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2016年金华市农村常住居民收入情况分析
2016年金华市农村常住居民收入情况分析

2016年,金华市委、市政府紧紧围绕“全面小康、浙中崛起”总目标和“稳中求进”总基调,完善农村居民增收政策体系,提升农业农村发展水平,农村居民收入稳步增长,全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896元,同比增长7.9%。

一、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构成分析

从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构成看,工资性收入、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转移净收入占比分别为58.2%、27.0%、3.8%和11.0%,同比增幅分别为7.7%、6.5%、9.8%和11.6%。其中工资性收入和家庭经营净收入的增长水平对居民收入增长水平起到定位的作用。

(一)工资性收入对农村常住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贡献率达57.1%。

2016年,金华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2738元,同比增长7.7%,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58.2%,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7.1%,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4.5个百分点。工资性收入增长主要得益于:一是随着物价不断上涨,劳动力成本随之上涨带动居民工资收入增长;二是政府继续采取有力措施促进就业,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加大培训力度,深入实施“百万农民素质提升工程”;三是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为农村居民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进一步带动了工资性收入的增长。

(二)家庭经营净收入平稳增长。

2016年,金华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5917元,同比增长6.5%,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27.0%,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22.6%,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1.8个百分点。与上年相比,经营净收入增速提升了1.3个百分点,提升幅度明显。近年来,金华市现代农业发展进程加快,各级政府深入挖掘绿色经济,做大做强农业产业链,推动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此外,在“互联网+”和万众创业政策引领下,我市积极培育农村特色电商产业基地、电商特色村和“淘宝特色馆”,使更多农村居民投入到自主创业中去,进一步推动农村居民增收。

(三)财产净收入增长较快,但对增长贡献不大。

2016年,金华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828元,同比增长9.8%,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3.8%,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仅为4.6%,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0.4个百分点。随着农村居民理财观念提升和投资渠道的多样化,农村居民财产净收入继续保持较快增长。但受经济增长放缓、外来人口减少等综合因素影响,农村居民的利息收入房租收入受到“挤压”,财产净收入保持较快增长存在一定难度。

(四)转移性支出增长较快,冲抵了转移性收入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

2016年,金华市农村常住居民转移性收入和转移性支出均继续保持两位数的快速增长势头,但两者相互冲抵,削弱了转移净收入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2016年,金华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2414元,同比增长11.6%,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11.0%,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15.7%,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1.2个百分点。农村居民社会化保障程度的提高是转移净收入增长的主动力,如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上调、失地农民“农转保”等政策的继续实施进一步提高了农村居民社会保障化水平。低保补助标准的提高、惠农支农政策力度的加大也促进了农村居民转移性收入的增加。同时,一些利好政策也在短期内扩大了农村居民的转移性支出,成为居民可支配收入的重要“减项”,影响转移净收入的增幅。

表1:2016年金华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构成情况

二、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特点

(一)农村常住居民收入增速继续高于城镇常住居民。

2016年,金华市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6554元,同比增长7.8%,农村居民收入增幅高出城镇居民0.1个百分点,金华市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为2.13:1。

(二)收入增速逐年回落。

2016年,金华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7.9%,收入增速呈逐年回落态势(见图1)。

注:2013年及以前年度为纯收入增幅

(三)农村居民收入数据波动将成为“常态”。

2016年一季度、上半年、前三季度以及全年度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分别为9.1%、9.1%、7.8%和7.9%。居民收入调查采用日记账和问卷调查相结合方式采集数据,居民收入与经济增长高度相关且具有“时滞效应”,季节性因素和经济形势对居民收入数据影响较大,抽样调查存在一定的调查误差。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受多种因素综合影响,数据波动将成为常态,因此,应当理性看待居民收入增幅数据的变动趋势。首先,2016年金华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虽有些回落,但仍保持增长的态势;其次,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落后全省平均水平,但幅度在可控范围内,仍有反超的可能性;第三,农村居民增收过程中遇到增长“瓶颈”,如工资性收入增长乏力等问题,亟需突破增长制约因素;第四,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幅步入稳步增长区间将成为“常态”。

三、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低于全省平均

(一)收入差距现状。

2016年,金华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1896元,总量居全省第九位,与全省平均的总量差距由上年度的828元扩大到970元;收入增速比全省平均低0.3个百分点,居全省第十位,这也是金华市农村居民收入增幅十一年来首次低于全省平均增幅。从四大类收入来源比较,金华市农村居民在财产净收入、经营净收入方面继续保持省内“领跑”,无论是总量还是增幅均高于全省平均水平;但工资性收入和转移净收入增幅低于全省平均,其中工资性收入水平与全省差距有加大之势。

(二)与全省差距扩大原因。

从收入来源比较,工资性收入和转移净收入增幅低于全省平均,是金华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低于全省平均及造成收入差距扩大的主要原因。其中,工资性收入增幅低于全省平均0.8个百分点,对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的拉动作用比全省低0.8个百分点;转移净收入增幅低于全省平均3.5个百分点,对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的拉动作用比全省低0.3个百分点。工资性和转移净收入增幅与全省平均差距较大,两者合计对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影响落后于全省平均1.1个百分点。从绝对值看,金华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总量低于全省平均970元,而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低于全省平均1466元,进一步说明工资收入差距,是造成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的主因(见表2)。

表2:2016年金华、全省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构成比较

从宏观经济层面分析,工资性收入增幅落后于全省平均的主要原因:一是受经济发展水平和产业结构影响。金华市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产业结构以中小企业、来料加工和三产服务为主,这也是吸纳农村劳动力的主要市场主体。但受经济下行影响,中小企业和来料加工业主订单下降、开工不足,员工薪酬增幅放缓程度深于全省平均。二是外来人口减少幅度快于全省平均,对商品批发零售、居民服务等三产服务收入影响较大。据武义县、永康市等地部分调查户反映,外来人口减少,农村经营超市、农副产品、餐饮等收入下降。三是农村居民收入增长户比例下降速度快于全省平均,主要受家庭就业人口减少、应付工资未发增加以及农村富裕村民流出等原因影响。转移净收入增幅落后全省平均主要受转移性支出较快增长影响。近几年来,金华市农村土地征用比例不断增加,失地农民一次性补缴社保基金人数较多、金额较大,造成转移性支出大幅度增长,快于全省平均。按统计口径,转移性支出是居民收入的重要“减项”。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