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10号之约:人民币汇率、加息、金融监管……周小川这样作答
10号之约:人民币汇率、加息、金融监管……周小川这样作答

2017年3月10日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等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答记者问 3月10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这是记者会结束后,周小川等准备离开会场。新华社记者 李鑫 摄

3天前,在面对记者接二连三抛出的问题时,央行行长周小川面带微笑并用手指比划“10”,边走边说:“请大家10号来参加我的新闻发布会。”

3月10月上午,现年69岁的周小川再度亮相全国两会记者会,携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共赴这场“10号之约”。

事实上,从2002年12月至今,今年已是他担任央行行长的第16个年头,也是他第11次参加两会记者会。会上,“人无贬基”、理财新规、数字货币等经济热词频现,周小川究竟做出了哪些回应?又有哪些新亮点呢?

“2017年人民币汇率将比较稳定”

自2016年下半程起,汇率波动加剧引发各界对人民币未来走势的讨论。

“2017年人民币汇率将比较稳定。”周小川在会上表示,“随着中国经济比较稳定,而且更加健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都取得成绩,国际上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也比较好;同时,有关政策方面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在执行和监管方面要做得更精细一些。”

但他同时强调,外汇市场历来非常敏感,会随着整个全球经济,以及中国所发生的各种事件不断波动,2017年走下来还会有哪些不确定性无法被准确预判。“所以,正常的汇率波动是一个常态,也是一个正常的情况。”他说道。

谈及“人无贬基”这一频繁出现的网络热词,周小川表示,最近一段时间,唱空人民币的声音较强,对人民币怀疑的声音一度有些过分,一些对冲基金在做空人民币上放置了不少仓位,它们就说得特别多,希望变成现实,自己好赚钱,国内和国际市场也有些跟风,认为人民币要贬值。

周小川认为,看待人民币汇率要看经济健不健康,也看金融稳定不稳定,金融不稳定货币也容易贬值,金融稳定信心会增强。

“大水漫灌”式加息对经济有害

近期,央行在公开市场上利用各种金融工具,市场认为在引导货币市场利率上行,更有人觉得,央行在收紧货币政策,甚至以后还会有加息的可能。

周小川指出,至于使用各种各样的工具,确实央行工具箱的工具比较多,工具的使用自然可能也带有引导市场价格、引导预期,同时传导货币政策的意图。但是也不见得对每次操作数量、价格都要作出过度解读。货币政策总体来说还是稳健中性。

“至于有一些人的担心,我觉得应该从两个方面说”,周小川指出,首先,如果经济中货币数量太大,如果真是“大水漫灌”,实际上对经济还是非常有害的,可能导致通货膨胀上升、资产价格泡沫等各种各样的问题。与此同时,货币政策在稳健方面适当做得更加中性一些,会有利于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很多企业要‘三去一降一补’,如果货币太松,压力就不够。

“一行三会一局”就资管问题初步达成一致

目前,央行正在牵头制定统一资产管理业务的标准和规制,而各部门之间是否还存在分歧?又是否有具体推进的时间表呢?

对此周小川表示,两年多以前已经初步设置了一个协调机制,这个机制叫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最近研究了资产管理的问题。“由于资产管理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理财产品,也有人会称之为理财产品的问题。”他指出。

他坦言,理财产品市场上存在一些混乱,一些是套利甚至违规行为。一是,资产管理个体之间标准差距太大、套利机会太多、投机性过强等问题。二是,监管之间通气不够,对市场总体观察和风险把握还不够好。三是,有一些资产管理产品或者理财产品嵌套运行。

“而我们强调资产管理和其他金融业务一样,要着重为实体经济服务,转来转去钱没有到实体经济去。”周小川强调。

他表示,“一行三会一局”之间已经在许多比较大的问题上初步达成了一致,其中包括,对资产管理究竟怎么定义、都是哪些范畴、都存在哪些问题,未来可能会进一步细化以后,作出一些初步规范。

但是他同时强调,这个规范决不是一劳永逸的,“市场不断变化的,我们会把突出问题规范一下,“他表示,“金融监管协调机制还会朝着这个方向继续努力,而且在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还可能提高到更有效的层次。”

“降杠杆,首先稳杠杆”

作为今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促进“去杠杆”的相关金融政策关系到我国经济发展的持续性。

