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近期黑色系焦点疑问合集:从中频炉产能低估讲到近期高炉复产进度与全球铁矿石增产
近期黑色系焦点疑问合集:从中频炉产能低估讲到近期高炉复产进度与全球铁矿石增产

1.我们把微信做成了“搜索引擎”,回复关键字即可阅读相应文章。

现已开通品种系列、金融系列、人物系列、交易系列、周末系列。赶快回复“目录”索取吧~

2.您还可以回复01—— 10 共十个快捷数字,查询期货网站最新行业新闻、研究报告、操作建议和交易心得等内容。

来源:陆家嘴黑金俱乐部

导语:1705螺纹从2017年1月4日筑底展开上升,分别于1月16日、1月26日形成春节前两个短期高点3418、3380。春节后2月3日的大跌再次确认底部,2月7日开始展开上行趋势,2月27日见到目前的顶部3648。同日陆家嘴黑金俱乐部刊文《对暴涨保持警惕 对暴跌保持清醒》,提醒读者朋友不追高。自2月28日以来,螺纹一直处于震荡盘整调整中,到3月9日上午收盘最低点3348,整体已经调整300点。春节后盘面上涨600点,目前回调300,调整幅度50%。目前市场开始转向整体偏空看法,为此笔者特针对于近期的热点、焦点回应读者朋友的疑惑。

一、关于中频炉的产能产量低估

笔者曾经为中频炉一事连发两文,专讲中频炉的问题。近两日中频炉话题再回市场视线,故而再讲述一下,近期笔者调研了解的信息以及相关的情况。

笔者可以毫无疑问的确认,中频炉的产能规模远高于最早中联钢曾提及到的9000万吨产能,个人认为9000万吨的产量更靠谱。当前初步走访下来,很多地方,在大家都不曾认为有中频炉的地方,这次全国执法大检查、大普查,竟然还能查出四五台40吨~60吨的中频炉。而与行业内的一些同仁交流,很多高炉钢厂本身就自有中频炉如这次被环保部通报、勒令关停的山东闽源以及检查中查出来的广西桂鑫钢铁,可以说中频炉很广泛的存在于高炉厂中,主要用于生产盘螺。

前两日上海香然会钢铁沙龙交流中曾经有提到,根据Mysteel统计的313家钢厂样本,800多条产线,建筑钢材产能4.45亿吨,中频炉1.5亿吨、不含中频炉企业4500万吨电弧炉产能。中频炉企业等于总产能有1.9亿吨的说法趋于认可,但笔者粗略评估实际上中频炉的产能是在1.5~2.0亿吨之间,取中值1.7、1.8亿吨左右,而实际的电弧炉估计只有2000万吨不到。从产能利用率来说约40~50%,则至少近9000万吨产量。比官方数据5~6000万吨产量高出很多。这也是为什么在3月2日中钢协组织的钢材市场座谈会中承认由于去中频炉地条钢带来的部分区域市场建筑钢材紧缺,认可钢价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果按上述9000万吨产量计算,后续需要高炉钢厂复产,提高产能利用率以实现供应9000万吨产量的目标,在笔者看来有些偏难。

二、高炉容积的虚报问题

与行业内人士交流,当年工信部出台钢铁行业准入规范标准时,很多民营钢厂为了方便后续扩充产能,续建扩容,在高炉容积上报的过程中存在一定的虚报,比如实际400高炉,上报时为450、480m³,630、830高炉上报为1080m³高炉等。由于次涉及到高炉的准入限制、落后产能淘汰高炉标准的问题。笔者不宜深入展开讨论,只是提示我们也高估了高炉的容积,从而高炉了产能、产量。

由于中频炉的低估、高炉的产能高估,那么一旦需求不是预期中的那么差,下半年大概率出现品种间的短期错配。最终需要通过调节卷板的铁水钢水来满足市场的供应。卷与螺之间会形成跷跷板效应。

三、能实现调剂卷板与螺纹间的铁水钢水供应关系的钢厂

既有卷板生产线又有螺纹生产线的钢厂主要为:沙钢、日照、敬业、华菱湘钢、华菱涟钢、昆钢、柳钢、河钢唐钢、攀钢、北台钢铁、安阳钢铁、包钢、酒钢等钢企外,还有多少钢厂具备卷与螺之间的调配能力?

