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煤炭业有必要纠结276天工作日么?
煤炭业有必要纠结276天工作日么?

2016年2月国家为了调剂煤炭生产结构、稳定煤炭市场,国务院下发了《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同年三月国家发改委、人社部、国家能源局和国家煤炭安监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改善煤炭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要求全国煤矿自2016年起按照全年作业时间不超过276个工作日,这就是我们煤炭人挂在口头的276工作日。随着此项限产政策的实施,去年4月左右煤炭价摆脱下行趋势,开始上涨。

从来没有哪个行业像煤炭行业,需要靠国家政策制定生产天数来调剂生产和稳定市场。今年是会继续实行276天还是放开煤矿生产?日前,煤矿、政府、电力、钢铁等各方出现不同的声音和诉求。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声音是全国两会上李毅中委员的建议——取消276个工作日制度。

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原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对媒体表示, 煤炭行业去产能政策有待改进,建议取消276日限产政策。但来自煤矿的声音却是截然不同,煤矿行业多个不同场合的会议认为:煤炭销售有一定压力,无论动力煤还是炼焦煤,都存在库存增加、价格下行的压力。大部分煤企建议,鉴于目前面临市场压力较大,煤炭去产能是个长期的过程,政府应该完全恢复至去年的276减量化生产。俨然276天生产成为煤矿乃至煤炭行业的救命稻草!

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看出,国家对煤炭去产能的政策决不会动摇。政府工作报告中这样表述:扎实有效去产能。今年要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同时,要淘汰、停建、缓建煤电产能5000万千瓦以上,以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提高煤电行业效率,为清洁能源发展腾空间。这说明从政府的层面看,煤矿去产能的力度不减,煤炭去产能的目标坚决。

其实,这正是煤矿搞好去产能、稳定煤价的基石。

多少年来,煤炭企业一直有超产的冲动。“干满勤、出满点,放假坚持在矿山。”笔者在煤矿工作多年,记忆犹新,这曾是非常响亮的、鼓舞人心的口号。每年的生产动员大会、考核奖励、任务目标多数是围绕生产指标来确定的。节假日不放假、休息日不休息,至今很少有职工能够享受到法律规定的年薪假。去年执行的276天生产,让煤矿认识到,原来加班、增产并不一定能带来企业经济效益的提升。在尝到了限产带来的好处后,煤矿自然不愿意再去加班增产。但是,限产非要靠政策来维持和约束吗?对于这个问题,煤炭行业显然没有信心否定的回答,所以呼吁恢复276天生产成为多数煤矿的强烈愿望和诉求。

我们不妨来看看国家的法定节假日。一年当中,国家的法定日在115天,全年的工作日也就250天,比276天还要少16天。煤矿如果按法定节假日安排生产,还有必要纠结于276天吗?

若是想走出煤炭生产的怪圈,就不能只纠结于276天。

笔者认为:一是煤矿要改变生产观念,扩大生产链条。要从生产型企业向市场型企业转变、从政策型向自律型转变,从被动限产向主动减产转变。产品转化为商品,还要把资金收回来,这才完成了销售链条,而不是煤卖出去了,钱却沉淀到了用户。想想每次欠款的大幅增加,哪一次不是硬给用户“踹”煤造成的?用户需求不旺,可以少生产,为什么非要靠增产去占市场?出煤多少要正确地考量市场,根据用户的订单和需求组织生产,科学地组织生产,维持生产的稳定。出多少煤就必须卖多少煤,至今还是煤炭销售走不出的怪圈!国家政策是在某个特殊阶段针对当时的情况制定的,不是一成不变的,更不是一劳永逸的,所以不要指望一个政策用几年都管用。

二是依法依规生产。276天也好、330天也罢,都是对煤矿生产的特定政策。执行276天生产的时候,要求全国所有煤矿产量以全年276个工作日实施生产,在法定节假日和周六日不安排生产,这相当于将此前全年330个工作日的产量下调了16%。我们不禁要发问:为什么以往的法定节假日,煤矿就不能按国家规定放假?为什么煤矿就得全年全天候的组织生产?为什么必须要用政府的一纸文件来约束和管控生产?煤矿完全可以执行国家法定节假日放假不生产的规定,给奋战在百米井下,很少见到阳光的矿工多一点休闲的时间,多一点与家人团聚的时间,甚至多一点晒晒太阳的时间。这是合法的规定,这点要求难道过分吗?执行法定节假日,不需要给谁请示,也不需要等谁批准,既然是法定的节假日,为什么不能依法执行?说到底还是一种陈旧的观念在作祟。当然,煤矿有其特殊性,尽管井下不出煤,但还要做好水、火、瓦斯的日常排放等辅助工作,确保井下安全。

三是政府对煤矿的管理要“移位”。用文件规定生产天数,对稳定市场的确起到了作用。但政府对企业的管理,不应该把对一个行业的生产天数作为考量,如果对所有过剩行业都规定一个生产天数,问题就迎刃而解,岂不违背市场规律?所以说,政府管理要从“规定天数”的简单决策中解脱出来。当然,不是对企业放任不管,反而是要管好、管到位。比如,把精力放到对违规、违法小煤矿、私采乱挖的小煤矿管理上来,不合法、不合规的绝对不能生产;另外,对大矿、小矿、先进矿和落后矿区别对待,不能采取“一刀切”,要停都停、要减都减,这是不合理的,也是不科学的;对安全不达标、隐患不清除、危险源不断的不具备安全条件的煤矿,严厉查处,坚决停止生产;对高硫煤、低热值褐煤等造成环境染污的煤种要限制性生产。管理要移位更要到位。解决管什么、怎么管的症结。

煤炭仍然是我国的基础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占比达到60%左右。价格大起大落、行业暴富巨贫,市场大幅波动,对稳定能源供应都非常不利。稳定生产、保障供应,煤矿、政府和行业协会都要从不同的方面发挥各自的作用。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