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十大关键词,读懂周小川答记者问
十大关键词,读懂周小川答记者问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刘鹏3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出席两会新闻发布会,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发布会持续2个小时左右,总共回答12个问题,涉及汇率、债市开放、金融监管、货币政策、去杠杆、第三方支付、信贷投放、外汇储备、跨境投资等领域。值得一提的是,周小川还对网络上兴起的“人无贬基”进行了回应。

经济观察网为您梳理了10大关键词,以期读懂央行的政策新动向。

关键词:汇率呈现稳定趋势

周小川:有多种因素,我简单说两个。第一,2016年下半年,中国对外投资和其他方面的外部花销比较猛一些,每年下半年这个季节都会多一些,去年多得明显一些,也包括有一些企业在外面收购的热情比较高。第二,美国大选,特朗普当选后出现了很多和一般人预期不太符合的变化,因此导致美元指数上升比较猛。在这种情况下,汇率波动比较大。

我们相信,今年随着中国经济比较稳定,而且更加健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都取得成绩,国际上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也比较好,应该说汇率自动就有一个稳定的趋势。与此同时,我们有关政策方面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在执行和监管方面要做得更精细一些。因此,我们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年的人民币汇率应该比较稳定。

关键词:资管存三问题 监管联席会议达规范共识

周小川表示,两年多以前已经初步设置协调机制——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最近研究了资产管理的问题,也有人称之为理财产品问题,因为资产管理中很大一部分是理财产品。“一行三会一局”,也就是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之间已经在许多比较大的问题上初步达成一致。我们可能会进一步细化后,做出一些初步规范。

现在有哪些方面的问题呢?一是理财产品市场上有一些混乱,这些混乱包括比如标准差距太大、套利机会太多、投机性过强等问题。二是监管之间通气不够,对市场总体观察和风险把握还不够好,所以这方面也要加强。从资产管理各个体来说,有一些是投机性过强,忽视风险,没有一些起码的风险管理做法。三是大家所关心的,有一些资产管理产品或者理财产品嵌套运行,就是从金融系统一个行业的一个公司到了另外一个行业的一个公司,来回在系统里转。而我们强调资产管理和其他金融业务一样,要着重为实体经济服务,转来转去钱没有到实体经济去。这中间到底有些什么问题,可能有一些是套利,甚至有一些是违规行为。就这几个方面,大家对资产管理究竟怎么定义、都涉及哪些范畴、都存在哪些问题,初步达成了一致意见。

金融监管协调机制还会朝着这个方向继续努力,而且在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还可能提高到更有效的层次,现在还没有做到,我也没有办法告诉你。

关键词:债市开放

周小川:债券市场从发展的早期开始,就秉着开放、公平竞争这样一种思路建立并发展。去年有利的方面是,人民币国际化进一步迈进,人民币被纳入SDR篮子,这些都有利于外国投资者提高对中国债券市场的兴趣,积极性增加了。我们也相应推出了一些政策,但不是一些突出的政策,我们也不刻意追求人民币债券是否纳入某一个具体的债券指数,但是会稳步地在这个方向推进,在对外开放方面,会逐步再取得更明显的进展。

潘功胜:作为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也在稳步地推动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 这种开放基本上在两个维度上进行:

一是境外机构到中国市场发行债券,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熊猫债”。到目前为止,国际开发金融组织、国外政府、国际上的著名金融机构和企业,这样一些主体都有在中国债券市场发债的实践,到去年年底,“熊猫债”发了600多亿人民币。其中,去年大家也看到世界银行在中国发行了以SDR计价的债券。

二是推动了境外机构投资中国的债券市场。近几年以来,人民银行在放松、放宽市场准入,消除有关限制,丰富对冲工具、便利资金的跨境汇入汇出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从去年以来,大家看到的还是比较多的。所以,现在投资中国债券市场的境外投资者是400多家,大概是8000亿元人民币,去年一年增加了100多家,额度增加了1500亿人民币。

关键词:货币政策是稳健中性

周小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还是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或者更明确的说法,就是货币政策是稳健中性。至于使用各种各样的工具,确实中央银行工具箱的工具比较多,工具的使用自然可能也带有引导市场价格、引导预期,同时传导货币政策的意图。但是也不会对每次操作数量、价格都要作出过度解读。货币政策总体来说还是稳健中性。首先,如果经济中货币数量太大,如果真是大水漫灌的话,实际上对经济还是非常有害的,可能导致通货膨胀上升、资产价格泡沫等各种各样的问题。与此同时,货币政策在稳健方面适当做得更加中性一些,会有利于我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很多企业要“三去一降一补”,如果货币太松的话,压力就不够。

关键词:杠杆率

易纲:大家都关心杠杆率,我国的杠杆率总体不是特别高。从结构看,住户部门和政府部门的杠杆率还不是特别高,但是企业部门,就是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从全球比较看,是比较高的。所以,我们说的降杠杆有这样几层含义。

