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空中巴士”背后:或为圈钱,投资方曾从事非法金融活动
“空中巴士”背后:或为圈钱,投资方曾从事非法金融活动

近两天,秦皇岛测试的“空中巴士”成了热门话题,引起全国关注。这个庞然大物下面的路面上,还有两辆小轿车出入其中。而另一种声音也随之被相关媒体披露:巴铁公司的投资方“华赢凯来”公司曾上过非法金融活动“黑名单”。

巴铁项目遭质疑

据了解,巴铁的前身是立体快巴,由巴铁公司总工程师宋有洲设计。有洲称,巴铁采用高效低碳公共交通新技术,具有缓解交通拥堵等众多优点。

这辆被称为“立体巴士”的巴铁6年前就已亮相。宋有洲透露,8月2日的试验,他并不清楚由谁承建,“这块不归我管,我只管车。”

资料显示,“立体巴士”这项专利的发明人是宋有洲。2014年1月16日申请,2016年6月22日申请进入实质审查阶段。目前状态仍为在审。另外由宋有洲为发明人的“立体电动快巴”,申请专利日期与“立体巴士”申请时间一样,目前状态也为“在审”。

背后公司疑乱象

据新京报报道,华赢集团在2015年底曾公开对外宣称,宋有洲旗下的民营技术研发企业与华赢集团签订战略性合作协议。巴铁项目产业化由此告别发明人宋有洲和研发团队单打独斗的模式,携手强大的华赢集团。华赢集团,此次被媒体认为是推动“巴铁”浮出水面的最大推手。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网显示,共计5家带有“华赢凯来”名称的企业,分别为“华赢凯来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华赢凯来资产担保有限公司”、“北京华赢凯来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等。

华赢集团金融体系

《环球时报》8月3日在官方社交媒体账号上发文,直指巴铁项目“极有可能”是下一个类似“e租宝”的非法集资产物。主要原因在于,巴铁背后的公司是华赢凯来投资有限公司。

白丹青的投资

华赢系列公司相关评价,知乎与天涯论坛均有网友讨论。

知乎用户回答

天涯论坛用户回答

据华赢凯来内部人士透露,巴铁项目借款方为“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担保方为“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公司”。宋有洲也表示,“白志明是在我资金遇到问题时进入的。”去年11月份,华赢凯来公司负责人白志明买断了巴铁这个项目,“我的专利已经卖给他们了,我不是股东,我只负责技术。”

据调查,这两家公司都是华赢凯来大股东白丹青控制的公司。今年4月,经民政部核查曝光,白志明成立的非营利性民间组织——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是“山寨社团”之一。据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3月17日公布的信息显示,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而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董事长多重身份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24日,经营范围包括工程和技术研究与试验发展,技术开发、推广、转让、咨询、服务,计算机技术培训,经济贸易咨询、销售等。注册资金1亿元,白丹青认缴9000万,朱红斌认缴1000万。白丹青也是华赢凯来公司法人。

资料显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朱红斌,股东为朱红斌和白丹青,而白丹青同时又是华赢集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

值得注意的是,巴铁公司的董事长白志明也是另一家名为“华赢凯来”的理财公司的董事长,而该公司正受到打击非法金融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重点监测。华赢凯来内部人士证实,白丹青与白志明为同一人。然而,在华赢集团的官网上,从未出现过任何有关白丹青的信息。

此外,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白丹青担任企业法人、高管或股东的公司超过40家,分布于北京、河北、上海、广东,遍及互联网、房地产、金融、餐饮、农业等多个领域,这些公司的名字中,有不少带有“天尔”、“华赢”的字样。经媒体查证,这些公司的白丹青为同一人。

在去年“第十二届中国国际金融论坛”上,白志明发表演讲表示,华赢凯来在行业首创了P 2G模式,已成为民营企业PPP模式绝对的领跑者,在河北、天津、湖北、湖南、广西、贵州等全国十余个省区市,有上千亿的项目正在实施中。

今年4月,经民政部核查曝光,白志明成立的非营利性民间组织———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是“山寨社团”之一。据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3月17日公布的信息显示,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而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项目融资收益高

