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湖北煤炭产业去产能跑出“黄石速度”
湖北煤炭产业去产能跑出“黄石速度”

黄石市袁仓煤矿的老矿井退出历史舞台。本报记者 傅坚 通讯员 王剑 摄

长江商报消息去年关闭16家煤炭企业煤矿,化解煤炭过剩产能135万吨,三年任务一年完成

编者按

如今的黄石,天蓝、地绿、水清、气爽,半城山色半城湖,让人仿佛置身图画之中。从“光灰城市”到“半城山色半城湖”,黄石这座有着近百年采煤历史的工矿老城何以蝶变成“生态美城”?连日来,长江商报记者实地踏访了黄石市。

□本报记者 刘迅 通讯员 贺大庆 王剑

今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其中去产能是改革五大任务之首。在2017年《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湖北省释放出煤炭去产能决心——两年之内,湖北省内煤炭生产企业将全部关闭,全域退出煤炭生产行业。

去年,黄石这座有着近百年采煤历史的城市已加快转型,率先在湖北省实现煤炭生产企业全域“清零”。连日来,长江商报记者来到黄石市探访。

湖北“最大矿井”封井

黄石坐拥丰富的矿产资源,曾有过“傲人”的GDP,成就过“黄老二”的辉煌。如今,为了青山绿水,黄石对煤炭生产坚决说“不”。

3月1日,长江商报记者来到黄石市西塞山区,沿着一条蜿蜒的盘山公路步行,找到曾经的袁仓煤矿老址。不复当年开采时的热闹场景,出煤的矿井被一人多高的围墙圈起,一旁高高的井架锈迹斑斑,安静地守望着整个矿区。

袁仓煤矿隶属黄石工矿集团,是湖北省最大的国有老矿,于2014年关闭。矿区不远处一栋4层楼的老房子,过去曾是矿区办公楼,如今成为黄石工矿集团的“临时”办公地。

“过去,工矿集团仅黄石地区就有4个煤矿,仅袁仓煤矿高峰时就有工人4000多人;现在,集团留守人员不到110人。”黄石工矿集团副总经理张祖华说,去年底,集团完成了最后一个煤矿——株树煤矿的关闭退出,成为了一家彻底不产煤的“煤矿企业”。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该集团于2004年由黄石矿务局改制成立,是湖北省最大的煤炭生产企业。

张祖华在工矿集团干了30多年,干过一线工人、当过班长。当日,他带着长江商报记者再次回到袁仓煤矿的老井口,他说,袁仓有3个井口,现已全部被封。踩过石渣小道,记者见到袁仓煤矿赫赫有名的“三楚第一井”,这个湖北省最大的矿井,如今只能依稀从墙壁上斑驳的题字上辨别。张祖华回忆,这口矿井有60多年历史,下采深度足有1000多米。2014年底,随着一声炮响,这口矿井轰然关闭。

“由于煤矿资源日渐枯竭,黄石地区的煤矿开采难度越来越大。因下挖程度深,矿井内瓦斯含量较高,地下水问题突出,安全成为隐患。”张祖华说,集团几个矿厂煤炭主要供应本地两家电厂。预计来算,每吨煤开采成本达300元至400元,2014年至去年上半年,一吨煤只能卖200多元。“开采一吨亏一吨,价格比外购的煤还贵,公司经营难以为继。”

长江商报了解到,2012年以来,黄石地区煤炭价格从顶峰时期的每吨542.56元(不含税)下滑到255.97元。张祖华回忆,该集团下属矿企每生产一吨煤平均亏损46.3元。工矿集团连年亏损,至2015年底已总负债7.2亿元,资产负债率达98.78%。

“壮士断腕”彻底退出煤炭行业

去产能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任务之首。湖北省发改委统计,湖北探明煤炭储量近6亿吨,目前煤炭年产能约1200万吨,实际煤炭年产量约530万吨;湖北省煤炭年消耗量约1.4亿吨,95%以上煤炭需外调。

湖北省能源局煤炭管理处处长邹进华介绍,湖北省煤矿主要分布在宜昌、恩施、荆门、黄石、咸宁、十堰、襄阳等地,有162处,单体煤矿平均采煤规模仅7万吨,俗称“鸡窝煤”,开采成本是西北优质煤矿的数倍,且存在较大安全隐患。

黄石这座因矿兴起的城市,煤炭生产历史长达百年。可以说,对矿产资源长期无休止的掠夺,给这座城市带来巨大生态赤字,包括400多个开山塘口、150多座尾矿库、几十万亩工矿废弃地和大面积湖泊污染。

记者在黄石采访期间,不少市民感慨,记忆中的黄石是灰色的,冒着黑烟的高耸烟囱,家里桌子刚抹过转眼又是一层灰。“光灰”的城市,曾是黄石留给世人的印象。

黄石市委书记周先旺发出诘问:“再走破坏资源老路,不仅资源难以为继,甚至呼吸不到清新空气,那叫什么幸福生活?”