按照前述所说的打掉中频炉地条钢后带来的供应缺口若有9000万吨,抛开预期内的5000万吨可由独立电弧炉补充1500万吨~2000万吨,出口转内贸约1500万吨、在产高炉增加2000万吨。闲置高炉再复产增加1000万吨左右【而据笔者所了解后面长期停产高炉再复产的产能是十分有限的,仅能增加山西建龙2座高炉、陕西略阳3座高炉】。仍然有近3000万吨左右缺口。至少是2000万吨,那么在利润客观情况下,这2000万吨由卷板厂调剂生产螺纹钢实现,则像日照钢铁这样的企业至少在增加100万吨/年的目标下,转为需要20家这样的钢铁企业,而上述所提到的这些钢厂基本轧线固定了,日照钢厂是因为之前转型生产板材,有三条轧线停产,所以能有增量调整,这其它的钢厂真正能调整释放出来的产量会有多少呢。这中间还不考虑下半年去高炉要去的有效产能,比如部分违规产能、环保退出产能等,进而引发其他品种如型材带来的缺口反向弥补、坯源争夺。

四、铁矿石的弱势与坚挺

铁矿石从出新高2017年2月21日出新高741.5后一直处于舆论漩涡,进入了漫长的调整期,但近期盘面我们应该注意到围绕660一线已经横盘3天。是否后面会继续下跌,笔者暂且不做评论,但从调整上来看,已经调整了12个交易日,根据河北、山西钢厂的原料库存情况来看,冬储资源消耗殆尽后面临一波补库高峰,而受两会限产因素影响,烧结暂停,部分高炉焖炉,随着两会将近尾声,那么一波新的采购、补库小高潮可以期待,在高额利润下,钢厂复产动力足。则铁矿易涨难跌。

五、需求证伪与否与出口回流的压力对库存带来的影响

之所以提到这个焦点,主要是2017年1月、2017年2月同比于2015年、2016年的同期下降迅速(见下图)。而关键原因在于价格,国内的价格普遍高于外盘报价20美金左右。对比2017年的出口缩量,与库存相比,其实我们的需求还是非常强劲的。比如2016年1月和2月共出口1785万吨,而2017年1月和2月出口1317万吨。同比减了400万吨,而我们国内的钢材库存同比增加是没有这么多的。在供应增加、出口缩量之下,库存虽增加,但是没有形成很大的库存压力,侧面说明了下游需求的稳定与向好。至于所谓的需求证伪,我觉得只能是无稽之谈了。

而从需求上看,西安、成都、贵阳、广州、杭州、江苏、山东等省市的需求非常良好,库存呈现继续单边下滑态势。例如南方城市之一的广州。而笔者与杭州市场的朋友交流中亦得知,杭州市场每日出货也是在2~3万吨左右。需求不差,现在唯一受影响的还是北方市场。要继续耐心等待北方的完全复苏。

六、去中频炉地条钢产能的力度

对于此焦点,笔者不怀疑中央的力度,从笔者了解到的信息看,江苏、山东真是拉网式、网格化排查。江苏省的中频炉产能现在爆出来的量在4000~5000万吨左右,查一次多一次,说明是真真切切的在查,而对于山东来说,行业内的朋友反馈,钢厂销售部门的人员都有被抽调参与排查中频炉,山东省政府对于地方督查不力的政府官员则是在6月30日以后,凡是被举报有中频炉还存在、生产的,党政官员一律先就地免职。

之前笔者一直观察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对于去中频炉的力度。昨日收到了这个通知照片后,开始放心了。这个科信达公司是广西贺州一家中频炉地条钢生产企业,规模还挺大的。都开始结算工资,遣散职工了。

静静的等待吧。冷静的看待期货上的涨涨跌跌。管理好自己的资金、自己的仓位,做好交易计划。

对于近期黑色系焦点疑问,上文中提到了关于中频炉的产能产量低估、高炉容积的虚报问题、能实现调剂卷板与螺纹间的铁水钢水供应关系的钢厂、需求证伪与否与出口回流的压力对库存带来的影响、去中频炉地条钢产能的力度等留个方面的问题,围绕的核心是中频炉、螺纹钢供应增加、卷螺之间协调供应、需求是否证伪等问题。

下文主要就全球铁矿石增产5~8000万吨、港口库存在1.3亿吨以上居高不下对价格的影响、近期钢厂高炉复产进度、投资力度与物价关系、美联储加息与世界经济关系、供给侧改革的根本逻辑与核心目标等诸多问题一一回应大家的疑问、疑虑,并阐述笔者的拙见。