据新京报报道,“华赢凯来投资有限公司”曾被举报公开募集资金。报道称,巴铁和其背后的投资方“华赢凯来”公司,利用巴铁这个尚在测试阶段的试验品,在全国布局数百家分公司,打着地方政府拟建巴铁“PPP”项目的名义,面向公众集资。该公司《巴铁项目投资推介报告》,该报告显示,北京天尔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在销售该款“北京巴铁项目基金”,基金规模5000万元到1亿元,认购金额为100万元起,预期年化收益12%。该产品的还款来源主要是线路运营、站台上铺、车厢广告、站台传媒以及其他衍生出租产业等。

而巴铁的发明人宋有洲说,“我不想借巴铁赚什么钱。作为发明人,我只想解决问题。”巴铁只是后期用钱比较多。前期试验阶段用不了多少钱,就是一个样车。宋有洲说,他并不了解华赢凯来利用巴铁项目融资的事。

一名业务员向推销巴铁项目时称,“今天签了,下个月的今天就可以返利息,一年之后就可以还本金”。本金的返还时限可以自己约定,可以1年,也可以2年,其中1年的收益率是12%,2年则可以达到14%。

这名业务员表示,由于巴铁项目属于“新型环保科技项目”,非常惹人注目,投资客特别多,所以门槛也相对较高,只有投资100万以上,才能投到巴铁的项目。“保守估计,现在已经有三四百人投资这个项目”,这名业务员向记者表示,她的好几个客户都投资了巴铁的项目。

8月4日,在华赢集团总部副总裁办公室,一位中年男子称,他们的董事长白丹青目前不在公司。对于巴铁的质疑,这位男子说,巴铁最近几天出名后,就会有人说一些废话,“这都属于绯闻”。

对于投给巴铁项目的投资款,这位负责人说,巴铁的投资者尽管放心,目前公司已有投资机构投来几个亿,乃至十几亿元的资金,个人的钱完全不用担心。“资金绝对安全,利息肯定会逐月照发。”

年逾七旬的投资者古青(化名)说,他把家底儿全投给这里,每月只留下1000多块钱的零花钱。据了解,古青投入了50多万元投给华赢凯来。按照合同约定:2015年16%,2016年是14%(12%的利率加2%的红包)。古青表示,因为投资额不够100万,他还没有去秦皇岛、周口等巴铁试点实地考察的资格。

昨日,在华赢凯来办公室,一名销售人员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巴铁基金”。这个基金管理方为北京天尔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尔公司)。据工商资料显示,天尔公司股东为李喜军,白志刚为监事。

而在华赢集团旗下的“山姆大叔餐饮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股东名单中,除了白丹青外,也出现李喜军的名字。另外在白丹青控股的公司中,白志刚也多次以股东或监事身份出现。

据工作人员介绍,该产品年化收益率为12%-14%,按季返息,每期募集金额为人民币五千万至一亿。从今年5月份开始发行第一期,现在已经募集到第三期。认购起点为人民币100万元。

在“巴铁基金三期”招募说明书中,巴铁站台传媒广告,每年创收6亿元;客运运输净利润每年30亿元;站台物业出租,每年创收72亿元;全自动存车亭户外广告,每年4亿元;电动轿车出租,每年70亿元……

招募书还显示,30年内,30个二线城市的巴铁项目,总计可创造约10.8万亿元的收益,这还未将停车位及电动出租车价值计算在内。

记者获取到已经发行的巴铁基金一期和二期基金代码,分别是天尔元丰、天尔益通,经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上查询,两只基金状态均显示为“正在运作”。一位基金公司资深从业人员告诉记者,私募基金信息不对外披露,所以在资金的具体使用和流向上,记者未能获取更多信息。

早在2010年,有报道显示,巴铁项目会有会有巴西、西班牙、美国等投资,而阿根廷某机构已经签署了80辆车的意向协议,只要样车一出,立即购买。

2010年12月的新闻

借贷担保由同一方控制

今年5月开始,华赢集团旗下理财投资公司已经开始募集“巴铁”基金。该公司《巴铁项目投资推介报告》,该报告显示,北京天尔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在销售该款“北京巴铁项目基金”,基金规模5000万元到1亿元,认购金额为100万元起,预期年化收益12%。该产品的还款来源主要是线路运营、站台上铺、车厢广告、站台传媒以及其他衍生出租产业等。

