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那些离钱最近的年轻人
那些离钱最近的年轻人

思考是对自己的尊重

在北京西二环路东侧,南起复兴门内大街,北至阜成门内大街;西自二环路,东临太平桥大街,南北长约1700米,东西宽约600米,100多公顷的地面上,高楼林立。

聚集了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银监会、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等金融监管部门及中国工商银行、花旗银行、汇丰银行等国内外大型金融机构和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大型国企的总部。

这里是金融街。

每天下班时间,阜成门地铁外面都是长长的队伍,在各大金融机构里,从事巨额资金往来、交易的年轻人,多数要排队坐地铁回家。

压力让人身心疲惫

阜成门地铁附近的华联商厦,就在金融街附近,商厦的四层有饮食区,价格相对低廉,午晚饭时间,常有穿着西服的青年男女来这里就餐,刚毕业的年轻人在饭桌上热衷谈论昌平、大兴或是附近小区合租的租金。

去大兴租房,要在地铁二号线宣武门站换乘4号线,去昌平租房,要在西直门换乘13号线,在西二旗换乘昌平线。路途稍远,好处是两三千元可以租到独立的一居室,有自己的空间。

股市也好,期货也好,外汇也好,最重要的是做买、卖的决定,每一个决定都需要掌握好当时的宏观政策、产业环境,以及市场供求。

在金融街,每个公司里,都有一批每天查阅经济数字,写行情分析的人,他们是分析员。

年前,张萍交上了最后一份行情分析稿,觉得自己累极了,头疼,胳膊疼,身体到处都疼,回到住处倒头就睡。

每个工作日,她都要交一份行情分析,虽然只有500多字,可是要求相对准确地判断行情,压力大极了。

张萍说:“玄幻小说的作家,每天可以写几千字,也未见得多累。因为他们写的是不存在的鬼神,没人和他们较真。可行情分析不一样,真写错了,可能给单位带来大笔的亏损。”

有强迫症的张萍,希望自己多写一些可以准确预测行情的分析,也就只有多查阅资料,多烧脑,坐在电脑前经常一坐就是几个小时,难免腰酸腿疼。

张萍月薪过万,虽然京城花销大,但周末也在查阅材料,休闲少,也可攒下些钱。小有积蓄,却也耽误了婚恋。

单位的年轻男同事,她不想下手,觉得兔子不吃窝边草,何况小伙子们要么想去上海、深圳,要么想到国外留学,或者干脆跳槽到伦敦、纽约工作,这让她觉得在单位恋爱比大学校园还不靠谱。

身边的姑娘,多数喜欢找软件公司、网络公司的。张萍办公室的一位姑娘,找了位华为的小伙子,男方升职很快,结婚没两年,年收入从十万出头升到三四十万,身材矮小的缺点简直就可忽略了。

这让张萍有些心动,找个软件公司的,虽然没有共同话题,但是可以有踏实的生活呀。

李凯就是张萍所说的那类不靠谱的在金融街工作的小伙子,大学毕业、英语专业,在同学羡慕的注视里,走进了一家金融公司,做的是外汇交易员。起初他并不懂行情,尽管有着所谓交易员和操盘手的名头,更多地是执行下单的任务,并没有做交易的能力。

近二十万的年收入,起初让他很满意。可是,看着单位周边每平米过十万元的房价,看着周边停车场每天近百元的停车费,他觉得压力很大。

鸡年春节,他利用假期疯狂地准备英语考试,他想逃离,他想跳槽,他想出国。他听同事说在纽约或者伦敦做操盘手的收入更高。他不确定自己这样做是否正确,因为他知道,在国外大城市,房价一样不低。

他只是想趁着年轻出去闯闯。

成功需要熬过去

甫谦是相对靠谱的年轻人,没有像别的同事那样出国、琢磨跳槽,在公司从客户经理做到了项目总监,属于那种在金融街“熬出来”的人。不到四十,年收入大约几十万元,他主要做一级市场,他的同学和朋友中,有做实业功成名就的人,他帮着他们跑上市业务。

其实也不需要他去跑,公司有专业的财务人员,他做的主要是混进企业家圈子,挑选优质、有意向的企业。

“到了这个年纪,我要做的更多的是整合身边的资源,而不是去做细微的业务。”事业有成的甫谦在四环附近有两套房子,山东老家有三套。只是打拼多年,还是孤身一人,虽然身边不缺少女性朋友,但一直没有定下可以结婚的对象。他觉得在事业忙碌之余,该考虑下终身大事了。

金融街有没有成为影视剧中那种传奇“大牛”的年轻人?马杰告诉记者,肯定有,但我们更相信没有,因为我们见到了很多做实业的亿万富翁,但做操盘手靠交易技术发大财的人,却很难能见到一个。

学工科的马杰,大学毕业后觉得不做金融简直这辈子都白活了,一心想当操盘手的他,找工作还被骗过,所谓的单位以“考验”为名,让他自己拿钱开户操作期货,没有经验的他当然不久就输光了,“用人单位”以不适合为由把马杰辞掉。

后来他才知道,那种单位是骗人的,就是赚他开户和交易的费用。金融单位真正培养一个交易员,不是一个月两个月的事情,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需要长时间的训练。

马杰踏实地考了证券行业从业资格证书,经过多次投简历、笔试、面试,进入了一家金融街的大型企业工作。本以为做交易员很牛的他,几年打拼下来才发现,单位里混得好的,更多的出自客户部门。关系随着年龄积累,提成也越来越多。

而像他这样一心想操盘的人,没有五年的时间来试错,来交学费,很难出头。单位也不会轻易给他做决策操盘的机会,需要自己模拟开户或者用自己的钱私下开户来积累实战经验。

看着身边的同学一个个地娶妻生子,陪伴自己的只有均线、K线,他也后悔自己当初是否做错了选择。

自己究竟能不能熬成不败的高手成为传说中的牛人,马杰认为只有天知道。

他们离开,但金融街有他们的传说

毫无疑问,在金融街工作的年轻人,薪水一般比同龄人高。但只有很少人才能成为那种可以纵横市场、常胜不败的传奇。在业界积累经验,提升职位,最终获取相对较高的薪水,是多数年轻人的成长道路。

当然,也有极少数年轻人,最终凭借勤奋和天分有了一流的交易本领,他们要么被公司留为大资金操盘团队重要成员,成为年收入几十万过百万的金领;要么赚得第一桶金后买车买房,用剩余的钱在市场上给自己赚钱;要么凭借以往骄人的业绩,在市场上招揽一些资金做私募。

他们中的一些人在期货、外汇市场征战过,尝到过一本万利的滋味,也知道其中蕴含的吃人不吐骨头的凶险。所以,他们一些人把自己的一部分资本投资实业、古玩,甚至开了幼儿园,以此分担资本市场的风险。

廖桐就是其中的一位,他以前在金融街工作,是位负责客户的经理,后来机缘巧合得到一位操盘高手的指点,可以准确地预判行情并赚了一些钱,他没有转行操盘,反而用自己在金融市场赚的钱,在北京的大兴区开办了所幼儿园,做起了教育产业。

但朋友们都知道,他时刻关注着市场,不断做着买入卖出的交易,虽然已经离开了金融街,但他的故事仍在老同事间流传。

选自《中国青年》杂志第5期生活栏目.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