一、港口库存与铁矿石增产预期(约5~8000万吨)、国产矿复产力度等关于铁矿的话题。

关于铁矿的高库存、高品位矿增产预期、国产矿复产预期等诸多利空铁矿石的因素,笔者是承认存在的。但是笔者需要指出的铁矿石要从供求关系来看,从全球的钢铁产量来看,而不是紧紧盯着国内这个盘子。

根据已披露的数据,笔者做了下述一个表格供大家阅览。

注:由于铁矿石港口统计数据口径不一致,近期中国钢铁联合网统计到的截止到上周五42个港口库存数据为12979万吨。

从表列数据可以看目前2017年中国生铁产量会增加多少,大家都心里没有底,是一个较大的疑问,2017年全球铁矿石预期增加的是Vale的S11D项目增加约2000万吨。该项目从公开信息渠道获悉:在2016年三季度已经试热,四季度投产,2017年开始发货,项目总产能为9000万吨,但是不会一次达产,至少需要3~4年的时间;力拓、必和必拓在2017年均无增产计划。公开信息显示力拓的2017年生产目标保持在3.3~3.4亿吨之间;而必和必拓原先计划2016年财年的铁矿石产量为2.7亿吨,但最终只有完成2.57亿吨;RoyHill在2016年三季度开始向中国市场投放铁矿石资源,铁矿品位直追PB粉,原本在2016年大家都预计RoyHill能在2017年完成大约3000万吨的产量供应,但从开始发货以来的的表现看,根本未达到市场预期,预计2017年能实现2500万吨的产量供应就非常不错。即使未来产能继续扩张,顺利释放产能,估计也在2018~2020年间。其他矿山如英美资源市场传闻原计划大约增产1000万吨,未证实。其他中小矿山,Atlas、Citic 、Cliffs 、Arrium、Mineral Resources (PMI)、Mount Gibson等暂无收到没有增产计划信息。而据笔者与铁矿行业朋友交流来看,真正最大的增产计划来源于Vale的S11D项目与RoyHill。但是RoyHill的长协资源签的非常顺利,笔者的一些钢厂朋友亦有反馈。也就是说目前市场预期的铁矿石增加5~8000万吨的增产预期,未来是有疑问的。Vale的项目是否能实现2000万吨、RoyHill实现2000万吨、还有英美资源打问号的1000万吨,以及力拓、必和必拓可能出现的生产产量降低不及预期等,这些都是不可控的因素。谁也无法准确判断,变数是非常大的。如果预期增加8000万吨,剩余的数量要依靠国产矿的复产来实现,但就笔者目前了解的信息看,除非辽宁鞍本矿区弓长岭、大弧山等以及河北宣化、迁安、邯邢地区与内蒙白云鄂博地区具备一定的复产基础外,其他的如四川攀枝花地区、安徽芜湖地区,能否增产,复产增加多少,都是有疑问的。因为铁矿的开采都是有成本的,除开露天开采外,很多深井开采的铁矿由于长期停产,需要排水、通风,还要来自环保、安监的压力,并非是想复产就复产那么简单,成本也是重要的考虑事项。国产矿复产即使增加1000万吨的精粉供应,按照目前的选矿铁品位。原矿至少需要增加3000万吨以上的开采能力,但是从上述表列数据可以看出,2016年中国的原矿供应已经下降了1亿吨。2016年是全年铁矿石触底反弹后的大好行情,该增加的原矿产量在下半年就应该会逐步释放出来。可大家看看这个表列数据。可以同比看看11月月12月的原矿数据,该复产的在此时已经逐步实现了复产。后面能复产的还能有多少呢?

其实我们更多的应该关注,随着中国的钢价的回暖,带动全球钢价回暖,这期间全球的生铁产量增加了多少,2017年是否还有进一步的增长空间。

据笔者了解曾经了解到的信息是:2016年全球的生铁产量是有增加好像2%的,但是笔者现在招找不到这个数据了,欢迎有心的读者把这个2016年全球的生铁产量数据找出来。

