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房贷、汇率、货币政策...这些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周小川给了新回应
房贷、汇率、货币政策...这些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周小川给了新回应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21君~

走进经济生活里的一切

导读:3月10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举行记者会,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来源丨综合自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者丨王晓、辛继召

作为央行掌门,周小川的一举一动历来是各路媒体关注的焦点。今天上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亮相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在这场记者会上,周小川等央行主要领导就大家关注的汇率、、货币政策、房贷、外汇储备、支付领域等热点问题作出回应。

谈汇率

周小川:相信今年人民币汇率会比较稳定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

针对2016年下半年人民币汇率出现较大幅度波动的现象,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解释,这是多因素造成的,每年下半年季节性因素都比较明显,2016年下半年中国对外投资和其他方面外汇花销比较猛,企业出海收购热情也比较高;此外,美国特朗普当选也和一般人预期不同。

周小川表示,今年随着中国经济比较稳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成绩,国际对中国的信心有所提升,汇率自动有稳定的趋势。同时,央行有关政策没有太大变化,但会在执行和监管方面做得更精细,相信今年人民币汇率比较稳定。

但同时,外汇市场非常敏感,随全球经济和中国事件不断变化,不能准确判断2017还有哪些不确定,正常的汇率波动也是正常的。

就中美在利率方面的差异对维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问题,周小川表示,从交易层面,利率差异是导致短期操作的动因,钱会朝着利率高的地方流动。但从中期来看,各国利率水平主要由于国内情况所决定,包括经济增长、就业、对经济增长信心、通胀等。比如日本常年利率低,但不见得各国利率差异会导致明显的持续的投机活动或资本流动。

周小川笑谈“人无贬基”

最近一年多以来,唱空人民币的声音比较强。中国经济有所下降导致的对人民币汇率有所怀疑,一度有些过分。包括外汇市场上一些交易机构,对冲基金做空人民币放了不少仓位,说的特别多,但不想输钱。国际市场上也有一些跟风。

周小川在今天的记者会上表示,这些问题是阶段性的。去年经济增长平稳,汇率很大程度上要看经济是否健康,金融是否稳定。金融若不稳定,货币容易贬值。

2017年,人民币汇率从目前来看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人无贬基,市场预期也有很大调整和变化。每日的变化,建议去观察美元指数,毕竟美元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货币。美元自身的波动短期影响人民币波动。这些波动是正常的,更主要的是对中期人民币走势判断。我们相信随着中国经济增长趋于稳定,结构调整不断产生效果,这些积极因素会更加重要,人民币会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谈房贷

周小川:房贷增长适当放缓

就新增贷款增速较快、房贷占比较高问题,周小川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经济有潜力继续增长,从整个国际情况看,G20也在号召进一步促进经济复苏。今年M2的目标是12%,执行过程中要根据经济反馈数据进行微调。

去年房地产信贷增长中,比较快的是个人购房贷款。这一方面有助于居民买房,特别是有助于三四线城市降库存,但又使得一二线城市价格上升。个人购买住房后,实际资金转到售房方。开发商的产业链很长,不完全是买房子,实际上传达到一系列平行产业链,如家用电器等。

今年,住房贷款还会以相对比较快的速度增长,但要适当平衡。随着住房政策的调整,会适当放慢。

谈货币政策

周小川:“大水漫灌”对实体经济有害

记者会上,就央行公开市场操作问题,周小川表示,货币政策是稳健中性的。中央银行货币政策工具箱的工具比较多,目的是引导市场预期,传达货币政策的意图,不见得要对每次操作数量、价格作出过度解读。

如果经济中货币数量太大,“大水漫灌”对经济有害,导致通胀上升,资产价格泡沫。同时,货币更稳健中性,有利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企业“三去一降一补”,(货币政策)太松了压力就不够。

周小川表示,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这些年是存在的。但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比例每年都在上升。贷款余额大、中、小型企业三分天下,基本都是1/3。以前大型企业融资比例要占一半以上,2010年以后中小企业融资余额增长很快,但余额还有很大差异。去年大中小型企业三分天下。“经济结构性改革过程中,银行等金融机构也在做自己的供给侧改革,更多面向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会逐渐缓解。”

对于价格问题,周小川表示,除了名义价格,价格还要看实际价格的变化。

谈杠杆

易纲:降杠杆首先要考虑稳杠杆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

对于当前中国社会杠杆率较高的问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表示,中国总体杠杆率不太高,但结构上,住户部门杠杆率不太高,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在全球比较中较高。杠杆率持续增加不利于经济发展,在积累一些风险。

“降杠杆首先要考虑稳杠杆。”易纲表示,目前主要考虑杠杆率每年增长少一些,在总体杠杆下,对家庭、企业、政府杠杆之间进行优化。这一现象和我国金融结构有管,我国居民储蓄率高,企业融资以间接融资为主的格局,造成中国杠杆率偏高,这是硬币的两面。

