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雷士照明(02222)净利增长150%背后:吴长江身处囹圄 王冬雷远离媒体
雷士照明(02222)净利增长150%背后:吴长江身处囹圄 王冬雷远离媒体

在吴长江身处囹圄近三个月之后,王冬雷为雷士照明(02222)交出一张漂亮的年报成绩单。

3月14日,雷士照明(02222)发布业绩预告,公司预期2016年度净利润将大幅增长,同比增幅超过150%。

这是自主要创始人及前董事长吴长江被罢免以来,雷士照明连续两年出现业绩大幅增长。公告称,利润增长主要得益于毛利率的提升。

如若吴长江在狱中看到此份成绩单,未知其心中甘苦如何。

如此优异的报表,此前早有迹象可循。在2016年半年报中,雷士照明已经录得靓丽的净利润增长表现,而其毛利率更达到25.9%——这同时也是近六年的最高水平。

据智通财经了解,雷士照明于2010年5月在港上市,在上市之前,该公司已经出现了控制权争夺的隐患。但凭借连续多年的业绩增长,以及照明行业的龙头地位,其股价在上市后半年内涨了一倍,最高点市值达144.6亿港元。

然而,连续多年的控制权争夺事件,以及随之而来的震荡下滑的业绩,让雷士照明曾经的辉煌成为过眼云烟。

2005年,由于经营理念的差异,雷士照明三位创始人爆发冲突,最终吴长江胜出,独掌大权,但需支付1.6亿人民币(如无注明,单位下同)“分手费”。为筹集这笔钱,吴长江以股权稀释为代价,引入软银赛富的阎焱。

前门驱虎,后门进狼,阎焱同样不认同吴长江的经营理念,经历七年之痒,双方白刃相见,阎焱暂时胜出,将吴长江驱逐出董事会。不过,关键时刻,吴长江再度引入“白武士”——德豪润达的王冬雷,逆转成功。

双方经历两年蜜月期后,或许是一山终究难容二虎,雷士照明不容二主,最终“白武士”变脸“黑武士”,王冬雷胜出。这一次,吴长江锒铛入狱,或许再无翻盘机会。

一轮又一轮的宫斗大戏接连上演,无可避免地波及到雷士照明的业绩。

2011年,雷士照明的业绩达到顶峰,其收益达到37.98亿,净利润达到5.48亿,毛利率水平达到25.6%。但到2012年,也就是吴长江与阎焱激战正酣的那一年,其收益停止了连续多年增长的脚步,净利润更是连上一年度的零头都不到。2013年,吴长江、王冬雷二人“琴瑟和谐”,雷士照明的业绩也是大幅反弹。

2014年,雷士照明的业绩达到历史冰点,由于此前吴长江签订了巨额的质押及担保协议,期间计提高达2.85亿的坏账损失拨备后,其净亏损达到3.54亿。

雷士照明宫斗戏的持续上演,业绩的由盛转衰,受到伤害的终究是投资人。其股价由巅峰期的4.36港元一度下滑到2012年8月的0.64港元,跌去了85%。2014年,雷士照明出现大幅亏损,停牌14个月之后于2015年10月复牌,再度开启暴跌模式。

(雷士照明月K线图)

不过,雷士照明的股价在2016年1月终于触及低点。1月底,其发布2015年度的正面盈利预告,宣告在吴长江离开后的第一个年度,业绩扭亏为盈。投资者心头大石落地,雷士照明的股价也终于稳定下来,并于2016年9月一度达到最低点的逾一倍。

2016年12月22日,吴长江被判处14年刑期;此前的12月12日,包括王冬雷之子王顿、德豪润达总经理李华亭等人入局雷士照明董事会,使得德豪润达在雷士照明的董事会席位达到5名,王冬雷也正式成为雷士照明实控人。

但或许是因为在过去数年中,与吴长江争斗引发的无数舆论关注,自2014年12月吴长江被拘后,曾经将自己放在聚光灯下的王冬雷选择了沉默,至今一直远离在媒体的视线之外。

截至发稿,雷士照明报于0.99港元,涨幅为5.32%。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