好了谈了这么多,回归正题,既然全国在轰轰烈烈的去中频炉去地条钢,势必带来高炉钢厂的复产。那么好了这5000~6000万吨铁矿石的增量,按照1.67的比例匡算的,能够生产的铁水产量是多少呢?大约3600万吨不到。但是大家知道我们的中频炉产能规模是非常庞大的,2016年的产量估测8000万吨计算(低一点也可以按7000万吨计算),这一部分全部在2017年6月30日前要全部归零,即使保留大约1500万吨的电弧炉产能,实际要去掉的中频炉产量5500~6000万吨。所以在分析时,按照2017年的需求不低于2016年计算。这一部分要全部转为高炉实现。这一部分增加的铁矿石产量也仅仅能够增加钢铁产量3600万吨,还有至少2000万吨缺口。当然还有朋友们说通过转炉炼钢废钢可以实现。但是我要提醒的并不是所有的废钢都是转炉可以吃的,这个问题不懂的,可以去咨询钢厂的炼钢专家们。并且我们还要继续去钢铁产能,去炼钢产能。这一块变动量,大家可以评估一下,影响会有多大。

笔者强调的是铁矿石的逻辑绝对不在增产与港口库存攀升,而是在于需求端,这个需求端一定是从钢铁的需求向上传导至原料端的。而不是原料端自身的觉得,因为铁矿面对的不仅仅是你中国一个市场,还有日本、韩国等其他很多市场。一个庞大的国际市场。虽说我们占据主要消费量,但要考虑长远角度看东南亚、中亚以及非洲等这些区域市场的对钢铁需求的变化。

二、 目前钢厂复产的情况与2017年去钢铁产能的情况

在2017年3月11日全国两会新闻发布会工信部苗部长就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化解5000万吨钢铁过剩产能的目标是否包括地条钢答记者问时,明确指出“不包括”。其实笔者一直在给大家说明,去中频炉去地条钢与供给侧改革去落后产能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钢铁业所提的化解落后产能是不包括目前正在查处的中频炉地条钢的。

为什么会不包括地条钢呢,那是因为对中频炉地条钢的打击在2003年就已经开始了,这种低端落后工艺一直是工信部、发改委落后产能中的淘汰目标,不允许各地核准这样的项目,但是大家都知道2003年以来,政令不通,很多经济调控政策得不到执行,地方保护主义横行、地方不作为,导致地条钢、中频炉不断坐大,同样整个钢铁产业的产能也是急剧膨胀。所以清理中频炉地条钢只是第一步,对历史欠账的清理。

钢铁业的去产能,淘汰落后产能,既有对环保的要求,又有对建设手续的要求,后面会进一步清查钢铁产能的违规建设问题(安丰已是先例)。地方政府在钢铁业的去产能中不作为,就会面临严重的党纪国法处理。对铁腕去钢铁业产能我们必须有高度的信心。相信本届政府、领导集体能够实现所设定的施政目标。

近期复产高炉情况见下表:

三、投资力度与物价之间的一些必须厘清的问题

大家看到两会的政府报告对于政府主导的投资额度相对于往年,好像没有出现明显的增长,然后就得出结论说今年的基建不及预期。我认为这是错误的。

固定投资建设由几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征地补偿、一部分是基础工程建设费用、一部分是设备安装购买费用。

2017年的基础设施建设主阵地在中西部地区、西北、西南、一带一路节点城市,这些地方的土地征收补偿价格要比华东华南环渤海经济圈的土地便宜很多很多。我们以沪通铁路为例,设计时速200km/h。全程正线建设长度140km不到,仅上海段投资就是350多亿。而设计时速为350km/h的张家界经吉首至怀化高铁,全程正线建设长度约246km,总投资才380亿左右。张吉怀高铁与沪通铁路相比,建设长度多出了100km,设计时速搞了100km/h,总投资额才多了30亿。这能比吗?所以看到某些财经大V拿基建投资额度来说事的时候,请各位一定要仔细思考一下,不要被这些人的伪逻辑所迷惑。

重大工程项目的投资都是有预留物价上涨的因素在内,包括人工、征地、设备等各种风险因素都考虑在内了。重大工程项目的建设执行的投资程序是概算、预算、决算程序。我们要想清楚其中的关联,不用区域的物价水平、土地成本、人工成本等因素。

四、关于美联储加息与全球经济的关系。

针对与此问题其实我在去年已经讲过了,美联储已经加了两轮息。2015年年底一次,2016年年中一次,大宗商品的价格呢?大跌了吗?回头了吗?反而我们的黑色一骑绝尘而来,较最低点已经翻了1倍多。并且已经连续三个月左右,螺纹钢价格稳定在月均价在3000元/吨以上。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