如何走出这一格局?易纲表示,央行的思路很清晰,即大力发展直接融资,让更多的资本金进入企业,加强企业承担风险能力。在不同行业严格资本约束,企业要有多少钱干多少事,以资本金承担风险,让企业资本金和融资有一个最有比例,激发投资主体认真对每一个项目进行评估,控制好风险。

周小川补充道,全社会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过高是宏观现象,其微观基础是多数非金融企业自身杠杆率过高。要对每个杠杆率过高的企业有所控制,金融系统要考虑不能过度支持这些企业。

在鼓励直接融资,对一些企业进行市场化债转股之外,另一方面产能过剩企业占有过多信贷资源有关。金融业要支持去产能、去库存,加强配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问题解决是一个中期过程,短期内数字上不会太明显,因为产能和库存的存量过大。

谈外汇储备

周小川:外汇储备下降是正常现象

就外汇储备降到3万亿美元左右,外汇资本流出措施等问题,周小川表示,外汇储备涉及因素较多。在亚洲金融风暴后,特别是2002年下半年后,外汇储备开始快速增长。“走得太快了点,国际上也有些摩擦,我们自己也觉得没必要那么多。但一旦这么走,惯性也很大,(外汇储备)冲高到四万亿左右。其实,(外汇储备)没必要那么大,有部分是热钱。”

他表示,IMF对国际资本流动分析显示,金融危机以来,发达国家采取刺激计划特别是QE等数量型货币宽松计划,大量投放出去的流动性,变为发达经济体向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资本流出,有一些并非是外商直接投资。

IMF估计有4.2万亿美元资本从发达经济体流向新兴经济体,流出部分至少三分之一到了中国,有人估计甚至会更多一些。但是,部分发达经济体经济开始复苏后,一部分资金会回流。中国有一些外汇资金流出,其他如俄罗斯、印度、巴西等大型新兴经济体也有资本流出。

因此,资本流出一分为二的看,一方面,外汇政策是否落实的不好;另一方面,外汇储备下降是正常现象,也不想要那么多,也没什么不好的。易纲说过,储备的东西是要留着用的,不是攒着看的。目前,3万亿外汇储备还是全球第一位,远远超出第二以后的数字。在政策制定上,还是比较平常心的心态要解决,不要反应过度。部分也会有反应过度情况,要尽快理顺。

易纲:使用外汇储备维护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对大家都有好处

易纲表示,使用外汇储备,维护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对中国、国际都有好处。卖出美元收回等价的人民币,是一个等价交换过程,实际上也尊重了市场规律,维护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还是尊重市场,保持汇率弹性。

人民币去年加入SDR篮子,人民币有了制度性的话语权,到了国际货币的第一梯队,可以进一步考虑如何进一步优化储备,对水平有一个综合考虑。一是汇率平稳是好事,尊重市场的而价格调节机制,过程是平稳的。

谈支付领域

范一飞:“支付领域的‘四梁八柱’监管框架已经建立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

在关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规范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指出,第三方支付市场参与者众多,总体市场上供大于求,行业过度竞争。另一方面,部分机构内部内控薄弱、风险管理放松,对消费者的保护不够。突出问题包括消费者个人隐私、支付信息遭到泄露,甚至公开在网上买卖。此外,备付金被挪用一度比较严重。一些机构拿备付金来炒房、炒股票,甚至用于个人赌博。一旦导致损失将牵涉到多个地区,消费者人数数以万计。

范一飞介绍,近些年对累积的风险在进行化解和处置,为了给消费者挽回损失,央行和地方政府做了大量工作。另外,强化基础建设,把支付领域的基本规矩建设起来,当前已经认识到支付领域发展的客观规律,并出台相关办法、分类评级等措施,备付金存管也将马上进行。

范一飞指出,除持证支付机构外,还有大量无证机构从事第三方支付业务,央行已清查239家无证从事支付业务的机构,部分移交司法。在这些规范外,支付行业发展不仅没有停滞,反而还在快速、健康发展,国际同业也表示要学习中国支付领域的监管和发展。

“支付领域的‘四梁八柱’监管框架已经建立,下一步具体就是执行。”范一飞表示。

周小川:新技术对支付的影响“难以想象”

对于当前支付领域的发展,周小川补充道,当前科技发展对未来支付业带来巨大的改变。网络科技的发展、数字货币以及区块链等新技术将对支付领域产生难以想象的影响。

央行对于支付行业是鼓励健康发展、防范风险的态度。不是一开始就束缚行业的手脚。

但行业也存在无证经营、侵犯隐私、支付安全性不够的问题。一些支付机构动机和心思不是用新的网络科技手段把支付搞好,一些盯着客户的备付金,拿来赚利差,还有一些自己缺钱的时候就挪用客户资金,动机不纯。

周小川表示,支持支付是引导机构把心思扑在用科技手段提升支付效率上,而不是瞄着客户资金打主意。

21君

对于“货币政策、房贷、汇率、支付”等热点话题,你又有哪些政策性建议想提出的呢?不妨来留言说说~(说不定行长们真的会看到哦!)

本期编辑 黎雨桐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