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高樟资本砸300万劝他离职创业 他用债券内容聚19万粉丝 头条阅读量2万
高樟资本砸300万劝他离职创业 他用债券内容聚19万粉丝 头条阅读量2万

◆ “债券圈”创始人章磊

文| 铅笔道 记者 邱晓雅

►导语

高樟资本范卫峰砸来的300万元,把章磊砸成了一位创业者。4年前,他创立“债券圈”时,只是出于新鲜和好奇,希望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有关债券的信息。

起初,内容从盘前看点入手,比如昨日的资金链利率、公开市场利率、质押手续等。后来,内容慢慢地扩展到交易生活领域,既与债券交易有关,又不脱离生活,比如《做债券的人在生活中会有哪些职业病》、《债券市场的八大未解之迷》等。

几年来,微信公众号几乎日日更新,但章磊从没想过脱离债券交易员的身份,并将“债券圈”发展成一个创业项目。直到2016年,范卫峰向他砸了300万元。

之后,为了解决用户痛点,“债券圈”上线定位为信用风险预警社区的“雷区”。团队基于公开数据对一些债券企业做信用打分、风险评估,供用户参考。

如今,“债券圈”已有19万粉丝,头条平均阅读量为2万左右。

注: 章磊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债券圈”诞生记

“那可能是我这辈子吃的最正确的一顿饭吧。”回想起4年前的5月,章磊如是道。时间拉回到2013年,上海花木路的一家安徽菜餐厅里,章磊正在招待一位来自广东的朋友。

朋友打算来上海工作,两人吃吃喝喝聊聊。谈及近况,朋友告诉章磊,他做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定位为券商资产管理,并已达到了几千粉丝的规模。

此时,微信公众号还是一件很新的事物。作为大智慧通讯社债券领域记者的章磊,此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该领域。

他觉得新奇,也觉得好玩,回去后,就跟一个小伙伴说:“我们也一起搞一个公众号吧!”分工协作,小伙伴负责微博,他负责微信。

于是,一个名为“债券圈”的微信公众号诞生了。但即便如此,章磊还是没想好做什么内容、如何聚集粉丝等。

他找了几个银行兼债券市场的交易员,问:“你们最想看到关于债券的哪些资讯?”对方给的答案是:“除了原创的新闻,我们希望看的是前一天债券市场信息的汇总。”

章磊打算从盘前看点入手,比如昨日的资金链利率、公开市场利率、质押手续等,昨日的美债、欧债、日债等。

◆ 债券圈微信公众号截图

在正式启动之前,章磊还不知道微信公众号一天只能发一条消息。一日,抱着试试的心态,他发了一条关于太平洋某个国家地震的内容。这是债券圈第一条内容,与债券无关。

他联系到一位朋友——平安证券的石磊,请他帮忙推广一下公众号。结果,此举当日便引来了几百人的关注。但当粉丝想看多更多内容时,却发现公众号里,除了那条地震信息,什么也没有。“挺戏剧性的。”

第二天早上6点,章磊早早地爬起来整理隔夜市场的内容,并于8点左右发布。往后的日子,他几乎日日如此,发完文章,再做主业工作。他也由之前的债券记者转到了债券交易员。

到了2014年年初,“债券圈”已有2万粉丝,而盘前看点的带动作用明显降下来了。章磊意识到:没有原创,光靠盘前看点的粘性是不够的。

碍于工作繁忙,且做了一周交易,有时候到了周末脑子就一片空白,他只能2周到1个月才写一篇原创。原创文章阅读量比非原创高,“之前的阅读量大概是几千,我自己写的基本是以前的10倍”。

文章内容则偏交易生活,比如《做债券的人在生活中会有哪些职业病》、《债券市场的八大未解之迷》、《有一个做债券的女朋友是怎样一种体验》等。“大家喜欢看到的是轻交易重生活的东西,但我们又不能完全脱离交易,所以定位是在交易和生活中间。”

由于没有做过推广,粉丝并未呈现爆炸式增长。2015年年末,一篇《活过2015年金融市场,你可以给孙子讲的五个故事》在朋友圈刷了屏。该文回顾了2015年金融市场出现的奇葩事件,比如奇葩的违约故事、奇葩的股灾故事等。