《巴铁项目投资推介报告》片段

据了解,2015年底,打击非法金融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曾公布互联网金融机构“黑名单”,华赢凯来榜上有名,涉嫌非法集资大案的e租宝也同时在列。

据2015年《凤凰周刊》的报道,华赢集团旗下的北京世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曾发明出一款“超级水稻”,号称一公顷最多可以达到24000斤的高产,而且这种水稻的蛋白质含量超过鸡蛋。宝清县的多位农民在县农业局的协调下,试种该“超级水稻”,最终颗粒无收。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记者以投资人身份拨打华赢凯来官网客服电话询问相关情况,接线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华赢凯来所有理财项目都是和政府合作的项目,最高利率为年化12%,项目由政府兜底,相关担保方为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简称中建联)。而据新京报记者调查,目前大陆并未有“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经华赢凯来内部人士证实:中建联是白丹青投资的公司,主要承接建筑工程,属于华赢凯来公司旗下的子板块。

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白丹青担任企业法人、高管或股东的公司超过40家,分布于北京、河北、上海、广东,遍及互联网、房地产、金融、餐饮、农业等多个领域,这些公司的名字中,有不少带有“天尔”、“华赢”的字样。经记者查证,这些公司的白丹青为同一人。

在白丹青控股的公司里,有一家名为“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公司体量尤其庞大。其对外投资的公司多达12个,拥有31家分支机构。白丹青为该公司的股东与执行董事,另一股东为孔艳霞,其与白丹青在多个公司同时担任股东。

据长期从事集资纠纷的律师张毅透露,同一家公司的子公司向社会不特定人群募集资金,而资金担保方为该公司另一子公司,这种自融行为,涉嫌非法集资。

北京市工商局的记录显示,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北京市各区均设有分公司,仅在朝阳区设立的分公司就超过25家,海淀区也超过10家,在全市有超过60家分公司。

记者查询发现,这些分公司大多在去年10月至今年6月间设立,其中在朝阳区的25家分公司,自今年1月7日设立第一家至4月27日设立第25家,时间上仅用了3个多月。据华赢凯来内部人士透露,这些北京的数十家分公司都是实体门店,主营的业务就是开展借贷业务。近期主推的就是巴铁项目。

技术实现有困难

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杨晓认为,对待巴铁,应当严谨。

杨晓教授说:“还是不要简单地凑热闹,要把事情弄清楚。上这系统,是否具有充分性、必要性和可行性。必要性方面,要改善城市交通,但改善交通的措施好多,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个呢?这个措施是不是最好的?新颖性来讲,他是很新颖、很酷、很炫,但杀鸡用牛刀的话,毫无意义。我们丝毫不反对创新,但要严谨一点。”

上海交通大学汽车工程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张建武表示,基本可行”其实有很多前提。

他坦言,当时专家组给宋有洲提出了若干修改建议,其中首要是保证巴铁的16个电动轮骨同步运动,以保证稳定前行。张建武认为,除了车辆本身以外,立体快巴要正式投入应用还需解决一系列城市交通建设规划的问题,比如:如何在城市上空铺设电缆解决电动车送电问题、如何改变人们习以为常的驾驶习惯和交通规则、如何运用灯光指示底下车辆如何通过等等。

同济大学铁道与城市轨道交通研究院教授沈钢说:“这是瞎搞,不能为创新而创新。”

沈钢指出,巴铁项目属于为创新而创新,因为建设巴铁的成本非常巨大,需要重新设计城市的轨道交通,维护费用也很高,“遇到红绿灯怎么办?遇到立交桥怎么办?”更重要的是,巴铁无法解决拐弯的问题。在城市现有的道路上加设能让这一庞然大物拐弯的轨道,技术上并没有实现。

此外,多名业内人士表示,巴铁项目被一家可能存在自融资担保的公司紧急推出,而且在项目还没有确定的情况下就已经开始商务合作。这种行为看起来更像是为了圈钱才推出一个项目来忽悠投资人。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