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住房贷款月供利息应该在个税中扣除
住房贷款月供利息应该在个税中扣除

南都讯 记者程思炜 每逢两会,个税改革备受关注。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表示,个税改革如果只动起征点不动别的,就不能体现改革的意义与应有水平。个税改革应通盘方案一并设计考虑,关键是要把工薪以外的其他收入也纳入超额累进税率的覆盖范围。低收入、中等收入阶层缴纳的个税需要下调,同时,真正有支付能力的、先富起来的一部分社会成员,应该适当上调个税负担。

南都:业内传言,个人所得税的推进或将成为明年税收制度改革的最大看点,你怎么看?个税改革现在有时间表吗?

贾康:个税改革需要与很多其他参数一起考虑。现在还没听说个税改革方案有什么官方正式披露的具体信息,而且时间表也没听到官方有什么明确说法,我们作为研究者也在等待这方面信息的披露。

南都:个税改革应该怎么改?

贾康:如果只调起征点不动别的参数,就不能体现改革的意义与应有水平。以后可以把工薪和劳务报酬、稿酬等其他收入,乃至利息收入,归堆起来按超额累进税率一并征税。只有这样才能体现个人所得税优化收入再分配的调节作用。现在的超额累进税率只覆盖工薪收入,实际上是把个税变成一种工薪税。比如一些厂主型富豪不给自己开工资,他们的收入中近乎找不到个税税基,就避开了税收调节。如各种收入一起归堆,都接受超额累进税率的调节,更发挥个人所得税优化收入再分配的作用。

实际上,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的税负还明显较轻。与其他国家对比就会发现,美国富裕阶层需要缴纳的税要多得多。而中国恰好在这方面的调节很弱。中国的税被称之为“工薪税”,即工薪阶层是缴税的主要群体,使大多数中等收入以下的百姓,成为给国库做贡献的主体。但我们所需要的,是培养中等收入阶层,所以我认为,今后中等收入阶层需要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应适当下调,同时,真正有支付能力的先富起来的一部分社会成员,应该适当上调税收负担。综合而言就是对综合收入征收超额累进税,通过调节机制优化以经济手段“抽肥补瘦”的再分配。

南都:各种收入综合征税,会不会有信息收集的困难?

贾康:现在大数据时代,技术上不应该有太大问题,所有的收入都有产生的渠道,有电子痕迹。比如存款和购买理财产品,不论在多少个银行开多少户头,只要有一个金融实名制,所有的信息都会归在同一个人的身份证号码下。个人纳税号码和身份证号合一,就可把相关信息一网打尽。

南都:以后个税还要考虑一些专项抵扣?

贾康:需要特别考虑。比如说大家都关心的,住房按揭贷款月供里的利息部分,应该得到个人所得税的扣除。家庭赡养负担也应该考虑在内,同样都是一个月挣一万块钱,可能这个人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过得很宽裕。另外一个人上有老下有小,日子紧巴巴。这两个都是收入主体,都是纳税人,但应该区别对待。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