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大宗交易为何沦为“股价操纵”的通道?
大宗交易为何沦为“股价操纵”的通道?

证监会网站上,一则标题为《2016年证监稽查20大典型违法案例》披露了2016年六起操纵市场典型案件。除了前一段时间广为人知的荐股“抢帽子”和唐某博沪港通跨境操纵第一案之外,“任良成操纵多只股票案——大宗交易接盘后操纵股价卖出获利累犯遭重罚”,赫然在列。

证监会网站截图

今年以来,截至3月12日,沪深两市共计发生3322笔大宗交易,同比暴增151.10%,涉及成交金额1318.18亿元,同比增长74.08%。

大宗交易的成交时间不同于竞价交易时间,大宗交易的成交量纳入成交总量计算,但不纳入日内股价计算,因此不会反映到盘口和分时上,散户对大宗交易的关注也低于龙虎榜,出货的隐蔽性很强。由于大宗交易出货的隐蔽性,普遍存在机构和上市公司进行“勾兑”变相“坐庄”来实现股票的低吸高抛。

任良成遭处罚以及徐翔受审,都是因为他们借助大宗交易来实现吸筹、换庄,违规操作。简单来说,就是一方面通过大宗交易,获得大笔筹码。另一方面,通过种种手段拉高股价,顺利高抛出货。如此简单的获利逻辑,难怪能赚那么多钱。

在不违反国家法规前提下提供稳定可靠大小非减持方案

大宗交易于2008年推出,主要为大宗股票买卖设计,避免通过二级市场买卖造成股价的异常波动,不仅简化了交易手段,还有利于控制交易成本。

不过,一些市场上资金充裕的投资者,通过大宗交易平台接盘大量股票筹码,为获取二级市场“零售价”与大宗交易“批发价”的价差,想方设法实施跨交易方式操纵。证监会查处的任良成跨交易方式操纵就是典型的案例。

上海任行投资是大宗交易“广告专区”最活跃的名字,这家公司以圈内最高的接盘价和中介费用闻名,很多接盘公司都表示,这家公司的老总非常有魄力,有很明显的个人风格。

在大小非即将解禁或解禁后,会多个接盘方进行“竞买”,通常是9.5折价格,但任行投资凭借资金优势通常能给出9.7折左右的价格。任行投资是目前大宗交易市场的主要玩家之一,自称“能为企业在不违反国家法规前提下提供稳定可靠的大小非减持方案”。

官网资料称,上海任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于2006年成立,是国家全面开放股票大宗交易后,首批进入的资金方。业务范围包括:大宗交易、股权质押、资金过桥、市值管理,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拥有资深、专业的行业顾问、操盘人才,具有丰富的二级市场操盘经验。

任良成,就是任行投资实际控制人。作为资金雄厚的接盘方,标榜自己为“证券市场建设者”的任良成,在大宗交易圈内名声不小,不仅圈里的人士熟知,就连多家限售股即将解禁的上市公司董秘手机中,也能经常收到任良成旗下工作人员发来的“接盘”消息。

任良成曾在2013年的时候接受过采访,当时他对自己的买卖毫不避讳,而且在谈及股价操纵时,也表示这种“套利游戏”不属于操纵股价。

“我们其实很希望与卖方直接接触,但是,有时候找不到很好的途径,所以只能跟中介机构合作。在帮助买卖双方牵线搭桥的过程中,中介机构肯定会收取一定的费用。举例来说,比如像买西瓜。买西瓜的人接触不到直接种西瓜的人,这时候如果有中间商能够提供充足的货源,那么,在可承受的价格范围内,买方肯定愿意与中间商合作“。

“我可以告诉你,90% 以上的大宗交易都是在做套利,至于你说的(公司、中介、接盘方三者合谋做高股价)这种情况,至少现在还没有大规模地出现。”对有关大宗交易成为操纵股价工具的传闻,任良成比较审慎。

不过现在看来,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 “个别人可能会通过大宗交易的平台炒作股票”,并违背了他说的“不是大宗交易本质”的观点。

证监会公布的消息显示——

2011年以来,任良成数次通过大宗交易接盘股票后,在二级市场上操纵股价并卖出获利,已被证监会多次查处。其中,2014年4月至12月,为先后完成大宗交易买入的16只股票在二级市场的顺利卖出,任良成在大宗交易日之前或之后,控制使用员工和融资方提供的数十个证券账户,在盘中通过高价申报、撤销申报等手段,使股票价格产生较大的涨幅,并于大宗交易日后的次日或几日内卖出。

最终,2016年11月,证监会依法没收任良成上述违法行为所得9999余万元,并处以两倍罚款,罚没金额合计近3亿元。

徐翔的大宗交易

2016年12月5日至6日,由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徐翔、王巍、竺勇操纵证券市场案,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根据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徐翔实际控制近百人证券账户,并在2010~2015年与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合谋,按徐翔等人要求,由后者控制上市公司发布“高送转”方案、释放公司业绩、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消息的披露时机和内容,通过实际控制的泽熙产品证券账户、个人证券账户择机进行相关股票的连续买卖,双方共同操纵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在股价高位时,徐翔等人通过大宗交易接盘的公司高管减持的股票、提前建仓的股票或定向增发解禁股票抛售,从中获利。

2014年9月23日,美邦服饰控股股东上海华服投资公告称,将在未来6个月内,通过大宗交易减持部分股票。3天后的26日,美邦服饰发生4笔大宗交易,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等4家“徐翔概念”营业部,通过大宗交易承接5055万股美邦服饰股票,成交价9.72元/股,当天美邦服饰收盘价为10.83元。事后得知买入方为徐翔旗下的泽熙1期、泽熙2期。

很快,美邦服饰公告称,将参与筹建上海华瑞银行,并持有华瑞银行15%的股权。受徐翔大笔买入和筹建华瑞银行的利好影响,周一开盘后(9月29日),美邦服饰股价涨幅超8%。泽熙两只基金立即以10.72元/股和11.26元/股全部抛出,获利5700万元。

当天收盘后,美邦服饰再现5055万股的大宗减持,泽熙6期以9.82元/股的价格承接减持股票,相比当天11.53元/股的收盘价,折价接近15%。泽熙6期出货是在6个月后的2015年4月1日至20日,以17.66元/股的均价在集中竞价阶段清仓所有美邦服饰股票,账面获利预估高达3.96亿元。

我们看到监管层抓了一个徐翔,罚了一个任良成,但是市场里面可能还有更多的徐翔和任良成。大量上市公司担心减持冲击到股价,往往会找机构来做大宗交易的承接方,并且和市值管理结合起来,即释放一些利好要做对冲。所以投资者会发现,很多个股出现大比例股票解禁后,本来是一个利空消息,股价不仅没有下跌反而上涨。事实上这里面可能涉嫌内幕交易和操纵股价。

任良成和徐翔被查处对于大宗交易市场参与者将产生“敲山震虎”的作用,后续接盘方将根据二级市场股价正常波动选择出货时间,在客观上能延长接盘方所持股份的时间,而不是急于出货或与相关方配合在二级市场出售股份,大宗交易的玩法将会有所改变。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