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购房贷款 房贷资讯 两家上市公司合并,相当于北京俩土著结婚。
两家上市公司合并,相当于北京俩土著结婚。

1、北京20套房 可以控股一家地方农商行了;

2、现在两个北京本地人结婚,相当于两家上市公司合并;

3、链家才是中国最牛的投行,每天都能撮合几千万的生意……

4、卖一套房可以在金斧子买10个私募,跟买白菜一样。

(一)

房价继续疯长,政府继续限购。

以至于朋友圈里,一个段子在流传:

按照现在的北京房价,两个北京土著结婚,相当于两家上市公司合并。外地人跟北京人结婚,相当于借壳上市;外地人在北京买房,相当于IPO。要是其中一套房划片为上学区,相当于定增了。

还真别说,北京土著好歹有房,如果二环内,那至少就得千万啊,很多不争气的上市公司合并,还不一定有这个规模呢。

救股市靠楼市的做法,去年其实就上演过了。深交所上市公司*ST宁通B就层发公告称,转让北京西城区槐柏树街两套超过140平方米的房产。这两套2004年购入的房产,一转手就是1000多万,大赚了16倍,公司立刻扭亏为盈。

可怜辛辛苦苦做实业总亏钱,还不如买两套房来得更直接。这是黑色幽默吗?

但这已经是去年的事了,估计这家公司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如果两套房继续捂着,估计又多赚了几百万,这抵干多少年啊!

这个年头,最看不懂的,其实就是中国的房价了,反正全世界的所有的经济学常识,都在异常坚挺的中国房价面前,无一例外地变歪了。

记得十多年前,在美国工作,一位美国政府统计部门的经济学家,听我说当时北京上海的房价,已经比华盛顿等很多美国城市要高出许多时,他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然后他对我说,中国的经济增速比美国快,房价涨幅高一点是正常的,但绝对值都比美国高,太难以相信了。

太难以相信吗?那只能说美国经济学家不了解中国的风情。

不是有一个故事这么说嘛:

一个北京人,30年前为了圆出国梦,卖了鼓楼大街一个四合院的房子,凑了30万,背井离乡到美国淘金…风餐雨宿,大雨送外卖,夜半学外语,在贫民区被抢7次被打3次……辛苦节俭,如今已两鬓苍苍,30年后了,终于攒下100多万美元(人民币600多万),打算回国养老享受荣华!一回北京,发现当年卖掉的四合院,现中介挂牌8000万,刹那间崩溃了……

(二)

四年前,莫言拿到了诺贝尔文学奖,奖金折合人民币750万。巨款怎么花?莫言兴冲冲地说,定了个小目标,在北京买套大房子。

想得美?北京房事,是世界最难搞的事情。

莫言后来就对新华社记者感叹了人生的落差:“我当初准备在北京买套房子,大房子,后来有人提醒我说也买不了多大的房子,5万多一平米,750万也就是120多平米。”

那还是4年前的价格,你不知道最近房价又翻了跟头?

当然,还有一个问题,据说,潘石屹就曾提醒过莫言:“你有北京户口吗?”

而潘石屹的老朋友任志强总是说,房价还会涨的,还会涨的,反正任大炮不管怎么被骂,事实确实如他所说,一直在涨的。

对付涨价,各地政府的做法是,限购。

但不知怎的,不管怎么限,房价依然在疯涨。

听过不少中国经济学家的演讲,认为在中国的一线城市,涨价还是大趋势,原因不外乎:货币的超发,总得有个去处;一线城市吸引人,大家都要来;还有,房价低迷,就卖不出去地了……

学区房,更成了很多地方的一个游戏。这块地皮价格上不去,政府说,我会在旁边建一个名校,于是这个地段成了学区房,地皮卖个了好价钱,房价蹭蹭蹭继续向前。

于是,有人说,如果能解答出有关中国楼市的三道题,笃定可获诺贝尔经济学奖。

第一道题:为何学历不值钱而学区房值钱?

