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央行:稳汇率是外储最基本用途 两万亿美元已足够
央行:稳汇率是外储最基本用途 两万亿美元已足够

央行:稳汇率是外储最基本用途 两万亿美元已足够

图:周小川此前表示,外储下降是正常现象/资料图片

大公网3月12日讯(记者倪巍晨)今年元月,中国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美元,下同),报29982亿元,录6年来新低;2月外储环比增69亿元,不仅收复3万亿元整数关,更终结连续7个月的降势。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记者会上对外储变动情况予以解释,他并指,外储下降是正常现象,“本来也不想要那么多”。有专家称,现时中国外储充裕,按现时宏观经济现状,即便2万亿也已足够。

中国外储规模从2007年的1.5万亿元,一路升至2014年末近4万亿,此后逐渐回落。去年全年中国外储下降3198.44亿,年度降幅较上年收窄1928.12亿。

周小川分析,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普遍采取经济刺激计划使大量流动性流入新兴市场国家,这些钱稳定性较差,所以当一些发达经济体开始复苏后,有相当一部分资金就会流回去,“不只是中国有一些外汇资金流出,大的新兴市场国家基本都有流出”。

在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外管局副局长潘功胜看来,外储是个连续变量,在复杂多变的经济金融环境下,外储规模上下波动是正常现象,无需特别看重所谓“整数窗口”。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全国两会期间说,中国外储是足够的,但合适水平是多少较难判断,需综合考虑中国存在资本管制、高经济增速、大量经常项目顺差等情况。

外储可覆逾23个月进口

“3万亿元外储足够满足所有传统充足率指标。”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分析,按3个月进口覆盖指标测算,外储可覆盖逾23个月的进口;按100%短期债务覆盖指标,外储超过其短期外债的361%。按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综合指标,100%至150%为充足范围,中国外储是“有资本管制”和“无资本管制”经济体所需充足水平的191%和118%。

交银金研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健说,当前市况下监管层运用外储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很有必要,“今年初人民币汇率走势相对稳定,表明外储发挥作用正当其时,对中国而言,2万亿元外储便已足够”。

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提醒,按IMF外储充足率标准,中国外储合适的规模约在1.5至1.8万亿元,即便按固定汇率从严标准,2.6万亿元外储也已足够。梁红相信,外储规模的适当降低,或有助于理顺货币政策操作框架,并“倒逼”汇率形成机制改革。

年末外储不会跌穿2.8万亿

展望未来,外管局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增长动能的进一步增强,跨境资金流出压力将有所缓解,但国际金融市场不确定性依然较大,外储规模或在波动中逐步趋于稳定。

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表示:“今年外储降幅或在2000亿以内,至年末外储仍不会跌穿2.8万亿元”。

刘健则认为,本月美联储升息概率正在上升,但人民币汇率却波澜不惊,这预示中国经济基本面正在好转,在央行“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及宏观审慎管理强化背景下,人民币的定力不断增强,“中国资本外流及短期外储降幅仍可控”。

稳汇率是外储最基本用途

图:民众在银行办理业务/资料图片

外储是国家的资产,当前市况下更好发挥外储功能尤为重要。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据此直言:“储备的东西就是要留着用,而不是攒着看的。”有分析称,当前国内外经济金融背景下,稳汇率是外储最基本的一项用途。

过去2年,央行消耗约万亿美元来防范人民币过度贬值,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认为,外储就是为了用的,中国外储的使用客观上维护了人民币汇率的稳定,防止市场超调,“我认为总体上利大于弊,现在看来使用外储的时机是好的,收益也不错”。他并指:“我们卖出美元都收回了等价人民币,不是说外储都打水漂了。”

对于“保外储抑或保汇率”,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坦言,这是伪命题,外储下降与资金恐慌性大幅外流有更明确的相关性,且期间人民币汇率亦现贬值之势,贬值与外储减少并非因果。

与其他国家一样,中国并不公布外储的货币构成。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依据央行数据估算,中国外储构成中,美元、欧元、英镑、日圆的占比分别约66.7%、19.6%、10.6%和3.1%。

苏宁金研院研究员石大龙建议,外储中持有较多美元资产不利于外储的管理和保值增值,应适当增加亚洲新兴市场和欧洲市场的投资。交银金研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健则表示,未来外储在稳汇率方面的作用或渐减弱,更多将用于购买海外高附加值产品,及战略储备资源,并投向中国对外开放、“一带一路”倡议等。

不会重返资本管制老路

图:山西太原,一位银行工作人员在清点钞票/资料图片

在人民币汇率和资本外流压力加大背景下,有声音称“中国需重拾资本管制”,令市场对中国汇率市场化改革心存疑虑。不过,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将“坚持汇率市场化改革方向,保持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稳定地位”。专家指出,上述表述证明中国将续推进市场化汇改,中国汇率政策不会倒退,更不会重返资本管制的老路。

交银金研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健说,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是汇率政策的总取向,但目前并非全面快速推进汇率市场化的最佳时间窗口,预计进一步优化并完善汇率形成机制、合理引导市场预期、有效控制贬值节奏,是今年汇率政策的主要任务。

全国政协委员、前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李稻葵表示,过去2年通过换汇渠道出走的资金分别逾6000亿元(美元,下同)和5000亿元,该趋势应该控制住,不能任其发展。他并指,居民换汇非主要的资金出走渠道,去年逾5000亿元换汇额中,约有3000多亿元是虚假出口,“所以要抓重点”。

未来若美元持续走强,或金融市场动荡,避险情绪将随之升温,并引发汇率和资本流动出现极端压力,届时不排除中国推出新的宏观审慎管理政策。刘健说,可选政策包括推出“托宾税”,或对企业境外留存的未结汇利润予以窗口指导等。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相信,中国有充分措施应对极端情况,包括收紧大型直接投资项目用汇审批、加强贸易相关外汇交易背景核查,必要时还可加强个人换汇管理,“央行料不会临时调整换汇额度,但不排除在银行端开展一定窗口指导,甚至增加购汇稳健证明等要求的可能性”。

美指责华“操纵汇率”无依据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月末曾声称,中国是“货币操纵的大冠军”,且对中国“操纵汇率”的认定没有退缩。对此,专家表示,中国并不满足现有所谓“汇率操纵”的技术标准,特朗普对中国的诟病没有依据。

美国财政部从2016年开始,采用量化指标来评判其贸易伙伴是否存在“操纵汇率”的行为。按美国财政部的标准,出现逾200亿美元的对美贸易顺差、超GDP比例3%的经常帐户盈馀、净买入外汇超GDP2%,便可视为“汇率操纵”。

去年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为3470亿美元,较2015年缩减202亿美元。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表示,中国经常帐户盈馀在GDP中的占比,已从2015年的3%,降至去年的1.9%;同期中国在外汇市场干预为净卖出外汇,藉此防范人民币汇率的快速贬值,因此中国仅满足一项“汇率操纵”标准,而日本、韩国、德国等在上轮评估中却均满足两项标准。

不过,尽管特朗普对中国汇率政策有所诟病,但美国财政部的态度却较谨慎。上月24日美财长透过媒体表示,对主要贸易伙伴的汇率政策进行评估,在走程序前不会做出判断。

梁红相信,美国将中国正式列为“汇率操纵国”的概率正在降低,未来中国更可能会继续留在“观察国”名单上;此外,特朗普履新后并未正式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这无疑也反映了其与中国沟通协调的姿态。她强调,将中国单列为“汇率操纵国”,等于推翻既定的评估框架,及通过双边互动解决汇率争端的长期传统。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