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1元年薪”可以避税?黄奇帆只说对了一半
“1元年薪”可以避税?黄奇帆只说对了一半

前天,已经赴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的黄奇帆又一句话点破了真相。他说——

有的企业高管拿一元工资,如此便可以避免缴纳个人所得税,再把个人开销算在企业的费用上。

黄奇帆建议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45%下调至25%

黄奇帆本意在于为中产阶级减税而发声。但是,企业高管为什么甘愿拿1元的工资,黄奇帆只说对了一半。

1美元俱乐部

早年的“一元年薪”,只属于洋企业。根据公开可查的资料,开此先河的是带领克莱斯勒走出破产泥沼的美国商界传奇李·艾科卡。

那还是30年前的事了。1978年,美国三大汽车公司之一的克莱斯勒亏损2.04亿美元,次年初,公司亏损高达11亿美元,而债务更是高达 48亿美元。于是乎,新上任的李·艾科卡宣称:公司起死回生之前,自己只领1美元的年薪。此后,在艾科卡大刀阔斧的改革下,克莱斯勒在几年之内扭亏为盈。

从此,艾科卡的“1元年薪”被写入商业教科书,成为受命于危难、扶大厦之将倾的代名词。

乔布斯语录:我不是为钱做这些事情的

乔布斯可作为这种临危受命的另一典范,并且还顺带刷新了“1元年薪”的时间纪录。据公开报道,乔布斯于1998年重回苹果担任CEO,为了带领彼时的苹果扭亏,同样祭出了“1元年薪”的战旗。而2010年苹果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中依然显示,乔布斯2010财年还是只拿了1美元的象征性薪水。

在现如今的硅谷,甚至还有个“1美元俱乐部”。这个私家“俱乐部”,通常只对少数人士开放。其会员囊括了公司的管理层、科技企业的CEO,不过,入会的标准并非是企业的市场价值、盈利能力或者是股份,而是年薪1美元。

这个俱乐部的会员名单可谓星光熠熠。随便列举几位如下:扎克伯格、布林、马斯克、杨致远、惠普CEO惠特曼、思科前CEO钱伯斯、甲骨文联合创始人埃里森……互联网大佬里的老中青三代,在这儿都能找到代表人物。

最穷CEO

2008年末的一场全球经济危机,则让“1元年薪”终于和中国的企业家们挂上了钩。

目前能够查证到最早的国内1元年薪企业大佬,是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全球经济危机下,老总也要共克时艰,于是在09年,梁稳根一咬牙,一跺脚,得,我一年只拿一块钱。眼看老总都以身作则了,三一全体董事提出当年只拿10%年薪,接受高管自愿降薪,但不同意普通员工降薪申请。

一时间,三一“1元年薪”的新闻频频出现报端,引来舆论一片叫好之声。从某种意义上说,梁稳根的“1元年薪”成功为企业家正了名,中国企业家在自降薪酬上开始与国际接轨。

现在再提到“1元年薪”,最佳代言人当属刘强东和贾跃亭。

刘强东只拿1元工资

2015年8月8日,刘强东在与奶茶妹妹的结婚前一天,宣布把自己未来十年的年薪降至1元。换言之,刘强东十年的薪水都买不起一杯奶茶。

去年11月,乐视生态难以为继,贾跃亭痛定思痛的内部信流出。但围观群众们只记住了两条:第一,乐视缺钱了;第二,贾跃亭只要1元的年薪。

这时,博闻强识的网友们记起了贾跃亭的过往所言,“别人都说创业板的老板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但我实际是全世界最穷的CEO,最穷,没有之一。”

多么纯正的一碗贾式鸡汤!

文字游戏

但是,大家都是明白人。对贾跃亭们来说,“1元年薪”是最漂亮的资本文字。

相对于贾跃亭1元年薪的说法,贾老板在资本市场上套现的金额远比薪酬来得多、来得快。在胡润发布的《2016胡润套现富豪榜》的前十名中,贾跃亭通过2015年10月份转让其所持有的乐视网5.39%的股份套现32亿元,排名第七。

而刘强东在与奶茶妹妹晒结婚照的同时,京东发布财报,宣布了针对刘强东的一项股权激励计划。根据计划,刘强东被授予2600万股A类股股权,行权价33.4美元。以行权价计算,刘强东这些股权的价值为4.3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6.95亿。

贾跃亭真是最穷CEO?认真你就输了

以贾跃亭和刘强东们拥有的股权比例,随便一个涨停的收益就是以亿为单位。更不用说,企业的分红也是一头巨大的现金牛。

有一个现成的参考,便是格力董明珠。

董明珠去年怒怼中小股东言犹在耳——“格力没有亏待你们”“你看看上市公司有哪几个这样给你们分红的?”

她说的是大实话。格力1996年上市以来,有过18次现金分红,董明珠2012年就任董事长后,格力的分红力度更甚以往。有媒体给她算过一笔账,董明珠时代格力累计分红255.68亿。

不过,中小股东们只不过是喝汤的,董明珠累计获得了现金红利2亿元。

2亿是什么概念呢?2005年,时任总经理的董明珠年薪是55万,2014年,董明珠年薪达到720万元,为任职以来最高峰。根据格力披露的数据,董明珠任职期间至少取得3702万元薪酬。

所以,在动辄上亿的分红和股权回报面前,百万年薪和1元年薪,都不过是零头罢了。

杠杆效应

与其讨论“1元年薪”的漂亮话谁说得更好听,还不如探讨为何“1元年薪”迟迟才进入中国。

过去的舆论场中,质疑企业家们作秀的声音还不小。支持此观点的论据有三:一他们不缺钱;二可以避税;三可以借此大范围降薪。

不缺钱倒是真的。但如果说借机降薪,身先士卒的梁稳根怕是要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更别说,从美国到中国,选择“1元年薪”的企业,多数是业内大拿,在给自己主动降薪上,他们有勇气更有底气。

“一元年薪”至少表明了中国企业在薪酬激励上日渐成熟

至于避税说,“1元年薪”的确说明了,高收入者实际上有着更多的避税渠道。但以刘强东和京东的情况看,“1元薪水+期权”的薪酬结构设计在主观上应不是为了避税。假定刘强东年薪上千万,按照最高45%的个税税率计算,纳税额度也只是几百万。如此精心设计并公开披露薪酬结构,却只是为了免去区区几百万的税?你一定是看到了一个假的刘强东。

还不如说,这只是大佬们的一种公关术。从苹果的乔布斯、Facebook的扎克伯格,到中国的刘强东们,互联网大佬们似乎格外钟爱这一招,相较之下,传统企业的薪酬制度更显中规中矩。

换言之,即便这是一场“秀”,也不是每一个企业家都能玩的,互联网企业显然更能抓住营销契机。更多的企业家考虑的是,这场秀能带来什么?是社会的关注度还是员工的忠诚度?如果企业的成长周期与产品属性并不需要“1元年薪”带来的口碑狂欢,老总们自然连秀的机会也不愿意争取。刘强东以10元博得20亿和无数的10万+,但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这四两拨千金的杠杆效应。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