第二道题:近半上市公司利润不够买京沪深一套豪宅,有的公司甚至通过卖房保壳,但这些公司卖掉1%的股份就够买几套房了,请论证楼市、股市哪个泡沫更大?”

还有第三道题,就不说了,大家自己问度娘吧。

(三)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这应该是中央发出的一个最明确信号了,英明!

再这么无休止地炒下去,真要毁了中国经济。连王健林都说了,中国楼市泡沫史上最大。

但炒作依然存在。或许很多人其实也不是想炒,但每一次调控的结果,都是新一轮暴涨的事实,让很多焦虑的人们选择了抢购,于是促成了暴涨。

当然,现在能够买的,估计都是真有钱人。穷人连首付都出不起,更别提几百万的房贷了。但对富人来说,这种加杠杆更刺激,1000万的房子,转眼成2000万了,干什么能迅速来1000万啊!

但这总让我想起美国的次贷危机。

2006年到华盛顿工作,一些美国朋友在聊天时,还总为没有及时买房或少买了房子懊恼不已。一位当地华人就很后悔地对我说,他买的60万-70万美元一套的别墅,已涨到了150万美元左右,如果多买一套,该多好啊!

万万没想到的是,也正是从2006年起,美国房市突然急转直下,有些房价暴跌到高峰时的一半甚至零头。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次贷危机,金融海啸,国际金融危机……

一度对金融危机不以为然的“股神”巴菲特,后来也感叹说:当时所有人都犯了同样的错误,认为房价会永无止境地上涨,“基本上,四五年前,几乎每个美国人脑袋里都有这样一个概念,不管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认为房价不可能大幅下跌……这是愚蠢的想法,也是从众心理使然。”

他最后说了这样一句话:“只有在退潮的时候,你才能看到谁在裸泳。”

对这一点,相信很多中国人是不以为然的,不是有这样一个说法吗:

中国房地产就像无肩带胸罩,一半人在疑惑:是什么支撑了它?另一半人则在盼着它掉下去,以抓住机会。但似乎永不可能掉下来。就算快掉下来了,提一提还是又上去了....

因为在中国,除了上面提到的货币超发、资源优势等等,人们还发明了丈母娘因素种种,总认为狂欢还会继续,中国就是奇迹,万里长城永不倒,中国楼市不得了。

希望是真的,想一想美国、日本楼市破灭的结果,确实是不寒而栗。

所以,也难怪安倍现在这么穷。虽然出身政治世家,虽然也贵为一国首辅,但2015年安倍财产申报,只有1.0528亿日元,折合算下来,550万人民币。

可怜,在北京二环内,安倍现在买一个一居室都够呛,想买个二居乃至以上,只能做日本梦了!

(四)

前两天,读到一则被网评为最佳的微小说:

“等房价降了,我买了房,我就去你家提亲。”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心想:“这大概是最委婉的分手吧”!

高房价正在吞噬年轻人,或者说,家境一般的年轻人。

现在正出现留学生回归潮,这是一件大好事。天下英才入我彀中,方才是一个大国气象。

但也听到一些留学生的苦恼。他们说,现在不是不想回去,真的想回国,国内机会那么多,但最可恨的是,在美国好歹还能买得起房,回北京上海真买不起房了啊。

看来,美国确实是衰落了。

前一段时间,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段话:

打车到清华,车上聊某人前几年就买房了,真是人生赢家。出租车大爷默默听了很久说:我家拆迁分了几套房子,但我就是一开车的,你们才是国家的未来和希望,如果你们清华北大毕业,人生目标就是在北京买套房,而不是思考这个国家的未来,那这个国家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为出租车大爷点赞,拥有那么多套房,还不忘起早贪黑干出租,如此勤劳的中国人,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国家肯定是有希望的。

清华北大的,你们就想着买房,学学人家开出租车的吧。

清华毕业买不起学区房,教育的意义在哪儿?