但摆脱“恋矿情结”何其艰难。长期以来,钢铁、水泥、煤炭、有色金属是黄石经济发展的“擎天柱”。据数据显示,钢铁、有色金属等主导产业一度占该市工业比重的60.9%,然而自2011年开始伴随着价格下跌,仅钢铁产业产值就下滑了16.7%,大幅拉低经济增速。

但黄石下决心,壮士断腕去产能。“十二五”期间,黄石凭借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先后关闭12家煤矿,淘汰落后产能105万吨。

在“宜快不宜慢、越早越主动”的思路下,根据湖北省政府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有关会议的精神,黄石去年关闭16家煤炭生产企业煤矿,共计化解煤炭过剩产能135万吨,占湖北省33.8%。这也意味着,黄石彻底退出煤炭行业。

三年去产能任务,黄石只用了一年。黄石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作出全部退出决定时,也遇到过一些阻力。恰逢去年煤炭价格上涨50%,很多被关停的小煤矿老板不理解:“为何不趁价格上涨,让我们多干几天?”但市、县两级政府出面,与企业负责人分析形势、宣传政策、动员其关闭退出。直至8月,阳新县九龙宫煤矿提出关闭退出申请。许多小煤矿也理解了政府的决定。

在短暂回暖与长远趋势间,有人徘徊、有人躁动。交锋时刻,中央下达4.64亿元去产能奖补资金,湖北省筹措2.44亿元配套,支持职工安置等;停止审批钢铁、煤矿新增产能;国土、环保、安监、质监、金融等部门联合执法,去劣增优。

鼓励煤矿企业职工再就业

在黄石,街头流传着一句玩笑话:“市区的保安、保洁,一半是煤矿出来的”。张祖华无奈地说,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黄石部分煤炭企业职工的现状。

50岁的叶师傅就是其中一员,自从3年前从袁仓煤矿出来后,他就在黄石当保安。3月1日,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大厅忙着登记进出人员信息。在他的左眼眶,有一条明显的伤疤,叶师傅说,这是年轻时下井作业不小心受伤留下。

“我在煤矿一线干了20多年,到了这把年纪出来,实在不知道能干什么。”叶师傅说,他有一子一女,现在正是读书需要钱的时候,如果在家闲着,一家人负担实在太大了。他通过矿友介绍,在医院、企业等单位干保安。“虽没有在矿上拿的钱多,但也算自食其力。”

叶师傅感慨,煤矿停产后,这群老工友因为有职业病,身体不太好,加上没有一技之长,很多人只能干干保安或者从事家政服务。一位黄石市民说,他家请的钟点工原先也是煤矿企业的。

“煤矿关闭后,待业职工多在40岁至50岁之间,没有其他的技术特长。”张祖华说,企业没有了,但我们要想办法有效安置职工及家属,化解矛盾,这也是是黄石去产能工作的首要任务。

据了解,在去年关停的煤炭企业中,除工矿集团株树煤矿一家国企外,大部分去产能企业均是由各地在不同历史阶段招商引资来的民营企业。黄石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相对来说,国有企业职工安置较规范,但民营企业用工灵活,有零时工、有季节工,流动性较大。

以工矿集团为例,张祖华介绍,集团依法解除合同补偿安置一批,伤残人员供养一批,距法定退休年龄5年的人员内养一批,公司留守人员安置一批,其他产业就业一批。目前,职工安置已接近尾声。

2月28日,长江商报记者来到黄石市区的劳动就业局,二楼正在举办“春风行动”招聘会,林红物业、日丰企业(黄石)有限公司、平安保险等25家企业提供就业岗位近2000个。

该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为了安置煤矿职工,黄石市政府按照“补到位、安到位、扶到位”原则,通过召开专场招聘会、发放求职补贴、免费提供转岗就业培训、开发公益性岗位等多种方式,拓宽煤炭去产能后职工就业渠道。