一是杠杆率的持续增加不利于经济的持续发展,并且在积累一定的风险。这些杠杆率、负债率的增加,积累的问题目前已经看到了。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考虑降杠杆首先要考虑稳杠杆,就是总的杠杆率还是要把它稳住,或者让它每年增长少一些、慢一些,要稳住。

二是在总的杠杆比例下,家庭、政府、企业间的杠杆结构还可以有一些优化。

我们国家杠杆率和国际上比有点高,这和我国金融结构有关。因为我们国家储蓄率高,形成以银行为主、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格局,大家从银行借钱占的比例比较高。这样就造成了中国杠杆率偏高。因此,杠杆率偏高和储蓄率高是连在一起的问题,也可以说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周小川:全社会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过高,作为一种宏观现象,它的微观基础就是,有很多非金融企业自身的杠杆率过高,所以加总起来太高。这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很大关系。首先,每个企业,特别是那些杠杆率已经过高的企业,要有所控制。一方面,他们自身要进行内部改革;另一方面,金融系统要考虑不能过多支持这类企业,要鼓励直接融资,也有一些企业需要进行市场化的债转股。

其次,跟产能过剩有关系。有一些产能过剩的企业,过去占用过多的信贷资源,因此,去产能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项政策,金融业要大力支持去产能。库存过多,本身就是占用流动资金,这是导致杠杆高的一个原因。去库存在微观上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金融业要更好地配合“三去一降一补”的改革。

关键词:高度鼓励把金融科技搞上去

范一飞:这几年随着行业的发展,第三方支付确实累积一些问题和风险,主要有几个方面:

第一,因为市场参与者众多,总体而言市场供给和需求有一些失衡,供大于求的情况比较严重,所以行业也存在过度竞争的情况。

第二,由于各方面原因,包括机构内部内控薄弱、风险管理放松等原因,对消费者的保护不够。两个突出问题:一是消费者的个人隐私特别是关于支付的敏感信息被泄露,甚至一些信息公开在网上买卖。二是备付金被挪用的情况一度还比较严重,有些机构把客户的备付金拿来炒房、炒股票,甚至用于个人赌博,最后导致损失。往往一个机构出问题可能牵扯到多个地区,消费者的人数可能数以万计。

针对这些问题,近两年主要做了几件事:首先,对前期累计的风险进行化解和处置,尽量帮助消费者挽回损失,为此央行和地方政府都做了大量工作。二是强化基础建设,把基本规矩建起来,这也符合事物发展规律。三是加强监管。又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是市场上除了持证的机构以外,还有大量机构无证从事支付业务。到1月份为止,全国清理出239家无证也就是非法从事支付业务的机构,进行了整顿、清理,部分已经移送给公安部门处理。另一方面,对持证的支付机构加强监管,对违规行为敢于“亮剑”,进行处罚。

周小川:一是人民银行认为科技的发展可能会对未来的支付业造成巨大的改变,这个改变是进步,因为带来很多新的手段。人民银行高度鼓励,同时也和各种业界共同合作,把金融科技的发展搞上去。特别强调一点是网络科技的发展,还有就是数字货币的发展,其中也包括区块链等新技术,这些新技术会在未来产生一些当前人们不容易完全想象或者预测到的影响。

同时,既要鼓励发展,同时也要防范风险,健康发展。其中不健康的行为要不断规范。有一部分支付机构的动机和心思并不是想用新的网络科技手段把支付搞好,而是眼睛盯着客户的备付金,觉得那个资金可以拿来赚利差,甚至有的打自己的主意,缺钱的时候挪用一些,这就是动机不纯。我们支持支付业真正把心思都扑在通过科技手段提高支付系统的效率、安全和为客户服务上,而不是瞄着人家的资金,在资金上打主意。我们的有关政策和激励机制也要实现这样一点,这对于将来的健康发展也是很重要的。

关键词:房贷还会以较快的速度发展

周小川: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情况来说,我们定的数字是M2增长12%左右,这是一个预期数字,并不是任务指标。另外,在社会融资和信贷方面也大致按照这个速度进行掌握。与此同时,在执行过程中还要根据经济的反馈数据、经济实际情况进行适度微调。至于结构上的问题,说起来就比较多一些。去年,房地产信贷里面增长比较快的主要是个人购房贷款。个人购房贷款的增长,一方面有助于居民买房子,同时,在一些城市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住房库存比较多,有助于降库存。但是反过来说,在一二线城市又容易使住房价格上升。总体上来看,个人通过住房贷款购房以后,实际上资金就转到开发商。房地产开发是一个很长的产业链,会带动一系列产业供给,所以这个贷款不能简单看作是买房子,实际上会传递到相当大的产业链上。同时,这个产业链还带动与它相平行的一些产业链,比如家用电器等。

总体来说,住房贷款在中国还会以相对比较快的速度发展,但是确实要适当平衡。随着住房产业的政策调整,估计会适当放慢。

关键词:外储急速下降

周小川:外汇储备涉及的因素比较多,我就说两点。一是我们国家外汇储备在亚洲金融危机以后,开始比较快向上增长。大概是2002年,特别是2002年下半年以后,开始比较快的增长。同时,国际上也有一些摩擦,人家觉得你也太多了,我们自己都认为没有必要搞那么多。但是,一旦往这个方向走,惯性很大,所以冲高到了4万亿美元左右。另外,这里面也有部分大家认为是热钱的。