北京北京汪峰-勇敢的心

♪ 你如此特别,我又怎会失望 ♫

文 |伊 姐

昨天, 深夜炸弹,北京楼市调控,二套房首付比例调升到60%。

这是政府对炒房的最新管控,当然彰显了政府,遏制房价暴涨的决心。

我默默想,这是不是被此前那个刷爆朋友圈的段子给气的。

一对北大清华毕业的年轻父母问禅师,买不起学区房,怎么办?

禅师:如果北大清华毕业都买不起房,还买学区房做啥……

乍一听很有道理,既然买学区房是为了读名校,但读了名校,出来还不能买学区房,读名校何用?

我不觉得政府此举能够真正意义上多大程度控制房价,因为,北大清华的毕业生,买不起北京的学区房,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学区房是顶级奢侈品

为什么买不起,我们先来看看北京学区房,现在到底什么个概念。

也就在昨天房产新政公布的同一天,北京三里河一间看上去更像杂物间的学区房,66平,签约价890万,再度刷新大家三观。

我不知道多少父母看到这张图又要焦虑了,毕竟,学区房,几乎已经变成是现代的宗教。也不知道多少人要咆哮:房子不是拿来炒的,是拿来住的!

哎,别闹了,一线城市的学区房,当然不是用来住的。

它是一种货币流动品,是一种含有复利的保值投资,是一个阶层圈定,是一个残酷的门槛。

我们活到今天,必须要承认,任何事都有它的门槛:考进名校需要智力和耐力的门槛、做500强的实习生需要学历的门槛、而房子,就是一线城市正式接纳你的门槛。

北京的学区房,从某个范围来看,它蕴含着内地最顶级的教育资源和配置,更代表你的孩子,进入“京籍”、有产家庭的这个很小的圈子。

名校里霸凌最少(是的,中关村二小出事我发声《校园霸凌:别把孩子托付给任何人,包括名校》。但我依然要说,别地儿的学校更严重,不那么被关心罢了),那里老师最强,那里教育理念最前沿,那里的人文体会最明显。

为什么我们打破头疯了一样去争取,因为这些东西太重要了,它比冷冰冰的成绩,更加潜移默化地在塑造一个孩子的人生。

学区房到底是什么?

每个家长都心知肚明,自己买的不仅是一套房子,是阶层向上流动、或者至少保值自己阶层的一种可能。

在一套学区房面前,什么Burberry,什么宝马i8,真的弱爆了。

现在最流行的段子是:“按照现在的北京房价,两个北京土著结婚,相当于两家上市公司合并;外地人跟北京人结婚,相当于借壳上市;外地人在北京买房相当于IPO。要是其中一套房划片为学区房相当于定增。”

厉害了北京的房。

这样的顶级奢侈品,它天平的那一端,怎么可能是北大清华一张文凭可以全面匹配的?

我要提醒大家一点,本科教育,本质的目的是提供专业教育。想一下,当年高考,我们最关注的词语是什么——热门专业。

热门专业是什么?纵观这几年的热门专业,土木工程、计算机、金融,都是在时代的行业浪潮中,被迫切需要的智商劳动力。

所谓热门专业,培养的,本来就是高级打工仔啊。

因势而生,注定也会因势而颓。比如,10年前,计算机专业去一个500强企业,风光无限;随着政策改变,500强在中国撤资,计算机行业今天还有那么风光吗?

北大清华买不到学区房太正常,北大清华毕业生在北京不能做到的事儿还有太多。只立足本科教育、或者漂亮文凭得到的教育资本作为议价能力,在这个时代,早就行不通了。

北大清华都买不起学区房,教育还能保证什么?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大家内心更直白的呐喊是——

今天的教育,还可以让阶层流动吗?