黄石用生态新城诠释经济新动能

每逢周末,到黄石金海开发区登山、采茶、游玩的市民络绎不绝。本报记者 傅坚 通讯员 王剑 摄

长江商报消息“煤都”转型打造茶品牌,钢铁企业转型“高精尖”,大做绿色GDP加法

□本报记者 刘迅

通讯员 贺大庆 王剑

磁湖岸边垂柳千条,湖底沙石水草清晰可见。每天傍晚,黄石市民黄宁宁都要沿着磁湖转悠一圈:“看看这绿山头、绿草地,呼吸一下磁湖的氧气,一天的疲惫就消除了。”

辉煌的工业之都,曾因资源枯竭而一度衰落,如今因转型再次崛起。今天的黄石,天蓝、地绿、水清、气爽,半城山色半城湖,让人仿佛置身图画之中,工矿老城已成功蝶变为“生态美城”。

转型:“煤都”打造白茶产业链

每逢周末,到黄石金海开发区登山、采茶、游玩的市民络绎不绝。绿色的山峰、清新的空气,采茶、农家乐,吸引着众多市民。很难想象,金海开发区过去是黄石的煤炭高产区,聚集大小煤矿数十个。

建区之初,凭借3500万吨探明储量、2300万吨保有储量,金海一举跻身全省勘探程度最高、赋存条件最好、煤炭质量最优的煤田之列,是鄂东南最受瞩目的“煤都”。如今,“金山煤海”慢慢褪去身上的“黑色”,开始烙上“绿色”的发展印记。

“市场和现实逼着金海变,不仅要主动变,还要赶紧变、加快变。”金海管理区主任刘浩说,金海因粗放开采、生态历史欠账所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转型发展、绿色崛起成为一种必然的选择。

2015年底,金海开展为期3个月的“打非治违”专项行动,对辖区内所有煤矿实行停产、停止一切井下活动。对此前废弃的48个井口全部实行“不留矿井、不留工棚、不留尚存的建筑设施,井口实行回填”的“三不留、一回填”措施,确保彻底关停;对仍在作业的6对煤矿16个井口实行打闸封闭,实现全区煤矿全部关停。同时,对辖区内的屋边冶炼厂、西山造纸厂等“五小”企业也实现彻底关停。

“过去空气中弥漫着粉尘和煤灰,现在,这里的空气很新鲜,深吸一口还会觉得甜润润的。”金海管理区党委书记苏剑波对记者说,事实上,金海的转身比大多数人所想的要来得更早一些。

2006年,当时矿井开采整合后,煤老板黄平国便将他的事业由地下转到地上,最初种植水栀子,后经人介绍,开始尝试种植浙江安吉引进的白茶。没想到,女儿山上种出的白茶,出茶期比安吉当地的白茶还要早一周左右。

很快,黄平国开始扩大自己的种植规模,并引导周边农户一起参与,共同打造“金海白茶”品牌。刘浩介绍,经过多年建设,“金海白茶”种植总面积已达万亩,2015年,全区白茶产量1万斤。随着所种植的茶树逐渐进入丰产期,去年,“金海白茶”的产量或达2万斤以上,产值可达1200万元。

白茶种植的快速推广,不仅带来了采茶制茶的兴起,还带动生态农业、休闲观光旅游业发展。“下一步,将建设配建茶街、茶园山庄等,利用规划的特色茶街,把功能较单一的白茶开发成以茶文化为主题,以茶的展示、贸易为主要功能,以生态农业产品的展示、销售、餐饮为辅助功能的综合性、多功能商贸娱乐街区,让金海成为黄石地区白茶产业的发展交流中心、技术支撑中心、销售集散中心。”苏剑波这样描述着时常在他脑海中浮现的“白茶梦”。

跨越:从卖资源到卖产品

黄石市委、市政府认识到,黄石想要实现换道超越,根本出路就是走出采矿经济时代,抢抓全国首批区域工业绿色转型发展试点城市先机,在资源能源利用效率、污染排放水平、工业结构调整等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换绿色发展之道。

一场关于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硬仗”在黄石迅速打响。一方面,黄石市出台《振兴黄石制造加快工业转型发展行动计划》,连续两年组织开展千名干部进千企活动,帮助企业排忧解难;拿出20亿元产业发展基金和1亿元财政资金,支持产业转型升级;专项列支5000万元为产业引导基金,重点支持物流、金融、旅游、体育等四大产业发展。

另一方面,黄石对不符合标准的落后产能企业和“僵尸企业”实行清理注销,目前已清除3.4万户;彻底关停“五小”企业1000多家,实现全域无“五小”企业,为新兴产业和企业腾出更大的发展空间。