“我们考虑降杠杆首先要考虑稳杠杆,总的杠杆率还是要把它稳住,或者让它每年增长少一些、慢一些。”易纲表示,家庭、政府、企业间的杠杆结构还可以有一些优化。

他坦言,我国杠杆率和国际相比较高,这和我们国家储蓄率高,形成以银行为主、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格局有关,“因此,杠杆率偏高和储蓄率高是连在一起的问题,也可以说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他说道。

至于如何走出这一格局,易纲表示,一条非常清晰思路就是大力发展直接融资,让更多的资本金进去。

他同时强调,一个企业有多少钱就干多少事,首先要有自己的资本金来承担风险,然后再去借钱,这样就能够激发全社会融资结构的优化,这也能够激发投资主体承担风险,小心、认真地进行每一个项目的评估,在做决策之前,把风险控制好。这样可以把整个杠杆率稳住,然后慢慢地实现有所下降。”

周小川补充道,很多非金融企业自身的杠杆率过高,一方面,他们要通过自身进行内部改革加以控制;另一方面,金融系统要考虑不能过多支持这类企业,要鼓励直接融资,或进行市场化债转股。

数字货币、区块链技术对支付行业影响“难以想象”

近年来,我国第三方支付产业发展非常迅速,同时风险也不断累积。而央行对此采取的一系列监管措施与机构和个人的利益休戚相关。

数据显示,我国支付业务的产业规模及普惠程度居世界前列。从2013年到2016年,支付机构年处理业务量从371亿笔增加1855亿笔,金额从18万亿元增加到120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分别达到71%和90%。其中,网络支付业务增长更快,去年支付机构业务量和金额同比分别增长102%和87.6%。

周小川在会上特别强调了央行对金融科技的鼓励,“网络科技、数字货币的发展,其中也包括区块链等新技术,会在未来产生一些当前人们不容易完全想象或者预测到的影响。”

鼓励发展的同时,对于风险暴露央行方面也直言不讳。“一部分支付机构的动机和心思并不是想用新的网络科技手段把支付搞好,而是眼睛盯着客户的备付金,觉得那个资金可以拿来赚利差,甚至有的打自己的主意,缺钱的时候从那里挪用一些,这就是动机不纯。”周小川说道。

今年1月,央行宣布将建立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被认为是规范支付行业发展的重要举措。范一飞表示,除了强化基础建设之外,央行还对支付机构加强监管,对违规行为敢于“亮剑”,进行处罚。

住房贷款还会以相对较快的速度发展

根据央行公布的季度金融统计数据,2016年前三季度住房贷款累计新增3.63万亿元,同比多增1.8万亿元,几乎相当于2015年同期新增住房贷款的一倍。2016年全年个人住房贷款比年初增加 4.8万亿元,同比多增 2.3万亿元。

针对住房贷款增长较快这一问题,周小川回应称,去年房地产信贷增长比较快主要是个人购房贷款,一方面是有助于三四线城市降库存,另一方面一二线城市使房价上涨。总体来看个人住房贷款可以传递到大的产业链上。

他同时表示,“未来,住房贷款在中国还会以相对较快的速度增长,但是我们要适当平衡。随着住房产业政策的调整,估计还会适当放慢。”

“对待外储下降应持有平常心”

近期,外汇储备从峰值4万亿美元降至现在约3万亿美元左右,央行如何评价这一现象?

周小川在会上表示,中国的外汇储备在亚洲金融危机后较快增长,特别是2002年下半年之后快速增长,也的确走得快了些,惯性也很大,一下子冲高到了约4万亿美元,此前在国际上也产生了一些摩擦。周小川直言:“其实没有必要搞这么多,也有部分是热钱。”

周小川援引IMF对全球资本流动的分析,国际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采取了刺激措施,一些央行实行了量化宽松政策,流动性从发达经济体流向新兴经济体,IMF的测算是4.2万亿美元。

他认为,这其中至少三分之一流入了中国,这些钱既包括FDI等基于实体经济的资本流动,也包括一些稳定性较差的资本流动。而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开始复苏后,一些资金会从新兴经济体流出去,中国发生了这个现象,俄罗斯、巴西、南非、印度等经济体也有这个现象。

周小川强调,外汇储备有所下降,可以一分为二来看。一方面,这提示我们观察在资本流动方面是否有一些政策可能过去执行不严,在这方面做一些改进。

另一方面,外汇储备下降是正常现象,适当地下降也没什么不好的,“本来也没想要这么多”。当前中国的外汇储备在3万亿美元左右,还是全球第一,远超全球第二,应持有平常心,不用过度反应。(综编/闫雨昕)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