阅读量达到了30多万,这也是“债券圈”的第一篇10w+。两天之内,“债券圈”新增接近1万粉丝。

被范卫峰的300万砸懵了

同是在2015年年底,章磊在范卫峰(高樟资本创始人)的下榻酒店里见到了范本人。虽在微信上早就互为好友,但两人在此之前没说过一句话。

他觉得眼前的人很帅,光头,长得像孟非。不久前,范在微信上对章说要聊一聊。于是,快到约定的时间,他就开着车来了。本来约的八点,结果酒店特别难停车,他绕了几圈才找到地下停车场,结果迟到了10分钟左右。

两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债券市场有哪些机会?”范对此比较好奇。在章磊看来,债券市场有两个特点:一是体量大,中国债券市场的总推广量达80万亿元;二是行业内多为高净值人群,而交易员之间有大量的社交需求。所以线上社交+线下培训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但此时的章磊对创业毫无兴趣。他对范卫峰说:“你如果想做平台,我觉得可以xx方向发展;你如果想投债券的媒体,我可以帮你引荐xx,但是不要找我做。”

他觉得债券投资和交易的性价比还是蛮高的,他本就过着充裕的生活。“虽然比较累,但是收入很高、升职速度很快。”

年后,范卫峰安排他的LP安总与章磊见了一面。两人聊了同样的事儿,他再次表示自己不会出来创业。

一个多星期后,章磊坐在爸爸的车上,一家人打算一起去吃饭。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来电者是范卫峰,章磊接起电话,听到电话那头的范说:“你考虑一下估值的事儿吧。”

他一下子懵了,说:“不是说好不做了嘛?”“我跟安总聊了一下,觉得这个事还是有的做的。”总之,范卫峰希望他离开原来的公司并全职做这个项目,但他拒绝了。

挂上电话,章磊对妈妈开玩笑说:“有人要投几百万给我。”他和妈妈都很开心,但仅仅是开心而已,他并没有离职创业的意思。“一开始接到电话时,我就想自己肯定不会出来。”

但思考了几天后,他对这个事情有了新的考虑。一方面,他觉得这个行业还是有机会的;另一方面,范卫峰如此的信任让他觉得自己应该有一个交代。“我觉得非常难得嘛,我也没有给PPT,任何东西都没有给,直接聊了一下就决定投我了。”

再后来,两人电话沟通了几次,各项事宜便提上了日程。离职后,为了感谢知遇之恩,估值、股权划分都由范卫峰说了算。去年9月,300万元的融资到账。

上线信用风险预警社区

有了资金,章磊招了2个人,原创文章开始有所增加。“这个市场并不是每天都有那么多事情,并不是每天都有那么多分析可写,所以我们的原创频率大概一个星期三篇左右。”

而在还没拿到融资时的去年年中,章磊便想试试能不能赚点钱。他想到了入门级的债券培训,从什么是债券讲到债券的交易策略。通过微信公众号推了一下,两三天时间就有100多人报名。“不光是这个市场里的人,还有在外围想挤进这个市场的人。”

培训费为3000多元,培训周期为1~2个星期,利润为30万元。“我们建了一个学员群,大家反响还不错。”

如果说第一场培训是为了赚钱,章磊说,后面的培训则是为了增强用户粘性。“我没有办太多,到现在就只做了三四期。我们的培训会关注债券市场的热点,比如人民币汇率波动。”

事实上,“债券圈”在创立的第一年,在粉丝只有1万左右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有广告收入了。“当初,三四千元一条;现在,三四万元一条了。”

章磊的想法是将债券圈打造成一个社区,但他觉得在此之前,平台需要一个抓手,即粉丝在社区活跃的理由。如何吸引债券人的眼球?团队想了很久。

◆ “雷区”板块截图

在章磊看来,吸引债券人的点有三个:第一、债券方向,但该领域已有一家机构商在做了,他没办法打破对方的垄断;第二、中债估值,但这是官方发布的收费数据,亦下不了手;第三、在一个细分领域里抓住用户痛点,而去年债券违约现象多。“比如xx,一看这个名字像个央企,但是最后它忽然改制变成民企,违约了。”

于是,章磊聚集了一批在债券市场做信用分析的人,一起做信用分析调查。今年1月28日,定位为信用风险预警社区的“雷区”上线。团队基于公开数据对一些债券企业做信用打分、风险评估,并每天更新一支数据显示有风险的债券。

在章看来,“雷区”一经推出便反响良好,截至目前,日活已接近1000。“债券市场日活能接近一千是比较好的情况了。”

项目正进行Pre-A轮融资,具体金额未定,计划稀释10%股权。下一步,章磊打算将雷区扩展成为一个大的社区。未来,团队或将开发在线培训的平台。

/The End/

编辑 王姝 校对 石伟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