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格罗斯三月投资展望速译:忘了“特朗普的幻象”,想想如何保本吧
格罗斯三月投资展望速译:忘了“特朗普的幻象”,想想如何保本吧

Show Me The Money

“授课日”总是不可避免的在我的家庭里延续,这不仅仅是因为我的孙辈,而是因为教导我自己孩子投资是复杂的而且充满陷阱是十分必要的。随着我逐渐变老,我担心我可能会不合时宜的介绍上个世纪30年代著名演员Will Rogers关于亏钱的名句:“我不太关心我资金的回报,我更关心我资金能否拿回”。(对于孩子们)“不要亏钱”是我的首个并且最重要的课程,尽管我们现在处在“特朗普牛市”而且现在“动物本能”精神正在鼓励冒险,反对保本的谨慎。

最近我还与他们一起探索了财务杠杆的概念——特别是银行准备金制度,其在一个世纪前被中央银行所引入后已经成为信贷及实际经济增长的基础。“它还在困扰着我”,我告诉他们,“如何一个银行系统可以通过稀薄的空气创造金钱,但它确实在创造。”初略估计,仅仅光在美国,银行以及其影子体系已经将3万亿美元的“基本信贷”转换成65万亿美元的“无保留信贷”——美国国债、市政债券、银行贷款、抵押贷款以及股票,尽管股票不是官方的“信用”,但它们依然依赖支撑该系统的现金流。

但是我再向前一步,“假设”,我告诉挤在厨房桌子上的“fam”,现在只有一美元,你拥有它,并且把它变成美国银行——全国唯一一家银行的存款。银行欠你一块钱,而你可能在任何时候想要撤回。但银行对自己说:“她可能暂时不需要这笔钱,所以我就把钱借给Joe,他想要开设一家披萨饼店。” Joe借到了钱,然后用它从Sally的披萨饼设备供应店购买了面粉、意大利辣香肠以及一个披萨饼烤箱,随后Sally也把这一美元存入了其在银行中自己的账户。你的一美元已经变成了两美元。你有一个银行账户以及一美元、Sally也有一个银行账户及一美元。双方都相信,他们的一美元属于自己——尽管实际躺着金库里的只有一美元。

银行已经将自己的资产及负债翻了一番。它的资产是它金库里已经借贷给Joe的一美元;它的负债是它欠你的——它的原始存款人——以及它欠Sally的。当然,这个循环在继续,贷款和转贷简单而孤独的美元钞票(包含监管要求存款准备金),部分准备金制度就好像一个拥有魔杖和一顶黑色帽子的魔术师,从一顶帽子中变出了5个或6个兔子。虽然实际上仍然只有一美元,但部分准备金制度已经把它变成了5或6美元的信贷,同时设计了一个增长和创造就业的资本主义奇迹。重要的是,所有贷款人都相信他们可以出售或清算其资产,并收到存放在银行金库里那仅有的一美元——好吧,这或许不是真的。

“所以”,我的大儿子,Jeff——他正像一个科学家发现黑洞的奥秘一样抚摸着他没有胡子的下半,说道:“这听起来是一件好事。我打赌问题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产生——当存在了太多的披萨饼店(想想次级抵押贷款),它们所有的贷款利息都不能支付同时他们所有人想要回他们认为属于自己的美元。这对我来说听起来像2008年——有点像雷曼兄弟。”“是的”,我说,我起身从冰箱里取可乐。“就像雷曼兄弟一样”。

我的课程仍然在继续,但问题的症结在于,在2017年,全球经济创造了比2008年初灾害时更多的相对GDP信贷。在美国,65万亿的信贷大约是年GDP的350%,而且这一比例在上升。而在中国,这个比例在过去的十年增长了一倍多到金300%。自2007年以来,中国已经在其资产负债表上增加了24万亿美元的债务。同一时期,美国和欧洲则各自增加了12万亿美元。资本主义及其采用的部分准备金制度的银行体系,依赖于信贷扩张及中央银行增加储备的印刷,而私人银行则借助这些储备来创建比萨饼店、手机以及无数其他产品和商业企业。但信贷的创造是有限制的,同时信贷的成本(利率)必须仔细监控,以便借款人(想想次贷)可以偿还每个月的服务费用。如果利率太高(同时信贷占GDP的百分比也很高),那么像雷曼那样的潜在黑天鹅事件就可能发生。另一方,如果利率太低(同时信贷占GDP的百分比下跌),那么这个制度就会崩溃,因为储蓄这、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无法获得足够高的回报率来匹配和服务它们的负债。

中央银行试图在走钢丝——产生中等增速的信贷增长以匹配名义GDP增长,同时将信贷成本保持在不高也不低,但是恰当的收益率。耶伦是一个现代的Goldilocks(译者注:Goldilocks effect出自童话故事《金发女孩和三只熊的故事》,指凡事都必须有度,而不能超越极限。)

那她(耶伦)做的如何呢?我想到目前为止还不赖。虽然从历史的标准来看,经济复苏仍然疲弱,但银行和公司已经完成资本重组,就业增长稳定——至少对于美联储而言是的——市场仍然处在创纪录的高位领域,这暗示未来快乐的日子。但我们高杠杆的金融体系就像一辆装满硝酸甘油的卡车在颠簸的路上行驶。任何一个错误就可以引发信贷冲击:股票、高收益债券以及——是的,次贷抵押贷款的持有者都急于冲向银行索要那躺在金库中唯一的一美元。这种状况发生在2008年,当时中央银行有能力通过大幅降低利率和购买万亿美元的量化宽松政策(QE)防止系统崩溃。今天,中央银行的灵活度远不及当时。全球债券的收益率接近于零,并且在很多情况下甚至是负的。同时,央行持续的量化宽松计划正在接近极限,因为他们购买越来越多的现有债务,而这威胁了回购市场及金融商业市场的日常运作。

我赞同Will Rogers的名句。不要被特朗普虚幻的3%-4%的经济增长以及减税和放松管制的神奇好处所吸引。美国和全球经济实际上步履艰难,因为杠杆越来越高而潜在的过高(或者过低的)利率可能对日益承压的金融体系造成巨大的破坏。在2017年及今后的日子里,你更应该关心你的钱是否能拿回而不是其回报率。

扫描上方,关注见闻美股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