我有一个朋友,从云南大山里出来的,考上了北大。

四年的大学生活,八年毫无背景的痛苦打拼,“我奋斗18年只是为了跟你喝一杯咖啡”的各种心理挣扎,但最后他靠高精人才引进,拿到了北京户口,因为下手早,也买到了一套远郊的房。

也许对于这个城市来说,这样的人太普通;但对于他的家族来说,这简直造了一个梦。

他的爸爸妈妈,从没有走出过大山;一年的收入大概1000多块钱,自己种谷子,遇到收成不好,就要挨饿。

在这个鸡汤不够用,大家都追求鸡血的时代,这个大家不再说奋斗,说逆袭的时代——

教育还有没有可能完成阶层流动?

当然有啊。但这个流动,要跟起点比。

我们想一下,那些很早就给出首付,又有眼光让孩子在这个城市买房,甚至连装修都一起操办的中产家长,这些家长有钱有眼光,只是赢在运气好吗?

不是。恰恰是因为,他们比同代人,接受了更多的教育。这个教育,有书本的、识人的、挫败带来的等等,他们比同时代的人更努力去奋斗:在他们的时代里,他们已经把接受的教育,成功转换成了生产力。

他的孩子,享受的,正是教育的隔代复制啊。

教育的结果,只是表面的专业精进吗?错。

教育是塑造一个人,背后一整套的人格、判断力和格局观。

而这一切,很大程度来自一个家族的传承。

这本来就不是一代人可以完成的事,怪不到教育身上。

顺应今日时代的教育观是怎样的?

那么,纵观我身边,那些80后,毕业十年左右,买了很好的学区房或者品牌地产的,全部都是靠父母,没有靠自己的吗?

当然不。

不靠父母买房的这批人,分布在不同行业,但相同的是,他们一直都在追求高效沟通、高频合作、高度挑战,他们拥抱了风险,与时代共振。

他们不是富二代,他们是创一代。

他们的财富增长模式从来不是线性的积累,而是指数级的更迭。

大白话就是,他们一开始就不追求稳定,不想拿工资,他们有狼性,要把自己的名字,做成行业的品牌。

他们有的人通过买学区房解决自己孩子的教育需求,有的人甚至挣脱了学区房的桎梏。

他们直接选择了投资型移民,孩子拿着欧洲大国的身份,在德威或者乐城这样的国际学校读书,在培养国际公民这条路上一步到位。

在今天,清华毕业生买不起学区房,这种段子还在流行,是因为传统的观念,对于文凭,甚至名校,还有潜在的膜拜。

未来的时代,名校和教育之间的这个等号,会被彻底抹掉。

因为16年的校园教育,早就不是教育的结果,而是教育的起点罢了。

整个社会已来到了终身学习的阶段,如何不断自我提升,顺应时代,才最重要。

教育,是终身的自我更新。

前段时间一个新媒体大号创始人在清华做招聘专场,没想到一小时来了5000多人投简历。

迷蒙的助理月收入5万,年终奖百万,已经刷屏大家了吧?

他们的本事,跟学历没关系。

他们中,有70后,也有90后,他们的父母没有买天价学区房给他们,他们也不是从最好的大学毕业。

但他们受的教育,就因此失败了吗?

看结果啊朋友们,结果是什么?

他们跑赢了时代啊。

为什么?

因为,他们得到了受教育,可以得到的最好礼物——

人格,判断力,格局观。

不要再说,“我毕业于北大清华,买不起学区房,我不服”诸如此类的话了。

从北大清华毕业的学生很多,大家从同一扇门出来,但日后的路千差万别,人生更是形态各异。

这个时代太快了,除了专业技能的过硬,时刻对时代保持敏感,在大浪中不断试错和调头的勇气,以及不安于现状的创造力,已经成了必备素质。

文凭只是教育的起点,不是教育的意义。

记住,教育最终的意义是让人学会自我认知、自我思考、自我成长。

教育最重要的结果,不是专业技能,是教育和经历混合发酵,最终,形成的一整套的人格、判断力和格局观。

所以段子里的禅师,该怎么回答北大清华毕业的年轻父母的话?

我觉得很简单——

哥们,你只是拿到歌剧院的入场券,从来没有人保证过,你可以坐在第一排。

undefined
房贷资讯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