第二个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全球资本流动有一个分析。金融危机以来,由于发达国家普遍采取了经济刺激计划、货币宽松,特别是数量型的货币宽松计划,就是QE,美国、欧洲、日本都有。这样导致有放出去的大量流动性,变为了从发达国家向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流出。新兴市场是资本流入的,流入的这些钱,有一些并不是像外商直接投资这类实体性的投资,而是金融性的资金流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的是4.2万亿美元。这些至少1/3流到了中国。这些钱的稳定性实际上也是比较差的。所以,在一些发达经济体开始复苏以后,市场就开始变化了,有相当一部分资金就会流回去。因此,我们会看到不只是中国有一些外汇资金流出,也有一些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大的新兴市场基本都有流出,像俄罗斯、巴西、南非、印度。

在这种情况下,外汇储备有所下降,这个事大家可以一分为二来看。一方面,我们看看在资本流动方面,是不是哪些地方做的不好,一些政策可能过去执行不严,我们就在这方面做一些改进。另外一个方面,外汇储备下降也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因为我们本来也不想要那么多,所以适当的有所下降,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同时,我们也看到,当前3万亿左右的外汇储备总量是全球第一位的,而且远远超出第二位。因此,在政策制定方面,我们是平常心,即使有问题要解决,也不要把这个事看的得太严重,不要反应过度。老实说,可能会有个别环节也有反应过度的问题,我们会尽快理顺。

关键词:跨境直接投资

周小川:中国对外投资总体来说还是一个比较新兴的事物。虽然说十几年以前开始有一个口号,中国企业要“走出去”,但是最开始的时候是很缓慢的,很多企业家对怎么“走出去”也不了解,这有一个过程。慢慢大家信息越来越多,对国外的有关投资环境、法律也越来越了解了,企业家之间一交流,你在外面有投资,有收购,大家就形成一种风,都在考虑对外投资,其中也不乏有一部分是过热的情绪,投资具有盲目性,因此对外投资可能数字上增长相当快。这其中有一部分实际上跟我国对外投资的产业政策要求不符合,比如投一些体育、娱乐、俱乐部,对中国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同时在外面还引起了一些抱怨。因此,进行一定程度的政策指导,我们认为是有必要的,也是有成效的。

同时,支持鼓励企业“走出去”,特别是对于能够更好地进行国际合作,有助于发展我国的出口,有助于提高产品质量、有助于研发、有助于互利共赢的,还是要继续鼓励,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有一些过热情绪,有一些跟风,也有一些动机不良的,对这种现象进行一定管理也是正常的。

关键词:人民币还值不值钱

周小川:人民币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是对大家有利的,如果固定不变,反而是不利的,因为不利于经济调整,不利于建立信心,是一种僵化的表现。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当然有时候人民币升值,升值的时候大家都高兴。比如你看人民币兑英镑,现在有不少家庭可能有子女在英国留学,需要换英镑,过去是什么价钱,现在是什么价钱,他知道升值是对他有好处的。但是汇率就是有升有贬,在一个方向上走,时间长了是走不下去的,所以实际上要了解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是有好处的。

我也看到“人无贬基”这个词,是说人民币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总理在多个场合都说到过这个意思。最近一段时间,特别是最近一年多的时间以来,唱空人民币的声音比较强。老实说有多种原因,首先一个原因是看到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滑了,人民币就会不稳。去年GDP6.7%的增长率,其实在全球看仍然是一个很高的速度。另外,中国也进入了一个强调结构调整的阶段,只有更加强调结构调整,才能使中国经济增长长期保持持续健康。所以,在国际市场上,当然也传导到国内市场上,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有所下降,导致对人民币汇率的怀疑,这个声音一度是有点过分的。这里面也包括外汇市场上实际做交易的机构,包括某些对冲基金等,他们在做空人民币上放了不少仓位,他们有仓位以后,不希望输钱,就说的特别多,希望能够带动大家,最后变成现实,这样他们也好赚钱,这种因素也有。当然,国际市场上、国内市场上有一些跟风,别人一说,他就心慌了,也跟着说人民币就要贬值了。我认为,这是阶段性的,过一个阶段就会看到,中国经济总体还是比较健康的,特别是去年经济增长已经走入了平稳阶段,而且第四季度中国经济还有所提升。

看待人民币汇率,在很大程度上要看经济健康不健康,如果经济健康,而且通货膨胀又比较低,货币就会比较坚挺。再者,也要看金融稳不稳定。如果金融出现大的不稳定,一般来说货币就出现贬值。金融如果比较稳定,信心就会进一步增强。因此,应该说进入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从目前来看,正好是你所说的表现为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应该说,市场预期有很大的调整,有很大的变化。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