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永乐影视第五次谋局A股,上市晋企当代东方拟斥资近30亿解围?
永乐影视第五次谋局A股,上市晋企当代东方拟斥资近30亿解围?

作者:山西资本圈

“铁打”的永乐影视,“流水”的A股公司,五次“征战”资本市场,舍我其谁。

3月16日晚间,停牌近两个月的山西上市公司当代东方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乐影视”)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另外,当代东方强调本次重组事项不会构成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的情形。

当代东方表示,公司在 2017 年 1 月 18 日与永乐影视的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程力栋先生签订了《股权转让合作意向书》,双方约定,标的资产的估值应不超过人民币 30 亿元(最终以评估报告为准),股份支付比例为 70%,现金支付比例为 30%,股份发行价格为公司停牌前 60 个交易日均价的 90%。

资料显示,永乐影视成立于 2004 年 4 月 13 日,经营范围为专题、专栏、综艺、动画 片、广播剧、电视剧的制作、复制、发行,其出品知名影视作品包括《武神赵子龙》、《焦裕禄》、《隋唐演义》、《战神》等。目前,永乐影视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程力栋,程力栋及其一致行动人张辉、南京雪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计持有永乐影视 66.57%股份。

其实,对于近年来致力于向影视文化产业转型的当代东方来说,收购一家影视公司并不奇怪,但是吸引人关注的是此次拟斥资近30亿收购的标的——永乐影视,这已经是后者第五次拟通过重组的方式注入A股上市公司,也就是此前已经有了四次“夭折”的经历,也算A股“老熟人”。

早在2013年12月,华谊兄弟公告称拟3.98亿元收购永乐影视51%股份,这是永乐影视第一次筹谋“登陆”A股上市公司,不过之后却因利润承诺无法兑现而夭折。

2015年5月,康强电子拟收购永乐影视100%股权,而徐翔也准备参与此次重组,但当年11月双方宣布终止重组,而原因便是“由于发生了双方都无法预测及避免的客观事项,导致本次交易中配套融资部分存在重大不确定性”,除了牵涉徐翔案,永乐影视的利润不理想也是硬伤。而在2015年期间,永乐影视还与另一家A股公司中昌海运有过接触,同样草草收场。

俗谚讲,事不过三,三次挫折并没有使永乐影视"灰心丧气",2016年5月,宏达新材发布重组预案,永乐影视拟作价32.6亿借壳上市,然而此次重组同样没能“善终”,而原因同样是业绩承诺不能兑现。

借壳,对于许多想“绕道”IPO排队而快速实现A股上市的公司来讲,在过往可谓一条“投入低、产出高”的捷径,屡试不爽。但时过境迁,尤其如今重组新政出来后,借壳者除了要应对卖壳者的漫天要价,还要千方百计绕过监管层对于借壳的质疑,可谓借壳不易,顺利闯关者寥寥。

如今在IPO审核加速的背景下,许多拟借壳公司便知难而退,选择IPO排队上市,例如国内知名互联网金融公司拉卡拉支付便在借壳A股上市公司西藏旅游失败后,选择IPO上市,要知道其2015年才刚刚实现盈利,即便如此仍坚持IPO,两权相利取其重,可见借壳之难。另外,此前盛传的借壳热门万达商业、华大基因等公司也正式宣布转战A股IPO。

但永乐影视却仍坚持逆势而为,屡败屡战,其“执著”精神可见一斑。不过在屡屡借壳碰壁之后,这一次永乐影视也转变了思路,预期也开始下降,从目前当代东方披露的重组方案来看,此次重组应该不构成借壳,也就是说永乐影视将无法获得当代东方的实控权。

只是从当代东方披露的公告显示,永乐影视估值不超过30亿,也就是说低于当初其借壳宏达新材的交易对价,从这个角度来看,永乐影视的利润承诺也会较当初“2016-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7亿元、3.7亿元、4.7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43亿元、3.33亿元、4.23亿元”的数据有所下降,当然这也只是猜测。

话又说回来,在监管政策趋严的大背景下,当代东方会拿出一份怎样的重组方案将第五次“谋局”A股的永乐影视收入怀抱值得期待,如若“功成”,对于双方经营发展来讲,都会迎来质的飞跃。

小编觉得,有因必有果,前行不易,勿独醉,需用心!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