加大技改力度,提升技术水平、延长产业链,让传统产业生出升级改造的“金蛋”。湖北新冶钢、大冶有色、华新水泥,这3家资源消耗型企业是黄石市工业总量的大户,鼎盛时期在全市工业的占比曾高达90%。

如今,新冶钢通过实施产品信息技术革新,成功应用于“神舟”飞船和“嫦娥”工程,企业特钢生产能力、实现利润、吨钢利润均位列全国第三位;大冶有色率先在全国实现铜冶炼清洁生产,生产能力由全国第五位跃至第三位;“百年老店”华新水泥公司更是通过技术创新,进军污泥、垃圾处理行业,将环保作为王牌。

如今,黄石市矿产资源深加工产品产值占资源型产业产值的比重达85%以上,实现了从卖资源到卖产品的跨越。

“黄石不仅对黑色GDP做‘减法’,更要对绿色GDP做‘加法’。”黄石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在传统产业升级的同时,还实施新兴产业培育工程,积极发展电子信息、节能环保等战略性新兴产业。

黄石深入实施工业振兴计划,设立4支、16亿元产业投资基金,支持上达电子、三丰智能装备等一批重点项目,以及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等产业快速发展。发放企业转型和帮扶资金6000多万元,引导企业实施500万元以上技改项目122个;市财政预算和债券资金安排3500万元,支持模具钢产业转型升级。

黄石高举生态大旗,开启绿色发展时代,实施“五边三化”生态修复治理工程,建成“八园六带”,万元生产总值能耗和主要污染物减排全面完成省定目标,被评为全国国土资源节约集约模范市,成功列入创建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全国新能源示范城市、全国循环经济试点城市。

5年来,地区生产总值、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分别跨越1000亿元、500亿元、100亿元大关,年均增长8.7%、8.8%、15%。

未来,黄石将着力打造特钢及延伸加工、铜及延伸加工、电子信息、新能源汽车制造及零部件4个千亿元产业集群,装备制造、生命健康2个500亿元产业集群,新型建材、新能源、纺织服装、精细化工4个200亿元产业集群,建设全国重要的电子信息产业基地、特钢和铜产品精深加工基地、生命健康产业基地、节能环保产业基地。

突破性发展现代服务业,着力打造区域性消费中心、现代物流中心、金融中心和大数据中心、科教文化中心、医疗服务中心,建设智慧黄石,服务业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到47%以上。

未来:湖北新能源产业将迎来最好时期

没有自产煤之后,能源怎么解决?

黄石市给出答案:一是利用湖北九省通衢的立交桥优势,进一步拓宽煤炭物流通道,构建西电东输特高压电网;二是调结构,发展光伏等清洁能源,引导燃煤企业实施电能替代工程,或改用天然气、液化石油气及其他清洁能源。

据了解,黄石市的主要电源是华电西塞山电厂和黄石热电厂,年均用煤超过400万吨,而黄石全市所有煤矿企业产能不足用量的三分之一。因此,黄石电厂电煤以外购为主,本地煤仅为补充。

“湖北的空中输煤通道正在形成。”国网湖北省电力公司表示,根据规划,“十三五”期间,湖北电网总投资将超过1400亿元,将全面对接“两纵一横”(蒙西-荆门-长沙、张北-武汉-南昌、荆门-武汉-芜湖)特高压交流、陕北-武汉特高压直流、渝鄂背靠背联网工程,为湖北接受西北煤矿坑口电站和西南水电资源创造条件。

“湖北用不用本地煤,对能源供给的影响都不大。”湖北省发改委煤电保障处处长黄志敏说,京广、京九、焦柳、襄渝铁路及海进江煤运通道已成型,若2019年蒙华铁路如期通车,湖北电煤保供将更稳定。

而要让交通不便的高海拔农村地区有足够的能源烤烟、烘茶、取暖,还得靠大力发展绿色能源产业。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时丽认为,湖北水电资源丰富,风电和太阳能分别属于四类和三类地区,农林生物质资源年产量约5180万吨。预计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有望达到15%以上。淘汰湖北自产煤损失的发电量,完全可通过发展风电、光伏等新能源,或通过特高压从外省购电,补齐供能缺口。

“‘十三五’期间,湖北新能源产业将迎来最好的时期。”武汉新能源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周铭说,2016年,湖北风力、光伏等新能源装机容量达420.76万千瓦,同比增长95.31%,是2010年的18倍。随着构建智慧能源体系,这一数字还有很大的扩展空间。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