格损失保障计划(PLC)。二是商品计划没有给予棉花、花生的生产者足够支持,农业保险则分别为棉花和花生种植者制定了叠加收入保护计划(STAX)和花生收入保险政策。三是购买农业保险的农户必须遵守湿地和高度腐蚀土地的环境保护条款,否则就得不到保费补贴。

三、农业保险与期货市场有机结合

由于期货市场具有价格发现功能,美国农业保险产品设计时参考期货市场确定政策执行价格,将保险政策与期货市场有机地联系在一起。

1收入保险中的价格确定参考期货市场

在美国农业保险体系中,收入保险占据主导地位,其以收入低于一定水平作为农业保险赔付的条件,而收入是价格和产量的乘积。农业收入保险产品设置了预期价格(Projected Price)和收获价格(Harvest Price)来衡量价格变动。

在产量不变的情况下,当作物的收获价格低于预期价格一定水平时,农险公司将根据合同进行赔付。作物收入保险的预期价格和收获价格均参考期货市场,RMA还专门出台“商品交易所价格条款”(CEPP)来规范两个价格的选取,涉及十余种农作物和四种主要收入保险(RP、RPHPE、ARP、ARPHP)。这十余种农作物参与四种保险所得保费收入占美国农险保费总收入的80%以上。

下图为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玉米、大豆、小麦等品种的期货价格,不仅成为美国农业生产的重要参考价格,而且成为国际农产品贸易中的权威价格。

2根据作物条件选择期货合约或替代方法

根据CEPP,美国农业保险产品利用期货市场确定预期价格和收获价格,大致可分为两种情况:

作物保险产品有对应的活跃期货品种。如果一种作物保险产品有对应的期货合约,如长粒大米、玉米、大豆、棉花等,且合约交易活跃(日持仓量大于等于25手),则可以直接将发现期内相应期货合约结算价进行平均,以获得预期价格和收获价格。保险产品适用的合约月份和价格发现期由RMA根据作物生长期、所在州以及参与险种来确定。

作物保险产品没有对应的期货品种或者合约不活跃。如果一种作物保险产品没有对应的期货品种或者合约不活跃,则保险产品设计时就必须选取一个相关性较高且活跃的期货合约作为参照(具体由RMA指定),通过一定转换来计算该保险产品的预期价格和收获价格。

四、美国经验对我国的启示

1充分重视期货市场对于完善农业保险政策的作用

目前,我国还没有收入保险,但已开始试点以价格为基础的保险产品,如蔬菜和生猪的目标价格保险,然而试点范围和赔付力度均较小。黑龙江的大豆、玉米、水稻等主要农作物价格保险试点仅处于初步试点或方案设计阶段。以价格为基础的农业收入、收益或者价格保险能降低农产品的市场风险,相关政府部门应加强农业保险宣传力度和尽快出台优惠政策,推动以价格为基础的农业保险在全国范围推广实施。期货市场具有价格发现功能,在农业保险产品设计和保险政策实施时应充分发挥期货市场优势,将保险政策与期货市场有机地联系在一起。

2加强农产品期货品种和交易工具开发

我国已经建立起了小麦、玉米、稻谷、大豆、棉花等重要农产品的期货市场,为相应农产品价格保险产品开发提供了良好基础。但是,与国际成熟市场相比,我国农产品期货市场仍有差距。建议首先对现有品种做深、做细,不断结合产业发展需求完善合约设计和相关制度安排,逐步解决合约不活跃、不连续问题,提高期货市场功能发挥水平;其次继续推出农产品期货品种,加快推出农产品期权、农产品指数、天气指数等交易工具,为产业客户、农险公司等机构投资者在风险管理方面提供更多选择。

3完善期货市场机构投资者引入机制

在我国目前的金融监管政策中,保险公司等机构投资者并无资格入市。然而,农险公司等机构投资者入市交易,不仅能提高自身的抗风险能力,还有助于提升期货市场活跃度和带来可观的增量资金,从而扩大期货市场规模和提升市场功能发挥效果。建议尽快研究机构投资者引入机制细则,允许符合条件的机构投资者以对冲风险为目的使用期货衍生品工具,清理取消对企业运用风险管理工具的不必要限制。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